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69◆女人

住家野狼2016-9-20 22:55:58Ctrl+D 收藏本站

    瞬间被她紧紧吸住,葬魂几乎闷哼出来。本来清冷漆黑一片的眼睛如今黑的发蓝,居然沾染上了澎湃的情潮。著了魔似的,葬魂长的麽指开始缓缓顶弄,柔软如油般的嫩壁却紧实紧夹住他的手指,每次向里推去都那样费力,而抽出的时候却被像是小嘴紧紧吸吮,不愿让他退出似的。

    “嗯”女孩头颅扬起,海藻般的长发飞舞,此时的她实在比那些真正妖更像妖。

    葬魂千年不变的表情,这一刻居然显得有些狰狞,连背脊也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真是十分罕见。身後披散的长发已经有近乎一半变成了白色,又有几缕明显的发蓝。

    葬魂抬起女孩的一条长腿,腿弯处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他本不知此时他们的姿势看起来有多麽浪,他只是想让自己进入她的身体深一些,更深一些

    女孩单只脚掌立於寒玉床上有些站立不稳,葬魂右手勾住那条笔直的长腿帮她稳固身体,左手却抽出深陷女孩蜜中的麽指改为中指挺入进去透明的汁被挤出来些许,居然顺著他的手指蜿蜒著向下滴沥,那花汁的味道要命的香甜又迷人,葬魂喉结滚动一下,没有思索反的伸舌卷入口中好甜,这个女孩很美味。於是他还想要更多

    葬魂猛地拉过她的身躯让她站立於自己盘坐双腿之间的空隙里,女孩惊呼一声,那条雪白细幼的大腿几乎此时是骑在他肩头。葬魂掰开眼前两瓣贝,毫无预警的,张口吻在了那处甜蜜之地。

    “啊”女孩身躯颤抖,玉如青葱的十指入葬魂的发丝之中,嗓子中拉出的呻吟绵长又妩媚在告诉葬魂,她有多舒服。

    她好甜。

    葬魂在心中说,这个味道让他上瘾。他发现他吸吮她的时候她会流的更多更汹涌。这个事实令他兴奋莫名,探出长舌,打算勾挑出来更浓後的蜜。好紧啊,当他企图更深入她的时候便被她狠狠收缩的嫩壁夹住,葬魂痛苦的想呜咽,更想将她生吞入腹!

    “嗯别,你好冰”一股熟悉的酸软从私密处一个激灵攀上了雅雅的背脊,葬魂的舌头既柔软又坚韧,又是那麽冰冷入骨,仿佛此刻正在往身体深处探入的是一条冰柱!好刺激“啊啊”雅雅忍不住将葬魂的头颅按的更近,让他探得更深

    “妖女!”葬魂终於讲出了自从刚刚以来的第一句话,却含著不可忽视的咬牙切齿!动作更加暴,捧著她翘臀的手指几乎将它们抓的变形,细嫩的臀在指缝中透出,留下了粉红的指痕。

    那舌头越入越深,越入越大,雅雅不知白釉的兽身本就是巨大的,舌头当然也是糙又宽大的厚厚一片,并且伸缩自如。

    “呜”似是痛苦又似是娇吟,雅雅只觉得葬魂的舌头还在继续探入,啊,有多深了?几乎达到了子口!前头的舌头遇到阻力堆起来,後面还在涌入,居然将她撑的好开!“别你会弄坏我的啊”雅雅紧抓住手中柔软的发丝,那头发几乎全部变成雪白色!

    “嗯”葬魂闷哼一声,不是由於头皮上的拉扯,却是因为眼前粉色娇嫩的小已经几乎拉直!几乎是到达了扩张的极限,费力的包裹著他的舌头,不住的收缩蠕颤,紧密的连蜜也无法流出他缓缓旋转,居然带动了细嫩的内壁也跟著转动

    “啊啊啊”白雅雅被刺激的要发疯太邪恶太不可思议了他,他居然将自己的蜜洞用舌头填满!密密实实的毫无缝隙

    葬魂猛地抽出舌头,“哗”的一声,毫无阻挡的大量汁顺著雅雅的腿流淌下来弄湿了他的洁白的衣裳。

    女孩再也站立不住,瘫倒了在他怀中。

    葬魂再也不想忍耐,他要她!现在就要!一刻也不想等待。

    两人仅存的衣服一眨眼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全部不见。手中捏著她的柔软栖身将她压在身下,眼中转动的灵气冰蓝一片,薄薄的唇瓣紧抿,不发一言。

    女孩在身下以奇异的姿势蛇一样扭动著身躯,诱人之极。她笑靥如花,勾著他的脖子,蔓藤一眼的双腿也缠紧他的腰身,蜜汁横流的娇正抵著他的硕大,葬魂控制著想要将她一举贯穿的强烈欲望。

    “葬魂,你输了呢”女孩吐气如兰,娇媚的看著他的眼睛道。

    “输便输,大不了等一下换你求饶便是。”葬魂原本清冷俊俏的面容居然有一丝可以称之为邪气的神情一闪而逝,诡异无比。

    “既然如此,也不能老是你说如何便如何,是不是?”他说玩就玩,他说做就做,那她岂不是很没面子!

