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56◆上瘾

住家野狼2016-9-20 22:46:13Ctrl+D 收藏本站

    “雅雅,会有些痛,很不好意思要你再经历一次破身的痛楚嗯但是我实在是舍不得让你感觉不到我来了,在我彻底失控之前”妖狐若火弯著嘴角,嗜血的一笑。下身硕大的硬端划开那闭塞的甬道,要命的紧缚让他不得不停下喘了一口气,而此时身下少女如受惊的小兔子般的可怜神情,却让他有了去弄坏她的冲动若火闭了闭狭长的妖目,不去看她的表情。

    “嗯轻一些痛啊”雅雅的双手抵在眼前正想著侵袭他的妖怪口上,可是虚软无力的更像是抚。因为这样的诱惑若火身子一僵,喉头滚动一下,大掌固定她的腰身,一个用力,他探了进来。

    “痛痛”天,好痛。雅雅眉头紧皱,不只是想哭还是想笑,一生之中居然当了两次处子,除了她还能有谁这样?雅雅强迫自己放松著身躯,费力的包裹住花中要命的大。怎奈娇嫩的花壁却如有意识般自然的开始收缩,像是小嘴一样紧密的吸吮著他,仿佛想要纳入更多。

    “”若火心口一窒,除了重的喘息却说不出话来。索闭口不再言语,费力的停住自己想一举贯穿她的欲望。唇畔贴近她的耳舔舐吸吮,身下女孩一阵妖娆的颤抖,花中却流畅出愈多的爱,这样的润滑下若火闷哼著用自己庞大的力量进入了她的最深处。“雅雅看著我。”碧清色的细长妖瞳出妖异的光华,身下女孩浑身一震,再次虚软下去不复紧绷。仿佛不知疼同般开始扭动著柔若白蛇般的身子,连魅惑的娇吟也溢出唇瓣。

    “嗯若火”媚人的嘤咛,白雅雅已经迷惑,只是痴缠著身上绝美的男子,口中的吟哦越发乱不受控制。

    若火开始不再忍耐,壮的硕大被她的娇小紧缚著,顶弄的一下沈重过一下,女孩只是攀著他的身躯,如狂风中的落叶般无助。他现在什麽也不想思考,不去思考在她身上自己的妖气居然波动的如此剧烈和无法控制,不去想现在白府之中那个大妖怪会不会去而复返?他只想沈醉在她的身子里永远也不要离开。

    雅雅昏昏沈沈的没有力气,她不知道他究竟要了她多少回,也不知道现在是什麽时辰。

    夜色黑的诡异,仿佛没有尽头般,永远不会有明亮的那一刻。

    她很想就象以前那样晕过去算了,或许等到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天亮了,自己睡在床上,小碧小月都在身边可是,在他身下,无论有多麽令人窒息的快乐来临,无论她多麽快慰的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死去,都是那麽的清醒。身体和灵魂,仿佛是剥离开的,明明已经没有丝毫力气,头脑却永远知道在发生什麽事情,他是如何爱她,他那可怕的硕大是如何一次次狠狠贯穿她娇小的身躯。

    “啊好舒服”不由自主的,媚的呻吟好像掐在嗓子里一样溢出。雅雅已经变得不像她了,嘴畔挂著恍惚的笑意,晶莹的津顺著红肿微张的嘴角流下却被他长舌一挑吸入口中,拉起一道暧昧的银丝“嗯”

    “小东西,原来喜欢这样下面的小嘴缩紧了。”若火碧清的眸色再次深邃起来,被她爱泛滥的娇再次层层吸住,大力的绞得他生疼。凶狠的抓起她一边的布满红痕肿胀的棉,将那诱人的红豔小嘴吞入口中辗转吸吮,下身贯穿她的力度开始野蛮迅速。

    “唔呜呜”雅雅呻吟的支离破碎,指尖狠狠入他环著她的手臂里,脸颊豔的几乎能滴沥出血来,迷离的大眼一眯,浑身颤抖不停,下身弓起更贴近了若火的小腹,“啊”绵长的娇吟妩媚的划过若火心间,她快慰的高昂起头颅浑身发抖下身的娇越发的收缩越有力度,一口一口的吸得他又紧又密。

    “噢小东西又高潮了麽?”若火呼吸不稳,开始大口的喘著气,托起她轻软的身子,硕大的欲望再也无法控制贯穿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议,她在他怀中仿若一个濒临破碎的布娃娃,颠簸在汹涌的爱潮之内。“嗯”狭长的眸子眯起,在她要命的收缩中,又抽了百十来下,若火再一次释放了自己。

    若火从不知自己还有如此沈溺於这原始的快乐的一天。

    他要不够她!

