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51◆硝烟

住家野狼2016-9-20 22:43:58Ctrl+D 收藏本站

    “嗤”白梦之靠在那,看着眼前令人肾上腺素攀升的场景。他的女孩衣衫半退的被白展风制住在身下蹂躏!而且,他还说要带走她!不要她嫁他!为什么?梦之突然好气,他都如此妥协了,为什么还要与他作对?还选在他刚刚理清自己感情的时候?

    不过,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放手。

    “小公主要和你的小4哥哥走么?”梦之问的好温柔,可是表情却绝对不温柔。

    “没没有”雅雅低下了头,慌乱的整理着衣衫,一副被相公捉奸的模样。

    “是又如何?”白展风揽过雅雅,亲亲她的发角,安抚着。“莫怕”

    “好一副郎情妾意呵。”白梦之缓缓而来,眼中的翳不容忽视,瞧着展风抱住雅雅的手臂几乎都要喷火,“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还望大舅子莫要失了礼节。”白雅雅在他森的语气里瑟缩了一下,而白展风却更抱紧了她。

    “你不要吓到她。她是你未过门的妻子又如何?不是还未过门么?”展风一直紧绷的情绪突然放松下来,靠在床柱旁懒洋洋的,大掌还一下下抚着雅雅裸露出来细嫩的小腿,眼睛颇具笑容的瞧着眼前自诩雅雅未婚夫的妖艳少年。

    “嗤”梦之神色愈加危险,周围的气场迸发着火星儿。

    “梦之哥哥,雅雅没说要走,我和小4开玩笑呢。你莫要生气是,是真的没说要走,这里就是雅雅的家,你们是雅雅的家人雅雅,雅雅能走到哪里去呢”女孩的头颅深深的低下去,谁也看不清表情,显得是那样的无助与无辜。

    “雅”展风疑惑的抬起她的俏脸,想说什么却被白雅雅急切的打断。

    “小4,我没说要走,也不会走的。我很好。”白雅雅扑扇的大眼布满泪光,坚强的没有落下,两只纤细的小手握紧在膝头,坚定的看着展风。脆弱的女孩佯装坚强是什么模样?那个曾经快活的小蝴蝶被逼到如此么?这是她的真心话么?白展风突然呆住了他瞧不出她的情绪,也感觉不出她的想法。到底该拿她如何是好呢?他应该怎么办?他的妹妹呵

    “表妹,”白梦之觉得眼前两人深情的两两相望十分碍眼,仿佛他才是那个足的可恨家伙,拆散一对鸳鸯。不,不是的,他才是她的未婚丈夫,她的天她的男人啊。

    或许是白梦之太过深沉的怒气,或者是白展风太沉浸于眼前女孩的情绪中没有留意着梦之的靠近。此时,展风的影咻的跃入屋内,稳如山峰的挡在了展风雅雅的身前,那是魁。魁瞧着白梦之的表情依旧冷酷,他从不管这是否白家主子,此时的行为是否合适,只要他觉得自己的主子有所危险,那么就应该出现。

    “很好老四,很好。”白梦之点头咬住牙,连说了两个很好,这三人团结一致,俨然自己是个外人?“阿情呢?表妹,怎么不也出来凑凑热闹?”白梦之的妖艳的脸蛋几乎扭曲,袖中的手指都微微发着抖。一个两个全部前来作对,很好。

    “让开”白梦之凤眼微眯,犀利的看了一眼一脸酷样的魁,朝雅雅走了过去,魁想挡住他,却被梦之以极其诡异的步伐晃了过去。梦之迅速拉过雅雅,狠狠的吻落在她的唇瓣上。“小公主,看着我,我说过不会放手。别人休想带走你。”梦之舔舔还沾染着香甜味道的嘴唇,极其妩媚的看了白展风一眼,“即使那个人是你。”

    “魁,下去吧。”白展风对于他的挑衅豪不放在心上,居然偏过头去抓过雅雅一条莹白的手臂响亮的亲在上面,轻松的语气飘出唇瓣,勾着嘴角一笑,道“拭目以待,梦之。”

    雅雅跪坐凌乱的大床上,看着眼前两个出色的男孩互相瞪视着几乎迸出火花。对嘛,这才像个样子嘛。要是想得到,那么就去抢,心平气和的比比划划,让她这个“毫无还手之力的案上之”很没有成就感吔。

