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75◆情伤

住家野狼2016-9-20 22:58:50Ctrl+D 收藏本站

    “怎麽就你?木妖呢?”

    “他还有些事情,就不来叨扰了。几位大人凑的齐全,呀雅雅被封了五感麽?这麽可怜。”

    葬魂看著从门口飘身进来的蟒蛇妖,和初见时不同的相貌,这才是他的人身的样子麽?那初始时三十多岁的男人样貌又是唱的哪出?

    若火淡淡的扫过白家兄弟的神色,见他们面面相觑诧异的很本来嘛,本以为出现的人是他们认识的,谁知见了面才发现,长相陌生得很。若火讽刺的勾了勾嘴角,本来是人家二叔,为了怕认出来只好真身上阵。

    素娘慢慢被女婢扶起身子,勉强正色,又恢复原本绝代美女的形象,只是眉头蹙起,显然不是很想此时此刻见到白二。

    而最最纳闷的就是白家弟兄了,本听著声音熟悉得很,必定是自己所相识之人,可是这人却明明又很陌生。穿了一身墨绿衣衫,头发却是灰色的,那一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的瞳仁却是浅得很,居然是金黄色!看起来有著说不出的诡异之感。

    醒之就更是有些愤愤不平,他没那心思琢磨这人是不是相熟,所想的却是:真是奇了怪了,怪不得书上都说妖都是勾引人的东西,怎麽今日所见的,一个个都长得人模狗样?那个素娘基本可以称为他这辈子见过最美的女人,而那两个喜欢打架的男人更是得天独厚气也要气死人,一个邪肆漂亮的不像真人,一个冷酷俊美透顶,活生生的就把本来挺自傲的白氏弟兄比下去。这时候又不知来了个什麽阿猫阿狗,虽不及那两个长相引人犯罪,但是扔到人堆里也要吓死个人!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希望雅雅可不要嫌弃自己才好。想罢,居然有些沮丧,但是看到葬魂目无表情不把一切看在眼里的模样又很来气,那麽笃定,那麽随意,即使是受了伤那股子与生俱来的王者霸气还是十分震慑。他一定是碰了雅雅,强了她去希望她可不要就此被他的妖孽模样勾去魂儿才好。醒之哭丧个脸,有些自哀自怨,随即又脸蛋,自己这麽可爱讨喜,他们可是没有的!於是小家夥恢复了些许信心,又开始不爽的看著几个妖怪。

    众人可不知白醒之再此等气氛微妙一触即发之时还在想些乱七八糟有的没的,所以谈话还在继续。

    “很好,他倒是知我正要寻你们算算账,正好躲过一劫。而你却自己送上门来,蛇妖,你可真是知我心意啊。”若火眸中青光大盛,连嘴角也危险的勾起,整个人散发出来一种动人心魄的美感和震慑力。这个男人虽是柔俊美的过了火,可是无论何时从来绝对不会给人柔弱的女子之感,永远是那麽强势又危险。

    “噢?不知若火大人所言何意?在下那里得罪了大人还想陪个不是。”白二一点都不曾惊慌,礼貌的做了个揖,看起来柔软至极的腰身一弯,似乎诚恳得很。

    “呵不知。不知啊。”若火怒极反笑,又脸一寒,轻描淡写道“那你们也一定不知雅雅为何身在此处,好好的怎麽到了雪山?”

    “噢原来若火大人说的是此事,这的确是我等的马虎。发现雅雅之时却相救不得,怎奈这位白釉大人修为深厚,我俩小小妖物,是拼也拼不过的,人便被白釉大人掳了去。这不在下还想著亡羊补牢,前来再试试看麽?怎麽说雅雅和我也是嘿,就算是拼却身死,也是要救的。想不到却被若火大人抢先了,但是如此却让在下放下心来,有若火大人在此,还有什麽是办不成的?”

    “啪啪啪”素娘拍起手掌,赞道“动听极了。”

    “好说,好说。”白二腼腆道,微微朝她微微欠身,微笑得体。

    “抱歉打扰诸位聊天的雅兴,先不说即便是公子您不去挑拨,这二位也已经拼你死我活了,不过在下要说的是兄台看起来很是熟悉,不知您可是去过盎然城?”白安阳微笑著道。虽然还是很不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是各人所争之事,显然是自家小妹。而这个男子却有著说不出的熟悉之感。

    串联那素娘林中所讲,雅雅是什麽不得了的东西转世,现在这几个人人抢著想要。那个名叫若火的妖怪言下之意雅雅前世是他的也说不准,而那个素娘却和若火有暧昧,人家却不搭理她,为了私情挑拨这个蟒蛇妖算计若火,企图那个绝美的男人能够和她牵连不断,却显然另有算计。这个叫什麽白釉的冰冷妖怪,却刚巧将雅雅掳走不知有何目的,各路人马於是都来救人,而这无处不透露出诡异的蛇妖看来是力量不及他们,却显然是在挑拨若火和白釉相斗,好坐取渔翁之利。

