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57◆妖遇

住家野狼2016-9-20 22:46:42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白府的这个夜晚是那样的漫长,可是除了雅雅,所有人都犹如睡了一个好觉般无知无觉。除了餍足,像往常的每日一样并无其他不同。

    小碧小月快速整理著被褥,穿戴好便来到了主子榻前。只见白雅雅睡得那样满足,呼吸绵长而清澈,丝毫没有转醒的迹象。只是不知正做著什麽美梦,唇畔挂著满足的微笑。

    小月瞧著即使是在睡梦中自家主子也娇豔异於常日的脸颊,暗自奇怪。如婴儿般透明的白皙面孔由内而外透著一种豔若桃李的粉红,似乎连半点毛孔也无,娇俏的长长睫毛半卷著,遮在紧闭的双目上留下一片甜蜜的影,本就诱人的樱唇如今粉嫩绵软,越发想要人亲吻上去,裸露在外的雪白肩膀泛著淡淡的红晕,皮肤莹白腻滑,仿佛触感好得不得了,连同为女人的她也想去抚膜拜。

    她家主子不知为何,看起来好诱人

    “主子,主子,时辰不早了,该起身了。”小月犹豫了一下,还是叫醒了她。

    “嗯什麽时辰了?”雅雅迷迷糊糊道,好想再睡一下,昨天本没有睡多久嘛昨天?雅雅猛然张大眼睛,妖狐!若火!他和她

    白雅雅腾的拥被坐起身来,吓了小月一跳。慌忙低头巡视自己,穿著睡衣很正常还好,手臂口白皙,并没有什麽碍眼可疑的红痕“呼”雅雅松了口气,还算他有良心,若是早晨起来被小碧小月发现自己一身暧昧惨遭蹂躏的样子,那想想可真是不太妙。

    又眨眨朦胧的眼睛,强装警惕的四周看了看,一点儿那妖怪曾经出现过的痕迹也无要不是身体中还残留著那令人脸红心跳的余味,她一定以为是自己做了一个荡的春梦!

    一边想著,一边下了床来让小月梳洗,拿过小碧递来的青盐刷牙漱口。雅雅琢磨著,若火就这麽不见了是去了哪里?不过妖怪之所以称之为妖怪,就是与常人不可以一概而论的,神出鬼没。希望他晚间可不要再来找自己会周公的好,那可疑的碧青眼眸让人一看就犹如堕入五彩云端,再不知身在何处,危险的紧。

    “雅雅是在寻我麽”那熟悉的柔的嗓音突兀的响起!

    “噗”雅雅腮帮鼓鼓,口中漱口水喷了小碧一裙子,两只本来就大大秋水眸子,这回瞪得如铜铃,妈呀!

    “主,主子?”小碧哭笑的不得的瞅瞅湿了一小片的裙摆,又很疑惑的看著白雅雅,只见她身体一僵,脖子向後转去的速度好像上了锈的铁碾子。又顺著雅雅的视线也往床榻上瞧去,除了凌乱的被褥和正在整理的小月,没什麽不一样的,所以主子这是唱的哪出?

    可是白雅雅眼中所见到的画面和小碧是绝对不相同!!

    他是何时冒出来的!!

    只见若火披散著长长又柔顺的银发,左臂撑著下巴侧卧於床榻上,狭长眯缝著的碧青妖目正灼灼的盯著她看,连尖尖的长耳也有节奏的悸动著,嘴角似笑非笑,豔若桃李的面貌是那样邪魅,让女人看了想尖叫!而小月似乎本瞧不见,就在那整理著床铺,手几乎都能碰到他的口松垮的白衫掩不住那口大片春光,一点粉红的小巧茱萸诱人犯罪的暴露在空气中,交叠著长腿腿跟处,正有什麽东西好似微微隆起,连身後八条毛茸茸的狐尾也漫不经心的左摇右晃

    厄看见他的尾巴,雅雅脸蛋腾的红了

    “咳,”雅雅僵硬的转过头颅,飞快的洗好脸穿好衣衫,逃命似的夺门而出,“我饿扁了,小碧小月!快去风月楼用早膳!”小碧小月只好满头雾水慌忙的跟著去了,仿佛後头有恶鬼追赶。

    “”若火盯著那抹纤细的背影奔出视野,眼睛眯了眯。觉得心口居然有股子火气噌了窜了上来。白雅雅,你可以再跑快一点也没关系居然躲他?

