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70◆阴谋

住家野狼2016-9-20 22:56:26Ctrl+D 收藏本站

    别人还好,白醒之听完这话,好悬没一个踉跄跌倒。她她她,她说什麽?

    “小姐所言何意?”白展风有些皮笑不笑,本来就盛满翳的眸子开始变得更加幽深,流转的情愫几乎暗红。他就知道她本不是善类!

    “不用这样看我。我如何得知你不觉得奇怪麽?”素娘只是轻柔的微笑瞧著白展风,似乎刚才那石破天惊的话本不是从她嘴里说出。

    “那请问小姐,您如何得知?”白安阳难得的居然也冷下脸子,紧跟著素娘的话语开始咄咄逼人。要知道,平时的安阳可是人前温和如玉的佳公子,何时待人如此模样。

    “一家子兄弟几乎全部爱上一个女人,你们不觉得奇怪麽?若说这个女子美若天仙无人可及也说不过去,但她还不是。可是还有和她纠缠不清的,个个是关系匪浅的至亲!偶尔一两个不怕的,却也是叔嫂关系。呵呵怎麽就能如此泰然处之?毫不疑惑?”女子声速缓慢温柔,可是句句令人心惊。

    少年们沈默不语,此时连醒之也面目沈紧握著拳头。他们自然是知道的!他们自然是知道即便是天下女人都死光了,也不能染指自家亲妹!更别提荒谬的和其他弟兄分享她!可是,如此荒诞绝伦事情,确是他们做的,甚至不惜为了得到她隐忍著嗜人心骨的嫉妒,做下环环圈套就为让她一步步落入自己手掌之中!

    为什麽啊?到底是为了什麽啊?一个两个三个四个都疯魔不成?怎麽就如此的离她不开?

    “你们可曾听说过在九幽之下三途河边生长著一片彼岸花?这花又叫曼珠沙华,佛说: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素娘缓缓道来,又复沈入了自己的思绪当中,美丽的眉宇间尽是清愁,众人皆不明了她怎麽又说起故事来了?却没有打断。半晌,只听她又接道“这曼珠沙华本是地府接引之花,是至至邪之物,十四年前与我取其中四株之叶脉与转世珠砂的血供养与你们心脉之处,噢,这珠砂便是你们心系之人,白府麽女雅雅。”素娘扫过几个少年的神色,无一不动容,神情迷惑又愤怒,淡淡一笑“呵呵,从此你们便於她纠缠不清。”

    “小姐是与在下讲笑话麽?十四年前小姐芳龄几许?又是如何得到那地府之物?”白安阳语气颇为轻松,只是神色间毫无轻松之意。话虽是如此说来,但是这女人话中有种笃定不由的人不去相信。

    “妖言惑众!”醒之涨红了脸颊,眼睛几乎喷火,但是左掌却不自觉的握住心口。她说那处,那处被种了雅雅的血?

    “信与不信自然在你们。不瞒尔等,素娘本也非你族类,就是十四年前也已经是千年之身,得到彼岸花叶脉容易的入探囊取物。这花邪气无比,由它与尔等身躯血脉日夜供养她的血,再加上你们对她存了那样的心思 ,那滴血自然是邪恶万分。本以为血没必要取出,凭她一个小小凡女整日里被自己兄长们如此对待,早该脱出本,情大变。可是千算万算还是算不到,那孩子为何对与至亲之人祸乱伦理无所感觉?”素娘皱起眉头,开始喃喃自语,“我等了这些年,就是为了她与若火因天劫相见之日本已经蜕变而出,不再驯服与他怎的,怎的”素娘就算是想破了头,也决计想不到,是因为白雅雅存了前世的记忆,本不以为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中人,看待哥哥们怎会同於一般常伦的兄妹?况且那另一个世界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比现在这个保守的年代,不知五花八门多少倍!别说是兄妹相恋,就算是父女,就算是男男爱爱也是司空见惯。如此情形,各个兄长又是出色俊逸,顶多是惊讶兴奋居多,实在是没有一般世俗的大惊小怪,思维想法怎可同日而语。

    少年郎们自是有许多疑问,比如什麽珠砂转世?若火又是何人?还有什麽天劫相遇?这个女人如果真的十四年前,也就是雅雅降生之时便心存祸,必定是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那目的单看她如此卑劣的手段也不会光明正大到哪里去!她的目的是什麽?为什麽挑中了他们几个?处处是疑问,反倒不知道从何问起。人人也是面色晴不定,脑中乱成一团麻。到底要不要相信她?

    “罢了,今日我引你们前来,便是帮你们结束这段孽缘!”素娘话音刚落,便发现此处少年,全部看向一个纤弱少女,绯。眼神中有的冷酷有的愤怒,便笑道“你们也不要怪她,我只是利用了一下她的心魔,因为她本就爱著你们中的谁人”说罢暧昧的看了梦之一眼,梦之冷淡的扫过瑟缩的绯,又复转过头来。

    “你们和白雅雅纠缠不清因我而起,现下取出那粒血便万事大吉,但是你们血之躯供养了十余年,也不是说割舍就割舍得清的,我便是施法,也要你们心甘情愿才好。如何?”素娘笑吟吟的起身俏立与他们面前。轻柔的微风拂起她耳畔的发丝,加上倾国倾城绝豔容姿,神态温柔似水。

    只是在几个少年眼中,这个女人却如妖魔的化身,即便是美丽如仙子,也是要引人入地狱的仙子。

    “你要那几滴血作甚?”白安阳是几人中唯一还算清醒的人,所以句句能问在关键处。先抛下别的疑问不提,单看她此来的目的就是要她说的那什麽十四年前种下的血,绝对不可能是善心大发,有何目的?

