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第42章 过去

赤色 Ctrl+D 收藏本站

    弥娅和利威尔从河边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暗下去了。弥娅精神不怎么好,她一路都抓着利威尔的手。虽然某人有“用力”的甩开过,但是弥娅就是不放手,利威尔也就随她去了。

    两人刚走到人烟稀少的街区的时候,忽然有人从楼房之间的阴影处窜了出来,弥娅之前还在发呆,等到她抬起头来的时候,利威尔已经扯着她的手把她甩到自己身后了,弥娅踉跄着抓住了利威尔的肩膀才得以站稳。

    眼前的男子穿着十分考究,一身得体的黑色正装,身姿颀长,铂金色的短发一丝不苟的梳在脑后,他面容清俊,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利威尔皱着眉头打量着这个男人,怎么模样这么像……

    “奥德里奇?”站在利威尔身后的弥娅忽然出声,打断了利威尔的思考,他看到弥娅一脸惊讶的从他身后走了出来。利威尔看着她银色的眼眸,又看了看面前的男子,不论是眸色,发色,还是面容,都是惊奇的相似。

    男子听到了弥娅的话只是笑着对她说:“怎么,见到我很惊讶?不先介绍一下你身边的这位先生?”

    弥娅转过头抱歉的看了一眼利威尔,然后她对利威尔说:“他是奥德里奇格雷厄姆,是我的兄长,此次能成功出来,多亏了兄长的帮助。”她又看着奥德里奇说:“他是利威尔,调查兵团的分队长,我的上司,也是我的恋人。”

    出乎意料的是,奥德里奇没有露出任何惊讶的神色,他温和有利的对利威尔打了个招呼,“利威尔先生,久闻你的大名,我是弥娅的哥哥奥德里奇,十分感谢你这些年来对弥娅的照顾。七年前她偷偷跑出去的时候,如果不是你我们都不知道她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

    弥娅的眉头紧皱,她看着奥德里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她就听到了利威尔沉稳的声音:“感谢你这次对弥娅的帮助。”

    他没有回应奥德里奇的那堆客套话,直接切入中心,发表自己的看法,这让奥德里奇略微惊讶的看了他一眼。

    弥娅也是有些惊讶的,她没有想到利威尔会这样说。她微微往利威尔身边靠了靠,开口对奥德里奇说:“这次过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这样亲昵并且有强烈宣告意味的动作全让奥德里奇看在了眼里,他不动声色的说:“是的,父亲想见一见你。”

    “父亲也来了么?”

    奥德里奇笑着摇了摇头,“父亲还未启程,是我想要早些见到你才提前赶来的。怎么,没有时间么?”

    弥娅暗自思忖了一番,她抬头问利威尔:“利威尔,要过来一起么?”

    利威尔往旁边走了一步,他看着他们两人说:“不用。”利威尔脸上表情淡淡,看不不出来有什么情绪。他当然知道他们两人要说的话是绝对不方便自己去听的,这无非是弥娅为了顾全她才特意这样问的。

    弥娅点了点了,她轻轻勾了勾利威尔的手,说:“等等我好不好?我一会儿就回来。”

    利威尔低头看了看两人勾起来的手,又瞥见了弥娅有些担心的表情。利威尔其实早就想的很明白,他也知道弥娅在担心着什么,无非是地位身份之类无聊但却不得不面对的事物。但如果她都不在意的话,他怎么会轻易退缩呢?明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却因为无关的事物而放弃的他们的人是懦夫。他是不知道怎么样去做才是最好的,经历与阅历都局限着他的行为,但是他拥有选择权。

    利威尔看着她,说:“我就在这。”他走到了另一边,安静的靠着墙,双手环胸站立。

    奥德里奇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这个人还真的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奥德里奇及时的回过神来,他领着弥娅来到了他目前暂时居住的地方。

    利威尔靠着墙站了大概有十来分钟,就看到弥娅一路小跑的来到了他的身边,她握住了他的手摇了摇,笑着说:“很快吧?”

    倒是利威尔有些惊讶了,“这么快?”

    弥娅眨了眨眼睛,“唔,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她说完了回头朝奥德里奇所在的房子看了看,“走吧,我们回去。”

    调查兵团的总部在森林深处,走回去要四十分钟左右。其中还有一段路要过桥,在之前加入调查兵团了以后弥娅总是喜欢拖着利威尔闲着的时候来这边放风,今天也不例外,一走到桥上弥娅就灵巧的翻过了扶手双腿晃悠着坐在了上面。她低头看着脚下流淌的水流,心情又是一片宁静。

    利威尔显然早就摸透了她的这些习惯,也十分放松的靠在了扶手上,就在弥娅的身边。不过两人面对的方向却是相反的。

    他知道弥娅有什么话想跟他说,应该是关于刚才和奥德里奇之间的事情。

    果然,弥娅很快就开口了。

    “其实他来找我也没什么大事,无非就是看看我过的怎么样。”

