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71◆真身

住家野狼2016-9-20 22:56:58Ctrl+D 收藏本站

    奇异的桃红色的梦境,欢爱的场面支离破碎的呈现,即时是在睡梦中也能让她脸颊绯红。她记得有一个冷漠又美丽的男人被他撩拨得不能自持。梦中的自己那麽邪恶又媚惑,那些大胆的所为就算是刀架住她的脖子她也做不出来那冷漠男人将舌头探入自己身体抽送的缓慢又执著,大量的蜜不受控制的在他口中汹涌澎湃羞人的快感啊,几乎现在还停留在身体内

    雅雅呜咽一声,幽幽转醒。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片璀璨的荧蓝色星空,噢不,这不是星空,只是天棚的石壁上嵌著无数的夜明珠。一个激灵头脑清醒过来,白雅雅想起来了发生何事,刚刚,刚刚自己命悬一线!

    她没死!她没死啊!天劫算是过了?

    呼出一口气,试图移动一下软绵的身体,只是她刚刚一动,一声男子的闷哼便随即响起!雅雅大异,视线移动便看见一处巨大影坐落与自己双腿之间,隐约是个人形。身子一紧,连带著花之中也猛的收缩,陡然发觉自己私密处似乎包裹著什麽随著她的缩紧那处侵袭的巨物却胀大了

    “你”雅雅呆住了,这是什麽情况?“葬,葬魂?”似乎是梦中之事,怎的他真的什麽也没穿,那那羞人的地方正浅浅於自己身体之中?

    “啊”这一定是尖叫,而且是某女受到惊吓的尖叫!

    葬魂浑身紧绷,胯间的巨兽正被她紧紧吸住,他喘息一下,不自觉的想挺身而入,澎湃的欲望叫嚣著想要进入那处温暖紧致的所在。“嗯”不由的闷哼出来,这女孩由於身体的紧张,浑身紧绷的不像话,花中也收缩的毫无余地,他倒是不得门而入。

    “你你你你做什麽?快快快出去啊!!”女孩手臂撑著寒玉床就要坐起,实在是搞不清楚自己是真的勾引了他还是他趁自己不清醒的时候偷袭!“嗯”脸颊一红,因为身体的大力收缩,一股花蜜从深处被排挤出来,正,正淋漓在那欲龙之上。

    “”葬魂胯间一紧,顶端硬部一片湿滑温热逼得他瞳孔一黯,险些呻吟出来。因为忍耐,慢慢从神抵般好看的赤裸身躯上泛起一层冰蓝冰蓝的似魔似幻雾气,纠结著向上空蒸腾,好似蓝色火焰。头发的颜色白的似雪,其中或有几缕色泽深蓝。昏暗的环境中,只余两只眼睛亮如繁星,目光冷酷又灼热。

    葬魂握住女孩的纤腰向自己抵来,硕大的欲龙如凶兽般跃跃欲试。尽管女孩身体挣扎著向後缩去,却怎如他力大无穷?片刻就腿儿大张被顶在葬魂胯间。

    白雅雅紧咬住嘴唇,羞得脸颊红的像著了火。向後推的细嫩十指已经泛白,身子却依旧以及其暧昧的姿势向他一寸寸移去。

    “别求求你我我”无力的哀求著,希望能够换回他的理智。这家夥不是什麽神兽麽?怎麽像是个色急的涂登子?居然打算强暴弱女?

    葬魂没有答她,只是伸出手臂轻松一勾,就将雅雅的後颈勾到眼前。葬魂眯著深蓝好似奔腾海洋的眼睛细细打量女孩的神色,那样的惊慌失措,那样的可怜兮兮,不知怎的更惹起他想去摧残去损坏的欲望。紧致的入口就在欲流澎湃处,殷红美味的唇瓣就在眼前。葬魂硬声道“闭眼”,女孩宛如受惊的小鹿般刷的闭起了眼睛,只是睫毛依旧紧张的抖个不停。半晌见他毫无动静,又悄悄张开一只偷看,发现眼前男人正一瞬不瞬的盯著自己又快速的闭起,连唇瓣都死死咬住。不知为何,葬魂很想笑,从她醒来的那刻起,她就不是刚刚那个妖姬。现在这个模样的白雅雅,很可爱。

    “唔你”白雅雅感到她被这个强悍又冷酷的男人吻住,他的唇舌冰凉一片,胯间的巨物又硬了几分。她想紧闭牙关,奈何他的力气太大,只是用舌头就能撬开她的紧咬的贝齿。“唔”掠夺一切的舌头似乎是卷著冰雪的气息探了进来,勾挑住自己的软舌大力的吸吮,啧啧有声,仿佛在他口中她是上好的美味一般。

    “啊”另一只大掌勾著她的腰肢将她抱起,啊她,她他整个人被他顶在了那坚挺无比的欲龙之上!花再也无法抵抗这样的强硬,正一寸寸的吃下他!“呜呜”女孩摇晃的头颅,却躲不开他吸吮的唇舌,她感到葬魂喉咙深处发出一种类似野兽的咕哝声

    “好紧”葬魂叹息,痛苦又舒服,绝顶般的快感袭来。手掌紧抓著雅雅的翘臀用力的按向自己,终於在那紧致的毫无缝隙的甜蜜所在做出了不可能的动作,他了进去!“啊”嘶吼一声,白釉的灵气不受控制的全部释放,身上蓝芒大盛,照亮了女孩和他的脸颊,连她惊讶的双眼大张的表情都能看清。

    “你你妖怪!”白雅雅双手捂住唇瓣,不可思议的看见眼前男子他,他是妖怪!

