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59◆疯狂

住家野狼2016-9-20 22:47:36Ctrl+D 收藏本站

    雅雅朝向她看过来的醒之笑了笑,强装著镇定。梦之正和展风互相斗嘴说著什麽,她也完全听不到!心思已经全被若火占据。

    她感觉得到双腿间的那条尾巴又变成昨夜那鳞片状,正一下下隔著小裤裤浅浅顶弄著她的花要不得的是,她居然有了湿意啊,怎麽办啊?在她爱的44身旁,在未婚夫梦之和他弟弟醒之身旁,自己居然湿掉了,因为一个妖怪的挑逗。酥麻从那一点快速攀起,她整个人都想轻轻颤抖,更想呻吟出声。但是她不能!她要装作若无其事!

    【雅雅你开始湿了麽?】若火邪魅的声音轻笑著从背後响起,他还没打算放过她。

    雅雅粉舌抵住紧咬的牙齿,不去答他。谁知那条盘横在小腹的尾巴慢慢却朝右边的淑袭去,在衣衫下缓缓圈住了她,大力的收紧,毛发也若有若无的骚动顶端此时挺立起来的小樱桃。

    【嗯】雅雅身子悸动,舒服得大眼一眯,连脚尖都在绣鞋内曲起。

    裤裤外的鳞尾开始有节奏的,力度适中的攻击她的花,频率像极交欢时的速度。顶弄了几十下,雅雅几乎快要闷哼出声,两片粉嫩花瓣想必已经盛开,仿佛已经准备好了迎接他,而且更多的香甜蜜汁涌出小裤裤湿掉了一大片。

    【啊】雅雅被那条要命的尾巴弄的心儿都酥了,流光溢彩的眼眸出妩媚的神色,微启的红唇潋滟欲滴。拜托,他们三个现在可不要抬头啊!还好手谈可能正在紧要关头,三人都神色凝重。

    【别,不要若火!】雅雅倒抽一口气,那鳞尾挑开了内裤边缘,从缝隙中挤了进去。雅雅想伸手过去将它按住,手腕却突然被什麽缠住无法动弹。九尾银狐!尾巴很多是不是??

    【感受它】若火的声音沙哑,似乎呼吸也很急促。可是这并不影响他继续邪恶下去,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那鳞尾缓缓蠕动,毫无阻隔的勾刮著濡湿的两片花瓣,更时而轻轻往花蕊中探去雅雅紧缩著儿,双眸早已水汪汪的,樱唇中的粉舌微微颤抖著。突地鳞尾大力紧贴著小珍珠用力一滑,糙的鳞片成排的刮过那娇嫩的所在【啊】雅雅几乎晕过去,呼吸控制不了的急促,一下子抓住缠住自己手腕的狐尾镇定著身体。

    【嗯不想我在他们面前强暴你就别乱碰。】若火浑身一颤,更收紧了卷著她淑的那条尾巴。

    【嗯】雅雅咬牙平息了一下,赶紧放开手。而那糙的顶端却顺著潺潺的水意向蜜洞里探去他,他怎麽就这样了进来!【别嗯】收缩的道令鳞尾进入的万分困难,可是若火还是坚定的缓缓挤入,并且越来越深。

    带著细鳞的尾巴进入的那样有力那样深,糙的硬端毫不留情的开始缓缓抽,白雅雅难过又舒服,身子禁不住开始细细轻颤。

    梦之放下手中的茶杯,顺势大掌深入桌下,轻轻收起雅雅的裙摆,将手掌毫无阻隔的置於她滑腻的膝盖上。眼也不抬的缓缓抚她,还有越来越往上的趋势。白雅雅没被狐尾缠住的那只手紧紧将他按在自己腿上,阻止他的行动。而裙内花中强悍的快乐却令她满手的汗湿。梦之反握住她细嫩的手指,反复抚流连,雅雅不敢挣动,怕引得他抬起头来看向自己,便任他握著。

    【小乖乖,你那未婚夫也坐不住了麽?】若火闷哼道,鳞尾却更使上力道,旋转著拔出,又重重的抵了进去。

    雅雅细不可闻的嘤咛一声,梦之却收紧了手指,用手背轻轻磨蹭她光滑的大腿。

    【若,若火别,有人啊】儿中的快慰深沈的涌动著,她多想大声呻吟出来,婉转莺啼,可是她不能。不得已调整了一下坐姿,缓解想扭动纤腰的欲望,却令花蕊中的尾巴探入的更多。雅雅都感到当他拔出来的时候带出大量花蜜,双腿间又黏又滑,怕是连裙子内衬都满是湿意。呜怎麽办啊?