    是妖气!

    而且是庞大的妖气。好像故意放出来一般,若火瞬间感觉到了那毫不掩饰的挑衅。白府的大妖怪回来了哦放出这样气场,是想引自己现身?而且是还等在白雅雅出去之後?他冷冷一哼,可不认为这是某种巧合

    闲闲的拉好衣衫,屋内再不见了若火踪影。

    “恭候多时,不知兄台是如何入得在下所部布阵法?”刚到风月宝鉴後面樱花树林,就见早有一男子立於树下,片片樱花随风飞散在他的身侧,映衬得柔媚的凤眼愈加勾魂,只是年纪已入而立之年,有些可惜。而,此等表象自然是不能阻挡他们彼此看清真身,若火眼睛一眯,这是巨蟒!而奇怪的是身侧居然有著不一样的感觉,仿佛除了他们两个还有什麽正隐匿著气息想寻的时候却飘渺的毫无踪迹。

    “与你何干?”若火懒洋洋的踢著脚下刚冒出嫩芽的碧草,眼皮也不抬。

    “这自然是与在下稍有点关系,此处正是在下府邸,敝姓白。”那男子似是脾气好的不得了,依然不改柔媚的声音,软腻的令人**皮疙瘩落了一地,蛇妖真是变态呐。

    “你的府邸?姓白?”若火嗤笑,说的好像真的一样。“我来寻回我的东西,既然是我的东西,我自然近的她身,请勿多事。”

    “噢?不知敝府有何事物乃是原本兄台之物?还烦劳告知,也好早日归还,了却兄台心事。”那人笑笑,说的及是恳切。

    “既是我的东西,不老您老费心,到时我自会取走,只是眼下还不是时候。”说话间,若火渐渐能感受身旁的另一脉细若游丝的妖气,这妖气一片水木清平之势,难得的是居然毫无敌意。

    “既然兄台想让敝府暂且保管,在下就不知兄台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她天劫将至,我必须帮她渡过此劫。”若火缓缓道,盯著身前男子的表情,他不知此人究竟是否知晓珠砂的事情,他身在此地的原因,到底是巧合还是确与雅雅有关?

    “噢她已有千年之身了麽”这男子蹙起秀眉,若有所思。

    “二爷,此次怕是踢到了铁板”一个身穿青色衣袍面貌斯文的男子从树後现出身形,先是朝若火微微颔首,再笑对著那蛇妖摇摇头道“那令你意动的鳞鞭原是有了主儿的,”他又微笑的看向若火“是不是若火大人?”

    若火一挑眉,原来是个柳树。他说妖气怎的如此清澈纯净,原来是木灵之妖,平和之气自是与他们妖兽的跋扈不太相同。

    “流炎若火?真是久仰久仰,原来是几百年前搅得妖界大乱的若火大人!这麽说来那麟鞭却是若火大人心头爱物了?”他细不可闻的皱了皱眉头,又朝青衫男子戏谑道“柳兄,那我守了这十来年岂不是白白做於他人嫁衣裳了?”言语说的虽是轻描淡写,不过眸中却有著不容忽视的嘲讽之意,自然是不甘心的了。更惊异的便是这眼前的九尾妖狐,原就是那银狐若火!有些棘手。

    “你二人也不用打什麽哑谜,珠砂早已脱去本体,莫要麟鞭麟鞭的叫她。”若火颇有些不耐烦,果然此人不怀好意,是偷窥珠砂来的?“他叫你二爷,莫不是白二爷,白二当家不是?敢问这位满身柳木气的兄台如何称呼?”

