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第46章 番外之日常

赤色 Ctrl+D 收藏本站

    迷之梦境·之一

    利威尔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不,准确来说,应该是一座……墓碑前。

    利威尔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灰黑色的眼睛,他四周环视,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人家的后院。后院里竟然有座墓碑?而他,又是怎么出现在这种地方的?这个地方竟然是一座山林的深处。

    利威尔低下了头,他下意识的向墓碑上看了过去。然后,他僵硬了身子。

    墓碑上的名字他再熟悉不过,弥娅·拉格朗日。

    瞳孔阵阵收缩,他忽然单膝跪地,伸手就要触上墓碑,让他惊讶的事情再次发生了,他的手竟然直直的穿过了那座墓碑。

    他站起了身子,往后退了两步,利威尔注视着自己的手,气息有些乱。这是梦境?这一切都是假的?

    为什么会梦到这种奇怪的东西?为什么会梦到……那家伙死了?哪怕是梦,利威尔都觉得心脏处传来不熟悉的痛感。

    打断他思考的是一个老妇,和一个……一头棕发的女人。

    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利威尔的心情已经不是惊讶而是震惊了,那个穿着一袭长裙,长长的头发被高高扎起的女人,是韩吉。但是,更像是老了十岁的韩吉,她的脸上甚至出现了皱纹。

    “这回又是些什么东西呢?”韩吉的手里拎着一个篮子,她另一只手搀扶着那个老妇,韩吉随意的看着篮子里的东西笑着问她。

    老妇大概有七十多岁了,她的头发都已经花白一片,她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柔声对韩吉说:“这次的东西听说是前边的那些人新找到的,这种东西味道特别好,名字应该是还没有定下来。但是利威尔先生吩咐过了,无论前面发现了什么东西,不管花多少钱都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里送过来给弥娅小姐。”

    两人慢吞吞的走到了这座墓碑前,利威尔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说实话,他并不太明白他们之间对话的意思,不,或许说他已经听懂了,只是不愿意相信。他看到了那墓碑上其余的字,弥娅·拉格朗日,原名弥娅·格雷厄姆,826—854年,沉眠于最终之战。

    “弥娅,我来看你了。玛格利特女士又为你带来了外面的东西,这次的东西叫什么名字我们还不知道呢,不过看到了就给你带过来了。”她弯下腰将篮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是黑色的不知名果子。

    “你们好好聊吧,我就先回去了。”玛格利特自然是不愿意打扰这样的时刻的。

    韩吉没有留她,只是对她笑了笑,当她经过利威尔的时候,他清楚的听见这位女士嘴里溢出的一声叹息。

    “这是我第二次来看你吧?抱歉,上一次的时候,我真的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你不知道吧,周围的墙已经被拆除的差不多了,你的梦想马上就要实现了呢,我们就要生活在一个没有墙的世界里了。”韩吉伸手抚摸着墓碑,她表情柔和却带着悲伤,“怎么也没有想到,你会在那种时候离开……利威尔那家伙,一定很少来看你吧?因为啊,他去外界探险了。不要说你不知道,他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他想要替你去看一看那个世界。那家伙在参加你的葬礼的时候竟然一滴泪都没有流,你不知道你哥哥当时都疯了,他冲上去就要揍利威尔,不过被拦住了,嗯,被你父亲。傻子都知道他当时有多难过。他根本不想去的,但是被你父亲硬生生的拽了过去。”

    “你父亲问他在墓碑上的名字应该怎么刻,我看他当时的眼神都露着狠光,应该是恨透了你父亲,逼着他承认一个永远也不想面对的事实。但他还是说了,‘格雷厄姆,这是她的姓氏。’很后悔的啊那家伙,没救下你,他这一辈子都要在后悔自责里度过了。你也应该知道的吧,他肩负着重任,所以在没有完成责任之前,他没有办法甩开手了去救你。怪他么?别怪他。反正他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

    “他当时浑身都是伤,他在最后冲到了……那个巨人面前,真是疯了,他竟然剖开了它的肚子,就为了找你。把你从里面拖出来的时候,他直接抱着你跪倒了,我猜他哭了。不过谁都没有看见。他抱着你走过来的时候,你不知道多少人哭了。

    那家伙一直被誉为人类最强,哪怕是现在也享誉全人类,可当时,只有我们那些见证人才知道,他有多悲哀。他就那么抱着毫无生气的你走过来,到头来什么都没有了,他想要的东西应该是很少的,但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他的梦想里肯定都有属于你的位置,他什么也不剩了呀。

