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66◆白釉

住家野狼2016-9-20 22:54:29Ctrl+D 收藏本站

    雅雅僵硬的转动头颅,一个浑身雪白的小男孩像是大人一样高扬著骄傲的下巴,双手敷在背後俯视著她。不要以为他很高大,之所以能够俯视白雅雅,一是因为她坐在地上,二是因为他挑了一块高一些的雪堆站立而已。

    “有人”雅雅喃喃道,无神的眼眸开始聚焦。“有人!”雅雅跳了起来,酸麻的腿脚令她狼狈的差点没坐回去。她咬牙扶著雪堆站稳。“小弟弟,你你们家住在这里麽?”可不可以带我回去?雅雅想等他接茬就这麽说。

    “你要跟我回家麽?”这个男孩瞧著眼前浑身狼狈却依旧很神的少女,忽视了她冻得发青的唇瓣,只是瞧著她眉心若隐若现的红色纹路有趣,是他们的天敌,属火呢!可是怎麽只是个凡人?

    “咳,可以麽?”目的被揭穿,是有些尴尬。白雅雅眨著无辜的眼睛,尽量显得可怜兮兮一些,“是啊姐姐,嗯迷路了”她自己说完都满头黑线,能穿成这样在雪山里面迷路她真是第一人!

    “姐姐?”他嘴角抽动了一下,她知不知道他比她大多少岁?这声姐姐叫的还挺顺口。

    “是啊你是小朋友,当然要叫我姐姐了。但是我知道你是非常有爱心的小朋友,一定很乐於助人的对不对?”白雅雅尽量让自己打著哆嗦的声音听起来有亲和力一些,眼前这个不讨人喜欢的冷酷小孩可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万万不能得罪。

    “呵罗嗦什麽,莫要冻死了。”这孩子显然不常常笑,连冷笑的表情都那样的僵硬。说罢以及其帅气的动作跳下雪堆,抄起她的腰肢,飞一般的消失掉

    “”白雅雅非常无语。这,这是孩子麽?“阿嚏!”他一靠近她一股绝寒的气息扑面而来,他小小的身体冷的像冰!仿佛置身於雪地中,都比在他怀中暖和多了。雅雅头开始发昏,然後意识就不清楚起来了

    “还要跟到何时?”男孩停下脚步,只是侧过头颅,并没有转身。

    “呵呵,白釉大人带走的是在下侄女恐怕不太方便吧。”白二躬身行礼,想不到吸引来的却是只修成人身的白釉,不太好办。

    “既然如此你们还放任她在这冰天雪地中?况且,小神不明,一个蟒蛇妖,一个柳木妖,怎麽生的出来凡人侄女?”白釉面无表情的看著两人。眸子冷的令人心寒。“你们走吧,我捡到的便是我的。”说罢衣袖一挥风雪欲来,天色迅速沈下来,仿佛刚才的晴空万里只是幻觉。狂风也不安的低吼著,卷起大片大片的雪花,刮得人脸生疼。

    白二和柳师傅用袖子掩住了脸,再抬起头的时候,那只白釉和雅雅都不知所踪。

    “偷**不成蚀把米。”白二笑著摇头,看著两人离去的方向久久驻足。

    “这白釉奇怪得很,明明小不点一个,怎得如此厉害?已经可以纵天气?”柳师傅神情疑惑,这等胄来的风雪,若说是个刚刚修炼出人身的灵兽所能驾驭也太夸张。

    “呵呵,不一定看到的就是真的。妖狐那边如何了?这下好了,白釉没有抓到,倒赔了侄女进去!”

    “在木灵聚集的地方,想隐住一个人的气还不容易?”柳师傅淡淡道,却是没说想在这等道行的九尾银狐面前使用隐遁之术,即时所在之处都是森林树木,其实也颇费了些周章,而且持续时间也不会太长,幸而,现在已经也不需要隐藏雅雅的气了饵,已经丢了。“看来只能老老实实的捉那些未成人身的白釉了,投机取巧太不把握。”

    “那雅雅她”白二皱眉,那白釉周身的气是在不容小觑,此去实不知是福是祸。

    “放心,一定有人比你我更头痛。”

    “”可是危险的是,冰与火本是天敌。

    忽冷忽热,白雅雅即使在睡梦中也觉得到身体的异样。

    一下子犹如遁入冰窖,又一下子却仿佛身体中有把烈火在燃烧,两厢力量抗衡著较劲,很不幸的,它们比试的场地是她的身体!

    “嗯”雅雅难过的呢喃一声,幽幽转醒。张开眼睛後,只觉得天棚四处布满柔和的荧蓝色光华,眨眨眼,没有窗幔没有雕栏,屋顶非常之高,而且更像是一个山洞之内,并不是屋子。又发了一会呆,有些搞不清出状况。才注意到,那些蓝色的光源,实是一颗颗鹅蛋大小的夜光珠一样的东西四散凌乱的镶嵌在岩石顶棚上,只是,夜光珠有这种蓝色麽?

    “醒了?”突兀的童声在旁边响起,语气中没有丝毫温度。

    “”雅雅扭过还很僵硬的头颅,见到床旁边的地上正站著那个“救她”的小男孩。“你好,我叫白雅雅。谢谢你救了我。”不自觉的居然用了现代打招呼方式,雅雅勉强笑笑,撑起依旧很沈重的上身,自己这麽躺著始终不太礼貌。只是入手之处冰凉光滑一片,“唉?”雅雅坐起上身,迅速的收起被冰到的手掌两手相互搓著,好凉这,这哪里是什麽床?明明是一块冰!这剔透的绿莹莹的色泽,寒气入骨!他们家怎麽用冰做床?而且还把她放在上面

    “这是万年的寒玉床,在上面修炼一月可顶十年。”见她惊异不禁好心的解释,言下之意,人家求都求不来的宝贝还被她嫌弃!

