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52◆悱恻

住家野狼2016-9-20 22:44:24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步呢,他们的情绪全部被她左右。她做得到。

    第二步呢,动摇他们之间万分脆弱的联盟协议。假以时日她也做得到!

    第三步呢,醒之是个关键人物,他既然能做他们几个眼中碍事的人一次,那麽就能做第二次第三次最幸运的是醒之喜欢她,这个喜爱的心情简直容易利用极了,不好掌控的只有和她夹杂不清的或许又得多一个但是也实在不差这一个了。

    第四步呢,她要怎麽做?若是按照她的计划,让他们窝里斗然後自相残杀最好动静闹的越大越好,最终捅到爹爹他们那里去!看他们如何收场,这才是他们算计她的代价可是,雅雅还是困惑一下这样,真的是她想要的结果麽?

    来不及让她过多的纠结,因为一些不安分的人物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粉墨登场了好吧,她的复仇大业暂时见机行事。先让白雅雅已经隐忍了太久的暴力因子来肃清前进道路上烦人的小障碍好了反正她闲得很,是该有人跳出来给她先演习一下了

    The once

    “白雅雅,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其实是个不要脸的女人?”某女沈著说道,声音努力想表现的平淡无波,可是暗含著的咬牙切齿还是出卖了她卖力的表演。

    “没有唉,绯你偷偷的找上我,是来特地告诉我这件事的?”看,这古老的桥段如期上映,她就知道这女孩忍不了多久。只是段数与家里那几头相差太悬殊。

    “你是主人的未婚妻子!虽然我不知道你是用什麽卑劣的手段,不难想象是动用了你父亲的权利!但是我可以拜托你麽,既然费尽心力得到主人,就不要水杨花的勾三搭四了好不好?”绯那张清秀的小脸儿与之不相符的写满了狰狞的字眼,不难想象她不爽雅雅多久了。

    “谢谢。”白雅雅好脾气的眼睛一弯,用妩媚的眼波的看著这个自认为自己是卫道士,或者捍卫主人贞为他不平的好影卫同样是女人,雅雅认为,当绯这样贬低她时,心里一定是嫉妒的要死,这算另类的认同!

    “谢谢? 你以为这是在夸奖你麽?”绯提高了声调尖锐的说道。“你勾引主人还不算,居然无耻到勾引自己的亲哥哥和主人唯一的弟弟,让他们为你争风吃醋,你很得意麽?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贱的女人!”绯压低声线,含怒的几乎咬牙切齿。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外表清纯天真,实是内心荡低贱的女人到底哪里好?为什麽他们都要为了她疯狂?自己是个卑微的奴才之身,从来没敢奢望主人心里有她,但是,但是为什麽是白雅雅?这麽复杂的人,这麽复杂的关系,这些人都疯了似的来趟这趟浑水,心甘情愿与她纠缠不清,这到底是为什麽?

    “绯,注意你的身份。”阿情不知道什麽时候站到了白雅雅身後,坚定的森寒眼眸布满怒意,他不允许别人侮辱她。

    “看,又一个迷途的家夥!”绯冷笑著,鄙夷的瞧著白雅雅和阿情,“主人宝贝你,不代表我也怕了你们!”

    “绯,你到底想说什麽?只是为了警告我?”雅雅闲闲的吹著刚刚涂好豔红的指甲,好笑的瞥了一眼这位莫名其妙觉得自己身负大任的影卫,为什麽一旦出现这种感情纠葛问题,被指责的总是女人?被算计被吃掉的是她耶,她还没有到处找人叫嚣,什麽时候轮到这位刚刚走马上任没几天的绯?“要是觉得自己主子吃亏上当,私下里跟他讲好了,若是梦之哥哥真的那麽信任你,知道你是为他好,我想他是会重视你的意见的,对不对?还是你觉得我太无聊,故意来娱乐我一下?”嘲弄的语气果然触怒了绯,雅雅很期待这女孩失去理智是什麽模样,可是身份的悬殊,注定绯无法真的动手对她怎样,能做的也只有背地里的勾当。

    “好你很好,我不会让你得意太久的。”雅雅听到啪的一声,是绯理智断裂的声音。

    “阿情,我看起来很得意麽?”雅雅自己的脸,目视著绯咻的一下不见如鬼魅般的身影。“谈判破裂,她接下来会做什麽呢?很期待的说”

