乙女白雅

第67章 神秘的床摇声

赤色 Ctrl+D 收藏本站

    “克罗蒂亚,”克劳德轻轻拽了拽自己妹妹的衣袖,“你最近晚上睡觉的时候,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

    克劳德最近有了一个新烦恼,那就是晚上总能听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嘎吱嘎吱”(……)作响,这让小家伙最近很是苦恼。按理说这个年纪的孩子晚上睡得是很沉的,但克劳德由于某天晚上起夜,无意间听到了这样的声响,又因为这声音似乎是从父母的房间里传来的,所以小孩对这个声音上了心,开始每晚每晚的注意这种声音,这导致了克劳德最近总是睡眠不足。qaq,粑粑麻麻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但每天看到他们两个人都是好好的,克劳德就一直没有问出口。果然,还是应该跟妹妹讨论一下么?

    但此时克罗蒂亚的注意力完全没有放在她哥哥身上,因为她正专注的拿着一个放大镜对着自己的地板来来回回的找东西。她连头都懒得回,只是对她那话唠哥哥摆了摆手,然后克劳德很乖的就闭上了嘴。

    伪·侦探·克罗蒂亚就这样摸索着进了自家父母的房间。忽然,她将手中的放大镜扔在了一旁,扑到了父母的床边,一把抓住了什么东西,猛然跳了起来怒气冲冲的说到:“我就知道他对麻麻很过分!麻麻居然掉了这么多头发!他是怎么下得去手的?不行,我要去找那个矮子单挑!”

    说着,克罗蒂亚迈开小短腿就要往外跑,那个矮子跟她麻麻出门大采购了,她决定去市中心跟那个矮子来个决一死战(……)!

    克劳德虽然很不明白克罗蒂亚发现了什么,但是出于本能,他一把抱起了克罗蒂亚,让她的小短腿胡乱不安分的在空气中乱蹬。

    “放、放开我!”克罗蒂亚凶残的给了身后的克劳德一肘子,但克劳德最大的优点是什么?——皮糙肉厚。所以小克劳德毫无反应,他开始安抚自家暴躁的妹妹。

    “你先冷静一下,克罗蒂亚。”

    “这还怎么冷静?他明显就是在欺负麻麻。”

    “你怎么知道?”

    克罗蒂亚抬起了她的小爪子,上面抓着好多根铂金色的长毛,这显然不是克劳德的头发,那就只能是弥娅的了,“你看这么多头发!他一定是欺负麻麻了!”

    喜欢在[哔——]时拽着自家老婆头发的兵长,膝盖骨被射飞了。

    克劳德被自家妹妹的说辞深深的影响了,于是,这个好宝宝犹犹豫豫的又跟妹妹讲了一遍近期晚上奇怪的声响。克罗蒂亚炸毛炸的更厉害了,她直接跳上了父母的床,想再更深入的收集证据,谁知,由于她用力过猛床发出了一声悲惨的鸣叫。

    “!”克劳德瞪大了眼睛看着克罗蒂亚,“等、等一下!克罗蒂亚,我晚上听到的声音就是这个!”

    原来家暴居然是在床上产生的?!两个小家伙一起默默抬头,在脑内幻想了一下在床上发生的家暴事件。床表示,它悲伤地要哭瞎了。

    本来克罗蒂亚是准备冲入集市去跟她爹展开一场生死较量的,但一想乖巧的克劳德这次却出乎意料的强硬。

    “今天晚上你跟我一起好好听听那个声音吧(……),如果、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到时候就冲进去制止父亲吧(……)!”

    克罗蒂亚深觉自家哥哥难得的有头脑一回,沉重的点了点头。

    晚上利威尔和弥娅回来的时候,发现两个小家伙很不对劲,一家四口坐在饭桌上时两个小魔王居然十分配合的低头吃饭,而且看起来都是一副颇有心事的模样。利威尔和弥娅对此一头雾水,利威尔一向是个严父,咳咳,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想当年俩小家伙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此人一直担任厨娘和保父,时不时的来个飞飞(抱着宝宝扔到空中再接住),后来两个宝宝都开始能记事了,碍于形象问题,他强行解除了自己的厨娘和保父这两个职务。而且此人的表情一向都是阴沉沉的,这才塑造成了严父这一不怎么靠谱的形象……事实上,利威尔粑粑总是以自己的温柔去关注着这两个孩子的。

    弥娅伸出了两只手分别摸上了克罗蒂亚和克劳德的额头,她以为两个孩子是不舒服了,但是温度很正常,弥娅彻底懵了,这一下午发生了什么?

