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68◆引诱

住家野狼2016-9-20 22:55:30Ctrl+D 收藏本站

    若火自打六百年前那次与朱砂的被迫分离,从来没有这麽愤怒过。他看著下面那些如无头苍蝇般的小子们跟著突然现身的绯离雅雅消失地方越走越远,雅雅的小影卫几乎急红了眼,几个跳跃就不见了身影。没有错过的,还有绯那女人转瞬即逝得意的笑容。

    “雅雅,白雅雅!”他们呼喊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回荡在弥漫著妖气的林荫中,可是没有回答。

    若火强迫自己稳定下情绪,当他突然感到飘渺的木灵之气四散周围的时候就开始觉得不妙,没有其他人选,一定是那柳树妖在搞鬼!在此等森木环绕的地方木妖试图隐蔽气息再简单不过,想不到自己终也著了道儿。若火闭起眼睛,试图发现雅雅的气,即使是微弱的也好,可是无迹可寻。他狭长的妖目愤怒的几乎冒著青色火焰,周身银白的妖气如漩涡般涌动著一柱冲天,卷的身旁的树木东倒西歪凌乱如风中小草,哢嚓声不绝於耳,硕大实的树干齐而断,只觉周围风起云涌,妖气大作。

    白雅雅,即使拆掉这一片树林,他也要找得她出来!

    若火整个眸子都变成闪著碧青光芒的两点寒星,银白的长发妖风中乱舞,修长的身子微微弓起,八条尾巴摇坚挺的摆於身後,猩红的长舌舔著嘴角,眼角那颗泪痣红的似血,从那处慢慢生长出来纠缠的图腾纹路覆盖住了半边眼睛。瘦长的手指尖指甲一寸寸变长,尖利如刀锋,甚至在阳光的映照下闪烁著点点寒光。他是真的生气了,妖狐纵身一跃,右爪凌空劲力一划,一颗巨木应声而倒,居然闪过五道血红的爪痕。妖狐若火两三下跃上一处最高的巨松树顶,将一片翠绿踩於脚下向远处眺望,翻腾的妖气中衣袂飞舞,显得那麽不可一世,美丽又嗜血。

    若火凝望著远处连绵不绝的雪域高峰,眯著眼睛等待木隐之术松懈的那一刻。

    “天气似乎不太好,我们要快些了。”安阳被突来的狂风吹散了头发,眉头皱起来。

    “绯,你决定看见她向这边来了麽?”梦之用手遮住眼睛,阻挡著被飓风卷来的飞沙走石,本来绝豔的脸庞如今寒的如冰。

    “回主人,是的。”绯用身体帮白梦之挡住风口,瘦弱但坚定的身躯勉强固定著,需要用大喊在这鬼天气中他们才能互相听清。

    “魁,去寻寻阿情,别找到了他主子,他再鲁莽出了什麽事,我们可不好交代。”白展风始终不是很相信,只是在他们眼前,白雅雅便能够消失不见!那时的她犹如只身跑进了迷雾之中,明明很近的距离却犹如隔著千山万水,无论他们再怎麽努力也是追她不上,然後就突然被风吹散了似的再也不见了影踪!这片森林实在很诡异,再比如这突如其来的狂风大作!

    他们要快些找到她,总觉得不是什麽好事要发生。幸而梦之的影说看到了她离去的方向,还不算太坏只是那个女人是否可靠?

    安阳瞥了绯一眼,绯目无表情,只是在偶尔看向梦之的神情中含著一丝温暖之意,夹杂著莫名的复杂神色。白安阳略微皱眉。

    轻松解开了白衣的盘扣,十青葱玉指爬上了葬魂的膛,若有似无的碰触,尽管男子膛冷的似冰。指尖绕著圈圈刮过两只粉色茱萸,没过多久就坚硬如豆的在细美的柔荑之下挺立起来,女孩咯咯轻笑,妩媚的大眼瞟了葬魂一下,眼波流转潋滟一片,撩人的媚色晃得人心口一阵酥麻。

    女孩双手滑上葬魂双肩,衣衫随著动作披散在他臂膀两侧,露出大片的膛。女孩揉动著身子贴了上去,仰起脸庞柔软的双唇扫过他冰刀一样的下巴,毫无预警的张口敷上葬魂的喉结,葬魂睫毛细不可见的抖了一下,喉头滚动。

    柔舌舔舐,蜿蜒轻柔的滑过修长的颈子、锁骨,终於绕著右边那颗小突起调皮的画起了圈圈。同时女孩的双臂绕过他细瘦健硕的腰侧,缓慢的爬上的坚硬的背脊,尖细的指甲若有似无的成排的刮过,几乎另葬魂汗毛都要立起。他略微的低头,正看见前那条粉色勾过他的尖女孩仿佛感觉到了他的视线,抬起宛如皎月般明净的大眼看著他,只是口中动作却没有丝毫停顿,这纯洁的眼神像极开始那个受惊的小女孩,莫名其妙的葬魂心中一紧。

