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76◆双重

住家野狼2016-9-20 22:59:16Ctrl+D 收藏本站

-    你是谁?-

    住在你身体里的另一个女人-

    那我呢?我又是谁?-

    你只是我的这一世而已-

    你,是珠砂?-

    是呀,雅雅,我是珠砂。你是白雅雅。多麽好分辨-

    所以我可以听见你的声音?-

    自然。你不必讲出来,我同样也可以听到你-

    你你是来代替我的?-

    可以这麽说,也可以不这麽说-

    我是要死了麽?我的天劫还没有过?-

    你的天劫?别傻了,那只是我的天劫-

    莫怕,你不会死。只是-

    只是?-

    只是会慢慢消失而已。

    混沌,混沌一片。这样黑暗涌动的世界,像是一个漩涡,带动得人头昏眼花。没有温度,也没有光线,有得只是暗潮汹涌,无穷无尽。一个女人,看不清相貌,只有一头火红火红的头发,红的似血,红的妖娆无比。

    雅雅知道,那是珠砂。

    她可以和‘她’对话,她听得见‘她’笑,‘她’的手指似乎是冰的,因为心中也寒冷一片。她打著哆嗦,可是身体僵硬无比,无法移动分毫。她一定是要死过去了在这样的无助里,这样的浸骨的恐惧里。没有人相送,也没有人知道。然後珠砂会代替她。

    雅雅想笑,如果是同一具躯体,她的哥哥们会不会看得出来?父亲长辈们是不是对她也疼爱如昔?若火应该是会高兴的吧,因为他终於找到了他的珠砂。

    这样也好毫无痛苦的消失掉她不会感觉到痛,当然,也没有人为她流泪。本是一只孤魂,出现和消失都无知无觉,真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黑暗,慢慢沈重沈重。她想,她是要睡过去了。

    一个人,只是一个人。

    少年们沈默,雅雅在房内,他们在院中,眼前是一只妖怪。

    “她什麽时候醒过来?”展风看著那个僵硬的背影,打破了寂静。这个美得让花朵也要为之失色的男人一直仰望著天空,久久都没有讲过一句话。面色如常,只是那一对狭长碧青的眼眸有著掩饰不住的忧伤。

    “爱上了一个人,是什麽感觉?”没有回答,也没有移动身体,而且问的无头无尾。

    “爱上一个人啊,”展风沈默一下,似乎是在思考,久到别人都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就是你想整日的看著她,看著她对你笑,甜蜜的笑,开心的笑。她开心你会跟著心情很好,她悲伤,你也会觉得难过,毫无道理的情绪被左右。

    你爱她什麽?即使是问过自己一百次你也想不出理由。

    无论何时,你都觉得她是最美的,即使是在早晨没梳洗乱蓬蓬的模样也是可爱万分。

    她靠近你,你会心跳加速,只是嗅著她身上的馨香似乎也能醉了过去。只是亲吻她,你便身体无法控制的有了欲望,时时刻刻只想著把她拖到床上去,看著她在你身下娇柔媚人的模样,这时候即便是死在她身上也是毫无怨言。

    和她在一起,你会明白什麽叫幸福。只想这种幸福无止尽的进行下去,哪怕是抛却一生。

    有男人靠近她,口就无法自制的怒气蒸腾。恨不得把所有偷窥他的敌人杀光,再或者将她带到一个无人之地囚禁起来,让她是你的,只是你的,心中眼中全是你再也容不下别人。

    爱这个字,很容易就会说的出口,那些甜腻的,麻人的,听起来恶心万分的情话毫不费力的就会脱口而出。只要是她喜欢的你就会去做,即便是她要你掏出心来给她瞧瞧,也是情愿万分。

    她离开,你没著没落。她要是永远的离开你,你想即使死了也比无尽的痛苦折磨要好。

    够了麽?我说的明白麽?”展风的眉眼间皆是温柔,他好像不是在回答若火,只是在回忆里沈寂,看向远处,动人的面容整个泛起柔和的光来。每一句都是他的真心话,那个女孩有这种魔力,即便是自己的亲妹妹又有谁会去顾及?那几个,或者已经包括眼前这位,还不是一样?

    “很明白。原来素娘说的没错。”我似乎是动心了。若火笑起来,这样好看这样妩媚的微笑连月亮都躲在了云後,似乎是不愿和他较量。他想,原来,自己是爱上她了呀,可是不知为何滋味并不坏。

    “你是妖,她是人。”安阳说的平淡无波,似乎并没有很害怕眼前这个妖与他们抢人,只是平静的陈述著事实。一个是人,一个是妖,差距是多麽遥远。

    “无所谓,从来没有想过只争朝夕。”他们有的是时间。不过,令人心烦意乱的,并不是这件事。若火皱了皱眉头,放下麽?刚刚得到的时候莫非要他放下?十几年於人来讲,是一生。可是对於妖,可能只如眨眼般转瞬即逝。道理,他明白做起来又何其难?