    “主子,这女人对你不怀好意,要不要通知梦之少爷?”阿情皱皱眉头,不喜欢雅雅有丝毫受到威胁的可能。

    “无需,我等著看她的手段。”雅雅笑笑,若是她连绯这东西都对付不了,可真是白来这世上走一遭了。

    Twice

    若是绯够聪明的话,她应该想其他的招数来让白梦之看清雅雅的“真面目”,显然捉奸这招并不适合他们。

    白梦之听闻雅雅有事找他,本来兴致匆匆的赶来,却见到拥吻的两人。有些迷糊又有些兴奋,莫非雅雅想念那次的紧,还想他和展风一起对她想到这里,又见雅雅衣衫完整,显然展风还没敢过多的挑逗她,又觉得事情不是如此。当雅雅见到他後一呆,又戏谑的说道:“梦之哥哥?好巧”白梦之才觉得不对头。是了,雅雅找自己的话应该要阿情通知他,怎麽会是绯?

    “切梦之真是好灵的耳目,怎麽总是很‘准时’的参一脚。”白展风见到梦之自然是没有什麽好话要讲,自从安阳不在家,两人不是东风压倒了西风,就是西风盖过东风,再没有和事老的劝服。何况,梦之总是那麽爱搅局说了各凭本事的,却老是来碍事。

    “梦之哥哥是人家的未婚夫嘛自然是怕可爱的未婚妻被你这匹野狼吃掉嘻嘻”雅雅大眼扑扇扑扇的,流转眸子里的笑意掩饰不住绯呀绯,枉自己还高看了她,这种无聊的玻璃间怎麽可能管用,应该再回去和梦之修炼几年~。

    “”梦之无言以答,绝豔的脸蛋爬上一抹可疑的绯红,5555,这不是他的本意啊他没有那麽小心眼啊啊!可是这种事情没办法解释,解释什麽?说绯乱讲雅雅找他?谁要相信啊很好啊他的影,学会谎报军情了?

    但是显然梦之的窘迫仅仅只是一时半刻,嘿嘿一笑,把尴尬掩饰下去。

    “嘿嘿,这只能说老四和我心意相通。此等月色美妙的夜晚很适合偷香窃玉又怕我们的小公主寂寞难耐,不知会便宜了哪个臭小子表哥帮你排遣排遣”说罢不正经的晃悠过来,手臂一伸越过展风的阻碍,抬起雅雅柔腻的下巴,在困难重重中烙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印。

    雅雅没有阻止他,只是娇媚的横了梦之一眼,弄得两个男孩身子都酥了起来,不禁开始食指大动。

    “雅雅月高星稀的,不如我们”梦之迷离的眯起凤眸舔舔嘴角,忍不住开始提议道。

    “雅”展风虽然不愿和梦之共享此等美丽时光,但是手臂却不受控制的环上女孩的蜂腰,轻轻磨蹭著。

    白雅雅轻轻扭动著身子,像是想逃离般後仰,却被梦之趁势推到亲近,展风的手掌也一下下若即若离的挤压著她的脯。“月高星稀不如怎样?”似是邀请又似是询问的妩媚娇吟溢出唇畔,雅雅抓著床单的细嫩手指轻轻挣动,却似是不小心般轻触白展风侧卧的腿跟处。展风呼吸急促一下,捉住她调皮的小手更贴向自己已经灼热的分身。

    “雅雅,很想你”小4压抑的地喘著,摊开她腻滑的手掌掌控住自己的欲望,一下下抚慰。嘴巴寻到雅雅敏感的耳,急切的添著她圆润的耳珠。他怕啊他怕她再生他的气,再冷落他,只好卑微的求欢

    “嗯”

    随著雅雅轻哼出声,白梦之终於敢在她觉得舒服的时候贴近她脯,隔著衣衫聚拢它们,轻咬那已经俏立起来的峰。“当然是良宵苦短莫要再浪费了它我的公主?”梦之大胆的手探入她的裙内抚她滑腻的大腿这种丝滑细嫩的触感令他爱不释手,喉咙突然觉得干渴,滚动一下,他也很想她,尤其是已经知道她有多甜美以後。每个白日碰触过她之後,那天的夜晚便显得那样的难熬夜夜的春梦简直快要逼疯了他,尤其他的公主现在就在他身下

    “这样噢”雅雅被他们若有似无的勾引弄得也有些渴求,尤其这两个美好的少年是那样的小心翼翼,那样的低声下气有些心疼,但是,怎麽能让他们那麽容易就再次得到她?

