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74◆错综

住家野狼2016-9-20 22:58:22Ctrl+D 收藏本站

    葬魂冷淡的看了看这些不请自来的入侵者,瞧不出情绪。

    这里好像是白釉一族的领地吧,虽然这个洞是王族的居所其他族类不可以轻易打扰,但是并不代表别人可以欺他们没人,一个个都由入无人之境说来便来。况且,这个妖狐虽是棘手,但是其他人葬魂还没放在眼里。

    “你们说够了没有?”从始至终不发一言的人终於开了金口。“说够了都请滚出去。”

    “呵,好大的架子,灵兽麽”若火嗤笑一声别过头去不去理他,自然肯定是没有离去之意。

    “白釉,这几个小朋友是来寻人家妹子的,你打算扣住了不放人麽?”素娘柔柔的笑起来,笃定的看著葬魂。无论她存的怎样心思,也是首先要把白雅雅带走的。

    “我不管你们是什麽妖什麽怪,现在我要把雅雅带走。”展风沈著俊彦,从林子里遇到那个妖女他就已经憋了一肚子气,现在看著这个不明朗的气氛,更是气上加气。终究是少年人,如何隐忍得住?而醒之也在一旁涨红可怜的脸庞紧握著拳头,眼中有著不容忽视的狠戾决绝之色。

    “呵呵,各位请恕舍弟直言不讳。但在此叨扰确实过意不去,况且出来时候不早,既然找到舍妹是该回家了。”白安阳依旧是风度偏偏,言下之意明著是说展风说话欠妥,可是暗里却是偏袒肯定之意,更是气人。

    葬魂凝起好看的眉头,紧抿著薄唇再也不发一言。整个人撒发出一种冰寒之意,身周浮动著荧蓝灵的灵气,这种气类似漩涡,又像是燃烧的火,夹杂著剔透尖利的冰晶,仿佛只要他暴喝一声,就能向周围迸发。这冷酷的男子兴许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麽,只是看著眼前这些人一个个嚣张到不行的气焰,或许是对上头那个女孩的誓在必得,又或者好像他们不经意间流露出来与她暧昧的联系。总之,他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才是那个随便路上捡了他人东西又不想归还的那一个,只觉得现在他一点也没有想让她被别人带走的意思。何况,两道曾经遇到过的讨厌妖气还回荡在雪域之间这个白雅雅,究竟包括自己都招惹了些什麽人?

    而其他人,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出来这白釉对她做过什麽。而此时却没有人想追究,大半还是因为葬魂流露出来巨大的不可忽视的强势力量,只是想安全的带走她。当然,这除了若火。

    “你在吓唬我麽?”若火懒洋洋的眯起狭长的妖目,突然觉得兴奋了起来,刚才和这白釉过了几招,却完全激起了他隐忍很久很久的嗜血欲望。真的好久没这麽兴奋了若火笑起来,伸出猩红的舌头舔舔嘴角,浑身陡然间亮了起来,银白冰柱般的妖气直冲上空,头发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量拂起,妖气四溢。“她是我的,无论现在还是过去。而你,嘿,既然如此,就去死吧。”

    若火残酷的笑著,银白的身影瞬间化作利剑,准确无误的朝葬魂去,葬魂面无表情眼睛也没眨一下,只是身影移动飘开,而那银光却在半空中不可能的急转了个弯已然鬼魅般跟了上去。只听“当”的一声,五道利爪抓住了葬魂的手臂,扣入内里,而那条手臂却变成了寒冷的冰刃,即使被穿透也毫无损伤。两人再次缠斗到了一起。

    众人惊讶的看著他们,实在是想不到居然说打就打,本来不是还在聊天麽?

    而素娘脸色却再也不负温柔,沈了下来。她认识他很久很久了久到连他的一个眼神她也明白那是什麽意思。她见过他和人斗法不下几百回了,今天却是不一样的。虽然他极力隐忍著怒意,但是她怎会不知那对碧绿的眸子中所流动的暴戾和巨大的愤怒?这样剧烈的情绪波动素娘抬头向依旧无知无觉的白雅雅看去,是因为她麽这个还是凡人的小女孩!她是珠砂,不,她不是珠砂!素娘眼光一寒,又转瞬即逝。

    虽搞不清这两个妖怪是何关系,为何旁若无人的缠斗在一起,但是少年们却是知道这等机会稍纵即逝。阿情率先轻功跃起,一个起落便落在雅雅面前,手刚伸向她,突然破空之声响起,还来不及转头看去,一个人影闪在自己身前,只见展风被余威震得後退几大步却被赶上来的醒之扶住,原来是葬魂百忙当中向阿情来一把冰凌利刃,却被身後的白展风发现,为他挡了下来。

    “带她走!”若火手下突的猛攻,让葬魂没心思去理会旁人。好腾出时间於白家兄弟,只是不安因素还有一个。若火眼角扫此刻低头看不清表情的素娘,只见她呆立门旁,既不看向打斗的自己和葬魂,也没有关注去救人的白家弟兄,不知在想些什麽。若火心中爬过不妙的预感警铃大作。却眼瞧著阿情抱著雅已然纵身到了门旁

    若火正在晃神当中,被葬魂一击打中肩胛,闷哼一声,身子被击飞出去老远,“!”的一声,在坚硬的石壁上咂出一个大坑!却发生更令他心惊跳的事情

    素娘挥起手臂,直朝著阿情怀中的白雅雅落去

    而展风安阳却被巨大声响转头去看那两人的战况没有发现,梦之醒之为四人断後也相救不急,真真让若火睚眦欲裂!只见眼前一道雪白的光芒一闪

    说时迟那时快(我早就想写这句了),正在阿情惊恐的急转过身子想用背来承受的时候,葬魂鬼魅般的身影入到阿情与素娘手掌之中,为他们挡下这拼却全力的一击,并在手掌上快速聚出蓝色光芒,向素娘腹部袭去!