    【小乖乖让我爱你。】若火有些受不了了,那紧致的触感令他每一次抽都那样困难,忍不住想象她昨夜是如何要命的一寸寸吃掉他的分身他现在只想什麽也不管不顾的将她压在身下好好爱她。

    【】搞什麽飞机?若火莫不是傻掉了?莫非让她现在和个透明人在展风他们眼皮子底下欢爱?就怕他大叫好爽的时候,醒之会大叫有鬼!

    “咦?雅雅是热麽?脸颊怎麽那麽红?”怕什麽来什麽,醒之终於从棋盘上抬起眼头看向雅雅。怎,怎麽办?

    闻言,展风和梦之也不再纠结於棋局,都直勾勾的盯著脸蛋青一阵红一阵的白雅雅。雅雅听见若火在身後闷笑出来,她不得不强忍著回头瞪他的欲望,幸好他也停下鳞尾的动作 。

    “呵,梦之?”白展风侧头一看,桌下梦之的手背正紧贴著雅雅白皙的大腿磨蹭,手中还握著她的小手。

    “”雅雅一阵尴尬,不知说什麽要好,也不知道怎麽面对展风探究的眼神。弄得好像她很喜欢梦之如此待她的样子其实,其实是那就更不好解释了。

    “大哥好色噢。”醒之扁扁嘴巴,显然以为雅雅脸都羞红了是因为自家大哥。

    “二位是羡慕还是嫉妒啊,用不著我提醒吧雅雅本就是我未婚妻。”梦之对於雅雅的柔顺有些飘飘然,尤其是在白展风面前占了上风。

    白雅雅白了他一眼,想把手指抽回,却是怎麽也挣不开。展风也不答话,只是用力扳过雅雅身体拉向自己,逃离梦之的怪手。怎奈如此动作却令花中的尾巴狠狠顶弄了一下,雅雅和若火都呻吟一声,雅雅紧接著便毫无力气的软倒在了展风怀里。

    “雅雅?”展风抬起她绯红的小脸儿,疑惑的问。

    【在我眼前就向他人投怀送抱麽?雅雅?】若火危险的声音再度响起,随之的是那尾巴又开始了动作。力度再也不复温柔,开始野蛮的冲进她早就水淋淋的娇,一下又一下弄得她简直就要疯掉!

    “嗯”雅雅还是呻吟了出来,尽管已经死命的咬住了嘴唇。被小4抱在怀里早就没有丝毫力气。身体忍不住轻轻颤抖,浪的吟哦就在嘴边,仿佛她只要一开口就会全部冲了出来。

    “雅雅?”白展风感觉得到怀中女孩的不对劲,又不知到底怎麽回事?莫非是被梦之轻薄生气?也不太像。她小脸埋在自己口看不清表情,可是周身的香气却犹如带著一股甜腻的诱惑。

    【若火!救我!】雅雅被那种濒临死亡,隐忍的快慰弄得魂不守舍。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越是缩紧儿排挤著他,他越是进出的更加沈重狂野。她全身的毛孔都叫嚣著要求释放,如果那绚烂的高潮要是此刻来临,那就一切都完了!!

    【可以,但是接下来我们要做什麽?】若火很会趁火打劫。

    【随你!】

    【这可是你答应的。】

    空气仿佛静止,周身除了自己的喘息声音在没有别的。

    若火将雅雅从一动不动的白展风手中提起,抽出湿淋淋的鳞尾,顺便也勾掉那碍事的内裤,这令雅雅呜咽了一声,花蜜没了阻挡哗的泄了下来。随後他撩起她的裙摆,两手托住她的臀瓣冲向自己,做好了交欢的姿势。

    雅雅惊呼一声因为他突然的放手,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掉在地下,被腰间和棉上那条尾巴卷住。

    “我要来了噢。”若火颠倒众生的一笑,瞧著眼前粉嫩娇靡的泥泞不堪,可知怀中少女已经动情到什麽地步。就在均如石膏一般的三个少年面前用力的将雅雅贯穿。

    “啊”雅雅心间一颤,终於再不控制的大声嘶喊出来,释放了压抑了许久的快乐。儿大力的收缩著,她握著若火的手臂浑身再也止不住的颤抖熟悉的绚丽快感来临,雅雅眼中脑中空旷一片,再也无法思考。

