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第40章 归来

赤色 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这次调查而受伤的士兵人数很多,所以团长下令在这个地方原地驻扎一周,等到大部分伤员的请款稳定了,有能力进行移动了,再返回内墙。

    从玛利亚墙到罗斯之墙的这条路是调查兵团研究了两年的路线,所以对于巨人的分布和安全区域的划定是非常精准的,这些天里巡逻队的成员也仅是在附近干掉了几头游荡的巨人。

    等到了第八天的早上,在众人开始启程回墙的时候又出了新的状况。

    “该死的!我说过了我能骑马!这是什么东西?!让我躺在上面!?”

    利威尔几乎是气急败坏的挥开了扶着他的士兵。由于利威尔肋骨断裂不能剧烈颠簸,所以随行的医生想出来了一个好办法,让他躺在物资搁置的木板上。然后,就发生了现在这样的窘况。

    “但、但是医生说您身上的伤不能骑马……”士兵战战兢兢的说。

    “喂喂,利威尔啊,你就将就一下么,看看我们,不是早就任命了么,而且躺着好歹比骑马舒服。”奥路欧这家伙躺在利威尔旁边的木板上,非常闲适的对他说。这次不能骑马的伤员有很多,他们全都老实的躺在木板上。木板上被垫了很多东西,增加他们的舒适度,也为了减少震动感。

    利威尔微微低头看着他,发现此人的腿部缠的都是绷带。

    弥娅走了过来,刚好听到了这两人的话,她低下头看着奥路欧说:“唔,还真是惨啊。”

    奥路欧一愣,这才发现弥娅来了,他立刻出声解释:“喂喂!我可是一个人干掉了二十多头巨人然后才负伤的!不要对我抱持着原来的看法!”

    弥娅眨眨眼睛,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说:“什么原来的看法?你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么?”

    “你!”奥路欧气结。

    弥娅刚想继续调侃他两句就感觉自己的头发又被拽住了,而且力道竟然很大,生生把她往后扯退了两步,她直接退到了利威尔身边,弥娅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利威尔扯着她的头发不松手,他灰黑色的眸子瞥向了奥路欧,然后又看着弥娅,“你给我消停点。”

    弥娅拍了一下她的手:“快松手,好疼!”

    利威尔又把她往后扯了扯,看到她退到自己的身边了,这才满意的松手。

    “你来做什么?”利威尔不耐烦的问她。

    弥娅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头皮一跳一跳的疼,这家伙真是下了狠手,完全莫名其妙!

    于是弥娅没好气的说:“看看利威尔分队长是怎么躺到板子上的。”

    利威尔面上没什么表情,额上的青筋却跳了出来。

    “我说了,我能骑马。”利威尔阴沉的开口。

    弥娅看着他说:“医生说了,你不能骑马。”

    “我不需要听他的意见。”利威尔向旁边的马,他伸手就要去牵缰绳。

    “哎。”弥娅叹了一口气。医生显然是知道利威尔是出了名的难搞,所以才特意把她喊来。

    就在利威尔的手快要碰到缰绳的时候,弥娅忽然出手。她就是吃准了利威尔对她毫无防备并且还是伤员,她一脚踹在了利威尔的腿弯处,利威尔直接后仰,弥娅没有直接扶住他,反而是轻轻拖着他往后退了几步,两人很快来到了安排给了利威尔的木板处,弥娅伸手一推,利威尔歪歪扭扭的就要倒在上面,弥娅当然不可能让他摔实,所以伸手在他背部拖了一下,看距离差不多的时候才抽回了手,这下,利威尔彻底躺上去了。

    身边围观的人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两人的表演,利威尔的表情也有些愣。

    弥娅朝着护送利威尔的士兵招了招手,士兵立刻跑上来,弥娅指着利威尔说:“把他的身子扶正,然后用绳子把他绑在木板上,不许碰到他的上半身,有伤,会疼,腿轻轻的捆一下就好。”

    士兵僵硬着点了点头,听话的从一边拿出了绳子。

    利威尔开始挣扎着起身了,弥娅又把他按倒,她回头对士兵说:“来捆他。”

    “弥娅,胡闹什么!松手!”利威尔的身上有伤,确实用不出多少力气。

    弥娅看着他几乎想撇嘴,“你以为我想这样么?你要是能乖乖躺在上面,我才不会这样对你。”

    “说过了我没事!”利威尔大怒。

    “你说的不算,医生才是对的。”看着利威尔挣扎着,弥娅很是心疼,担心他弄疼了自己,她开口道:“利威尔,别这样,骑马会很辛苦。我很担心你。”

