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58◆对弈

住家野狼2016-9-20 22:47:10Ctrl+D 收藏本站

    那边气氛正错综复杂的纠结著,而这边正在用膳的各位也在暗自纳闷。

    所幸的是,还不知道风月宝鉴旁边还有三个大妖怪在六眼相对,若火和白二正两看生厌。暗潮汹涌的气氛波及不到此处四人。

    白雅雅自是不必说,昨夜的荒唐加上刚才陡然出现的若火,早已搅得她芳心大乱,不知是怨他没事勾引自己还是欲哭无泪的她居然失身给一个妖怪,她的44啊呜呜她对他不起啊!心思重重,美食自然也食不知味。

    显然,小4和梦之哥俩想的却是另一桩。

    只是一夜未见,雅雅不知为何居然看起来豔光四?!

    秋水般的眼眸此时潮湿明媚,那麽潋滟欲滴;粉嫩的两颊嫣然一片似是能拧出水来,诱得人想去掐上一把或是吻上一吻;本就莹白光滑的皮肤此时居然神奇的泛著一种剔透的光泽,整个人看起来媚的要命!这是何缘由?发生了什麽事情了麽?

    三人对看一眼,都瞧出各自眼中的惊异,原本还疑心是不是其中有人趁其他两人不查,跑去偷袭雅雅将她滋润成如此模样。但看这全体都很疑惑的表情又瞧著实在是不像。那是怎麽搞的?还有一个妖孽安阳,现下却不在府中,想也不能腾云驾雾回来调戏他家小妹岂不是天方夜谭?那是何原因?

    三人各自疑心,看著谁都像是真凶!怎想得到下手之人却是另有其人?

    “表妹昨日晌午就有些心神不宁的,问你又不肯说。夜里睡得可好?”梦之隐去思量的表情,弯著凤眼瞧著虽是在他眼前却不敢轻举妄动的人儿,加上她此时这等模样,真让人瞧得身子也酥麻了。

    展风醒之也停下手中筷子,露出注意听的神色。

    “啊?噢,睡得很好。多谢梦之哥哥关心。”雅雅哪有心思理他,敷衍道。小心的瞄了一眼展风的神色,明知他铁定是不能发现,可还是背夫偷情般的禁不住虚心。

    “雅雅?”白展风疑惑的瞧著她,伸出手掌探向她红豔得不正常的脸颊。雅雅微微挣动著想躲开,展风怎肯令她逃掉?见她居然下意识的挣扎,展风不由怒从心起,猛地一揽她的纤腰,将她纳入怀中。再去抚那绯红一片的凝脂,入手腻滑细嫩,手感似乎比较往日愈加的好,但是此时却是燥热难当。“雅雅脸蛋儿怎的这样烫?是羞的还是生病了?嗯?”展风紧盯著怀中人儿的表情,眸子危险的眯起,因为居然嗅到了危险的气息。那种在他不知道的角落发生了什麽事情的样子。

    “没没有。我我还在吃饭”雅雅垂下睫毛心虚的不敢瞧此时他犀利的眼睛,结结巴巴的提醒他,企图转移话题。

    “雅雅,怎麽这麽不对劲呢?是不是发生了什麽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了?”醒之叼著筷子,粉嫩的小舌头舔舔筷端,歪著头颅似笑非笑的瞧著白雅雅。灵活的大眼眼波闪烁,此时丝毫没有掩饰自己诡计多端的心思。“哥哥要小心噢感觉很像被戴了绿帽子噢!”

    “雅雅不会的对不对?”梦之瞥了一眼本应幸灾乐祸的醒之,却发现他丝毫没有戏谑之意。况且说到戴了绿帽子实在是想破了头也想不起来男主角会是谁人?白浩磊不在府中,况且已经成亲;白午阳也在林场舍不得下来,跟雅雅更没什麽交集;安阳还在出差不能回来,就算是他算不得戴了绿帽子;剩下的只有随浩磊夫妻俩去了京城大伯,和柳师傅去远游的二叔;老四和醒之都在这里,其余也只有自己和父亲了想到父亲梦之不仅满头黑线。这完全不可能嘛。

    所以,可能是他们多虑了。

    雅雅被钳制在白展风怀中,有些气闷。这三人是抽的什麽风?怎麽突然审起犯人来了?话说作为被害者的她才应该发飙才对吧,怎麽到是被他们抢了先,俨然看自己是在看个红杏出墙的小娃?她是招谁惹谁了?