    “克罗蒂亚,克劳德,今天下午你们都干什么了?怎么这么不高兴的样子?”弥娅拍了拍两个小家伙的脑袋。

    利威尔一听,握着手中刀叉的手一紧,他盯着两个宝贝儿,仿佛他们只要一说出谁的名字就要冲过去宰了那人一样(这是自杀的节奏是么?)。

    两个小家伙听到麻麻这样询问,一个泪眼汪汪的抬起头看着她,另一个杀气腾腾的抬头看了一眼她爹,又用一种坚定的眼神看着她,这让弥娅更懵了。

    ……似乎这个下午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由于没从小家伙们的嘴里撬出什么大事,父母两人也就没怎么把这事儿放在心上,毕竟如果是真有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小家伙们肯定会主动说的。小孩子们也是要有自己一定的私人空间。

    到了该睡觉的时候四人就自动回到了各自的房间。克罗蒂亚和克劳德因为年纪的原因还住在一个房间,于是两个小家伙一进门就猛地贴到了墙上,隔壁就是父母的房间,两个人开始耐心的等候那奇怪的声音。果然,大概过了一个小时,隔壁就响起了“嘎吱嘎吱”地声音。

    克罗蒂亚一听就跳了起来,“她果然是在欺负麻麻!”说着她就要往外冲。

    克劳德立马过去拉住了她,他对着克罗蒂亚比了一个小声的姿势,克罗蒂亚会意,两个人一起轻手轻脚的打开了房间的门,悄悄的往父母的门前挪动。

    果然,平时一幅纯良样的孩子坏起来的时候那才是真坏,就像克劳德。

    当两人已经挪动到了父母房间的门前,屋内的声音更明显了。克罗蒂亚吞了口口水,小爪子伸到了门把手上,只要往下一压,她就可以进去救麻麻了!

    但是,就在这时,屋内的声音忽然消失不见了。

    克劳德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知道,他英明神武的粑粑可能已经发现了他们,他拽着妹妹的衣服就往自己的屋内跑,但是,已经太迟了——身后的门一下子开了,利威尔穿着睡袍站在门边,他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锅底来形容。

    两个小家伙可怜巴巴的站在原地,两人都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利威尔阴测测的开口。

    克罗蒂亚的余光瞥到了麻麻正盖着被子躺在床上,终于忍不住了:“因为你每天都欺负麻麻,我和克劳德要救麻麻!”

    利威尔的表情空白了一瞬间,等到他反应过来孩子们说的大概是什么事情的时候,嘴角抽了抽。

    “麻麻每天都会掉很多头发,我和克劳德已经发现了!而且你还会在床上打麻麻!”

    克罗蒂亚吼完以后屋子内一片寂静,谁都没有注意到弥娅的脑袋已经完全埋在了被子里。

    这场闹剧的结果就是克劳德和克罗蒂亚被利威尔打包扔回了房间,并且被反锁了起来。

    而事后的深远影响,就是克罗蒂亚和克劳德在父母的卧室里很难再发现弥娅的铂金色长毛了。因为,利威尔[哔——]时拽毛的福利被彻底的剥夺了。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作者有话要说:__嘤嘤嘤嘤赤酱的大学生活为毛比高三还苦逼啊!!每周都是四十节满课这是闹哪样啊!!最重要的是晚自习还在上·大·课啊啊啊啊!!拖到现在的番外我真是太愧疚了我对不起你们qaq!!感谢还在等番外的达令们!!我真的太爱你们了!!qaq,赤酱是渣渣嘤嘤嘤嘤

    还有,这么久不上jj,评都回不了了是怎么回事!!!每次一回复就在转圈圈,就是回不上啊哭瞎!!!qaq,我一定会在它不抽的时候补回来的!!渣赤酱爱你们!!=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