    利威尔消停了,他安静的盯了弥娅的脸一会儿,推着她的肩膀把她推起来了,他侧过头,有些不耐烦的开口道:“真啰嗦。捆什么捆,让他拿着绳子滚开。你也回去,别在这烦我。”说完,他从口袋里抽出了条手帕盖在了自己脸上。利威尔已经准备破罐子破摔了,躺就躺吧,但是能遮着脸还是遮点吧。进罗斯之墙后被一群人围观躺在木板上什么的,他丢不起那个人。

    弥娅可算放心了,早知道这招管用她就不用暴力手段镇压他了。

    她用手触了触利威尔的鬓角,轻声说:“我就在前面,有事了一定要喊我。”

    弥娅离开后利威尔将手帕从眼睛上掀起,眼角的余光扫到了奥路欧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利威尔皱眉道:“看什么?”

    奥路欧摊手,一脸吊儿郎当的样子,他说:“没什么,真让人羡慕啊你”

    “无聊。”冷哼一声,利威尔重新盖好了眼睛。

    返还的路途很短,用一个白天的时间差不多就能到达罗斯之墙,这还是考虑到伤员所以减速的情况下。

    弥娅被分配到了侦察队。埃尔文团长直接把她任命为侦查小队队长,让她负责沿途回去一路上的侦查情况。

    弥娅从来不会惧怕责任,所以一脸坦然的接受了这样的任命。尽管他们所走的路线是被认定为最安全的,但是还是遭遇了个位数向上的奇行种。

    然后,所有侦察队的队员就这样记住了她。那是一个下令果敢,实力超强的优秀士兵。

    弥娅从以前开始的思想就是藏拙,但是自从经历了这次墙外调查后她就明白,只有实力才能让别人信服,让她站在顶端,让她拥有选择权。她渴望力量不是想要追上利威尔,这种说法太矫情,她知道,就算她很弱利威尔也不会介意。但是只有强大才可以让她拥有主动性,才能让她在某些方面拥有决定权。

    当众人远远的看见罗斯之墙时,所有士兵的心情都很复杂,一面是感叹自己成功的活了下来,另一面却对这次人员的损失感到哀伤。弥娅甚至听到了自己身后有士兵传来了抽吸声。

    城门边的巨人全部都肃清完毕,弥娅和侦查队的队员开始准备向中央靠拢,他们侦察队是拥有走在离团长最近的位置的权利的,而弥娅这时却率先停了下来,她调转了马头,回头看向这群士兵。

    果然,很多人脸上都是泪痕,也有些人面色麻木。

    “你们知道一会儿进去的时候我们会走在哪里么?”弥娅开口问这些人。

    他们都有些疑惑的抬起头。

    弥娅继续说:“我们走在埃尔文团长的身后,这是象征荣耀的位置,也是所有人最关注的位置。我还记得,我们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充满了斗志,也充满了自信,而那些为我们送别的人们也都满怀期望的看着我们,因为我们是人类的希望。而你们现在这副样子,是做什么?告诉那些人,我们这次的行动毫无意义只充满了牺牲么?”

    士兵们陆陆续续的挺直了胸膛。

    “我不愿意这样。这次墙外调查中,我失去了挚友,极限面对死亡,但我还是会选择像出墙之前那样,骄傲的挺直脊背。我要用我的姿态告诉那些迎接我们的人,我们这次的任务圆满达成,尽管有牺牲,但是他们的死亡是有价值的,我们在用生命为人类做贡献,我要让那些人知道亡者的价值!”

    弥娅坐在马上利落的行了士兵礼,她的右手牢牢抵在了自己的胸口,她高声说道:“我不需要那种因同伴死亡就一副天塌下来模样的部下,也不需要无法面对残酷现实的懦夫!既然能够活下来,就给我骄傲的挺直了脊背!告诉那些人,我们愿为人类献上心脏!”

    “是——!”所有士兵都对弥娅进行了回礼,他们高高的扬起了脑袋,很多人硬生生的将想要从眼眶处涌出的热流憋了回去,他们各个都睁大了眼睛,直视着前方。

    “那么,出发!”

    于是,当罗斯之墙的大门缓缓升起时,早早的就候在街道两边的市民就看到了这样的景象——调查兵团的团长埃尔文面无表情的起码走在最前面,他的身后,是一群表情坚毅脊背高挺的调查兵团队员,他们的这副模样,就好像在向所有人宣告着他们的成功。

    弥娅看着发出欢呼声的市民,轻轻弯起了嘴角。

    她终于,从封闭的墙内迈出了这艰难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