    “我想你们大概搞错了对象吧?一大清早就来抽风,拜托要抽风选个离我远一点的地方好不好?喏,绳子,棍子,绑在一起拿到院子里抽去吧,外面有的是风!”白雅雅气鼓鼓著俏脸死命挣扎,奈何展风好笑的瞧著她,却收紧手臂无论如何都不放手。

    “小野猫发脾气了麽?”梦之妖娆的凤眼有著掩饰不住的笑意。

    “可不是,好泼啊唔”展风也禁不住笑起来,却被怀中人儿一口咬在手臂上。

    “雅雅?”醒之有些目瞪口呆,显然第一次瞧见这样的白雅雅。在他眼中雅雅向来是柔弱的,娇小的,可爱的,粉嫩嫩的,逆来顺受的原来,那是还没有惹毛她!想起那天在浴室里他们的第一次,这女孩强装镇定,开始的时候那张小嘴儿也是如此难缠不禁微笑出来,他的雅雅噢。

    是夜,几个少年杵在风月宝鉴,小碧小月送茶水点心都送到手软。可他们一个两个三个都没有回去睡觉的意思,大眼瞪小眼的。

    话说早晨吃过饭後,知道雅雅生了气,三人都有默契的谁也再不提那事。可是心中却是警铃大作,所以这个晚上能在这里多挨得一时半刻是一时,谁知道他们前脚走了,後脚就会发生何事?

    雅雅有些无力。这几个家夥莫非在这捉奸夫呢?可是捉得到麽?

    雅雅眼角扫了一眼大大咧咧横卧在床上的若火,这家夥仗著别人看不到他越发的肆无忌惮,看著自己的眼神赤裸裸的毫不遮拦,盛著满满的勾引诱惑!这个色狼,不,色狐狸!!

    雅雅忙转头头去,背脊却攀上一层**皮疙瘩。小4梦之醒之,今天做的好,做的妙,她拜托他们不要那麽快就回去,把她丢在这里更危险!

    “咳,雅雅累了麽?”梦之首先打破诡异的沈默。

    “梦之哥哥,我”还没等雅雅说完,就被打断。

    “要是不累的话,不如我们下棋吧!”展风紧接著道,就怕她说出“累了,想睡了,你们回去吧”的话语。可是他是怎麽也不会晓得,雅雅想说的是“梦之哥哥,我一点都不累。”所以,这也属於歪打正著。

    “好啊,但是雅雅棋艺不佳,但是好想看看梦之哥哥和四哥两大高手对决厮杀。”雅雅掩口娇笑道,她那是真想笑啊,因为正和寡人之意。

    於是醒之屁颠屁颠的跟小碧小月去拿椅子,然後就吩咐她们俩不用侍候睡觉去吧。雅雅琢磨著自己这边还不知道进行到什麽时候,也不想她们太累 ,当小碧小月征询的目光瞧来时,便点了点头。

    这边梦之和展风早已摆好棋盘架势,都心情大好,也没承想居然这麽顺利。

    雅雅偷空瞥了一眼床上的妖孽,希望他不要一生气把他们都吃掉的好。只见若火他朝她了然的一挑眉毛,居然懒洋洋的转过身去,好像准备睡下,只余下一大把尾巴还占领大半张床铺,正一动一动的。

    雅雅苦恼,拜托啊,狐仙大哥。那是她的床耶

    “雅雅,你猜是你哥赢还是我哥赢?”

    四人围坐在方桌四面,中间便是围棋。雅雅刚刚说什麽“两大高手对决厮杀”完全是瞎掰,她本没瞧过他们任何一人下棋,这麽说只不过是打蛇顺棍上,总不能自己下场丢人现眼。可是谁成想,这两人还真是有点真材实料的。

    梦之执黑子,展风白子。

    现下轮到展风,只见他好看的眉毛轻蹙著,眼光灼灼的盯著棋盘正在思索。而梦之将一粒黑子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触著嫣红下唇,嘴角勾起漫不经心的微笑,好以整暇。

    展风突然抬眼朝梦之一看,扯起左边的嘴角,鼻子里“哼”的一声,“梦之以为你下在这里我便看不出你的用意麽?鹿死谁手还未可知。”说罢将子放在了一个及其诡异的地方。

    梦之也“咦”了一声,开始严阵以待。

    白雅雅瞧著两个出色的少年对弈,托著下巴也凝眉细看,似乎忘记了床上还有那一尾东西。不过若火怎肯让她忽视他太久?

