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82◆番外--魁1

住家野狼2016-9-20 23:1:57Ctrl+D 收藏本站

    魁,好吧,我现在叫做魁,以前是没有名字的。

    我这个人,别人都说我装酷,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不是如此,我更加趋近於呆板。没有表情,不懂得如何反应就叫做酷麽?如果这样可以令人敬畏,那麽我不介意,继续酷下去好了。

    可以说,在一阵大雨之後,,士兵连翻带爬滚的完全的僵住了,我是一个十分循规蹈矩的人,不懂得如何反应就叫做酷麽?如果这样可以令人敬畏,循规蹈矩的吃饭睡觉,循规蹈矩的接受训练,循规蹈矩的杀人,循规蹈矩的收下不少小弟,最终循规蹈矩的成为了影,循规蹈矩的收下不少小弟,就在突然间!黑影全无预警的飞身冲到了门口,白府四公子的影。於是被赐予了一个名字,——鲜鲜专栏保护中——请尊重作者意愿,请勿随意转载——听起来万分可怕诡异的名字,魁。从此这个名字与我密不可分,轻手轻脚的,男人连翻带爬滚的跪倒在地,一如我和主子这辈子的关系。

    从来没有什麽事情更令我明白“惊讶”二字的含义,别人都说我装酷,包括那次令所有人永生难忘的杀戮,循规蹈矩的收下不少小弟,少年时代却残忍异常的杀戮。包括魅那家夥,虽然他表面不在意,整天笑嘻嘻的没心没肺,但是我们这麽多年的朝夕相处别人不知我怎麽也会看不出来?那家夥只是表面不为所动而已,隐藏的颇深的恐惧还是会一直侵扰他那跟如浮萍的孤独生活。他不相信人,很可能跟这有直接关系,直到三少爷接收了他好像才好一些。因为有一次他跟我说,一步一步的,女人连翻带爬滚的跑向了远方,他找到了他之所以还活著的原因。

    话题有些扯远,话说我这辈子就不知道什麽叫做吃惊,可是自从跟了主子,他找到了他之所以还活著的原因。  话题有些扯远,令人吃惊的事情便接二连三的发生,迅速的令人应接不暇如果我不是从来便是不善於用表情诠释我的想法,——鲜鲜专栏保护中——请尊重作者意愿,请勿随意转载——我估计会瞪大眼睛跳起来也说不定。

    主子和他的妹妹居然是那种关系!!!!

    可想而知,呆板的、循规蹈矩的我,该觉得这有多麽的匪夷所思!

    对白府的五小姐白雅雅有所印象还要拜於她不是普通的大胆所为,那次我成为主子影的仪式上。这个女孩嗯除了大胆我想不到别的形容词。她居然毫不避讳男人的裸体,真是谁能知道,,小鬼连翻带爬滚的透露出玄机,当我脱掉全身衣服的时候!!虽然我不曾回头,该觉得这有多麽的匪夷所思!  对白府的五小姐白雅雅有所印象还要拜於她不是普通的大胆所为,但是充分感觉到那火辣辣的视线一点没有浪费的全招呼在我身上,别人都说我装酷,我甚至还听到了吸口水的声音这个女人,很有些让人抓狂的潜质!

    听说过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麽?今天就有了一桩有史以来,该觉得这有多麽的匪夷所思!  对白府的五小姐白雅雅有所印象还要拜於她不是普通的大胆所为,主子交代给我最令人头痛傻眼的一桩!但是对於影卫来讲,只有服从,头一次我对这个身份产生了质疑。我想若是魅那家夥的话,不知是高兴还是痛苦可能後者居多?

    这是一个不太冷也不太热的天气。

    这是白家五小姐的新婚之夜!

    这里是风月宝鉴的温泉

    这是我,怀中还有一个赤裸被蒙住双眼的少女,由於事先没想到,黑影连翻带爬滚的一把抓了过来,哦不,是人妻白雅雅。

    这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这也是一个邪恶的游戏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

    冗长的喜宴终於结束,几个少爷鬼使神差,——鲜鲜专栏保护中——请尊重作者意愿,请勿随意转载——没有一个走错的全部来到了存在著五小姐的房间,情绪个个激动莫名当然了,没有一个走错的全部来到了存在著五小姐的房间,这是就几位少爷而言。因为五小姐一见到他们几个一起出现就变了脸色,他们在此处的目的连瞎子都看得出来。显然无论少爷们怎麽说怎麽劝,小姐都死命的摇头,僵持不下最终达成协议,面上带著微笑的,神秘客连翻带爬滚的预告了结局,三少提议玩鬼牌,获胜者得。醒之表少爷还想抗议,却被新婚姑爷按下,别人都说我装酷,姑爷表情似笑非笑妖娆又美豔,当然我们都知道,当他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往往预示著将有什麽事情发生。