    寂静的夜晚不可思议的漫长,几个少年与一只妖怪盘膝而坐相谈甚欢。这场景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白展风向来明白雅雅不可能是自己一个人的,但是也绝对没有想到,来参一脚的还有什麽妖怪?即使是想破了头,在开端的时候也决计预计不到。所以世事无常,变幻莫测,一不小心就偏离了方向。

    那个妖怪是只九尾银狐。他说了他的器,他的珠砂,那次很久很久以前的被迫分别,那默默跟在她身後几百年的孤寂,被遗忘的中肆虐的痛,被视而不见时的失落这个好看的妖怪似乎是很久没有与人聊天,毫不困难的,自然而然的揭开了少年们困惑许久的疑问,一一作答。他不是厉害可怕的,他此时也不是神秘莫测的,他只是一个略微带著困惑的男人在向一群同病相怜的人诉说,或许为了心里能够不那麽空旷。

    如荒野般的空旷,即便是他可以得到她的身体,他可以为她带来快乐。只是那样的不确定,仿佛只要一眨眼就能破碎掉。他在怕什麽?或者说,他们在害怕著什麽?

    他怕她将他忘记。

    他们怕她最终会消失不见。

    原来啊令人恐惧的,不是付出多少没有回报,而是不能相守-

    雅雅,你有留恋的事情麽?-

    我,我说不好。应该是留恋的吧。那些人,那些事。

    仿佛是鲜活依旧,无需闭起眼睛,那一个个生动的面孔就跳动在脑海间。小4,三哥,包括可爱又诡计多端的小醒之,还有总是不甚正经的梦之。

    她记得,她记得初春的时候樱花树下,梦之满含著温柔的眼,勾起的唇,他说“表哥在这给你保证,即使是你成了我的妻子,也绝对不会束缚著你,想怎样就去怎样。快乐的白雅雅才是我们的白雅雅不是麽?”

    他说“不要露出这样没有防备的表情,我会忍不住想吻你”

    雅雅笑,现在想起来是那样的亲切。

    44会宠爱又无奈的叫她“雅雅我的雅雅”然後把她抱在怀中,再也不放开手。

    三哥呢?三哥总是风淡云轻,可是握住她的手始终那麽坚定。那对本应仙气四溢的眸子,对著她总是破坏掉那尘埃不染他将她放在心底,她是知道的。

    醒之呵呵醒之啊,傻小孩,他怕被抛弃,所以他总是极端。做些什麽惹眼的事情表达自己的存在感他敏感又害怕,如果他每天笑,那也不要指望那笑容是传达至心里的,除非是对著她。

    他们的爱情,温柔又让人窒息,思思绵绵的将她包裹,缠绕。等到想起来挣扎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陷入的太深,那是鲸吞蚕食。

    可是这个世界太明媚,她几乎已经遗忘了前世-

    你笑什麽?

    珠砂没有办法明白白雅雅脑海中瞬息万变闪过的粉红色片段,那些有什麽意义?不过是一些人类,百年後终究会变成一堆白骨那是谁?是男是女?不会有人感兴趣想知道。蝼蚁一般渺小的生命,是没有什麽存在感的-

    珠砂,你已经是千年之身了,得回身体你想做什麽?

    雅雅没有答她,那些对她来讲宝贵的东西,珠砂怎会感同身受?-

    和若火大人回去吧或许。

    珠砂有一丝迟疑,她与若火本是心意相通。她能感觉得到他,现在的他正在不远处,可心内心流动的感情不知为何,那麽忧伤

    他知道她回来了,却没有来瞧她,为什麽?-

    妖们的世界是什麽样子的?-

    妖们的世界啊

    纷争不断,永远没有停歇。所有的妖物都是崇尚力量的,仿佛只有追求不断庞大的力量才能够获得存在感。否则,真不知那样永恒漫长无尽头的生命还有什麽意义。永远存在真的是好事麽?看过了歌舞升平,看过了繁花似锦,还有什麽是值得留恋让人无法释怀的麽?难怪,妖没有人追求爱情,甚至避如蛇蝎,因为对他们来讲,做下一辈子的承诺仿佛是天方夜谭-

    呵,看来也不是很值得期待。

    雅雅笑起来,她能感受得到朱砂脑海中的印象。似乎是血腥万分的尔虞我诈。背叛,残酷,嗜血,谋,与人类真的没有什麽不同。更加的穷极无聊-

    雅雅,你睡去吧。或者等我和若火大人在一起以後我就能给你答案。乖乖的永远待在我的身体里,这样你就会知道妖的世界是什麽样子的了-

    你爱他麽?-

    爱?或许是爱吧,或许。

    沈寂,公主即将睡著,只是不知是不是会有王子将她吻醒。

    雅雅笑,这是再也没有意识前,最後想到的。

    然後,无知无觉。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