    “”雅雅身子一僵,感觉到小腿一麻。

    “雅雅?”醒之朝她看来,露出疑惑的表情。

    “没事只是突然看出来了梦之哥哥下在星位这一子是何用意。”雅雅冲醒之笑笑,如此说道。可是心里想的是,这妖孽!!居然

    “噢?我们小公主这麽聪明麽?”梦之含笑瞧著她,却得到一个白眼,也不甚在意,又重新凝神看向棋盘。

    白雅雅暗自咬咬牙,忍耐著。本不用低头看,就知道是若火的尾巴正在卷在了自己的右边脚裸之上,而且正在一圈一圈的收紧向上游移。

    这,这混蛋!不知道她前面正坐著三个大活人麽?居然敢居然敢是啊,哪有什麽是他不敢的?

    那毛茸茸的触感正不断攀升,缓慢而坚定的层层卷住她的小腿,而那尾巴顶端正在小幅度摆动,企图爬上她的膝盖雅雅将手抵在膝盖处,阻止它继续攻城略地,谁知那尾巴绕过了她,直接进攻大腿内侧。白雅雅赶快并紧两腿,却将那尾巴夹在了两腿之间尾巴暂时动弹不得,雅雅松了一口气。可是显然她安心的太早,那尾巴正一突一突的,费力的想要挤向那温热的神秘地带

    雅雅眼角向身後撇去,果然见若火撑著头颅大大咧咧坐在後头梳妆台上,正眯著狭长的妖目微笑的瞧著自己。

    雅雅转过眼神,脸上表情瞬息万变。嘴唇忍不住抽动

    “”那两腿之间的尾巴不安分的试图顶开雅雅紧闭的双腿,见不见效果,居然动作变得剧烈,连雅雅的裙子都被弄得一凸一凸的。话说虽然小4他们瞧不见若火,但是并不代表连雅雅膝上裙子上的异动他们也看不见!雅雅无奈的只好略微分开两腿,那尾巴便长驱直入,瞬间就到了私密处。

    话说,梦之展风是在下棋对弈,而这边雅雅和若火更像是对弈般一个进攻来一个防御,一个要上房,那个便拆他梯子。斗得个不亦乐乎,不过明显有人技高一筹。

    【喂,你好了吧!】雅雅在心中喊道。

    【小乖乖,快将腿儿再分开些难道你忘了昨晚它】若火居然听得到她心中所说的话语,并且还适时的回应。

    【想得美!】雅雅几乎咬牙切齿!!

    若火也不答她,只是又伸出两条尾巴卷住她的两只纤细脚腕,轻轻一拉

    【别】雅雅咬住唇瓣,两只小拳头紧紧抵在膝盖上,真想哀号!裙下的双腿已经张开,第一条那毛茸茸的尾巴终於隔著小裤裤抵达了蜜外。正一下下轻轻转动,瘙著大腿内侧细嫩敏感的皮肤【好若火,求你了】雅雅脸颊正是不知是红是白,硬来肯定是弄不过他,只好软言相告,看看是不是能让这位善心大发,放她一马。

    【乖雅雅,求我什麽呀是不是再刺激些?】若火瞧著雅雅表情似是极力忍耐,掩饰不住的委屈极了。人正端坐在那几个碍眼的小子身旁却被自己这样侵犯,突然心情好得不得了。又一条尾巴从她背後探了进去,一下下游移在她美好细嫩的背脊上,他感觉的到她身子轻轻一僵,就顺势从腰侧的缝隙滑到了她身前,正在她小腹处一下下轻搔。

    【】白雅雅,略微低头审视著自己腹部,还好因为坐著那处空间比较大,还令人看不出来里面居然有什麽东西厄刚想完,那处的褶皱就微不可觉的动弹一下,她的眼角也跟著跳了一下。

    【若火,停手!】白雅雅简直觉得自己的话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她不知她凭什麽去威胁命令一个妖怪,况且这些道理此时此刻如何想得到?她只是觉得自己快被他搅疯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