    虽然对各个人等皆无什麽好感,但是那若火却知道他们是何人,而且希望他们带雅雅走,暂时算是同盟。而那个白釉虽然做出了不可原谅之事,却刚刚为雅雅和阿情挡下了可怕的一击,白釉那样的妖怪都被伤到了吐血,可想而知若是打在小妹和阿情身上怕是当时毙命。说起来是要感谢他的。所以,无论如何,还是先离开此处为妙。况且,看了怀中脸色越来越白的阿情不容乐观。

    “噢?盎然城?在下去过几百次了不知这位小朋友的熟人长什麽模样?”白二又笑起来,还是软腻的声音,或许他样貌变化,但是声音还是有几分相似之处,但是看起来丝毫没有紧张被发现之意。也是,只要他死不认账,又没有人揭穿的话,怕什麽呢?若火顾及著雅雅,说的可能不太大,白釉却是不知情,即使知道也绝对不会做这些无聊之事。而,素娘嘛。

    “无论你是何人,还有是不是有人阻拦,我们现在都是要带雅雅走。”白展风不耐烦的说道,实在是懒得看他们耍什麽谋诡计,环抱著雅雅依旧毫无反映的身躯,从她脸上摘下了缚住眼睛的丝绦玉带,见她面色如常,只是像是睡著了一般。又朝正在为阿情把脉的梦之问道“如何?”

    梦之摇摇头,向来妖娆的脸此刻一片凝重,“不容乐观,是内腹受伤,却奇怪得紧脉象颇乱,暂时找不出原因。”说罢两人对视一眼,却都明白对方所想,怕是妖力。“阿情是雅雅最心疼的影卫,不及时救治的话,怕是她醒来是要伤心死的。”梦之说话声音颇大,像是说给什麽人听似的,有意无意扫了若火一眼。

    若火眉头皱了一下又放开,狭长的眼睛眯起。淡淡的看了依旧面无表情的葬魂一眼,只见他看著白雅雅,眼中情绪却琢磨不定。

    “白釉,问实力,你我可能还要相斗三百回合也不见得立刻就能分出高下,但是你如今被素娘所伤,却是打了个折扣。你为她当了一下,不论是何缘由,也是救她一命,之前的事,就算了只是莫要再出现她面前。怎麽说你也是神兽,注意一下身份。”若火碧清的眼眸妖气流走不停,似乎极力控制著自己说出这一番话来,连拳头也一握一松的,像是怕自己改变主意。又懒散的瞧了白二一眼,“之前的话你也听清楚了,我即便是此时放过你你也知道怎麽回事,若想多活几天,暂时别让我看见你们。”若火说完,从白展风手中接过雅雅,抱著怀中娇小的手指却紧了紧。

    白二只是微笑著,心中自是明白他指的放过,也不过是看在自己还是白雅雅“二叔”的份上。若火还不想让她趟这趟浑水。

    “小子们带好他,走了。”

    若火嫌恶的随手摘掉雅雅头上的宝石後冠丢出老远,再也没看痴痴望著自己的素娘一眼,连她苦涩的呼喊都抛之脑後。白芒大盛,一阵风似的,连带著白家兄弟都不见了踪影。

    葬魂,指尖一动,又抓紧拳头停滞住。

    素娘几乎软倒,悲切的流下泪来。梨花带雨甚是惹人怜爱。

    “素姬大人,你早知道麟鞭是九尾银狐的对吧”

    “素姬大人,你明知道我得不到,却是在利用我对吧”

    “素姬大人,强取得不到之物,无论是你还是我,你觉得有意思麽?”

    白二看向别处,仿佛本就不是在问素娘,当然也本没想得到什麽回答。转身走了出去,没用法术,背影显得有些落寞孤单。

    “滚。”葬魂看也不想看两个女人,情绪看起来不太稳定。

    “我,伤了你,你不打算报仇吗?”素娘幽幽的道,看起分外柔弱。

    “还想活,就滚。”报仇?葬魂很想扯动嘴角,他实在没什麽心情。

    素娘叹了一口气,不知是愤愤还是唏嘘。

    “又是为了那个凡女麽?莫非男人一个个都傻了不成?”声音越来越远,飘了开去。隐隐不知从何处飘来一片歌声,在石洞深处徘徊,清冷又伤感。

    热闹非凡的洞府再次安静下来,无论是人是妖,走马灯般的一个不剩。

    葬魂,不要变得不像你。她与你不过是寥寥过客,何必如此呢?放她走不是怕了妖狐,是你自己知道你在恐惧什麽。

    这个清冷俊逸的男子走过去,拾起了地上那个较弱可爱的女孩带过的後冠,那及其美丽的饰物蓝光中一闪,终究在他手中化作一片金粉风一吹,就飘散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