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第34章 黑化

赤色 Ctrl+D 收藏本站

    当众人到达森林里了之后,埃尔文果断下令原地驻扎并清点人数,等一切都完毕了之后,弥娅忽然向韩吉冲了过去。还没等身边的人反应过来,弥娅已经揪着韩吉的衣领把她狠狠按在了身后的树上。

    弥娅表情阴冷,韩吉则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任由弥娅揪着自己的领子。身边的人并没有上来劝阻的意思,这种事情在调查兵团里司空见惯。

    “诺斯特被你害死了。”弥娅抖着声音说了这么一句话。

    韩吉的眼睛扫向别处,沉默着没有声响。

    “说话啊!”弥娅哑着嗓子大喊道。

    韩吉终于扭过了头,弥娅这才发现,那双暗色的眼睛沉静的吓人。

    韩吉捏住了弥娅拽着自己衣领的手腕,面无表情的说:“你错了,我不止让她一个人牺牲。和我一起下海的一百三十六人里,只活下来了十二个,所以,被我害死的人是一百二十四个,没有人有特殊地位。”

    说罢,她甩开了弥娅的手,弥娅愣愣的看着她一个人走向了树林深处。她的背影萧索单薄,弥娅竟从她的背影里看出了几分悲哀与寂寞。

    “等等……”弥娅想要追上去,可是却被身后的人扯住了手腕,弥娅回头,就发现利威尔站在自己的身后,他的表情可谓阴森,他也粗暴的扯着弥娅走进了树林。

    弥娅跌跌撞撞的跟着利威尔走在树林里,他们离驻扎部队越来越远。她从后面看不到利威尔的表情,自己的胳膊被他握的很疼。他一定很生气。弥娅整个人都很麻木,看到利威尔后,她刚才找韩吉质问的力气一散而尽,她现在什么也不想去想。利威尔一直以来都是她精神上的依赖,在她的身边,她总是这样任性,就像是现在,她把一切都扔给了利威尔,自己只是等待着他的动作然后被动的反应。

    两人来到了森林里的小溪边,弥娅看着流淌的溪水不作声。

    “诺斯特死了。”利威尔在小溪边松开了她的胳膊,回头就是这么一句。

    弥娅的身体僵硬,但是还是低垂着脑袋。为什么一定得告诉她呢?她早就……知道了啊……

    “告诉我,埃尔文之前说过的话,你还记不记得。”利威尔的气息喷洒在弥娅头顶,整个人散发着危险的感觉。

    弥娅也注意到了,她往后退了一步,有些疑惑的抬头看向了利威尔。

    利威尔面无表情,那双眼睛却凶狠的盯着她,“我来告诉你,他说过了什么。这里不需要那种因失去了伙伴的人就一副天塌下来模样的人,也不需要因为他人的死亡而被吓到无法继续战斗的懦夫。弥娅,你今天犯了其中一点。”

    弥娅哆嗦了一下,因为利威尔的声音越来越轻,相反,那种压迫感也越来越清晰,她往后退了退,利威尔却抓住了她的手腕。

    还没等弥娅张嘴,他竟然直接把她扔进了溪水里,弥娅被水呛的昏天地暗,她挣扎着要从水里站起来,但是一只手死死的压着她的头,她胡乱挥动着手臂,却完全无法挣脱那个人的钳制。她觉得自己要死了,马上就要被溺死,她一点一点放弃了抵抗,恐惧感是这样的清晰。她想起了诺斯特死前的那一幕,她的脑袋就那样掉落在了海里。溪水凉冰冰的,弥娅在水里什么也看不清,诺斯特呢,一个人沉睡在了那种地方,是不是也跟自己现在一样……

    她不知道自己哭没哭,但是她想哭,大声的哭。水泡不断的从她的口鼻里冒出,弥娅的意识一点一点的消散。忽然,她被拽着头发从水里提了出来。这一刻,弥娅知道了空气的重要性,她咳嗽着,贪婪的呼吸,嗓子,鼻子,眼睛,喉咙,头皮,无一处不在叫嚣着火辣辣的疼痛。

    利威尔就这样站在她的身边,溪水只到他的腰部,他冷眼旁观着她这副狼狈至极的模样,他看着她哆嗦着手攀附在他的身上,她的发丝全湿了,黏糊糊的贴在她的脸上。弥娅的模样是公认的漂亮,现在这副可怜的模样更是凸显出了她的单薄无助,她银色的眼睛雾蒙蒙的,为她平添了几分空灵的美。

    利威尔拽着弥娅的头发迫使她抬起了头,他的嗓音沙哑,低头凑向了她的脸,“现在清醒了没有?”

    他看着泪水从她的眼眶滑落,心中是细细密密的疼,却又十分满足,他但手掐着她的小脸,近乎凶狠的说:“弥娅,我今天真想杀了你。”

    灰黑色的眼眸紧盯着她,她甚至快被他淹没。

    “如果你就想这样去喂巨人,我不介意让你死在这里。告诉我,你现在清醒了没有?”

    弥娅颤抖着点着头,她切切实实感受到了他的杀意。

    男人冰凉的吻落在了她的唇上,他细细舔舐着,撬开了她的牙关,湿润的舌头长驱而入,他的吻越来越粗鲁,炙热的呼吸让弥娅情不自禁的发起了抖。他啃噬着她的唇,疼痛感是这样清晰。当她感觉到利威尔的手开始缓缓在她身体上移动时弥娅终于有反应了,她惊恐的挣扎着,一口咬在了男人的唇上,甚至尝到了腥气,男人阴沉的冷哼了一声竟然毫不顾忌的继续着。

    弥娅是彻底慌了,也许真是潜能爆发,她挣脱了利威尔的钳制,奋力向小溪边连游带走的冲去。

    头发再次被扯住,然后整个人都被搂在了男人的怀里,弥娅尖叫了起来:“利威尔!利威尔你放开我!”