    “雅雅雅雅,我好想你”展风勾住她的後脑亲吻她,似是撒娇般在她嘴边呻吟,著了火般的手掌坚定的捉著她的小手上下滑动在他的分身上变得更大了呢。

    “可是嗯轻些,可是不行呢,”雅雅低吟著,梦之吸吮她尖的力道越来越不受控制,是那样的压抑忍耐,可是“人家啊人家的女儿红事来了耶。”雅雅无辜的眨眨眼睛,绯红的脸蛋娇豔欲滴,那是被浸染的欲望,可口中的话儿却如兜头冷水。

    “噢”小4懊恼的呻吟一声,趴在床上,脸颊转过去不去看他们,平息著被汹涌挑起的渴望。

    “小妖女!”梦之咬牙切齿的在她脯上闷哼出声,发泄般大口的吸住她,想狠狠咬她,又舍不得。雅雅见他们痛苦的模样本想咯咯的笑出来,却给梦之弄得哀叫出来。

    “梦之哥哥别”她弓起身子,讨厌,弄得她也很想要,不知道女生的排卵期也是渴望期麽?

    “还叫!都是你惹的祸!”梦之抬起已经被深沈的欲望浸的凤目,两颗眼睛黑玛瑙般的晶亮幽深,火热的下身不客气的顶入她的双腿间,隔著衣衫都感觉得到一跳一跳的。

    “嗯夜深了梦之哥哥回去歇息嘛”雅雅的声音还如身在情潮中般娇软,柔媚的眼波却含著笑意。梦之咕哝一句什麽没有听清,又在她身上磨蹭一会才恋恋不舍的离去。那懊恼挫败的样子居然显得有些可爱,不知是不是急著回去冲凉水,雅雅闷笑著。

    “你是故意的吧心眼真坏。”白展风听著梦之离去的脚步声,懒洋洋的靠在床头,额间的黑发有些潮湿,脸颊还是那样绯红,让这俊秀的少年由不羁又多了许多感。咦?白展风发现屋内多了一个人,那女人不是梦之的影麽?怎麽没有离开却现身出来,还狠的瞪著雅雅。皱起眉头。“不跟著你主子赶紧滚回去,杵在这里做什麽?”他现在心情很不好,最好别来招惹他。

    “”绯紧抿著嘴唇不讲话,惊豔的瞪了一会白展风後,又更沈的看著笑意盈盈的白雅雅。

    “生气了?气什麽呢?难道是偷**不成蚀把米麽?”白雅雅一只纤细的手指无辜的点在唇间,情欲未退的妩媚大眼滴溜溜的转著,眼中的嘲笑和得意毫不掩饰。是呀,既然说她得意,那她只好从善如流

    “你”绯被气得不轻,刚要骂出恶毒的话语,却见白雅雅表情更加兴浓。绯偷瞄了一眼白展风,那好看的少年正皱著眉头瞧著自己。哼,想让她在四少面前出糗?才不会上了那妖女的当呢!再次狠狠的剜了白雅雅一眼,转头轻功跃走,还要去追主人呢。白雅雅,早晚一天要揪出你的狐狸尾巴!

    “这女人怎麽回事?”白展风看著莫名其妙出现的女人又莫名其妙的闪人,觉得真麻烦啊

    “女孩子家的事情,没什麽大不了的。”

    “我不喜欢你为了梦之跟别人争风吃醋。”展风闷闷道,擒住了她的唇瓣,吻得毫不温柔。

    “唔哪是争风吃醋嘛嘻嘻”

    “不管,反正你不可以喜欢白梦之!”

    “我最爱44啦嗯别咬。”

    “最爱?”展风声音危险。

    “咳,只爱!只爱!”某女干笑著澄清。

    “这还差不多,过来小爷儿再亲亲。”

    “不要,人家今天不可以”

    “小爷儿也没说要怎麽样啊,亲亲还不行麽?”

    “可是可是你在亲哪里啊嗯痛啊”

    “痛啊那这样呢?”坏坏的笑起来。

    “不啊啊不痛了别弄,好酸啊44”

    “啊真是要被你搞疯别动,一下就好”白展风满头大汗,果然生活是很艰难的。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