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79◆痴男

住家野狼2016-9-20 23:0:36Ctrl+D 收藏本站

    山洞中的行还是那个行,只是再没有那样喧闹的人声鼎沸,此时,仅有两个人。他们上次在同一个地点还是拔剑弩张,此刻却平和的不可思议,差点就没有促膝长谈,仿佛是相熟了许久的老友,若是别人见到怕是要大跌眼镜。

    “回来了,她还好麽?”

    “你特意把这玩意让我带在手上,不是为了感受她麽?何须问我。”

    “呵呵,毕竟不如亲眼所见,

    你何必跟我分的这麽清楚?”

    “她很好,即将嫁人好得不能再好了,只是这和你我又有什麽关系?”

    “葬魂,说实话我本不愿由你代我前往,可是她成亲在即,我又不能出现在她面前,又找不到旁人,只好麻烦了。”

    “你这样客气,真让人打起寒颤。”

    “我是心下有些难过”

    “噢?是为了她成亲还是为了你可耻的抛弃了你的珠砂?”

    “是珠砂,

    真不知百年後相见我该如何面对她。”

    “九尾银狐,真是面冷心更冷。如今倒是领教了,你这手段连我们都甘拜下风。”

    “呵呵,你们都甘拜下风麽?难道你也知旁人都私下称你‘毫无感情的冰冷之物’?”若火很想大笑一下,却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仅仅是扯动了一下嘴角。

    “哼”葬魂没有答话,鼻子里的轻哼一声可能算是默认。

    “不过你说的是,我的冷酷连我自己都在心惊。我本不知我对珠砂是何种感情,从她还

    未成魄开始就相守一起,久到不记得有多少时日怕是和我的妖身一般年纪了。从来都是相依为命,何时也未曾分开过。只除了那一次对珠砂从来未曾想过什麽爱不爱的,有信赖,有喜爱,

    更因为珠砂是我身体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可是,自从

    遇到她就全乱了。”

    若火说道这里,停顿了好一会,似乎是在回忆著什麽。而葬魂也不催促也不回应,因为

    他听到了那句“自从遇到她就全乱了”乱了?的确是全乱了。否则自己又怎会存下那样的心思突然葬魂害怕若火再继续说下去!他有预感将会揭开什麽他一直回避,一

    直恐惧审视的东西!

    “够了!”

    “怎麽会够呢?葬魂大人怕了。”

    “我怕什麽?”

    “你说呢?”

    “”

    “白雅雅,

    一个不可思议的女孩。一个凡人而已,可是至今为止我都说不清自己爱她什

    麽。从未曾将她当做过珠砂,尽管初遇的时候是想著要试试能否提前解开她的封印,可是当

    我碰触她,就知道自己错了,这个女孩本不可能是珠砂!无论是样貌情身体或是反映,连相似之处都没有一丝一毫。对她对我来讲,只是这具身躯了沈睡著一个不知名的魄之

    魂,珠砂借住,而主人毫不知情。葬魂你说是不是很可笑?我借著珠砂之名亲近一个女孩,

    到头来才发现我本不想让这个女孩消失掉尽管这样我和珠砂能省下她一辈子的时间。如今我却放弃了这个机会,珠砂一定会怨我,怨我无情无义呵”若火苦笑

    一下,甚至疲惫的用双手抹了一下脸颊,这个风华绝代的人居然显得那样的疲累与无助。

    “的确是个无情无义人。”葬魂淡淡的应道,原来他也很会落井下石。不过若是让他出言安慰,那就更是天方夜谭了。

    “白雅雅,这个女孩一定是个妖女。比你我遇到过的那些妖女更妖,要不怎麽就能令这许多男子为她倾心?我是狐狸,

    我看她更像是个小狐狸,还没有修习媚术就这麽不得了,

    要是真是个妖,还不得搅得天下大乱?”

    “你真是好本事,居然为自己的薄情找到这麽好的借口,佩服佩服。”

    “你还说我麽?你又强到我哪里去?若不是对她又怎麽肯被我三言两语说动去参加什麽婚宴?葬魂,承认好了,别老这麽遮遮掩掩的让我瞧不起你。”

    “流炎若火,你想下地狱,恐怕你更想拉著我。”

    “是啊一个人是很无聊的。”

    “既然如此,我不得不提醒你,你要准备有所觉悟。”

    “噢?”