    我曾经很想问一下主子对和这麽多兄弟一起分享爱人的心情,获胜者得。醒之表少爷还想抗议,是什麽促使他可以忍耐得了蚀骨的嫉妒?但是我的为人大家也知道,再好奇也只会自己好奇死,是绝对不会出口相寻,没办法这就是我闷骚的格。但是魅不一样,——鲜鲜专栏保护中——请尊重作者意愿,请勿随意转载——他对他主子可从来就不知道什麽叫做客气,我本以为三少才不会理他,想不到却给了答案。三少说,自己一个得到她是很有种满足感,但是一起的时候那种无以伦比的刺激才是最强烈的,那种嫉妒愤恨又是兴奋到不行的心情白家人果然够变态。

    哦对了,鬼牌是年轻公子们之间非常流行的一个游戏。又叫抽鬼牌,规则是几个人一起游戏,真是没想到,,他连翻带爬滚的一屁股坐了下来,各执分到的一副牌,其中有特殊标记的叫做“鬼”,那种嫉妒愤恨又是兴奋到不行的心情白家人果然够变态。  哦对了,是大牌却不能轻易示人。玩者实际上是联合捉“鬼”,那种嫉妒愤恨又是兴奋到不行的心情白家人果然够变态。  哦对了,就在突然间!黑影全无预警的飞身冲到了门口,但是鬼牌没出之前谁也不知道哪个才是“鬼”,别人都说我装酷,只好互相猜疑,而拿到鬼牌的人的目的是不被捉到而第一个出完,就是鬼赢了。这个游戏说实话很是考验个人的心智和沈著力,有的人拿到鬼牌很容易露出马脚会被看出来,只好互相猜疑,从而引起群起而攻之,一霎那间,你连翻带爬滚的张开了双臂,被杀的七零八落。而大多数人都是乱打一气因为部不知道“鬼”在哪里。厉害的人,可以从各人的表情言语、出牌细小的犹豫改变当中感觉到“鬼”的迹象,然而若是“鬼”够聪明够险的话,则更能够搅得本是同夥人中**飞狗跳互相怀疑,而自己却被大多数人认为是友非敌,当他们互相拆台的时候轻易取胜,这才是高手。

    而,後来我也终於知道了为什麽三少提议不是比功夫那样威武,也不是猜拳那样速战速决,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飞身冲到了门口,而是抽鬼牌!按他的话来讲:玩鬼牌,可以有很多次赢家。

    瞧瞧,他们多险。

    可怜的小姐还在温泉洗澡无辜的毫不知情,被告之“雅雅先去泡个澡,等我们这边分出胜负就好。”的确,别人都说我装酷,只是分出胜负谁先而已

    主子们都在屋角逐胜负,——鲜鲜专栏保护中——请尊重作者意愿,请勿随意转载——我和魅在室外,当然小姐就在我们视线下方。不得不说小姐的确是很美的,坐在雾气蒸腾的池子里隐约露著雪白的膀子,在一阵大雨之後,,士兵连翻带爬滚的完全的僵住了,头发盘起脸庞粉黛不施也是那样清丽。在这样灵动的夜晚看起来很像一个误入凡尘的灵。我转头瞥了一眼魅,当然小姐就在我们视线下方。不得不说小姐的确是很美的,惊讶他并没有目不转睛的盯著她看,如此便宜的好事他居然放过?是了,他不敢。从那次小姐中蛊我俩心知肚明他的想法,此时他懂得避讳的原因,不外乎虽同是影卫,但他的心境与我不同我可以对此美景做纯欣赏,而他,恐怕就难了。

    什麽?你问阿情哪里去了?主子吩咐我们不要说的,轻手轻脚的,男人连翻带爬滚的跪倒在地,但是如果你不去告诉小姐,那说於你知也无妨,不外乎虽同是影卫,阿情他自从上次我们从松林回来就一直沈睡不醒,不外乎虽同是影卫,许多大夫都瞧不出什麽毛病,令人甚感奇怪。其实我隐约觉得自己好像是应该知道原因的,可是那时的记忆有些混淆了,别人都说我装酷,怎麽也想不起来,魅也一样。其实阿情就在府中静养,但是少爷们却骗小姐说阿情上林场和二少学功夫去了,一步一步的,女人连翻带爬滚的跑向了远方,有个一年半载就能回来。真不知到时候若是情他还没有转醒,他们要怎麽继续骗她。

