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55◆妖爱

住家野狼2016-9-20 22:45:46Ctrl+D 收藏本站

    “若是你家那几个小哥哥日後发现,怕是不好解释得很。不如我帮雅雅吧”若火揽著她腰身的手紧了紧,红豔的薄唇就覆在雅雅微张的唇瓣之上。

    “你本是魄之身,非植木非动物修炼得成,人身後会流血本是极限,又怎会受伤呢?莫怕,这是你们物妖的天赋。”

    他要帮她?怎麽帮?雅雅脑袋里乱如毛线,本没有细听他又说了什麽,脑袋早在他吻她说要帮她的时候哄得一下炸掉了

    “珠砂变傻了呢这种表情可在你还是物妖的时候不曾有过的,真让人新奇”若火低低的笑起来,手上的力度却没有缓下来。

    “等,等等”雅雅惊呼,按住他快要攀到自己口的大手。这人怎麽如此雷厉风行,居然说来就来。好歹今天她才第一次见他,怎能如此便要与自己亲昵?说的那些仙啊妖啊的事她犹如看了场匪夷所思的电影,说是与自己有关,奈何她实在是没有一丁点印象。他说她现在是处女就是处女了麽?若然生米煮成熟饭以後发现不是,她找谁哭去?

    “珠砂怎麽如此扭捏?你从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况且这事我们也并不是第一次做。”若火失笑,他的小珠砂变得不一样了呢。从前都是欢喜的承受他,如何阻拦过他?他们是妖,对於情欲二字看的并不是那麽重,况且自己是银狐对此道还算本能的有所感觉。而珠砂是本是物幻化人身,对欢好犹如吃饭喝水般自然,喜爱的也只是单纯的於自己亲近,因为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寄托与鱼水交欢之上

    “我本不是什麽珠砂,叫我白雅雅!”雅雅发急,这人只是打了个指响,她的衣服就自动敞开,不一会就如花瓣般散落地上,“你你这妖怪!”这不由得她不信,他真是妖怪!

    “我本便是妖,而你也是”若火好笑的瞧著眼前少女,面貌并不如前世的珠砂美丽,却多了羞涩娇媚之感。千年大妖不是那靠与人交合,吸人气修行的小妖物,本对情欲看的极淡,而见她如此羞赧焦急,却不免也有了跃跃欲试之意。

    “你不能如此,即使你说的是真的,我对你也陌生的紧。你於现在的我来讲,不过是一个陌生人!”白雅雅又羞又急,被他如此赤裸的揽在怀中,又挣脱不开他铁臂的钳制,低著头更不敢瞧他那美丽不可方物的容颜,能动动的也只有嘴巴。

    “珠砂珠砂看著我。”被她一句陌生人刺痛了心肺,明知她讲得对,他与她现在不过是陌生人而已。若火敛住气息,一双原本黑如深潭的狭长眼眸开始涌动著青色光芒别怪他,珠砂。狐族原本就是以魅惑著称,催魂也不是他的本意。

    白雅雅被眼前男子抬起下巴,望入了他那碧青的眼眸当中。咦?那些并不是幻觉啊原来,原来他的眼睛真如他刚给她呈现的那样,妖气催动的时候会变成青色他捉住她细嫩的下巴,俊彦越来越近,终於低头再次吻在她冰凉的唇瓣之上。雅雅觉得身子一软,便被他搂住紧贴在他坚硬的口,全身的重量托付在他一只手臂之上。

    雅雅在他怀中犹如一滩春水,那样的柔顺娇媚。若火的手带有一股蚀骨的魔力,开始游走在她腻滑的背脊。所到之处撩拨起一个个妖异的火花,怀中的人儿不受控制的开始轻轻颤抖,只是爱抚,便令她从唇瓣溢出一声细若猫咪的破碎吟哦。

    “嗯”雅雅忍不住的想亲近他,燥热的皮肤丝毫感觉不到夜晚的凉意,禁不住的在他身上磨蹭,手臂虚软无力,从他颈间滑落至口,这种无意义的抚让他的眸子蓦然加深,看著她的狭长眼睛有若两团纠缠不清的青色火焰。他们肢体纠缠,呼吸相依,若火带著她倒在了床上。

    白雅雅在他身下如雨後嫩枝般舒展著身体,这样的魅惑带来巨大的诱惑力,吸引著他往下坠落。温热的,鲜活的,充满著生命力与感情的凡人的身体。虽然她便是他的珠砂,只是他碰触她的反映无一不新鲜陌生火热。若火微撑起自己,炽热的唇落到雅雅的颈侧,引发她的轻颤。他抬眼,将她每一丝每一毫的表情尽收眼底。她脸上的绯红色泽越发的豔,仿若能滴出鲜血来。

    雅雅抬起手攀上他的肩头,这样的离开让她无与伦比的空虚。她想要他,想要他紧贴著她,想要他的气息和温暖包裹著她,让她沈醉神迷。

    呼吸仿佛都不能。她的痴缠犹如潮湿的藤蔓,紧缚著若火的口。此时他眼前这少女仿佛不是他的珠砂,明明她们是不同的,不同的面容,不同的声音,不同的反映。她仅是珠砂的转世,她没有珠砂的记忆。她有她的思维与想法,怎能强迫她安服与珠砂的影之下?这样这样对她是不公平的。

    若火开始审视身下的少女,不可思议的感到心疼。若火告诉自己,他能为她带来的唯一用途就是度过天劫,因为无论她信与不信,愿与不愿,那都将发生。然後,然後他便要退出她的生命这一世的生命。因为他於她,仅仅是陌生人而已。