    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过他了,上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问他为什么不会来看看你?他竟然对我说:‘别烦我,那里什么都没有。’你知道么,他到现在都不接受你离开他的事实,可是他却为你买下了这个房子,雇人第一时间为你带来外面的,你没有见过的东西。你说怎么会有这么矛盾的家伙。”

    “我要走了。好好休息,如果可以的话,如果可以……”韩吉忽然哽咽了,“让他别那么辛苦,他连这里都不敢回,一直漂泊在外面。”

    “啊,对了,你看我穿裙子好看么?我记得诺西以前的喜好,所以买了好多她喜欢的裙子,以后我就穿裙子吧,很奇怪对不对?我想她看到了一定会笑的,你不要告诉她就好。让她安生的等着我。”

    韩吉走了以后,利威尔这才僵硬的迈开脚步走到了那座墓碑前。

    他深吸着气看着那座墓碑。这是未来的世界么?……这种未来!怎么可以是这样的未来!

    他抖着手想要触碰那座墓碑,却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了。他什么也触碰不到。

    他的手僵在了半空。无论多久,他都不能接受这样的未来。

    空气开始扭曲,四周的场景像是破碎的玻璃一样渐渐脱落,随着“啪”地一声脆响,利威尔发现自己所处的位置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是一个热闹的广场,中央是一座喷水池,四周尽是小孩子的欢声笑语,他们的家长都坐在不远处的长凳上微笑的看着他们。

    利威尔起初还思考着为什么自己会来到这个地方,当他看到了一个人的时候,他立刻就明白了。

    男人风尘仆仆,他披着暗色的斗篷,他坐在广场边缘的台阶上,在他的身边,还坐着一个抱着画板的男人。他灰黑色的眼睛深邃不可见底,他看着远处的树林,神情有些恍惚。

    是他自己,利威尔默默的注视着他。

    “……她有多大?”抱着画板的男人问他。

    “31岁。”非常干脆毫无迟疑的回答。

    “长得很漂亮是么?”

    “……是。她头发很长,到腰部,脸很小……”

    利威尔走到男人身边,听着他断断续续的描述着一个人。在他说了几句后利威尔立刻就知道了他在说谁。

    当画家将一幅画递给了男人后,男人低头细细的看着,他直接收起了画就准备走。不过是惊鸿一瞥,利威尔也看到了,那果然是弥娅……是31岁的弥娅。

    利威尔跟着男人一路步行,当他看到了熟悉的房子后,他才知道他又回到了这里,那个有着弥娅墓碑的地方。

    男人根本就没有往墓碑那边走,他直接推开了房子的大门,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一扇门前,他拽出脖子上挂着的绳子,利威尔看到那上面是一把钥匙。他打开了那扇门的锁,深吸了一口气后才推门进入。

    利威尔也跟着走了进去。他再一次被震惊了。

    整个房间的墙上,全部都是弥娅的画像。各种神态,各种姿势。

    男人走到一个角落,用钉子将他刚刚得到的这幅画钉在了角落,完成之后他竟然是头也不回的就冲出了这间屋子。门被锁上了。

    利威尔则是细细的将这些画从头看到了尾。有各种年龄的弥娅,从十几岁,一直到现在。利威尔伸手,想要触摸,再一次意料之中的摸了个空。

    他也走向了屋门,很轻松的穿了过去。然后他就看到了倚在门边上的男人。他的头微仰,靠着身后的墙上,视线不知道聚焦在何处。他竟然一直都在这里呆着?

    他看着男人面无表情的脸,止不住的嘲讽。真是蠢到了家,一直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舔舐着伤口么?

    “我可不会像你一样蠢。这样的生活,这样的未来,真是糟糕透了。”他看到了男人惊讶的向他这边看来,接着,利威尔的眼前一片模糊。

    就像是高空落下的感觉一样,他倏地睁开了眼睛,然后他就看到了躺在自己臂弯里睡得正香甜的某人。几乎是瞬间就搂紧了某个还在没心没肺呼呼大睡的家伙,当他切实感受到了属于某人的体温和触感时,他才清楚的明白,他回来了。

    “唔……好紧……好难受,你松手……”某人哼哼唧唧的醒了过来,第一时间就开始抗议。

    利威尔理都不理她,继续收紧臂弯。

    “……不能呼吸了……”某人掐了他一下。

    利威尔皱眉,依旧不松手,他将脑袋埋在了弥娅的脖颈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闭嘴,抱一会儿。”

    那种未来,他一定不会让它发生。

    迷之梦境·之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