    闲闲的拉了拉衣衫拢了拢头发,雅雅嘻嘻一笑,果然有影的人比较占上风呢比如有了魁的小4,再比如有了情的自己

    那日事情,雅雅没有再提。就让小4以为只是雅雅一时的情绪激动。

    隔膜犹如碍眼的小沙子,不需要天天往人家眼皮里头放,只需几次,就能让人记住那讨厌的感觉。其实他们心中的嫉妒和忿恨那颗种子是早就埋下的她不过浇了一浇水,实在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小4和她坐在飘着嫩黄轻纱的亭子里,微风拂过,带来一股浓郁的雨水味道,还有瑟瑟的青草芳香。小4随意的斜倚在软绵绵的靠垫上为她拨着葡萄皮,然后再一颗颗送进她微启的红唇里,真是被宠爱的感觉啊。只是梦之不知去了哪里,消失了这几日。

    “雅雅,四哥。”醒之晃晃悠悠的闲逛进来,“好姐姐醒之也要嘛”见展风喂她吃葡萄,说罢便猴在雅雅颈旁伸出粉舌去添她唇畔被拨了皮,碧绿碧绿的葡萄瓤儿。

    雅雅舌头一卷,那粒瓤儿便进了口中。“好甜”雅雅弯着嘴角笑瞧着做不依状的醒之。

    “姐姐真坏但是进了姐姐嘴巴的葡萄一定更好吃呢。”说罢撅起嘴巴就嘟了过来,却被不知何处飞来的葡萄堵住了嘴巴。“四哥好讨厌呢害人家都没有吃到。”醒之忿忿的咀嚼着白来的葡萄,哀怨的瞄着那仍旧好脾气剥葡萄的人。

    “是你比较讨厌,来了就做碍眼的事。”展风眼尾也没有扫他,丢了一颗葡萄入口中,一副懒洋洋的模样恨的人牙痒痒。

    “醒之才懒得理你。雅雅我跟你说哦嘻嘻大哥回来了噢还带了一个女人回来呢。”白醒之暧昧的眨眨眼睛着雅雅的表情,希望可以看到她生气的样子,可是虾米也木有看到。

    “啊梦之哥哥身旁有女人并不稀奇啊。”雅雅猜想,莫非是梦之那家伙在和她玩手段?想看她嫉妒吃醋么?那可就打错了主意呀。她会为他吃醋么?

    “花蝴蝶总不是吃素的。”展风也落井下石。

    “那个女人挺漂亮的呢虽然在醒之心中雅雅才是最美的,其他女人连雅雅的一小脚趾头也比不上。”白醒之笑嘻嘻的坐在雅雅旁边,抓起她白皙的手却被她抽回去,也不恼,又道“可是大哥却让她住进自己园子呢四哥呀,这是什么原因?”白醒之好像困惑的歪歪脑袋,可是嘴畔的笑意却掩饰不住。

    “自然是你哥他力充沛,你也要好好加油,别让你大哥比下去才好。”白展风嘲笑着,但是心中自是不信在这个微妙的时候梦之那家伙敢带个关系暧昧的女人回家,不过倒是希望他能被气傻了,做些不合时宜的事。瞄了一眼醒之小滑头,这小子也打得一个主意,要不然也不能马神报似的巴巴赶来讲八卦。

    “醒之才没那么滥情,只要姐姐一个就够了呢,姐姐”

    “你闪开啦很多口水弄我脸上。”白雅雅嫌恶推开他毛茸茸往脸旁凑过来的大头。

    “唔是呢,人家一见到雅雅就流口水了吔”醒之可爱的吧嗒吧嗒粉嫩嫩的嘴唇,圆圆的大眼眨巴眨巴,笑嘻嘻的还是那个可爱得让人疼进心坎儿里的小人儿。只是事实绝对不是如此就是了。“大哥真坏,要不雅雅以后不要理他好了”

    “”敢情儿是跑这消灭情敌来了雅雅无语。

    “醒之很闲,嗯?”梦之的出现毫不突兀,好像商量好似的,这些日子以来很少出现在同一地点的人都一一聚齐,只差歹命的安阳了。

    “没有啊,大哥醒之在陪雅雅聊天,嘻嘻那个美人呢?”醒之无辜的吐吐舌头,还不忘推波助澜。

    “那就过来吧,见见你未来的少夫人。”白梦之怎会被这低端的伎俩挑衅到?刚冲着空气说完话,一个极快的苗条身影便蹲跪在众人眼前。

    “见过少夫人。”