    “想把这本是珠砂之血物归原主罢了。”素娘淡淡的,弯起嘴角笑的越发的甜蜜温柔。既然那白雅雅没被她兄弟们的乱伦如此这般激起本,她便将那已经污秽邪恶的血再次植入她的体中,那已经被这几个少年用含著邪恶念头的心脉和著荼靡花朵华供养了多年的血是否已经黑暗异常?在混入现在的珠砂身体,不怕她不生发芽,本的脱出还不是指日可待?

    若火啊她与他已经纠缠了几千年,即便是不能得到他的人,她也要得到他身体的一部分,即便是一条尾巴,那麽她也将与他同生共死,再在漫长久远的未来之中纠缠不清。珠砂一个妖身的女人!素娘眼神眯了眯,她怎容一个小小物妖整日跟在他的左右?

    不过,素娘怎麽也想不到的却是这次便要妄作小人。因为葬魂的咄咄逼人,现在的雅雅久藏的本已经不安於室了。

    漫天的明黄光芒将这一处天地包起,几个影卫已经纷纷倒下,只余白展风白安阳白梦之和白醒之依旧立於林中。那个女婢只是抱著琴微笑的瞧著,手臂一抬,魅还有绯便如狂风扫过的落叶一般隐出黄芒包围之外。不由他们不信,这两个女人本不是人类。

    口生生撕扯一样的痛,豆大的汗珠滑过额际,少年们无一不扶著口身体弯曲抽搐。心口处好像正有什麽东西被扯出。

    这,这便是要将雅雅的血拉出了麽?

    然後,然後他们就再与雅雅毫无关系了麽?

    那得到时的甜蜜!那等待时的痛楚!那眼睁睁看著她被他人抱在怀中的嫉恨!还有被她信任依靠时的温暖欣喜!

    都将不再了麽?

    雅雅笑靥如花雅雅可爱又纯真的眼睛雅雅羞涩时绯红明豔的脸颊雅雅恼怒时那微嗔孩子气的神情还有,还有她婉转承欢时娇媚又迷离,快乐又羞赧的样子啊

    这些,这些都将再也见不到了麽?

    她,是妹妹。只是妹妹。

    一切都将回归正轨。那些禁忌的,甜蜜的,痛苦的,美好的一切的一切将不再存在了啊

    好痛,口疼痛肆虐。那是一种生生要捥出一块血的痛!可是怎也比不上即将於爱恋女子毫无瓜葛的痛苦!

    不要啊,他们不要!

    为什麽?为什麽一定要这样?不管他们是因为什麽和她在一起,可是得到时的甜,比起即将剥离的苦,他们愿意选择前者。白雅雅,这个名字千百次的回荡在脑海中,回荡在梦中。即便是禁忌的恋情,也没人在乎!妹妹又怎样?分享又如何?这样一个女孩已经犹如缚骨之毒渗入身体深处,即便是毒药,也是天下间最最甜蜜的毒药,他们饮得甘之如饴。

    少年们寒著脸色直起身子,脸上的决绝溢於言表。口的衣衫已被抓的褶皱不堪,可是全无放手之意。

    “她是我妹妹又如何?你不要白费心机,你说的我一个字也不信!”展风勾起嘴角,翳的眸子邪气又嗜血。

    “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你那些道理与我无关!”梦之凤眸弯起,居然愤怒也可以使其妖媚恒生。

    “在我眼里我们家的小妖女比你这个真正的妖孽美多了!”醒之紧咬著粉嫩的唇瓣,唇上已经咬出了血丝,顺著嘴角淌下,稚嫩的脸孔严肃又讥讽,在他心中执著的从来便只有雅雅一个。

    “呵”白安阳露出久违了的温和笑容,连眼中也是温柔一片“小姐与我们本是素不相识,也请不要做些个多余之事。”

    “哎”素娘逐渐收起法术除去笼罩的光芒,摇摇头叹了口气。美丽的眉眼间有著掩饰不住的恼色,“愚蠢的凡人,不是撞到了南墙绝不回头,那便让你们瞧瞧心中的玉人是如何模样!咦?你身上也有珠砂的血?好好好,混乱不怕,就怕不够乱呢。”素娘看见不远处阿情和魁不知何时已然蹲在魅和绯的身侧,正按压魅的人中企图让他清醒过来,黄芒褪尽才得以看清内里情形。那个眉宇间美丽似少女一样的黑衣少年,身体中却有著熟悉的气味,那气味和她在转世珠砂身体中取走之血一个味道,素娘如何不知?

    魁看见主子痛苦的神色一跃而起,却在空中就被素娘拂袖挥了开去。素娘冷笑著舞动云袖,一阵清风拂过,几个主子便不见了身影,连魅身侧的阿情也不知所踪。魁呆愣著坐在地上,看著除了他和依旧昏迷的魅和绯已经空旷无人的林荫,头一次感觉不知所措。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