    只见飘渺蒸腾的蓝光中葬魂脸上表情瞬息万变,身躯陡然胀大了一倍有余,揽著她的手臂布满雪白毛发,臀瓣上陡然传来被利爪抓住的感觉,疼痛万分,而花中传来撕裂般的痛楚,紧缚那原本就壮之物越加的长巨硕。“啊”尖利的呼叫溢出唇瓣,白雅雅痛苦的皱紧眉头,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葬魂脸上哪里是个人的样子?耳朵如若火般的尖立起来,惨白的獠牙溢於唇外,俨然俨然是只巨兽!

    那巨兽咆哮一声,身形再次缩小回复常态,私密处撕心裂肺的疼痛已经缓解。只余葬魂还的喘著气,瞳孔中流转的暗蓝颜色挥之不去。

    雅雅张大嘴巴,眼中惊恐之色更浓。她看见了什麽?那是一只浑身雪白的大狗麽?那转瞬即逝的巨大身形和兽的面孔已经深深映於脑海当中,再也挥之不去,雅雅脑中念头奔腾翻涌,心儿也扑通扑通狂跳不止,葬魂刚才的模样好像一只巨大无比的犬类,更像极了前世记忆中驯养过的西伯利亚雪橇犬哈士奇!!只不过模样更凶狠,又有两只长长獠牙悬於唇外。

    “你你你你”你了半天,白雅雅结结巴巴语不成句,只有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指打著哆嗦指著面前之人。

    葬魂不理女孩惊异之态,紧抿著薄唇不发一言,脸上神色冰寒一片又似是有著掩饰不住的浓浓怒意。毫不怜香惜玉的将白雅雅一把抗在肩上,像抗个米袋子似的抬步就走。将女孩冲口而出的惊怒之言,类似“放下我妖怪!”什麽“八辈子祖宗”“你的娘”等等抛之脑後,身形一晃就不见踪影。

    “轰隆”一声,一扇巨大沈重无比的石门被葬魂一脚踢开,腾的火光亮起,白雅雅即使是倒挂在葬魂肩上也呼吸为之一窒,入目金灿灿的宝光满目。又是“!当”一声,石门在身後合上,扬起一地的尘土。

    “唉!你不会轻点麽怪物?”白雅雅被葬魂丢垃圾一样的丢在一处平坦冰凉之物之上,揉著受到了鲁对待的小屁股,忍不住狠狠瞪他一眼,即使这家夥面无表情的可恶!

    不知道为何,虽然眼前之人是个惊世骇俗的妖怪,但是雅雅除了刚才陡然的惊恐,现下却并不十分怕他。可能是他美得不染半分尘埃的脸庞,或者是他欲求不满时别扭的表情,再或者是知道他刚才制住妖身的变化是为了怕弄坏她不管如何,雅雅还是好好的坐在这里,他没有让她死掉,即使他曾确有杀她之意。随後环视一周,白雅雅怔住!

    老天这不是在开玩笑吧!

    两个字划过脑海——宝库!

    这是一间偌大的山洞,比刚刚那间小不了多少,却被塞得挤挤囔囔。满室的夺目光芒,琉璃异彩遍布,闪著梦一样的光彩。那黄灿灿的是金,那碧莹莹的绿翡翠,那红的似火的便是红宝石一串串,一颗颗将这个煽动填满事实上,那些宝石,绝不是一颗一颗,而是一大块一大块的,随便一看宝石都要有半个手掌大小。

    雅雅将一块红宝石举到了面前时,通过那红宝石望出去,她眼前所有的一切,全变成血一样红。她放下了那块红宝石,又捞起了两把大大小小,本连名堂也叫不出来的宝石,然後,又任由它们自指缝中漏下来。然後她後知後觉的发现,原来自己身下正坐著的,也就是葬魂将她丢下的地方,是一块大大黄金,那是真正的纯金,像是有人溶了,浇成了一张床,一张黄金床。床头上,还露出许多宝石的尖角来,那些宝石深嵌在黄金中,一定是溶金子时放进去的,等黄金凝结时,宝石就在里面了。

    雅雅头脑中也在想不起来别的,张大手臂倒在了金床之上。盘旋脑海中却是,怪不得,怪不得雪山之行总让人趋之若宏,原来,原来真的有宝藏!

    葬魂显然很忙,不去搭理女孩面露痴迷之色倒在床上。只见他东翻西找,毫不可惜的将珠宝仍的到处都是,最後终於在被宝石覆盖之处拎出一个毫不起眼的小盒子。从里面拿出一只异常难看糙和满室异宝毫不相符之物,像是石环形状。葬魂沈思了片刻,赤裸著身子走过去,将其悬挂於金床之上吊下来的一处银丝之上。那银线看起来细若游丝仿佛一拉扯就能断掉,偏偏坠著沈重的石环居然还弹了几弹,韧极佳。

    葬魂抬起赤裸的手臂,掰开石环,只听“哢嗒”一声,石环将葬魂右腕扣起,像是个手镯。

    葬魂踏上金床,身下女孩白皙的胴体就在脚下,山峦起伏美不胜收,在黄金灿烂的光芒下,仿佛亮的让人张不开眼睛。他眸色一黯,巨大的影已经笼罩於女孩之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