    葬魂闷哼著浑身巨震,却没有丝毫移动身型,而素娘却惊呼一声身子被打飞出去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落在地上却化作冰,显然受了极重的内伤。葬魂嘴角留下殷红殷红的一丝血蜿蜒过冰刀一样的下巴落在洁白的衣襟上染成一朵潋滟的红花。

    阿情即使被葬魂将著巨大的力量挡下了绝大半部分,可是身子还是扑到在地,手臂中的雅雅抛了出去,梦之几步上前,将女孩牢牢接在怀中。而醒之也扶住了向前跌倒的阿情。看著这失而复得的宝贝,心有余悸,连手指也忍不住颤抖。

    展风此时已经将梦之和雅雅护在身後,神色凝重的望著这等突发事件,谁也想不明白为何,救人的却是葬魂?

    安阳扶起面色惨白如纸的阿情,只见他紧闭眼眸,双唇颤抖,显然不好受得很,看来妖怪的确厉害,仅仅是余力也能令人类这等惨败。更焦急的看向雅雅,不要出事才好!

    “素娘”却是那个抱琴的小婢女悲切的扑至素娘身边,忍不住眼中却落下泪来“素娘,你,你这是何苦?”

    “我也是要问这句,素娘,何苦?”若火沈著脸色走过来,问的毫无温柔之意,双手在宽大袖口中微微颤抖,要是那重击打在雅雅身上,他真不知会做出什麽事情来。

    “呵若火。”素娘靠在婢女怀中,手扶著腹部苦笑一下,口中却又有一口鲜血喷出,显得柔弱可怜。不过显然依旧没人欣赏。

    “你不是也想要珠砂麽?为何出手伤她?”

    “我从来没想要珠砂,当年向你求她,也不过是想要那条与她合为一体的尾巴而已可笑我得不到你,就想著即使是得到你的一部分也是好的”素娘惨然的摇著头,心中柔肠万种,她爱这个男人啊即使早知他并不爱她,怎奈情爱哪是那麽容易说抛开就能抛得开的?“我本以为你是谁也不爱的可是若火,你或许自己不知,可是我又怎会不知你,你心里可是有了别人?”素娘低著头说道,若火却浑身为之一震,绝美的容颜更是迸发出一种摄魂的感觉。

    “就是这个凡女?”素女指著被展风护在身後被梦之抱在怀中的白雅雅,尖利的呼喊陡然传遍石室,周围静的可怕。

    葬魂,莫不出声,看著眼前像是闹剧一般的场景。

    就是这个凡女!就是这个凡女!

    素娘尖锐的嗓音仿佛飘荡在耳孔中。是了,他为什麽拼却自身不顾却为她挡下这一击?虽然素娘不是战斗型的妖,但是几千年的妖物拼却全力的力量怎麽也是可怕的。自己为什麽要来趟这一趟浑水?那时那时候他心中本没有想法,她是谁?他为何要如此?这些本想都没有想过,只是本能的,凭著自身的反映所为。为什麽?只是一场欢畅淋漓的欢爱就能让他为一个女子如此麽?葬魂你究竟是怎麽了?冰之神兽,是不可能轻易动情的!不可能!

    “与你无关。收起你的心机,别给几千年的关系落不下好下场,”若火一顿,电光火石般的,曾经那盘旋与心里的疑惑在眼前陡然明朗起来,“素娘,白府的蟒蛇妖和柳树,可你是引来的?”

    安阳展风梦之兄弟却听得眉头大皱,什麽?家里还有妖怪?

    “呵终究被你猜到了。”素娘抹掉唇畔的血渍,坐起身来,冷笑一下,“是,是我。当年机缘巧合遇见了那个蛇妖,他正苦於没有合适的器,便指点他何年何月何地将有一个对於蛇族大有好处的麟鞭转世,蛇妖与麟鞭的相辅相成自是不必多言,他大喜过望。”

    “你便告诉她此等无主的宝贝自然偷窥之人甚多,需要布下阵法隐藏她的气,阻止我找到珠砂,是也不是?”若火说的及其平淡,听不出怒意,可是危险之感却没少了一分。

    “本来那蛇妖想瞒过你去还是不易,但不知却从哪里找来个柳树。那木灵之妖,隐藏妖气自然是得天独厚的,再加上蛇妖相辅,更是滴水不漏。不得已,你还不是来找我”素娘娇柔的笑起来,小女儿的娇态便漏了出来,她做这许多事还不是希望若火来寻自己?嘴角微勾,白家兄弟与荼靡花还有白雅雅血之事,却是瞒过不提。

    “罢了,看在你我相识千年的份上,她也无碍,这便算了,你去吧。但是珠砂你就别想了,再说一次,包括你们都给我听好!”若火锐利的碧眼扫过石门之後,那处无声无息。而葬魂只是眼角一动,从刚才他就一直若有所思,也不知有没有在听。

    “她是我的,无论是过去还是将来!夺者必死。”

    “若火大人嗓门这麽大,真是想听不见也不行,是不是?”一把柔若无骨的柔嗓音从沈重的石门之後飘来。

    白安阳身躯一震,这声音居然有著说不出的熟悉之感,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看向梦之醒之和展风,三人也一脸茫然。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