    “不敢不敢。鄙人姓柳,如若若火大人不嫌弃也可叫在下柳兄,就是怕高攀了大人。”这柳姓之人眉宇细腻,斯斯文文,看起来颇有些文人气质,只听他又道“在下素便与白二爷颇为交好,承蒙白二爷小侄女雅雅不弃,被她称一声师傅,教授一些音律。而这位便如若火大人所讲,如今便是此宅的二爷,雅雅的二叔了。不知大人刚刚所说弊徒天劫将至是合意?又在何时?虽是比不上大人神通广大,或许在下与二爷也可尽得棉柳之力。”

    “不敢相烦。如今二位在此凡人之地流连势必事出有因,听言下之意又似乎正是为珠砂而来,更是不知是敌是友。怎的,我昨晚刚到,一大清早二位便寻了来,真是耳目颇为灵通。”若火非但没有领情,更是出言相讥。要他相信眼前这俩皆是千许年的妖物非但毫无恶意,并且还要出手相助?真是莫大的笑话,若是真是有相助之意,怕也是为了他们偷窥之物的安全考虑。

    “大人说笑了,这既是在下所布之术,而若火大人昨夜又妖气波动如此剧烈,我们怎会不知?原来麟鞭魄原名珠砂。”白二爷先是暧昧一笑,後又轻轻念著“珠砂”几遍若有所思。

    “我与珠砂许久不见,自是有许多体己话儿要讲。反倒是白二爷似乎对我这宝贝颇有见地?”若火被白二揭穿昨夜的疯狂脸不红心不跳的,仿佛本没说自己。

    “见地倒是不敢,”白二媚眼一挑,笑起来“只不过当年一位高人告知,於某年某月某日白府将有一位转世魄降生,此魄正是蛇族修炼的好利器,我便在此相侯。见得雅雅的时候已知这是一尾麟鞭,并修炼得脱离本体已成魄,却不知因何转世。便在此布下阵法掩饰其魂所散发之气。谨防他人偷窥想不到,嘿嘿”

    “噢?想不到偷窥之人居然登堂入室找上门来,正是区区不才在下麽?”若火眸子开始涌动,周身散发著银白的光华,妖气拂落朵朵樱花,仿若漫天花雨。

    “大人勿要动气,在下与二爷也并不知晓,此物原是有主之物。既然若火大人寻来,而这珠砂又是大人爱物,我们怎好横刀夺爱,自然是”

    “柳兄,如此说来,我们在此多年,又怎麽算呢?”柳师傅话没说完就被白二打断,白二瞧也不瞧柳师傅,一直嬉笑妩媚的盯著若火。“若火大人不知何事居然舍得珠砂转世,想必也是与当年传闻上头那几位人物有关。但是这些白某人不管,既然她已转世,自然是不记得若火大人的,便是无主之物,若分先来後到,也是白某来得在先,大人你说是也不是?”这白二身型骤然开始变化,身量猛地抽高,眉眼更加细长,两侧嘴角也随著笑容向耳朵拉开,唇瓣猩红,身体奇异的扭曲著,仿佛一条伺机而动的灵蛇。身後碧绿碧绿的妖气萦绕,若隐若现一头身型巨大的白莽盘横吐芯,虎视眈眈的盯著若火。

    “唉”柳师傅微微摇了摇头,叹气。这却是何苦来的?“珠砂既是银狐之物,白兄又抢来作甚?”已知他已听不进去劝告,所幸闭口不言。余下两人僵持不下。

    “怎的柳兄不是与二当家一路的?不来出手相助麽?还是对二当家信心满满,不屑与若火动手?”若火舔舔嘴角,颇感到兴奋莫名,已经许久没有打过架了。

    “要我说二位莫要如此,雅雅现已於凡人并无区别,要是争夺也是她轮回之後,现在未免太早了些吧!眼下当务之急是她天劫将至,若是雅雅渡不过此劫被打回原形,一切也是白费心思。”话说旁观者清,他这话说的合情合理,显然那身关己任的二人是有些冲动。

    若火缓下妖气,白二也慢慢回复了人身,没了针芒相对,周身的气流又是平和一片。

    这白二想的是,他本没有若火法力高深,若火名声大振与妖界之时,自己还是小有所成,如今撕破嘴脸却没有那必胜的把握,也没意思的紧。而若火所顾及的是,珠砂本是他的器,而现已是凡人之躯,没有珠砂相助,自然杀伤力大是不如从前,能避免与人动武就避免,再说对手是两人,而自己仅是孑然一身,虽说现在那柳树妖是隔岸观火,难保不住若是白二落在下风之时他不手,胜负还难说的准。况且珠砂的天劫才是他现在头等大事。

    两人心中都有思量,这仗自然是打不起来的。三个妖怪各人有个人的想法,居然出奇的安静。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