    “你当如何?”葬魂眼睛危险的眯起,她无意识的扭动著身子用娇嫩玉磨蹭著他胯间硬挺,偏偏口中还闲话家常,真是磨人至极!忍不住窄臀轻微用力,硬的顶部进入了一小部分,女孩反的夹紧,让他舒坦的头皮发麻。

    “呵呵,也不想如何,只不过想让你头更加痛上一些”说完,狐媚之色缓缓隐去,额间结印也暗淡下来,回复平静。大眼半闭著,好像整个人突然被抽走了灵魂一样!

    “喂”葬魂突然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果然,再度张开眼睛的女孩瞳孔没有聚焦,迷茫一片,似是做了一个梦刚刚转醒的模样。

    狂躁的突来飓风渐渐平息,四周平和一如往常,仿佛刚才的飞沙走石只是一场幻觉,真真是来的快去的也快。

    安阳紧锁著眉头,有一种风雨欲来之感。

    白梦之白醒之警惕的观察著四周,企图寻找一个粉白的小小身影,希望她笑颜如花的飞奔而至,嬉笑著说:我只是吓一吓你们,闹著玩儿的。只是始终苦寻不著。

    白展风面色难看,俊逸的脸庞铁青一片。在他来讲,白雅雅莫名其妙的失踪犹如心口一座巨石,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这世间对他来讲,没有什麽比她更重要。他不允许她有一丝一毫的伤害,绝对不行。

    突然一阵清幽的琴声思思绵绵的传入众人耳畔,在这重重森林之中显得突兀又诡异。几人加快脚步,向琴声绝响之处走去。

    一个白衣女子的背影转过一颗巨木後便映入眼帘,只见那女子盘腿端坐一处树桩之上,一把身长五尺的七弦琴稳稳置於膝头。女子身後俏生生立著一个梳著双髻的青衣小婢。那小婢先听到来人的脚步声,先是转头朝他们微微一笑,又冲女子轻声道“素娘,他们来了。”

    那名唤素娘的女子只是“嗯”了一声,并不回头,又素手轻拨,继续抚琴。小婢也再不言语。

    安阳等人眉头大皱,这女子来的明明有古怪,听那婢女言下之意却是在等他们。在此空旷山林,何来此人?白安阳更是知道,除了他们新置办的那处大屋,再也没有人家才对。众人本就寻自家妹子寻得心急如焚,哪有空闲在这傻站著听人抚琴?

    梦之神色间闪过不耐烦,刚要提步便走,脚还没迈出去,只听琴声噶然而止,那女子幽幽说道“几位小爷儿,是在寻人麽?”

    这话听在他们耳中犹如被雷击中,愕然朝她望去,面色喜不自禁,莫非这女人瞧见了雅雅不成?

    “打扰小姐雅兴,我们兄弟却是在寻人,正是我家小妹,请问小姐,是否曾经瞧见?”安阳弓身作了一个揖,尽管他心急如焚却还是不欠礼数。

    女子像是坐在转椅上,居然身子没动分毫就转了个身,变成正对他们。兄弟几个诧异的互看一眼。那女子先是叹了一口气,又轻轻移走琴上一片干枯落叶,才抬起头来。

    展风他们正是看的眉头大皱,这女子子怎的如此急人?明知他们正在找人,却还不紧不慢的做些个毫无道理的多余动作,快快告之可曾看见不就完了?然後看见她的面貌,当时有些目瞪口呆。

    只见她二十出头年纪,眉目如画,皮肤细腻,两潭秋水一般的眼眸温柔的似含著情意,绝美的脸庞上,五官没有一处不致不美丽,脸颊旁垂下几缕微卷的发丝显得风情万种,头发上梳起一个高髻,髻前明暗闪烁的不知是宝石还是金玉,熠熠生辉。身著飘渺月白罗裙,即使是坐著也能看出身材苗条纤细。可是玉容却是那麽高贵又不可亵渎,这个女子,是几个少年生平也没有见过的绝色人物。

    梦之咳嗽一声,眼中惊豔之色一闪而逝便回复平静。微微躬身抱拳说“这位小姐天姿国色,但是听闻刚才言下之意是否见过我家妹子?”醒之也一震清醒过来,神色中露出古怪之感。这等女子不是被人收在深闺,怎麽跑出来在这寂静无人之处?瞧著她再高洁,也不免生出一股子诡异。

    “哎”女子又是一个叹气,微微撩拨琴弦,古琴发出铮铮之响,并没有回答。正瞧得各个少年大皱其眉,真真是急惊风遇上慢郎中,偏偏他们几个本就寻得如蒙头苍蝇,毫无办法,只好忍耐著不敢拂袖而去。

    女子似乎是从思绪中转过来了,幽幽逐个扫过他们的脸颊,说了一句让他们身躯大震的话!

    “所爱之人正是自己亲生妹子,还要与人分享,你们感觉如何?”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