    利威尔想了想,半天才说:“他很关心你。”

    弥娅踢了踢腿,轻轻开口:“是啊。”

    利威尔微微偏过了脑袋看着弥娅的侧脸,“你不喜欢他。”应该是疑问句,利威尔却用这样肯定的语气去说。

    “是啊,我是真的不喜欢他。”弥娅淡淡笑了起来,“其实也不是这样。我小的时候,应该还是很依赖他的吧,因为我从小就没有母亲亲……总是很严厉,只有他会照顾我,虽然他也不太明白该怎么去照顾一个人。但就像大部分贵族的后代一样,他就是那些纨绔子弟的代表,但是那时候我也没觉得他怎么样,他对我还是很好的。但直到有一天……”

    弥娅顿了顿,她的眼神有些空,半晌才接上刚才的话,“直到有一天,他忽然说他要去参军,参加调查兵团。我后来才明白,他是喜欢上了吉纳斯侯爵家的千金小姐,但对方却说他太没用,她喜欢的应该是调查兵团那种拥有斩杀巨人能力的铁血士兵,所以他才去参了军。父亲支持他的决定,因为父亲他就是靠着年轻时在调查兵团所作出的贡献才得以继承爵位的,他吃过很多苦,所以才知道这一切都来之不易,也明白是时候让我的兄长改变了。

    但是啊,那毕竟是他的孩子,曾经作为调查兵团的士兵,他当然知道那里有多危险,所以他就挑选了一个随从,让他跟着我的兄长。那个人是我女仆的兄长。我很喜欢那个女仆,我一直觉得,要是我有母亲,就应该是那样一位温暖的女性。

    后来呢,奥德里奇就去参军了,加入了调查兵团,他示爱成功了,吉纳斯家的侯爵小姐跟他订了婚。再往后,他开始了墙外调查。他活着回来了,我女仆的兄长却死了。我不知道那时候她就对我们产生了怨恨。事情的导火索是我的兄长一次醉酒后抓着她的手对她说多亏了她的哥哥做了他的挡箭牌,他才能活下来。我从来没有想到,那样一个温婉的女性会做出那样狠的事情。她竟然杀掉了奥德里奇的未婚妻,我直到现在都能记得她当时说过的话。‘你们的地位优越,我们的性命在你们眼里不值一提。你们可以一句话决定我们的生死,我哥哥,为什么就一定要去参军?!你们的一句话就可以打乱我们的一生!’

    她就自杀了。奥德里奇一夜长大。但那有什么用?事后才后悔,是最没有用的一件事。我是真的,很喜欢那位女仆。我的生活观世界观就在那次事件中粉碎的彻底,我觉得她说的话很有震撼力,没有人可以决定我们的生活。也许那时候刚好是什么也不懂也不用去考虑的美好年纪,也因为那个时候是一个人梦想的定型年纪,总之,我就这样长歪啦!”

    明明是一件很难过的事情,但是弥娅说道最后自我调侃的笑了起来。她从桥的扶手上滑了下来,转了个身,她的后脚跟悬空,两只手紧紧扒着扶手,身体向后仰,如果抓不住的话她整个人就会栽到河里去。

    利威尔也转过了身,他跟弥娅面对面,他皱眉说:“想掉下去么,你?”他是倾听者,他知道的,弥娅其实并不需要他的意见,她想做的,无非就是告诉他她过去的经历。

    弥娅笑着摇头。看着她这副模样利威尔也不再管。她应该需要这样胡闹着发泄一下。她很难过,却装着坚强。

    “其实我也想了,我就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傻子,所以才敢这样做。这也算是贵族式的优越吧,因为像我过去这样天真的想法,也只有我们这些生活条件优越的人才可能拥有了。我们不会担心生活,发愁生计,有条件去想些别人没空去想的东西。”

    利威尔问她:“现在呢?后悔了么?”

    弥娅扒着扶手转了个圈,她正好转到利威尔跟前,“怎么会,我觉得这种生活很好啊。而且,我也见识了很多以前永远都没可能见识过的东西,也经历了很多。如果是以前的我的话,大概只能为一些毫无意义的东西伤神烦忧。我现在啊,可是达成了我的梦想啊,有什么会不满的呢?”

    “蠢货,再转掉下去吧。”利威尔抓住了她的手腕。

    弥娅深深吸了一口气,她闭上了眼睛。她慢慢踮起了脚尖,扬起了脑袋。她不知道利威尔的具体位置,但是她就是知道,她能够触碰到他的。果然,在她到达极限值之前,唇上传来了柔软的触感。

    这时的弥娅是少有的脆弱,她是这么需要利威尔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