    那样柔软,湿润,娇气。在他爱她时,快乐得仿身躯都无法承受,却仍然在他以为她这次一定会被他玩坏的时候,一次又一次坚定的吃下他。越是凶狠的爱她,越是放不开。像是一种毒品,让人如此简单就上了瘾。

    有些想笑,如果陪伴自己四百多年的珠砂是这个身体的话,想来妖界那几个大佬也不会多事的跑来拆散他们了,因为他一定每天将她绑在床榻上,哪有时间去做那些个血腥的事情?

    珠砂於他,是亲人是夥伴,是最珍贵的法器。那两千年来,无论她是何种形态,是鞭是魄是物妖,都是他们两个相依为命。他们之间没有什麽秘密,更没有什麽欲望是不能对彼此敞开的

    可是,这个女孩。她是珠砂,却又没有一个地方是珠砂。陌生的激越的柔顺的反映令他著迷。

    管他呢,若火理不清,索就不去理清。

    “雅雅,别睡,还有好玩的呢”若火魅惑的伏在早已累惨了的少女耳畔,低声笑起来。若火抱起她被自己弄得青青紫紫身子,女孩呜咽一声就倒在了他怀中。他诱哄的拍拍她的脸颊,女孩只是咕哝一声,好似马上就要睡著了。

    “啊”雅雅惊呼一声,瞬间清醒了过来。因为感到什麽东西将她提起!猛然张开眼睛後,却低头看见绝美的银发若火勾著嘴角撑在床上,赤裸的身躯犹如神抵般好看,那双妖异的狭长狐眼正似笑非笑的瞧著自己,脸颊一红,才後知後觉的发现自己怎麽悬浮在半空中?原来是若火那几条毛茸茸的尾巴正把自己高高吊起,而私密处却冲在他的眼前,啊,不要啊!!白雅雅的脸颊火烧火燎,她咬住唇瓣,“别这样求你”祈求的话儿说的结结巴巴,软软的却更加令人心痒难耐。

    若火一挑眉毛,又一条尾巴抬高逼近她。轻轻摆动著伸入她大张的双腿之间!柔软的毛发若有似无的勾刮著她敏感的双腿内侧,雅雅身子轻颤著却咬牙不呻吟出来。若火眯著眼睛看著眼前少女的态,两只饱满胀大的浑圆正随著她闪躲弓身不住轻晃,晃得人口干舌燥若火又眉头轻动,剩余的两条优雅狐尾凑近她,分别卷住哪两只诱人犯罪的棉,慢慢的转动、收紧

    “啊”少女终於难耐的哀叫出来,头颅後仰,水藻般的长发飞散在空中,挺起的脯全部纳入尾巴的掌控之中,纤腰也剧烈的扭动著,一条银色的毛茸茸的尾巴被她夹在两腿之间,柔软的毛发都被她弄得湿淋淋的

    若火眼神又暗了暗,眼角的那颗泪痣如今豔的似火,那条在她花处的狐尾不知怎的,银色的毛发缩回去变成糙鳞片,细如男子的分身,正一下下坚定的磨蹭在那豔如血色的花瓣间。身上的女孩一哆嗦,却夹住了它,任由它如腿交般贴著她娇嫩的大腿内侧和湿滑的花抽

    “啊嗯嗯好酸”雅雅被这样陌生却激越的欢愉侵袭,身子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随著口和私处的尾巴起舞。那鳞状的尾巴轻轻一勾,大力的触到了早已充血的小珍珠处,眼前一道白光划过,蜜哗的一下涌出“啊啊别”她大声嘶喊,两腿之间早已泥泞不堪。

    “”若火身躯一僵,这样的靡场景令他再也无法忍耐,只想著狠狠入那浪荡的小中去,狠狠占有她,让她心中眼中只有他,好好的感受他。心随意动,几条尾巴带著雅雅来到若火平躺著的身体上,那跟硕大的男龙已经兴奋的连血管都突起,顶端渗出一滴透明汁,那是对她的渴望!只见他狭长的青眸一眯,两条尾巴大力的收紧卷著的两只嫩一提,重重的将她放下,“哦”若火瞬间被她紧紧的包裹住,将她彻底贯穿,这滋味真美妙。

    “啊啊啊”硕大的突袭,雅雅正在意乱情迷中却被若火狠狠入,仿佛心脏都停止跳动般,“别会弄坏的”

    “你厉害的很不会的。”等她稍稍适应,提著她的尾巴便开始一下下将她提起放下,囊括著他的大。而若火也抓著她的双臀配合的耸动著腰臀,企图进入的更深一些。

    “呜呜”似哭泣似呻吟,女孩的摇摆著腰身,他给予的快乐一如既往的潮水般湮没了她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