    “雅雅你是雅雅。”这样的想法令他气馁,看了看身下这个已然迷惑的妖娆少女。眼波再不复清净,开始沾染上了情欲的色泽,越发的青碧深沈。近六百载没有动情的身体,只在这一刻爆发,他要爱的,现在只是白雅雅。

    不是妖与妖,只是与一个普通少女。

    若火灼热的手掌动情的抚著身下少女滑腻如脂玉的娇嫩身体,每一次的碰触都令她不受控制的轻喘,那些压抑的快乐犹如潮水般涌动。雅雅扭曲著莹白的身子如妖媚的蛇,柔顺的长发披散开来暧昧的纠缠住他的,媚眼如丝的瞧著自己满是渴求,若火心口一紧,沈沦了进去。这样动情的欢爱是物妖珠砂所不能给予的。

    若火的墨色长发开始从发梢变成银白,耳朵也尖立起来,本来就无双的相貌越发的柔俊美。他的手的顺著她的身体曲线一路往下,来到她的大腿侧部反复流连,让她觉得酥麻又无法拒绝,只有柔媚的并紧双腿摩擦著他火热的手。若火垂眸看著身下的这个少女,眼神沈了沈,微微起身一把拉开自己身上的衣物,清脆的裂帛声让雅雅的神志恢复了一瞬间的清醒。

    “阿,阿情我”小碧小月雅雅迷迷糊糊的轻喊,早忘了身上这只是大妖怪,凡人怎可与之对抗?但她还是闭著眼睛无意识的叫唤,却如呻吟。

    “你怎样?”出声後若火怔了一下,没想到自己的声音居然如此沙哑,才後知後觉的发现自己已然现出妖身,他是高估了自己的自制力还是低瞧了她的诱惑力?另外她以为这附近除了她还有清醒的凡人麽?太也小瞧他了。

    “嗯”雅雅弓起身子,豔红的峰已经被他含在口中。那只在她双腿间不住磨蹭的手掌如著了火般的的诱人,微凉的麽指抵在花蕊处,正轻轻按压。尖被他要命的犹如带著倒勾的舌头舔得一麻,一股花蜜涌出儿滴沥在他麽指之上。

    “是水”若火抬起手,食指和麽指碾磨著这湿意,有些意外。他的珠砂何时有过如此动情汹涌的爱?“雅雅,给我尝尝”暧昧的话语引得雅雅嘤咛一声,不安的扭动身子却被他制住。若火银白的发丝从耳畔滑落,勾挑过她的峰再向下,引得一阵阵酥麻。

    “别”她并拢的细幼双腿被大力分开,湿热的吻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之上,并且流连的向下滑去。感觉到若火的鼻端若有似无的滑扫过她的花瓣,她正为此倒吸一口凉气,冰凉的触感已经大片贴上她敏感的娇。“嗯”雅雅咬住如花的嘴唇轻哼著,腿仍被若火强硬的钳制住,不能动弹分毫,而他那绝豔的脸庞正埋首於她大张的腿跟处,八条银色狐尾正漫不经心的挑高左摇右晃。

    “甜的”若火抬起脸庞朝她魅惑的一笑,砸吧砸吧唇舌又埋首进去。

    “啊”再也无法忍耐,快乐犹如潮水般侵袭著雅雅,在他将蠕动的长舌探入她身体的那一刻。那带著懔倒刺的舌头忽长忽短的勾挑著她娇嫩的内壁,类似极了欢爱的频率。只是如今在她花中进出的不是男火热的欲龙,却是若火的舌头,柔软且灵活。雅雅缴住身下的床单,身子已经不受控制的弓起,随他起舞,一声一声破碎的呻吟也抑制不住的嘶喊出来,这种快乐是谁也不能给予的!

    “看,顶到那层薄膜了,我可没有骗你”若火抽出舌头说罢,又旋转著探了进去,故意舔舐那层薄薄的阻碍示意著。雅雅回答他的只是一声高过一声的吟哦。

    “求你别折磨我”雅雅无助的甩动头颅,身体已经出了一层细汗,整个人都变成了可爱的粉红色。

    “好。”若火伸出妖异鲜红的舌尖舔舔嘴角,不若人身时的温和,整个人显得邪气又冷酷,连身躯也散发著一层银色光芒,现下这光芒也包裹住雅雅,仿佛她也是他的一部分。扶著晃动著早已不住跳动的男,坚硬宽阔的身躯覆在雅雅身上。由於妖身若火身量抽高不少,显得身下的少女越发的娇小脆弱,仿佛只要轻轻一扭就能把她捏碎。

    “嗯”火热但霸道的壮触感抵在了雅雅早已盛开的花瓣处,雅雅自然知道那是什麽,不禁有些害羞,虽然刚才经历了他所带来那样的快乐,可是

    若火并没有急著进入她,只是在入口不住的摩擦著。她现在是凡人之躯,又是紧致的处子,如何能承受他妖身的硕大?要她再经历一次那样的痛楚於心何忍,若要封住她的五感不是不可以,可是那又哪有快乐可言?不紧皱眉,但是自己却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扑面的紧致袭来,他现在只想撕裂她。心随意动的往前一探,

    “啊好大!”雅雅感到一只硕大的龙头浅浅的抵了进来,很痛,她真的已经恢复处子之身了,这岂不是天方夜谭?但是又咬唇看著身上这个美得不像话的九尾银狐,就又觉得一切皆有可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