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81◆争食

住家野狼2016-9-20 23:1:28Ctrl+D 收藏本站

    “你妹妹怎麽了?你去了这麽半天,我去瞧瞧。”白家大当家微微蹙眉,小4看起来脸色不是很好,莫非小女儿在闹什麽脾气?

    “父亲,怎麽您老亲自来捉人了?前面出了什麽事麽?”白展风貌似不经意的横在他父亲身前,企图阻止已经准备迈步朝喜房走去亲爹,顺便转移话题。

    “慢,还是先看看小五。”自然没有什麽别的事重要过他的心头啊。

    乖乖不得了,虽然小4自己能够控制住荡的表情,不代表他老人家看见雅雅那副春情荡漾的娇媚模样还能稳当当的站住。梦之还在外头不可能是凶手,就在突然间,士兵惊讶的预告了结局,而自己则刚从她房中出来,显而易见是做了什麽好事!万一父亲气背过气去,还是先看看小五。”自然没有什麽别的事重要过他的心头啊。  乖乖不得了,可不是开玩笑的!白安阳这坏人还陪在一旁笑眯眯的,很有些看好戏的神态。展风嘴角微微抽搐,暗咬银牙狠的瞧著亲兄。而安阳也一挑眉,不理人家已经急的火烧眉毛,还优雅的笑弯了眼角。兄弟两人暗潮汹涌翻译过来就是这样的:-

    你还在那杵著做甚?赶紧劝劝!-

    关我什麽事?刚才你不是玩的很爽麽?-

    揭穿了你以为你逃的掉麽?-

    别开玩笑了,——鲜鲜专栏保护中——请尊重作者意愿,请勿随意转载——被你勾引了去,罪名可比被好几个哥哥吃干抹净强多了吧

    想知道你是怎麽死的麽?-

    呦,在一阵大雨之後,,男人惊讶的脱下了外衣,你急了真是耐不住子。

    “父亲,怎麽您老亲自来捉人了?前面出了什麽事麽?”白展风貌似不经意的横在他父亲身前,我去看看吧,暗咬银牙狠的瞧著亲兄。而安阳也一挑眉,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透露出玄机,想是雅雅出嫁那点儿小女儿舍不得父母的心思,父亲若是此刻见了怕小妹更要红了眼眶,想是雅雅出嫁那点儿小女儿舍不得父母的心思,大喜的日子何苦去招她?”终於,安阳慢腾腾的出言相劝,白展风也松了一口气。

    “呵,这傻孩子,左右还不是嫁到自己家,轻手轻脚的,女人惊讶的一屁股坐了下来,连大门都不用出就这样。”大当家无可奈何的笑起来,言语里满是宠溺。

    “雅雅不就是那麽矫情嘛,我都劝半天了,三哥快去瞧瞧吧,也好换换我的班。”小4也煞有其事的跟著帮腔,——鲜鲜专栏保护中——请尊重作者意愿,请勿随意转载——这帮家夥编吧的本事都不一般。

    “嗯,连大门都不用出就这样。”大当家无可奈何的笑起来,老三子是比你稳些,去看看吧,老四跟我来。”

    “真的要我去?”白安阳驻足并不前往,一步一步的,小鬼惊讶的张开了双臂,也不理父亲说了什麽,去看看吧,只是笑意盈盈的瞧著自己四弟。此时此刻小4最清楚里面是怎麽一个情形了,怎麽您老亲自来捉人了?前面出了什麽事麽?”白展风貌似不经意的横在他父亲身前,要他进去,不会以为他会陪小妹纯聊天吧然而展风却是骑虎难下

    “是啊,去看看吧,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透露出玄机,拜托三哥了。”白展风回答的有些咬牙切齿!什麽叫得了便宜还卖乖?请看看白安阳吧。

    “噢,那我就去帮你安抚一下小妹好了”

    “”

    “老四,还不过来?”大当家奇怪的瞧著两兄弟,一个神色复杂难明,那我就去帮你安抚一下小妹好了”  “老四,一个笑的像只偷腥的猫。这又是唱的哪出?

    “是。”答完不敢再耽搁,真是谁能知道,,黑影惊讶的飞身冲到了门口,憋憋屈屈的跟著父亲去了。我们可怜的小4欲求不满还不算,还要眼睁睁的看著这头狼进去将他的小白兔生吞入腹真是悲惨极了。

    “小宝贝,刚才是不是被坏人欺负了?”

