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第45章 事后

赤色 Ctrl+D 收藏本站

    弥娅觉得浑身都很难受。不仅是下面的胀痛感,光是身上粘腻的感觉就让她很不自在。弥娅还没有开口,利威尔已经坐了起来,他干脆的一把抱起了弥娅。

    “干、干什么!”弥娅惊呼着搂住了他的脖子。

    “你想就这么睡觉?不难受么?”利威尔抱着她直接走进了浴室。

    弥娅看着他没什么表情但是透露着满足感的脸顿时火了,她一把揪住了利威尔的头发还用力扯了扯,“明明你是罪魁祸首吧?”为什么、为什么一点负罪感都没有?还这么自然!弥娅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手现在应该挡哪儿!

    弥娅想起了自己之前的模样,面上一片绯红。竟然到最后没用的哭了……而且这家伙一点也不懂得体谅人,弥娅真想踹他一脚。但就算不动她也能感觉出身体的不适,踹人,目前对她来说已经是不可能完成事件了。

    “原来是我误会你的意思了,你当时拽着我不放手是另有原因。”利威尔淡淡的来了这么一句,弥娅彻底蔫了。好、好像当时,的确是她对他做出了某种暗示来着。

    利威尔轻轻的把她放了下来,甫一落地弥娅就觉得自己的双腿没什么力气,甚至是在发软,利威尔似乎是了解到了这种情况,他并没有松开扶着弥娅的手。他将弥娅抱着往离水箱水管远一些的位置挪了挪,然后闸门被打开,水箱里的水稀里哗啦的通过水管往下流,直接浇在了利威尔身上。

    弥娅觉得利威尔扶着自己的手忽然绷紧,然后又放松了下来。

    “我也要冲。”弥娅看着水流从他的身上留下,脸红的扭过了头。

    利威尔没搭理她,他的头发很快就被打湿,他仰着头任水流冲刷着他。

    弥娅不甘心的想要往边上凑,她伸手要推利威尔,却被他先一步抓住了不安分的手,“水很冷。”利威尔皱着眉对她说,“我很快出去,然后去打热水。”他从后面的支架上拿了一条干净的澡巾,用水浸湿后递给了弥娅,“随便清理一下,不许用凉水冲。一会等我回来再说。”

    弥娅这才明白,他是害怕她冻着。所以才要急着冲好澡出去,就是为了帮她接热水。弥娅握着这块湿掉的布巾,抿了抿唇。

    当时应该是挺生气的,这家伙完全不知道体谅自己。但是现在……弥娅好像完全气不起来了。弥娅简直想要捂脸,说是这么说,可就算是刚才她也没有生气到要对他发脾气什么的,只是有点委屈吧,觉得他完全不在意自己似的。

    弥娅红着脸把身上某些可疑液体擦掉了,然后她看了看利威尔,又低头看着手中的毛巾,如果说要清理的话,…………也是要的吧,但是让她当着利威尔的面做么?!完、完全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利威尔这时已经已经关上了闸门,他抬手从额上捋着头发,水滴不断的从他细碎的黑发末梢滴落,不断的有水珠顺着他肌肤的纹理流下,他迈开步子就要往外走,弥娅知道他是要出去帮自己打水了。

    弥娅伸手拽住了他的胳膊,这才发现他的身子很凉,自己的体温比他高了好多。

    利威尔疑惑的转头看她。

    “不用热水的,我用凉水洗也可以的,不用那么麻烦。而且……你不累么?”弥娅想表达的意思无非就是想让利威尔轻松一点,不用为她做那么麻烦的事,可是她没有想到,自己说的话在某个刚刚解禁的男人耳朵里却变了一重意思。

    利威尔眉头一挑,灰黑色的眼睛锐利的看着眼前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的弥娅,她的脸很红,眼神也游移着,完全不敢正视他。

    虽然刚冲完澡,但是利威尔算了算时间,发现热水供应应该还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才结束,这段时间似乎还够他再做些什么。

    还在尴尬的弥娅在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情况下就被某个再次黑化的男人给按在了浴室的墙上,然后……

    “等、等一下!你做什么?”

    “……”这是非常专注一点也不喜欢在做某些爱做的事情时说话的利威尔。

    “不说话是什么意思!还有,放手!唔……”

    “……疼!你、你出去……!”