    “呵呵呵我没有武功内力什麽的,睡这个也无用。”白雅雅干笑著,这东西还真听说过,在金庸的武侠小说里,想不到还真有此物。她又不是她家二哥,总想著练什麽绝世武功,她只希望每天睡著暖和的棉被就好,实在没什麽大的追求。“但是,还是谢谢弟弟的好意,但是姐姐暂时还用不到。”

    那男孩一挑眉,对於弟弟这个词不以为然。然後他看著她,就是看著,目不斜视,眼神也没有丝毫波动。

    “?”什麽意思?她讲错了什麽麽?

    “别老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我不是你的什麽弟弟。”话刚出口,男孩骨骼开始卡兹卡兹的作响,然後像表演了缩骨神功一样,他那矮小清瘦8,9岁的身躯一丝丝的抽长,手和脚都长了一倍,膛也健硕起来!最後终於停止了生长,他左右摇摆了一下下颚,居然显得十分潇洒帅气,又是“哢哢”两声,然後他抬起头来“我只是觉得这样比较灵活而已。”俨然已经成了一个二十岁多岁的成年男子

    “第,第二只妖怪啊”雅雅目瞪口呆,喃喃道。这样的“变身”实在没有其他解释。不知走了什麽运气,原本平凡的生活自打预见若火以後开始丰富的翻天覆地,现在她居然见到了生平第二只妖怪!希望他不要说什麽她是他的什麽物件才好打击太多,她会麻木的。“请问这位大仙怎麽称呼?”

    “我是此处雪域的守护神兽,白釉一族的王,葬魂。”声音已经不是那样稚嫩的童音,变得尤其的低沈。而且可笑的是他这个神兽比较在意的是“第二”这个词,而不是“妖怪”。

    “葬魂你好,我是盎然城的名流淑媛,白氏一族麽女,雅雅。”见他这麽拽的自报家门,白雅雅忍不住给他恶搞一下,然後又迅速换上一副狗腿的表情继续道“请问葬魂大仙,你能送我回去麽?”另外,白釉一族是什麽东西?

    “别人只叫我葬魂大人,不是葬魂大仙。”葬魂皱一下眉头,“而且你现在不能回去。”

    “哎?要不你把我送到发现我那地方旁边,有著很大很大的处松林那里也可以,松林旁边有座院落是我家,我想离这里应该不是很远,费不了很多事的!葬魂大人!!”白雅雅急道,不要啊这鬼地方她一点儿都不想待下去!虽然,虽然眼前这男子看起来很漂亮很出色也很冷酷嗯,细看才发现他俊秀之色决计不在展风之下,空灵更胜安阳,跟若火那动人心魄的勾人美貌是还差一点,但是绝对是她见到的雄生物里数一数二的人物。但是环顾四周,这样诡异的一个山洞,这样寒冷的一座寒玉床,外头这样一个残酷的天气,加上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妖怪(是神兽!),还是没有让她有一丝想继续呆下去的欲望。

    “完成你在这里的使命,我便送你回去。”葬魂靠近她,冰冷修长的手指抬起她秀美的下巴,女孩瑟缩了一下,但是眼神却依旧坚定的望著自己。葬魂心里异样感油然而生,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见过活生生的凡人了?他叫葬魂,当然葬送的都是迷途与雪山中的魂魄。女孩眉心的红色纹路在他靠近的时候尤其明显了,暗红的光华骚动不安,仿佛是感知得到危险,开始运转自我抵抗著,那样繁复如花纹的纹理,象是个结印,属火之妖的结印。但是为什麽会被一个凡人拥有?她带来了个谜题,是有人故意埋下这个天敌想暗算与他?不可能是那个蛇妖和柳树妖,道行还不够!可是不管是谁,却为什麽挑这样一个一手指就可以捏碎的小东西?

    “你为什麽是魄之魂?”他的额头贴在了那处红色结印之上便感觉出来了不寻常,这不是一个凡人的魂魄。

    “有人说我十世之前是条鞭子。”雅雅不在乎的耸耸肩,然後不自然的推推他坚硬冰冷的膛,想要他不要靠这麽近,可是纹丝未动。

    “魄转世麽?你犯了天条还是妖界的规矩?”漆黑如深潭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著她开始泛红略显紧张的俏脸,觉得很有趣,更紧了紧力道不容她挣扎。

    “可能是妖界的规矩吧,说是我的主人杀戮太重。”快速的说完皱了皱眉头,“你放手好不好,很痛耶!”

    “主人?”

    “是只狐狸。”

    “你是怎麽来到这里的?”其实这里和她所说的松林差了很远,不可能是她开始讲的迷路那种可笑的原因。

    “这个就没法帮你解惑了,因为我也不知道!若我说我走著走著就走来了你信麽?”

    “很难。”

    “你看吧可是我真的是走著走著就来了。”雅雅摊开手掌无奈的说。

    葬魂离开了她的额头,也放开了钳制她下巴的手,神情若有所思。半晌,突然笑了一下,虽然那笑容称得上僵硬无比,但还是笑了。

    “既然如此,那麽就完成你出现在这里的使命!”一个属火的凡人,却拥有著魄之魂,那额头的结印在他靠近时隐不住的强悍骚动,可知道她妖身的时候有著多麽庞大的力量,火属的力量。

    “啊?什,什麽使命?”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这是他第二次讲这句话。

    “燃烧你的魄之火,为了活下去。否则,死。”很想看看,一个即将熄灭的魄之火将绝望美丽成什麽样子,这将是作为冰之神兽最好的修炼。

    “”看著他决绝又冷酷的样子,只有一个词滑入雅雅脑海中,天劫!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