    “我不是无聊的神,所以想要得到什麽的时候,不会顾忌她是不是已经有了主人,还在谁的手里。你,也是一样的。”

    “啪啪啪”若火拍起了手掌,“不得不说,这是我认识你到现在,听你说过最

    长的一个句子!”

    “镇定自若麽?所以毫不担心?”

    “记得刚才你问我是否为雅雅成亲难过,

    我说不曾是什麽原因麽?她是我的!也

    只是我的!短短几十年对咱们来讲算个屁,六百年我都等得,还差这几日麽?而你,葬魂。你对她来讲什麽也不算。”

    “”葬魂瞳孔中开始流淌起抑制不住的冰寒之气,因为那句什麽也不算大大刺

    痛了他的心。什麽也不算!什麽也不算!什麽也不算!没错,的确是什麽也不算。那场激荡

    起他沈睡千年感知的欢爱,对那个女孩来讲,也是自己这个禽兽强迫了她,试问,哪个姑娘会对强奸自己的男人有所好感!可是她呀毫无顾忌的,强势激烈的,用天下间最柔弱的姿态闯入了那颗冰封了许久许久的心。

    很可笑吧葬魂自嘲的扯了扯嘴角,他一个灵兽算是半神,却强奸了一个女孩,然

    後不可思议的爱上了她?这听起来实在是很像笑话。

    可是闭起眼睛,脑海中随时随地的都是那时候她鲜活灵动的神态,娇弱的,可爱的,无辜的,

    惊恐的,

    痛苦的,迷茫的,妩媚的时而害怕到浑身发抖,

    时而却像只想拼命的

    小兽。热烈而顽强的生命啊,被他以天下间最无耻的方式收纳怀中这个女孩,与他来

    讲,不知是缘还是劫。

    “和有缘人做快乐事,莫问是缘还是劫。”

    “什麽?”听闻若火浅浅的吟诵葬魂浑身一震。

    “她唱过的歌很动听。”

    “的确。”的确很动听,尤其是在此刻。突然的,灵兽葬魂笑了,好像是漫天冰雪中有什麽融化了,那样和煦温暖的笑意,使他本就俊逸非常的面孔豔如春花。

    “你,还是莫要笑。一辈子没笑过几次的人笑起来说真的还挺恐怖。”

    “呵呵呵若火,这杯羹我分定了,

    你信不信?”

    “有本事就使出来好了。你也要学白家那几个毛头小子麽?”

    “可惜我们却不是兄弟。”

    “我们两个能好好的坐在这里没打起来,可能已经是了。”

    “流炎若火,为什麽你如此自信?”

    “因为我是流炎若火啊,

    还不知麽?”

    “很好,莫要後悔才是。”

    “我从生出来就不知道‘後悔’二字怎麽写。”

    “自信往往始於自大。”

    “多谢指教。”

    “客气客气。”

    “彼此彼此。”

    对话进行到这里,再说下去已经没了意义,於是两人再次沈默。若火一挥手,汉白玉的

    石桌上出现了一只致的杯盏和酒壶,这妖狐开始自斟自饮,不知是心情好的想喝酒还是喝

    酒来壮壮士气,又或者戒酒消愁?葬魂看见如此,也翻了一下手掌,张开手掌的时候掌心上已俏生生的立著一只碧玉酒盏,他拿过葬魂的酒壶也为自己斟了一杯。若火好笑的看了他一眼,葬魂却已然再自然不过的贴著薄唇饮了下去。

    “这麽不客气?”

    “你占了我的地盘不是也没客气?”

    “原来白釉一族的王是这样斤斤计较”

    “原来不可一世的银狐若火喝酒只准备自己的杯子,这样小气”

    “”

    半晌

    “听说过前世今生血咒麽?”

    “噢?葬魂大人怎麽对这种邪恶的妖法感兴趣了?略有所闻,如何?”

    “那是怎样一个术?”