    女孩终於在他的注视下,含住了那点粉红小果,勾挑吸吮,她表情天真动作放荡,葬魂眯了眯眼睛,眸色愈加深似寒潭。

    她起伏的棉贴著葬魂的膛向上移动,粉亮微张的唇瓣就在眼前,一下下轻啄他紧抿的唇角,小小香滑的舌尖扫过他嘴唇的形状,双手从他衣衫里抽出,入了他如瀑的发丝里去掌握住了後脑。吐气如兰,葬魂直至今日俨然明白了这句词的含义,所说的,原来正是她此刻的气息。葬魂宽大的袍子中紧了紧双拳,否则一不小心很可能将她大力揽入怀中好好品尝她小嘴中的味道。

    葬魂气息有些微乱,因为他感觉到了她跨坐在他身上的娇臀正轻轻磨蹭著,要命的刚巧在他胯间!那暖暖的触感,柔软又富有弹不难想象在那纤细的两腿之间是怎样一片美妙的天地。葬魂闭起眼睛平息一下脑海中的桃色影像,再张开眼睛的时候又是清冷一片。只不过在背後,雅雅和葬魂都没有发觉,他的发尾有半寸开始变成白色,白的泛蓝。

    女孩拉起他的手掌,穿过丝质的柔滑小衣,置於她那丰盈的柔软之上,冰凉的触感令她瑟缩一下,轻吟出声。在男人的耳畔犹如天籁一般好听。葬魂没有拒绝,紧握住手中的浑圆玉嫩,麽指划过翘立的顶端,女孩身子一紧,鼻腔里哼了一声,几乎软到在他怀中。葬魂一揽她纤细的蜂腰,双手开始游走於怀中柔若无骨的胴体之上。

    女孩随著他的力道开始扭动身子,迷离的大眼半眯著,额头的印记红的似火。她的手臂蛇一般勾住葬魂的颈子,葬魂猛地将她托高跪在他腿上,秀挺的双峰几乎擦过他的脸颊,“啊”雅雅惊呼,随即便被一双唇舌隔著衣裳噙住了尖,“嗯你好凉呢”雅雅笑起来,却更加挺起了脯儿,揽著他的後脑贴近自己,仿佛要把整只绵送入他口中似的浪。

    口被他唇舌搅动的酥麻一片,雅雅扬起头颅喘著气,眼中的光一闪而逝。然後便被葬魂撩起衣裳吻住另外一边,“嗯别咬嘶”轻微的疼痛像是惩罚,尖被他牙齿轻轻拉扯,难过又舒服。雅雅的身体已经被调教的太好,以至於稍稍的刺激就会令她涌出花蜜做好了交欢的准备。

    “想不想看看,这里已经”雅雅带领著葬魂的手掌探入自己两腿之中,缓缓的抚著,葬魂突然用力向花瓣处按去,惹得雅雅收缩了一下“嗯”,反的夹紧双腿,也将那手掌夹在了两腿之间。雅雅扶著葬魂的肩头喘气,媚眼如丝的横了他一眼,道“你好坏。”

    葬魂不知现在心里是什麽滋味。这个妖没有一处不勾人,没有一处不令他身子发紧。这是一场较量,他想。从最开始的他掠夺她承受,变成了现在的她纠缠他抵抗。他究竟在执著些什麽呢?神兽永远不动情麽?还是自尊不允许他朝这个妖女低头?

    他承认他有好久好久没有碰过女人,但这不代表他会像凡人一样沈迷於情欲不可自拔。否则那些修行的妖或仙在慢慢长日中将如何渡过?总不能自了事。

    掌握的是那处秘密的花园,湿润温暖之感透过那粉嫩嫩的薄薄短裤流入手中,心早就在她亲吻他的唇的时候开始不受控制的狂跳,维持著表面的冷静自若也只是维系葬魂闭闭眼睛,再打开的时候双眸中涌动著沈重的蓝色波涛,谁说冰之神兽就犹如冰块一样无情无欲?他此时不就被这个小妖挑起了情潮?

    女孩站起身子,一对莲足踩在碧莹莹的寒玉床上显得愈发的白皙剔透,让人忍不住想去亲吻。接下来的场景另葬魂眸色更加深邃,她左右轻晃了下翘臀,纤细的手指拉开臀侧一直系住的带子,亵裤便如花瓣一般垂下,挂在了另一条腿上,映入眼帘的是两片本没有生长毛发的白嫩贝中间一道娇小的粉色的细缝,几乎与他眼睛高度平齐。

    “喜欢麽?”女孩声音柔媚极了,可是神情却似是被诱拐少女般的无辜,双眸纯洁的一踏糊渡。“别老是不讲话嘛”女孩似嗔非嗔的扫了他一眼,“嘻”又嬉笑出声,大眼灵动极了,有一种说不出的快乐之意。因为葬魂的双手已经自己有意识的抓住了她的脚裸,蜿蜒而上

    葬魂抚摩著手中滑腻温暖的凝脂,逐步朝那处可爱的神秘之处移去,女孩配合的略微分开长腿,他几乎能嗅到她那里香甜的气味她说她的主人是狐狸?果然沾染了狐媚的气息,很懂得怎麽勾引人

    “嗯”

    女孩嘤咛了一声,因为他的麽指滑入那处粉嫩的细缝。略微向後用力,就没入了一片温暖湿滑当中,留著蜜汁的所在正是那处散发诱人香气的洞入口女孩身子紧张的微微颤抖,小口小口的喘著气,连眼睛也害羞的闭起葬魂几乎是喘息了一下,然後微微用力,任由冰凉的麽指“噗”的一下了进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