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73◆斗法

住家野狼2016-9-20 22:57:53Ctrl+D 收藏本站

    一道身影飞驰在漫无天际的雪际上空,在雅雅当初停留之处稍作停滞便又追踪而去。

    一个黑沈的山洞出现在眼前,若火眯缝了一下眼睛,却有著心惊跳之感。不知是因为此处石洞绘满诡异古老的图腾还是由於山洞里隐隐浮动一阵阵庞大却及其纯净的灵气。若火深吸一口气,一跃而入。

    黑暗仿佛没有尽头,许久都见不到出口。唯一光源只是妖狐若火手掌中的一点银白狐火,摇曳著却使得黑暗中更加森可怖。

    最终,一扇巨大的石门出现在眼前,轰隆一声被若火推开。

    一个穿著不知什麽材料制成的衣衫的女孩,被蒙著双眼坐在一处高高的石椅之上。那衣服闪著轻柔的宝光,剔透华美,露出女孩纤细白皙的肩膀和脖子。颈子上一圈暗红伤口已经快要愈合,却不难看出原本是被人咬伤,而其他裸露出来的肌肤却有著一处处鲜红的指印或吻痕。女孩头戴一挂镶金欠宝的头饰,显得美丽又高贵,只是双眼却被蒙起,无法看出表情。匍匐在雅雅脚边,是一只身形硕大浑身雪白背部有著暗沈深蓝花纹的巨兽,正一下下舔舐自己其中一只前腿上的伤口,神色漫不经心。

    那女孩却是白雅雅。

    那巨兽也警惕的抬起冰寒深蓝的眼睛盯著闯入者。

    “白釉”若火怒极反笑,以他的聪明才智不难猜出到底发生了何事,那麽热爱火焰力量的,除了白釉一族还有谁人?只是万万没想到的却是这从来冰冷一片的白釉居然会动情,还将雅雅

    “九尾银狐?”那巨兽身子慢慢直立起来,幻化成一个头发雪白的年轻男子,不过依旧声音冷清面无表情。随即却皱起眉头,道“你就是她看到的第一只妖怪?”还是什麽碍眼的主人。这句葬魂却没有讲出。

    “你把她怎麽了?”若火面目沈,脸似寒霜,看起来比葬魂还冷了几分。雅雅不可能在知道他来了的情况下依旧毫无反应,依旧坐在石椅上,连膝上交叠放置的手指都没有移动分毫。

    “没什麽,只不过知道有些家夥要来捣乱,便封了她五感。”然後又朝若火身後瞄了一眼,淡淡道“怎麽,就你一个麽?还有呢?”既然踏入雪山地域,自然一切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滔天的妖气漫天而起,充斥著整个洞府,庞大的妖气浮动连带的感觉大地都在轻颤,石洞棚顶有细小的石头碎末落下,银白色妖气包围中的九尾妖狐银发掠起狂舞,眼角那一颗泪痣红的似血。妖狐若火看此刻起来像是个来自九幽之下恶魔。

    若火自然是没心思听他说什麽“还有谁人”而而,在他嗜血狂躁的碧眸中仿佛只有一件事情。他动了雅雅!他居然敢动了雅雅!!

    “白釉,你会为你的作为付出代价!”若火暴怒,他也理不清到底是为了白釉碰了他的东西还是因为那样东西正是雅雅。

    葬魂没有说话,只是眸子又冷了几分。冰蓝的灵气升腾著,居然毫不逊色与若火,只是更加内敛沈静更加隐忍著狂躁不安。耳畔风声呼啸,两厢力量碰触的几乎火花四溅。而上面端坐的那个女孩却还是无动於衷。

    也不知是谁先动起了手,风卷残云般两个厉害至极兽类便缠斗到了一起。若火伸出两只尖利的爪子直取葬魂心脉处,葬魂转身避开手臂将那闪著寒芒的爪子荡开,左手急抓若火咽喉,若火以及其不可能的柔韧度翻转腰肢向後跃去,不等双脚踩实又如弹般飞驰至葬魂眼前。嘴角勾起嗜血的绝豔笑容,眼中却戾气大作。

    葬魂冷著脸面无表情,做了一个怪异的手势,面前迅速升起一面冰墙将若火阻挡与墙外。若火不得不急速扭转身子缓下速度避免直撞上,却已经在坚不可摧的冰墙之上留下十道深刻的抓痕,可想而知这要是招呼到了葬魂身上该是何等效果。若火後退几步嘶吼一声,弓起身子,双掌撑在地上之时已然变作一只硕大无比的银狐,八条尾巴高高扬起,两只妖目中碧青似妖异宝石。前爪後撑,一道银光闪过,只听“!”的一声在冰墙之上撞出一个大洞,妖狐已经穿透冰墙扑至葬魂面前,血腥的嘴巴大张,利齿直取葬魂喉咙。