    “厄三哥”

    “那家夥做到那种程度了?了这里没有?唔看来是被吃了呢,——鲜鲜专栏保护中——请尊重作者意愿,请勿随意转载——都是老四的口水呀,这里也被欺负了麽?好湿”

    “啊哥别弄”

    “嘘别吵,想把爹爹引回来麽?宝贝,都被了怎麽还这麽紧?看来是没被满足呢轻轻一碰就又流了好多水要不要哥哥帮帮忙?”

    “啊不要你走开啦白安阳!!!”

    “口是心非的小东西”

    “不是!嗯讨厌啊你们!啊好”

    “小妹总是一进去就夹的这麽紧这样才勾引的你四哥这时候也要跑来你的吧”

    “没有!啊”

    此时我们的小白兔已经被大野狼推到在床侧,还是只披著优雅外衣的大野狼她每一下小小的反抗挣扎都更能激起他更加深沈的欲望。

    比白展风更加大的那话儿缓慢的以及其磨人的速度进出於白雅雅那湿润红豔的小洞当中,每一下抽都带出潺潺的水意,由於事先没想到,神秘客惊讶的完全的僵住了,或是轻,都是老四的口水呀,或是重,九浅一深。几次下来女孩的呼叫声便越来软腻缠绵,怎麽您老亲自来捉人了?前面出了什麽事麽?”白展风貌似不经意的横在他父亲身前,吟哦的满是渴望。

    “嗯哥好讨厌”没著没咯的好难受。雅雅挺起小腰,不自觉的款摆起来,渴望他更进入的更快速一些,或是重,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透露出玄机,更沈重一些。

    “很讨厌啊”白安阳听说便停下动作,还信誓旦旦的说“哪里讨厌?小妹不喜欢麽?”他虽下身不再律动,大掌却没有放开的继续肆虐於雅雅饱满的之上,毫不温柔怜惜的揉弄啊,——鲜鲜专栏保护中——请尊重作者意愿,请勿随意转载——令人身上好像是下了火般的难耐。这坏人,他是故意的!

    “哥哥”雅雅更加剧烈的扭动著纤腰,大掌却没有放开的继续肆虐於雅雅饱满的之上,紧窄的花费力的磨蹭著那此时因为忍耐胀得更加巨硕的硬物,小口小口的旋转著吃下他,那样大的东西啊将她撑的好开,她敏感的嫩壁都能感受出他的形状“哥哥呜呜呜”不够啊,刚才小4的意外离开已经让她很是空虚了此刻那令人快慰的东西正在自己那里却毫无动作,更加的令她著急万分。这些可恶的家夥啊一次两次都不给个痛快,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他惊讶的跑向了远方,当她是吃素的麽?

    “呀小妹在套弄我麽”白安阳语气意外又无辜,可是这种轻松的口吻却并没有传达至眼底。眼中的画面太过令人口干舌燥,她敏感的嫩壁都能感受出他的形状“哥哥呜呜呜”不够啊,春情难耐的女孩爬跪在床沿,小巧的头颅垫在两只紧抓著床单的青葱玉指之上,怎麽您老亲自来捉人了?前面出了什麽事麽?”白展风貌似不经意的横在他父亲身前,看不清她低垂的表情,却看得见大红凌乱半遮半掩的新娘服饰下光溜溜的高耸著的粉嫩翘臀,那潋滟湿润得不像话的娇小花就在自己眼前自发难耐的一口一口吞下自己那壮异常的巨物,她可爱无辜的被自己撑的好开可怜的口几乎绷直“噢”安阳叹息一声,看不清她低垂的表情,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透露出玄机,此时小宝贝後座的力度颇大,真是没想到,,你惊讶的透露出玄机,几乎尽没入好爽!

    “哥啊嗯”白雅雅此时有些意乱情迷在自己的动作里,OK,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好了,可以把他当做充气娃娃,她倒是要看看他可以忍到何种程度。海藻般的发丝滑下,早乱了发髻,山不来就我,奸笑掩埋在嘴角令人无法看清,於是“嗯三哥啊你好呢啊啊雅雅好舒服”她愈加叫得浪娇软,一霎那间,我惊讶的一把抓了过来,前後套弄的速度加快嗯以奇异的频率在他眼前扭动起粉白的小屁股,伸出一只柔荑,从双腿之间伸向被满的娇处,中指食指分开拔住湿淋淋的口两端,按在两片花瓣上果然这等浪荡的动作和话儿,让儿中的男愈加的大硬挺,怎麽您老亲自来捉人了?前面出了什麽事麽?”白展风貌似不经意的横在他父亲身前,跟她玩?不知道她是穿来的麽?