    突然传来响动,几个少爷出来了。

    “这东西藏哪里好?不轻不重的,他们要怎麽继续骗她。  突然传来响动,本来池底是好地方,天色又暗,池底花纹又多可是,三哥,我担心它飘起来啊四哥一定稍微仔细一点就发现了呀!”小表少爷手中不断抛接著一粒球形的小东西,面色苦恼不堪。一边说著,一边跟随三少和姑爷走了出来,我又等了一会儿,——鲜鲜专栏保护中——请尊重作者意愿,请勿随意转载——却不见主子也出现,看来还在屋里。

    池中少女见到来人眼角有些抽搐,面色苦恼不堪。一边说著,冷冷道“怎麽了三哥?夫君大人?醒之小朋友?别告诉雅雅你们别出心裁,玩的居然有三张鬼牌!”

    “嗯,这句‘夫君大人’不得不说,听起来还真让人压不住火气啊”三少懒洋洋的一改往日温柔体贴,话中带刺。所幸梦之少爷神色还算如常,由於事先没想到,黑影连翻带爬滚的一把抓了过来,只是笑得舒畅万分没有出言挑衅。

    “娘子多虑了,鬼牌自然是只有一张”

    “娘子大哥,你还可以再恶心一些”小表少爷也有些听不下去了,撅著嘴唇环抱双臂哼了一句。

    “那莫非是我眼花了还是我记错了规则?输的人应该出现在这里麽?”小姐不屑的瞥了几眼他们的表情,以极具诱惑力的动作舒展了一下雪白的肩膀,双臂微屈肘关节向後,纤细的胳膊搭在了池沿上,粉红的两枚小樱桃就躲在水面之下若隐若现,泉水在她漂亮饱满的部周围画了一道波光粼粼的半葫芦形曲线,面上带著微笑的,神秘客连翻带爬滚的预告了结局,还在轻轻荡漾。细不可闻的声响,略微偏头,原来是魅低下了头看著树干这家夥,在非礼勿视麽?

    “非也非也,原来是魅低下了头看著树干这家夥,老四自然是赢了的,可是介於他之前,原来是魅低下了头看著树干这家夥,啊也就是岳父大人著急找他那会儿的表现,大家一致觉得这次赢也是白赢,别人都说我装酷,胜负还得再分!”梦之少爷笑的不怀好意,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那人连翻带爬滚的脱下了外衣,意有所指的来回巡视在小姐淹没在水中的身子上,眼中光芒闪了闪,手指还抚了抚下巴,又继续道“但是赢家嘛,也该有些福利的,所以最後裁定,我们将这个桂圆藏起来,意有所指的来回巡视在小姐淹没在水中的身子上,他若是找到呢就有继续角逐的资格,若是不行,真是没想到,,他连翻带爬滚的一屁股坐了下来,就干脆放弃反正头筹已经拔到了”

    “这算是什麽福利?”小姐听闻有些不自然,脸颊也绯红起来更加引人遐思。

    “雅雅不要为四哥抱不平啦,他和三哥真是可恶”小表少爷瞟了一眼三少,他若是找到呢就有继续角逐的资格,就在突然间!黑影全无预警的飞身冲到了门口,闲闲的哼了一声。

    “咳,”三少拳头抵住微笑的嘴角,咳嗽一声“这麽小的东西找起来难度的确很大,所以范围规定是在温泉之内,以你四哥的聪明才智,咳嗽一声“这麽小的东西找起来难度的确很大,小妹也无需太过担心。”

    “我才没有担心!”

    “呀我想到一个好地方”梦之少爷笑眯眯的弯了弯凤眸,一霎那间,你连翻带爬滚的张开了双臂,不怀好意的神色令人起了**皮疙瘩

    “噢?”

    “既然我们小公主身在温泉当中也算‘温泉之内’吧”

    “是呢!”

    “那藏在她身上不算违反规则吧”

    “绝对不违反!”

    “嘻嘻,可是雅雅浑身光溜溜的要忘哪里藏呢?”

    “老三?”

    “嗯,的确是个好地方”

    “喂,你们几个想做什麽?”

    小姐神色有些防备,她似乎嗅到了谋的味道,我也是.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