    “这次高潮来的好快是因为他们在身边麽?”若火表情并不如语气般轻松,他也忍耐了很久,这种强烈的收缩另她本来就紧致的不像话的蜜洞更加磨人,仿佛千万张小嘴都在狠狠吸吮他,强烈的快感令他头皮一阵阵发麻。忍不住也嘶吼出来。“噢小东西,雅雅真厉害。”

    若火动作开始狂躁,周身流转著银白的妖气,连窗帘也不住拂动。那狭长碧清的眼眸,此刻更是妖异深沈的没有丝毫温度,嗜血的紧盯著眼前少女,恨不得将她生吞入腹。

    雅雅如清晨正在开放的花朵一样伸展著妩媚的身体,唇边带著满足的笑意,纤细幼嫩的大腿紧紧缠住若火的腰身,水蛭一般不知足厌和缠人,这样的娇痴和媚态另人无法不沈醉下去。

    “雅雅,雅雅”若火随著她扭动的身躯动作开始不受控制的疯狂,每一下的顶撞都像是想将自己整个人都钉进去似的,而身下女孩只是一声声咪嘤著承受他的野蛮。

    虽然被若火施了法术,可是分明展风梦之醒之就在身边,而自己却这样荡的因为若火给予强悍的快乐呻吟著。啊她该怎麽办?

    狐尾纷纷剥落雅雅的衣衫,一条卷在了她赤裸的纤细的脖颈上,向後一拉,“啊”雅雅头颅向後仰去,不得不挺起了脯,口的两只翘立浑圆正散发著诱人的芳香,波荡漾,晃得若火开始头晕目眩一张口含住一只,大口大口的吸吮,“嗯”雅雅娇媚的从鼻子里哼出一声,这种被大力吸住的快感啊雅雅弓起身子贴向他,抱紧了他的头颅。

    “呜”这分明是娇啼,潮水般的快乐侵袭,雅雅有一种即将被他弄坏的错觉。小腹都被顶的一突一突,随著他的每一下进出,心儿就跟著翻腾一次,再不知今夕是何夕。

    “说,我是谁?”若火呼吸重,爱她的频率几近於疯狂。

    “若火啊”他给予的强悍感觉那麽强烈,她如何会弄错?“嗯”在她喊他名字的时候,她感觉得到他陡然变得更重了。要命的摩擦著她,好想被他就这样撕碎。

    “你是谁?”那鳞尾无声无息的凑近他们的交合处,在粉嫩的花瓣中间勾挑著潺潺水意。

    “嗯是,是雅雅”女孩无助的攀著他,一声声破碎的咪嘤痛苦又快乐。无意识的抓住那糙的鳞尾,却壮的令她诧异刚刚,刚刚这东西曾经深入过她哪里

    “那我在做什麽?”若火因为她的抚眼睛眯起,口一窒。那鳞尾便还带著雅雅柔荑便袭上了裸露在外已经充血饱满的小珍珠。

    “啊”这突来的刺激尖锐又快慰,雅雅身子不受控制的弓起,头颅向後扬起,露出了纤细柔美的颈线。他还问他在做什麽?当然是“爱我”支离破碎的媚人呻吟,似陈述似邀请。

    因为这样的话儿若火心内一阵酥麻,眼中流转的星芒几乎全部变成妖娆的绿色。鳞尾大力的抵著小珍珠旋转,而妖身的硕大也开始不住胀大,怀中女孩哭喊著呻吟,连著一阵不能自已的颤抖,腿儿几乎绷直,娇中收缩的频率密度紧致的不可思议,若火再不控制自己,低吼著快速的又抽了百十来下终於释放了自己。

    两人气喘吁吁,雅雅几乎觉得自己要死了过去。被狐尾缠著托向了若火,被他紧紧抱在怀里。雅雅想瞪他一眼,奈何此时高潮的美丽余韵还在体内,变成了媚人的微嗔。若火一眯眼睛,伏在在耳畔道“还想再来一次麽?”他的气息拂过敏感的耳珠,雅雅身体酥麻一片,想累死她麽?这个妖!\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