    “用至至邪之物,和著想下术之人的心口最纯的血,供养於被下术之人心脉脆弱之

    处,慢慢浸,或是情或是仇,两人可以几世纠缠不清。”

    “是不是被下术之人永不入轮回?”

    “嗯,也不完全,不入轮回怎麽几世纠缠不清?如果下术之人狠毒的话,这个术结束之

    时,被下术的人恐怕就会再不入轮回了若是善心大发在他某一世死亡之时取出那纠结邪之物,他们便可毫无瓜葛,也不回影响轮回。”

    “噢原来还是可以取出的。什麽人擅长这样咒术?”

    “呵呵,葬魂大人想要去祸害谁麽?告诉你个现成的,那日的那个素娘便会,她打你一掌又被你所伤,兴是怕了你就应允了不过要小心了,那女人本身虽打你不过,但是她

    父亲可是地府修罗,力量不如你,可和黄泉之下的那帮人扯上关系还是麻烦得紧。”

    “修罗的女儿?那还是妖麽?”

    “你可真是孤陋寡闻得不可思议,这样的丑闻大事也不曾听过,也难怪那时候连我是谁

    都不知。那素娘本名素姬,她是修罗跟一个大妖怪所生的私生女,既不是妖身也不能称为半

    神。常年游荡在三界之外,战斗力量几乎没什麽了不起,

    全靠其父亲庇护在黄泉碧落之下,

    但是不知是那大妖怪的血统还是天生奇才,对於软法术的通可谓前无古人後无来者,因为如此更加没人敢去招惹她。”

    “哦。”葬魂掩下眼帘,两指掐著酒盏将杯中玉露一饮而尽。

    “哦?我讲了这半天,你就回一个哦?”

    “多谢。”

    “”若火挑了一下眉头,不可置否。心下却隐隐有些奇怪,葬魂到底是想打探什麽呢?

    风烛摇摇曳曳,不知何处吹来一股微风,将恍惚的烛影拉的纤长漆黑。两人仿佛突然失

    了聊天的兴致,又开始默不作声。只闻杯盏交错,两只千年大妖对饮,似乎都在想的是同一

    个女子,却是不同因由。一个在想,好像所有的问题在此时都迎刃而解了,到底指引自己前往的所在是天堂还是地狱?怎的如此轻而易举?另一个想的是,这晚是她的洞房花烛夜啊凡人都是很重视的吧,那麽她此刻是不是在不同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那些家夥爱她的感情未必就比自己少一分,所以应该是百般甜蜜喜悦的吧有些怅然,

    说起不在乎,做起来却难得很啊。

    自古痴心无回报,从来情殇催人老。

    是不是这些妖怪都闲的太久,忙不送的赶来趟这趟浑水

    奇怪,这究竟都是为了哪桩?

    深植入内腑的东西,当然表面上无法见到,但是那种极其邪的力量尽管被隐藏的很

    好,当他这样一个几千年的灵兽想探查的时候又怎会感觉不到?

    那是一片叶脉形的植物,与一丝纤细的血纠缠不清,蔓藤般彼此牵绊纠缠,

    生长於眼

    前少年的最脆弱的心脉处。似乎是不少年头,那血已经被浸的诡异暗红,

    而那本应碧绿

    的植物已经发黑。是谁?是谁要下这等几世纠缠不清的术在凡人身上?

    葬魂以及其鬼魅的身影分别飘至白展风白安阳白醒之的身畔,只需在他们口一扶便不难发现情况与白梦之一样。真是匪夷所思,隐藏的如此之好直到如今他们才发现麽?下术之人的心思真是难辨莫测,而那丝丝血,葬魂隐隐知道会是谁人的不自觉的眼神飘

    向了後堂,那个女孩,是不是喜滋滋的在等待著嫁为人妻?突然心脏有些麻痹,葬魂

    收回心思微微喘息了一下。随即却止不住的心潮澎湃。

    是她的血麽?

    她的血啊!

    这样便可以和她纠缠不清了麽?

    葬魂两只宝石一样晶亮的眼睛几乎变成纯净的蓝色,像是著了魔,鬼使神差的便做了一个决定。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