    葬魂惊异之下迅速扭转身子,只是在格挡的手臂之上却留下五道血痕。鲜红鲜红的血迅速蔓延,染红了白色衣裳。葬魂眉头也没皱一下,眼中却更加冷似寒潭,眸子蓝光闪动。若火只听身後劈啪作响,心中想著不好,身型迅速移开未敢乘胜追击,可是还是肩胛一痛,回头看去一只冰刃在肩膀上,而若火刚才所立之处已经被数只尖利的冰刃打成筛糠。

    若火猛地拔下冰刃朝葬魂掷去,血喷薄而出,葬魂一闪避开,冷然的看著若火。

    两人都挂了彩,血腥味道弥漫,都暗自惊心对方不容小觑。紧张的气氛相持不下,如果眼神能变成利剑,相信二人此刻早就满身窟窿。

    正在对持中,二人眉头突的皱起,妖狐耳朵更是动了动,侧耳细听。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到了门外,来者看来为数还不少,石门被推开之时若火已经幻化成人身,只是肩胛处却血流如注。

    “雅雅!”一声惊呼,几个陌生少年朝石座上的雅雅奔去,却被一股极寒不可能在室内出现夹杂著冰雪的寒风荡了开去。

    葬魂皱眉,看著他们极力在风中稳住身型,他不知道为什麽自己不愿他们靠近她。葬魂抬眼向上面端庄而坐的娇小女孩看去心下一片茫然。他这是怎麽了?向来以心思不外露的冰之守护神兽为什麽会跟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妖狐大打出手?理由呢?他只是觉得那只狐狸看那小东西的目光令他不爽至极,但是她也本非他的东西,即使被带走也该没什麽才是,可是

    而若火此刻却是看到了仍在门口俏立的一只白色身影,依旧出尘的美貌,依旧熟悉的温柔浅笑,只是出现的未免不合时宜。

    “素娘?”若火凝眉,自从上次让她帮忙掐算转世珠砂身在何处,还是第一次见她,可是为什麽她现在人在这里还带著白家兄弟同往?

    “你受伤了!”素娘掩下惊诧之意,只是秀眸中有著浓浓的担心,美丽的眼眸撇向那边面色晴不定的葬魂,又露出惊讶之色。怎麽,如此道行的灵兽白釉在此?这白雅雅真是倒霉,被哪只白釉捉去不好,偏偏是如此厉害的。但是见那白釉手臂处残破被血染红的衣衫,显然也没在若火手中讨得好去。

    白安阳看著场内混乱无比,好像是刚刚发生了一场缠斗,这两个漂亮得不似人类的男子由都带伤,而那个素娘仿佛却显然与其中一人相识,不知是何关系。最担心的却是雅雅,穿著怪异的衣裳被蒙住双眼,听到他们唤她却毫无反应!事情有些出乎意料的难搞。拉住醒之焦急万分又要朝雅雅冲去的身子,与梦之展风对视一眼,莫要轻举妄动。

    白展风沈著脸色,显然对这两个陌生男人毫无好感,雅雅是被他们带走的麽?与素娘相识莫非也是妖怪不成?梦之却看著若火的脸庞若有所思,这个男人眼熟得很,尤其是这等绝色面貌,好像似曾相识。

    阿情咬住嘴唇,双手握成拳头,雅雅身上的暧昧红痕让他睚眦欲裂。虽被展风拉住却不免伺机而动,好像随时都能跳起来。美丽的眉眼眯起,看向若火或葬魂的眼睛全是恨意。

    “你怎麽来了?”若火冷然的说道,有些不耐烦。这个道行不在他之下的素娘来此,只会使事情变得越来越混乱。

    “在路上巧遇白家兄弟,见他们找妹妹颇是著急,就带过来了。”素娘微微一笑,说的风淡云轻。连安阳都不免听得皱起眉头,这女人撒谎都不用打草稿。

    “哼!”醒之偏过头去冷哼一声,鄙夷之意不在话下。

    “巧遇?那还真巧。”若火勾起嘴角,几乎就没有冷笑出声。这女人厉害得紧,天下间就没有她寻不到的人,没有她掐算不出来的物。若说真是白家的人知道她的本是去求她,她也未必应允。况且谁人能从碧落黄泉之处找得到她?说是巧遇,没有谋,真是打死他也不信。突然一道困惑许久的疑问划入脑海,若火眉头一皱,想去抓住那片刻的灵光,却又转瞬即逝。

    “各位,”白安阳微微一笑,咳嗽一声,打断三只妖怪的若有所思。“在下姓白,而这位正是舍妹。我们兄弟几个不小心与舍妹走散,想不到却在此处得以相见,真要好好感谢这位素娘小姐”

    “如果各位不弃日後得以路过盎然城白府,还请诸位大驾光临吃个便饭。”白梦之妖娆的弯起眉眼笑著打断安阳接到,不过怎麽看这几句话都像是讽刺,他又接到“抱歉的很,现下我们这就告辞了,不劳相送。”说罢举步便朝雅雅走去。

    “”素娘。

    “”若火。

    “”葬魂。

    这哥几个真行啊,权当他们不存在?

    不过有时候就是这样,在没有办法的时候,打哈哈或许就是最好的办法。他们是人,他们是妖。人,怎麽和妖斗?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