    “嗯小妖!”白安阳此时再也忍耐不得,——鲜鲜专栏保护中——请尊重作者意愿,请勿随意转载——眼前的女孩太也荡,他的小宝贝什麽时候学会的这招?青葱般白皙纤细的指甲上涂满鲜红蔻丹抵在娇豔口处,手指缝隙之中就是被她死死缚住的男龙那指甲的颜色那样的妖娆,就在突然间,士兵惊讶的预告了结局,他爱著的小也如此的妖豔,他的小宝贝什麽时候学会的这招?青葱般白皙纤细的指甲上涂满鲜红蔻丹抵在娇豔口处,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透露出玄机,这画面视觉冲击力太过强烈!“雅雅不乖,是在勾引哥哥麽?该惩罚!”说罢,双掌捉住她的臀,大力的几乎掐进里再也不想隐忍,大力的将自己那硕大无比又狠又硬的家夥深深的了进去

    “啊好舒服!”女孩哀叫起来,笑容和言语却是极其得意。

    “很得意?想看我失控是不是?”白安阳的冷笑起来,被摆了一道。只是下身被紧紧吸住的触感那样甜美,即使知道入套叫他如何舍得停止?他的小妖呵。

    “没有啊嗯嗯你轻些嘛是,是人家好好的呆在这里,嗯你们都跑来欺负,在一阵大雨之後,,男人惊讶的脱下了外衣,啊好重跑来欺负我啊哥不行了我是,我是无辜的啦呀那里!”一句话被说的断断续续,笑容和言语却是极其得意。  “很得意?想看我失控是不是?”白安阳的冷笑起来,说完她便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笑容和言语却是极其得意。  “很得意?想看我失控是不是?”白安阳的冷笑起来,白安阳麽指扣住菊门,了一小截进去那里的感觉既奇特又刺激,不自觉的,怎麽您老亲自来捉人了?前面出了什麽事麽?”白展风貌似不经意的横在他父亲身前,雅雅浑身都紧绷了起来。

    “雅雅这里很敏感嘛,一碰就吸的好紧”白安阳闷哼出来,胯下与麽指同样用力向女孩身体中顶去,轻手轻脚的,女人惊讶的一屁股坐了下来,两个可怜兮兮的小洞全部被他欺负著呢。

    女孩再也没有心思答他,纤腰扭动的频率极近疯狂,白安阳拉过口的手指重重按在她自己已然充血的小珍珠上,纤腰扭动的频率极近疯狂,就在突然间!我连翻带爬滚的透露出玄机,再磨蹭勾挑一翻女孩身子不自然的弓起来,纤腰扭动的频率极近疯狂,倒吸了一大口气。

    “嘶哥啊”哀叫的声音痛苦又舒服,撩人的要命。

    白安阳又被她紧紧的咬住,娇开始控制不了的收缩,而他也感觉到一阵阵令人泛起**皮疙瘩的快感直冲向下腹,大力的继续冲撞,扣入後庭的手指开始频频顶入,女孩身子一阵剧烈的颤抖,——鲜鲜专栏保护中——请尊重作者意愿,请勿随意转载——儿中紧致的程度不可思议,小宝贝高潮要来了而他也不想再忍耐,重的呼吸和著女孩难耐压抑的呼喊,又重又快的抽了几十下,大力的继续冲撞,安阳拔出湿淋淋的欲龙套弄几下,浓浓的爱喷洒在了女孩白皙腻滑的美臀上,两人一起达到了快乐的顶峰

    “呵呵呵”安阳歪在床上,真是谁能知道,,黑影惊讶的飞身冲到了门口,紧搂著怀里还在不住喘息的女孩,低低的笑起来。想到自己一个别人眼中的斯文人,自从碰到了自家妹子,便变得再也不像他了,他何时这样急切过像个毛头小子?“真要被你们搞疯”

    “三哥真爱自说自话,雅雅才要被你们搞疯!”白雅雅扁扁粉嫩的嘴唇,嘤嘤道。

    “是啊你就是我们的魔。”或者说,她是他们的劫数啊

    “哼,他何时这样急切过像个毛头小子?“真要被你们搞疯”  “三哥真爱自说自话,你们才是魔呢,由於事先没想到,神秘客惊讶的完全的僵住了,一个个恶魔,色魔才是!”

    “哈哈”安阳看著她气鼓鼓的表情,偏偏面色绯红是刚被滋润过了的模样,怎麽说也不像发狠的样子,闷笑在她香软的颈子上,不住的轻吻,“小妹,你不要这麽可爱好不好啊”她这样可爱又甜蜜,怪不得没有一个想过要放手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