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第39章 心安

赤色 Ctrl+D 收藏本站

    弥娅睁开眼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利威尔的睡颜。她不自觉的笑了起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这个房间没有窗户,很暗。而且四周都静悄悄的。

    弥娅思索着自己是该回去了,还得去找韩吉。

    她轻轻的撑起了身子,胸口挺疼的,果然是骨裂的后果。但是浑身不像之前那样乏力了,她伸手碰了碰自己的额头,已经不烫了。

    弥娅刚要坐起身子,忽然觉得头皮一紧,她皱眉扭头往利威尔的方向看去,发现他手里正攥着一缕自己的长发。

    这家伙……竟然在睡梦里都能握的这么紧?弥娅快被气笑了。她想扳开他的手,却又害怕把他吵醒,弥娅几乎要叹气了。

    就在弥娅快要暴躁的把自己这缕头发给剪断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某人低沉沙哑的声音:“喂……你干什么呢。”

    弥娅一惊,手抖了抖,她低头就看到了利威尔还带着迷蒙雾气的双眼,弥娅笑着指了指他的手,利威尔顺着看了下去,他当时的表情让弥娅忍俊不禁,此人先是呆了呆,然后果断松手,把手快速的缩到了被子里。他的脑袋微微别过去了一些,人也彻底清醒了,他的眼睛看向床的内侧恶狠狠的说:“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

    弥娅咬牙切齿,要不是此人目前战斗力不足,她肯定要扑上去掐他。

    弥娅站起身,向屋门走去,谁知道她刚碰到门扶手,利威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我要喝水。”别别扭扭的感觉,此人的脸依旧不看她。

    弥娅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柔声道:“我也是很忙的呀,所以,利威尔分队长,就烦请你自己去倒水吧。”

    弥娅说完快速关门,隐隐约约听到里面传来了某人的叫喊声。才不搭理他。

    弥娅回到了自己住的那栋想房子后推门就看到了韩吉意义不明的笑容,弥娅快步躲开这人的笑容攻击,冲到洗手间把自己打理了一番。衣服韩吉早就帮她换过了,还是士兵作战服,只不过黄色的外套没有穿。

    “弥娅,早餐在下面的桌子上哦,不要忘了吃。”韩吉站在门口对她喊,“我去团长那里了,没有人找你之前先好好休息吧。”

    “知道了。”弥娅回答她。

    弥娅出了洗漱室后就看到餐桌上的干粮和净水,虽然很想这样直接坐下来吃,但是一想到利威尔,弥娅根本狠不下来心。还是去找他吧,顺便也让他吃点东西。

    弥娅任命的端起了餐桌上的餐盘和水杯,原路折返。

    弥娅刚到利威尔休息的楼层的时候,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利威尔的房门大开,从里到外都是人,她一眼看过去似乎有二十来个人挤在那个地方。

    当她看到的都是熟悉的面孔时,弥娅已经基本上猜到是怎么回事儿了。

    “……利威尔分队长,很抱歉,当时我们没有听从你的指挥。造成那样的后果……全部、全部都是我们的责任!”

    弥娅听到屋内说话人的声音哽咽了。这个声音,应该是那天带头违抗命令冲向后方巨人的家伙吧。

    “我们已经向团长报告过了……我们会接受惩罚。在那样的情况下,分队长你还能舍身来救我们,真的是……非常感谢,但是也非常抱歉。”

    弥娅悄声退到了楼梯口处,她干脆坐了下来,将餐盘和水杯放到了地上,小口小口的吃起了干粮。

    调查兵团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只有经历过真正的考验后,才会慢慢的认同你。就算很多人都知道利威尔的实力惊人,但还是有那么多人会对于他毫无资历就能担任分队长而心存芥蒂,从而在战场上敢公然违抗他的命令。不过这次的认同尤为不易,这是建立在众人的死亡之上换来的,而利威尔和弥娅也差一点死在这里。

    “这次也有我的责任。”利威尔开口,“我尊重你们的选择,但不代表你们可以公然抗命。我们的损失惨重,希望你们都能引以为戒。你们要记住,你们的力量是必须的,但是,一团散沙毫无用处。”

    “是!”众人一扫方才沉闷的氛围,所有人都向利威尔行了标准的士兵礼。

    弥娅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开不开心,她知道,身处这样的位置,利威尔就一定要以大局为重,他要舍弃的部分有很多,而承担的责任也越来越多。以前的他是混混的头,要考虑他的手下,现在,他是分队长,要考虑他的部下。弥娅也是大俗人,她也会想要一个特殊的位置,但是对于利威尔来说,却非常困难。