    “就是因为之前对你太放任了,所以你今天才有胆子在我面前胡来。”他几乎不带什么情绪的说出了这句话,然后掐着弥娅的脖子把她按在了溪边的石头上。

    利威尔的力气奇大,弥娅从来就不是他的对手,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弥娅首先思考的还是怎么在不伤到他的情况下全身而退,可是她绝望的发现自己没有办法。他是真的发狠了,弥娅的背部抵在石头上摩的生疼,他的吻这次落在了她的脖颈上,他的手竟然从腰部一点点上移。

    弥娅要崩溃了,他一点一点解开了她制服衬衫的扣子,温热的手指触碰到了她腹部的肌肤,然后慢慢向上游移。

    湿滑温热的触感在自己的脖颈处胡作非为,她完全推不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利威尔……”弥娅这回声音里都带着哭腔。

    “这就害怕了?”利威尔咬住了她的耳垂,语气轻柔和缓,舌尖轻轻一扫,弥娅的脑子快要爆炸了,“那你可以来想象一下,刚才我是什么样的心理。”他的声音一瞬间就冷硬了下来。

    她首先想起的是诺斯特,从她到海里的一幕幕,直到她的脑袋落入水中,哪怕是现在想起,弥娅的心都在抽痛,她真的不想相信,也不敢相信,诺斯特就这么死了。真的是忽然的消失,而且是再也回不来。

    然后,她想起了自己之后的反映。她鲁莽的一塌煳涂,甚至被那种普通的巨人给抓住了,她连引以为傲的反应力和判断力都失去了。她看着诺斯特在眼前死去是那样的痛苦,那这个男人呢?她记得两年前就是这样的情景,自己在这个家伙心中的位置不言而喻,他可以为了她被巨人吞掉。这次的情况却是,她主动放弃了抵抗。他是什么样的心情呢?诺斯特死的时候,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弥娅知道,这个男人当时面对的,是比自己当时还要大的痛苦。

    弥娅哭了。她环住了利威尔的脖子,脑袋靠着他的胸膛号啕大哭。他的心脏跳得很快,他只是任由她抱着自己,他看着她在自己胸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终究是狠不下心,他把她从石头上抱起,紧紧的搂住了她。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触感。利威尔闭上了眼睛。当时的情景就像是噩梦一遍遍在自己脑袋里重现,她差点死在了自己面前。

    男人粗中的气息终于在自己耳边呼出,弥娅抽噎着,她拽住了利威尔的短发,边哭边说:“我、我错了……我真的,很伤心……我不应该这样的。”

    “弥娅,没有下一次。我真的会亲手掐死你。”尽管一遍遍的唾弃着自己,可是他知道,他无论如何也对她狠不下心。

    “嗯……”

    弥娅闭上了眼睛,利威尔抱着她上了岸。两人浑身都是湿漉漉的,利威尔虽然真的很想把她扔下来,但是低头看到她不断的掉着眼泪,心又软的不可救药。

    他把她轻轻放在了地上。

    “喂,别哭了。”

    “嗯……”弥娅用力擦了擦眼睛。

    利威尔无奈,他看着溪水,平静的开口,“跟她说再见。”

    弥娅抬起了头,不解的问:“什么?”

    利威尔看着她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最终是脱下了自己没怎么湿的黄色外衣,扔在了她的身上,“她最后没有离开那里,这里的水最终会和大海汇合吧?跟她道别,她会听到的。”

    弥娅愣愣的抬起头看着利威尔,“你是……从哪里知道河流最终都会流入大海的?“

    利威尔略微别过了头,这是他掩饰不好意思时的习惯动作,他不满的开口:“赶紧去道别,不要把注意放在这种事情上。”

    弥娅看着他轻轻勾起了嘴角,心脏还是一阵阵的抽痛,但她还是闭上了眼睛轻声说:“我知道了。”

    想要直面诺斯特已经不在的事实,真的是非常痛苦。但是弥娅清楚的知道每个人都要坚强甚至顽强的活下去。她早就没有资格懦弱的退缩了,站在这里,她只有一个选择,面对残酷的现实。

    诺斯特,真的有很多话想要对你说,但是现在,却什么也说不口。

    再见,我的挚友。然后,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这是我对你永恒的承诺。

    弥娅擦了擦再次涌出的眼泪,她将利威尔的外衣披在了身上,向利威尔走去。

    “这么快?”利威尔惊讶的问。

    “你觉得要多久呢?”

    “走了。”利威尔转过了身子。

    好好的休息吧。

    离开的时候,利威尔在心中默念。

    “喂,把扣子扣上。”利威尔命令道。两人走进了森林。

    “什、什么?!这不是你做的好事么!”弥娅手忙脚乱的扣扣子。

    “是我做的,那又怎么了?”利威尔非常淡定。

    “你——”

    “你下次大可以激怒我,看看会发生什么。”

    弥娅看着利威尔又紧绷起来的侧脸,低声叹了口气。今天,把他吓惨了吧?

    “利威尔,我下次真的不会那么冲动了。不要担心了,好么?”弥娅牵起了他的手。

    “我没有在担心。”嘴硬。

    “嗯,好。那就当作这是我对你的承诺好了。”

    “蠢话。”利威尔扭头,他忽然说:“回去了以后,不要找韩吉麻烦。”

    “……不会的。我知道,她也有很大的负担。但是我不想体谅她。”

    “随你。”

    弥娅最后回头看了不断流淌的小溪一眼,之后,她便步伐坚定的向前走去。

    做个好梦,诺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