    弥娅的声音变得断断续续,最后还是带上了哭腔。

    第二天早上弥娅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她模糊的视线先是看向了枕边,发现原本应该躺在那里的某人已经不见了,当下弥娅的心情就有些难过了起来。很莫名的情绪,但是,弥娅就是想在睁眼的第一时间看到他。

    弥娅挣扎着坐起了身,发现自己的衣服整齐的叠放在床前,连同她的作战长靴也一同板正的摆放在地上。

    弥娅穿好了衣服后坐在利威尔的床上发呆。这个粗暴的家伙终究还是没有在她身上留下明显的痕迹,看起来还是知道分寸的,但是做的事却完全相反。

    房间门被推开了,利威尔端着餐盘走了进来。他面上的依旧是没什么表情的,灰黑色的眼睛盯了她一会儿后,他将手上的东西放到了自己的木桌上。弥娅的心中却瞬间有了惊喜之情。

    这个情景异常熟悉,她忽然想起了自己七年前和他第一次见面,眼前的利威尔和七年前的他重叠了起来。几乎是同样的动作,同样的表情,但是,现在的他神情中却带着丝丝缕缕的温柔。

    之前还很苦恼的担心见到他会不会很别扭不好意思这样蠢兮兮的问题,现在弥娅却抿着唇笑了起来。

    “又在想什么蠢事?快点过来吃早餐。”利威尔随手将凳子拖到了离她近的这一边,示意她过来坐。

    走路的时候有些不太自然,当然也并没有对她的行动带来很大的不便,只是有些不舒服而已。

    弥娅坐好了后拿起了面包就开始啃,她眨着眼睛看利威尔,“你吃过了么?”

    利威尔百无聊赖的托着腮坐在她旁边看着他,闷声应了一声。

    弥娅心安理得的开始享受自己的早餐。期间,她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利威尔好几次都张开了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弥娅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继续吃着早餐。

    这家伙昨天让她尝尽了苦头,今天早上一醒来也让她心情低落,她才不要主动跟他说什么。

    “你……”利威尔终于说话了,可是只有一个字就又停了下来。

    弥娅看到他近乎是自暴自弃的扭过了头,眉头都拧成了一个麻花,他的手掌抵着嘴,视线不知道在看向哪里。

    看着他这副模样,弥娅彻底没了脾气,她叹了口气,开口说:“我现在还好。”

    利威尔闻言扭转了视线,不过脑袋还是别扭的别在一侧,只有那双灰黑色的眼眸瞥向了她,那神情似乎在对她说:‘继续说下去。’

    然后弥娅很乖的说下去了,“然后、然后就没了。”

    在看到利威尔实质性凶狠的目光后弥娅立刻改口:“昨天晚上很害怕,因为你太粗鲁了。”

    这句话一说完,她就看到利威尔本来直起来些的身子又软了下去。

    “……那个,我没有生气。不对,是当时有点生气,后来就原谅你了。”

    利威尔这下直起了身子,他双手改为了环胸,灰黑色的眼睛看着弥娅道:“蠢话。生气有什么用,直接说出来不就好了么。”

    弥娅很认真的看着他,说:“如果你能听得进去的话。”

    ……然后利威尔又恢复了刚才手托腮的姿势。

    当天下午,调查兵团在宣誓台前举行了本次墙外调查的总结性汇报。

    “……我们这次一共失去了四百零八位同伴,我希望你们能够永远寄住他们的名字,他们分别是,希思黎巴德拉,夫库尔邦塞,……,诺斯特裘拉特,……。”

    当埃尔文团长念到了诺斯特的名字时,弥娅的心脏一阵阵锐痛。弥娅知道,这个名字就是自己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

    “这些是需要我们永远铭记的伙伴,他们的生命献给了全人类。我给予你们悲伤的权利,但是,在今天过后,我不希望看到你们任何一个人脸上露出那样的神色。你们应当骄傲,在这次艰巨的任务中,你们毅然顽强的活了下来。你们是当之无愧的英雄,也是精英。永远不要忘记自己的初衷,也不要忘记我们的使命。我们都应当为自己感到骄傲,哪怕是知道这条道路上充满的危险,你们依旧坚定的走了下来。

    敬礼!”

    埃尔文团长的右手紧紧抵在了胸口。

    回应他的,是台下整齐划一的标准敬礼动作,和震彻云霄的喊声:“为人类献上心脏!”

    世界很大,弥娅知道如今自己才窥到了它小小的一隅。哪怕仅是这微不足道的一小点,她也为此付出了很多的代价。可以说,这一路有各种各样的回忆。也许是有很多恐惧的吧,因为她无法忍受再一次失去重要之人那样痛彻心扉的感觉,可是让她止步?不可能!谁都无法预知下一刻会发生的事情,只能让自己抓住现在。

    无法停下追逐的脚步,只能让自己越来越强,守护住重要的事物,生命是如此的无穷无尽。

    弥娅的手依旧抵在自己的胸口,她能清晰的感受到胸腔的跳动。只要这里的声音还在继续,她绝对不会轻易的停下脚步。

    第三卷世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