    在众人陆陆续续的从他的房间内退出来的时候,弥娅早就进入了隔壁的空房间。直到人群散尽后,她才端着餐盘和水杯来到利威尔的门前。

    情绪有些糟,弥娅在这种时候不太想面对利威尔,她一点也不想利威尔为她这种自私的心理分心或是发愁。但是,还没等她考虑好,里面已经传来了利威尔的声音:“磨磨蹭蹭的是在干什么?进来。”

    弥娅无奈的叹了口气,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利威尔靠坐在床头前,双手环胸,眉头紧皱,他灰黑色的眼睛紧盯着她。

    “怎么一副蠢样?真是慢死了,拖了这么久才回来你是去干什么了?”

    弥娅无奈的笑了起来,刚一见面就对她一顿炮轰,她心里那点小心结竟然就这样散去了不少。

    “你才是啊,问题这么多,是怕我丢掉吗?”弥娅将餐盘放到了他房间的桌子上,她端着水坐到了他的床前。

    “给,你的水。”

    利威尔推开她的手,继续问:“赶紧说,又是怎么回事?”

    弥娅装傻,“我怎么了么?”

    “你是在敷衍我么?就你现在这副模样,是想告诉我什么都没发生?”

    弥娅笑了笑,没有做声。这件事真是太不好了,她可不想对他说。

    本以为利威尔会失去耐性,谁知道这家伙竟然非常有毅力,他说:“弥娅,我再问一次,怎么回事。你是想让我揍你一顿么?”

    弥娅欠揍的答道:“那你揍好了。”

    “你——!”利威尔气结,他看到弥娅眨着眼睛看着自己,他发现他还真的什么都做不了。

    看到利威尔被自己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的模样,弥娅还是不忍心了。她叹着气把水杯放到了一边,然后把头靠在了他旁边的床头木板上。谁知道某人竟然微微矮了矮身子,让她的脑袋直接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弥娅一开始没有在意,因为顾忌着他身上有伤,不敢把重量压在他身上,于是往旁边挪了挪,谁知道此人竟然又慢吞吞的蹭了过来。

    弥娅睁大眼睛抬起头,发现利威尔灰黑色的眼睛正盯着自己,唔……还是靠上去吧。弥娅任命的蹭到了他的肩膀上,心里默默念叨,这可不是我不顾及你的伤口,你自己乐意的。

    “就是……刚才在你门外听到了一些话。”弥娅小声开口。

    “……然后呢?”利威尔问她。

    “就、就瞎想了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强硬的命令式口气。

    弥娅脸红了,她觉得有这样想法的自己真是太丢人了,也太自私了点。

    “我、我知道这样想很不对,但是你知道,有时候人就是会瞎想……”弥娅开始为自己后来的话做个开脱准备,“总觉得……你责任这么大,我就变小了……”

    弥娅彻底语无伦次了,她真的耻于说出这种自私的念头。

    迟迟没有听到利威尔的声音,弥娅小心翼翼的抬起了头,有点担心的望向了他,谁知道利威尔竟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生、生气了?弥娅有点惊慌。

    然后利威尔就开口了,“我果然没有高看过你的智商。你是蠢货么?这种奇怪的东西是怎么想出来的?”

    弥娅有点沮丧的低头,她刚要说什么就听利威尔继续道:“每个人都有自己要承担的责任,我也有。但是,没有人可以限制我在完成了义务之后所做的事。”

    弥娅呆了呆,她抬起头眨了眨眼睛。她结结巴巴的说:“是、是说我还是……还是排在第一位的么?”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银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某人灰黑色的眼眸。然后利威尔忽然转身,脸冲床内,躺了下去。弥娅的脑袋失去了支撑猛地往下坠,她立刻撑起了手臂,她扑到了利威尔的身前,差一点压住了他,之后,她就看到了——某人的耳朵有些发红。

    弥娅再也忍不住,露出了甜甜的笑容,这个家伙,永远都是这副样子,不坦率,别别扭扭,却能在她每一次充满不安全感的时候让她感受到自己之于他的意义。

    弥娅坏心的凑了过去问他:“是不是这个意思?是不是是不是?”

    “……吵死了!给我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