    “厄”雅雅差点呛到,好快的身手,眼睛一睁眼睛一闭的功夫就出现个大活人。“谁谁啊”莫名其妙的看着跪在地上低着头颅一身红衣的少女,这显然是刚才对话的绯闻女主角儿。

    “影么?”白展风好像看戏般适闲,突然明白了白梦之的用意。好想笑啊,梦之那日被魁刺激的,现在就不知打哪弄个影出来显摆,真是幼稚。

    “唉?影噢”雅雅和醒之异口同声,表示一下惊奇。

    “是啊,雅雅给取个名字吧。等我们大婚后她就可以和情一起了。”梦之又是那幅妖妖道道的样子,好像心情好得不得了,眉飞色舞的。“这丫头是从前遇到的,那时候便觉得她身手不错,有意用她做影。不过闲散惯了就先放着了,前几日才觉得用得到,便去寻了她出来。”说完这段儿还瞟了展风一眼,小4很不给面子的别过头去。“仪式虽然还未举行,但是从前的名字是不能用了,我的小公主?给她取个名儿吧。”

    “就叫小红吧这么爱穿红衣服。”白雅雅咧开嘴呲呲白牙,嘿嘿的笑着。好家伙梦之,影居然敢给她找个女人出来,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众人无语,这哪是影的名字啊

    “哈哈哈哈小红,小红”只有醒之最不给面子的捂着肚子,跺着脚大笑出来。

    “多好记啊”白雅雅抿嘴微笑,笑容一点儿都不邪恶。厄她瞪她呢。下面的少女终于抬起头来,巴掌大的瓜子脸,眉清目秀的,但是一双盛满恨意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白雅雅。有趣唉这女孩显然并不是只因为这个俗不可耐的名字对自己有意见,兴许还有些别的看着她身后的梦之一定看不见这怨毒的神色,嘻嘻兴许和男女之情有关噢。

    “唉?大哥,她居然敢瞪着雅雅唉胆子真大,大哥没有教过规矩么?”醒之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声嚷嚷,那少女马上收起那样的表情低下头去。

    “别恼啊,小红嗯,嫌这名不好么?那换一个好啦叫绯好不好?”雅雅笑眯眯的道。好吧,梦之。若是你带她来的目的是想引起自己的情绪波动的话,那么恭喜你成功了,她这个样子已经成功挑衅到她了。贴上自己标签的男人即使不那么喜爱,又怎容得他人偷觑?

    “谢少夫人赐名。”绯恭顺道。又眼前一花,消失不见,居然没等她主子吩咐。

    “这丫头真是的现在就少夫人少夫人的叫着,把人家都叫老了呢”雅雅摇摇头,眼角弯弯的,笑想着那个女孩呆在何处呢?

    “那不是迟早的事,绯懂事的很。”白梦之风情万种的凤眼一眯,挑衅的瞧了瞧另两人,接着说“表哥可不可以问问,刚才表妹和他们聊什么呢?”

    “噢,醒之过来说,梦之哥哥带了个小美人回来是要收房呢”雅雅噙住送到嘴畔的葡萄,斜倚进小4怀中,柔顺乖巧的模样好像一只小猫咪。

    “虽说成了影,不过这关系却只有更亲密了。雅雅要和别的女人争男人么?”白展风一下下理顺着怀中人儿的长发,说着挑拨离间的话眼角都不抬。

    “是呀是呀那个是小二嫂么?”醒之也双手撑着头颅,表情好奇又戏谑。

    “雅雅嫉妒了么?”白梦之不理两人的推波助澜,只是眼睛晶亮着瞧着雅雅,他只在乎她的情绪,将碍眼的白展风权当背景,自动瞧不见。

    “嫉妒啊”雅雅疑惑的沉吟着,“还不知道呢若是她不做些什么的话。”

    “宝贝开始不乖了么?”白展风两指轻柔的掐住笑的像做了坏事猫咪的下巴,装作凶巴巴的问道。

    “嘻嘻没有呢,若是44身畔有其他女人,雅雅才要嫉妒的发疯。”

    “真乖。”听着她的甜言蜜语,小4心里想是装满了蜜糖。

    “表妹?”可是白梦之语气中的警告也不容忽视。

    “姐姐好偏心呢。”袖子被醒之可怜兮兮的拽住轻晃,那小东西语气哀怨。

    春天的午后是那么明媚,事情终于脱离了某些人的控制,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