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50◆序幕

住家野狼2016-9-20 22:43:3Ctrl+D 收藏本站

    昏黄的烛火忽明忽灭,雅雅倚在床头,叹了口气。

    她的天真有什么不好么?每天不用算计来算计去的过日子是多么的轻松。本以为在这个单纯的年代不需要那些勾心斗角来污染纯粹的心境,从儿时起就是那样的快活与单纯。每天张开眼睛所见到的,不是慈爱的长辈,就是亲切的兄弟,哪怕连师傅的严厉现在想想都是那样的令人还念。或许有过不如意,可是人生漫长,不如意十之八九,那些小打小闹实在算不得什么。自己在各种各样的爱下,被保护的很好,的确是没有吃过什么大苦头。

    是不是自己真的太放任了,太来挥霍这些纯真?要不就是即使发现了什么苗头,也忽略它们,天真的只看见自己所喜欢看见的,转头的时候,才明白早就被拉扯着走到了悬崖边

    白安阳,白梦之,白醒之,还有小4。

    各人都打的什么主意?

    是不是真的以为她白雅雅是个傻子?

    这次的事情犹如兜头的冷水,浇了她个清醒。很明显,小4三哥梦之一伙儿的,三哥是策划,白梦之是协同犯罪或者牵线儿的,而四哥嘛哼哼因为利益需要而掺和进来,各取所需。从一开始他们就一步步布好陷阱,在长辈面前梦之与自己的故意亲近,三哥对爹爹意有所指的话,进京马车上初步对自己的试探,再来回家的时候白梦之和三哥联合一气套话儿,有意排挤白醒之这个威胁,成人礼上的定亲,晚宴上奇怪的自己而后就被他们三个吃干净,接着醒来发现被劫持,那是醒之终于出手了,然后又

    白雅雅咬咬银牙,真是连环计啊,一步步都走在他们各种算计之内。不甘心啊,自己好歹也是穿来的,怎能这么窝囊下去?老虎不发威,他们以为她是hello kitty啊

    苦恼ING要怎么整治他们好呢?话说,这几个饥渴的家伙,除了算计着得到自己以外,并没有对她怎么不好,相反的,这些天在自己刻意的冷淡之下,居然个个都小心翼翼得很,很是怕触怒了她,或者再鲁莽吓着了她。虽然这显然是虚心。雅雅恍惚一下,他们喜欢自己有错么?只是,这些奇怪的行为真的喜欢么?

    小4自是不必讲,与她算是两情相悦。但是这就更不能原谅他不但没有保护自己,反而很可能在别人的诱惑之下,与之同流合污!

    醒之,从小就本着长大后要娶雅雅的心态而生活的,变故如斯,他怎么受得了?但是这显然并不包括自救的手段是强迫她和绑架她!

    白梦之这个家伙就更是匪夷所思,那天在她的试探下,居然说爱她?不论是真是假,都让人觉得突兀。那样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人物,居然来趟这趟浑水,他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可是却放任自己的未婚妻子与别的男人纠缠不清,还是她的亲兄,他的大舅子?莫非他真是个变态禁忌的关系令他热血沸腾更加刺激?- -~这想法另白雅雅满头黑线

    然而,最最奇怪的就是白安阳了。他到底想要什么?雅雅和他从前并没有什么特殊交集,说他从小就爱她像是展风和醒之一样,那简直是笑话。就凭这三天两头的就突然爱上了她?她不信!可是,他又实在是对她很好很好雅雅想着白安阳的面容风姿和狡黠的本,可能只是白安阳取信自己的手段!与其说是喜欢她,不如说是添乱是他的喜好来得更加可信一些 ,也是个疯子!

    所以,统统不可以原谅!

    “主子,三少爷今个儿走你也没去送送么?”被小碧打断思绪是呢,三哥今天下午走了。

    “嗯送他做什么?他不缺人送。”雅雅懒洋洋的,大眼眯缝着带着丝丝嘲弄,送他?哼

    “嘎?可是三少爷平时最疼主子的嘛”小月也撅着嘴掺和进来,她可是对那个斯文又温柔的三少爷很有好感的,再说三少又对主子那么好。“小玉儿偷偷去瞧了,说三少爷走的时候一直往里头张望呢,一定是盼着主子去送送他,四少和梦之醒之两位少爷都去了呢”小月一边说一边偷瞄主子的表情,小玉儿是前头的使小丫头,平日里本到不了上头来侍候,还是小月听说她偷偷去了,特意去后院找的她才问来的情报。这主子待三少也太无情了,虽然她不应该这么想。

    “噢?是么三哥的确很疼我呀!”白雅雅抿着嘴笑起来,只是牙咬紧,半晌又道“所以,等他回来我也会好好疼他的小月莫慌。”

    “嗯?”小月疑惑,主子与三少要好,她慌什么?她觉得主子最近真的好奇怪都不像她了呢。平日的主子是那么娇弱又可爱的现在怎么看都很诡异,虽然外表还如往常一样甜蜜。

    “行了,主子歇下吧,小碧和小月就在外头侍候。“小碧一拉小月的袖子,福了身子快步去了。小碧却想,小月这么问怕是会被嫌多事,主子这么做一定是有她的道理的。

    雅雅翻了个身,三哥走的真急啊,连道别的时间都没有么。也或许,是他不想来呢?在这个一切都很不明朗的时候,哼,果然够险,绝对不当那个出头鸟么?

    原是二叔与师傅去游历的时候遇见一片上好的天然红松林,红松是名贵而又稀有的树种,只生长在极寒湿的山腹之地,原来那两位闲不住的大人是要去雪山因而途经。那红松是不可多得的栋梁之才,质地轻软,结构细腻,纹理密直通达,形色美观又不容易变形,并且耐腐朽力强,是上用的建筑、桥梁材料的首选之物。

    想是那一片天然的红松林必定遍布着树龄颇大的巨木,二叔才如此着急要三哥带了银子过去向人家主人买下,欺人不懂行。那种珍贵古老又价值很高的树种,不经发现便罢,若然到了木业人的手中,可是能变成寸木寸金的宝贝啊,可以想象安阳那尾狐狸出马,白家又要多了一片红松林地。

    所以,三哥此去,没有几月是休想回得来呢。这样更好,真是连天都帮她,那人不在,不知道省下多少事呢。还要她去送他?怎么送?敲锣打鼓的送么?

    雅雅嘿嘿笑着进入了梦乡,盼望明儿个是个好天气

    嗯讨厌,是谁?好痒!

    白雅雅张开眼睛,天色已然大亮,洋溢着一阵阵悦耳的鸟鸣声,春天真美好啊。眼神慢慢聚焦,就见到小4大大的俊彦就在眼前,慵懒的笑容勾挑着坐在床沿,修长的手指一圈圈缠绕着自己铺满枕畔的秀发,甚至调皮的拿去一缕发烧骚着自己的脖子怪不得。

    “四哥真早啊。”雅雅轻瞥一眼窗外,自然是看不见阿情的身影。既然小4是在这里,但愿他已经有所作为了。

    “雅雅还是那么喜欢懒床。哈,听你平日里叫我四哥还真是不习惯呢,我家雅雅只有在讨饶的时候才会软软的唤一声四哥”白展风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神一暗,幽深的犹如一口深潭,紧紧盯着面前犹如身在案上的嫩鱼儿。

    “噢?那四哥一定是怪雅雅没有礼貌了。”白雅雅假意不知,微微扭动了一下身子,缎面的被子滑下去了一小截,露出了雪白浑圆的肩头,散发着诱人的少女体香。

    “雅雅”白展风只觉的翻涌的心里一荡,只嗅着她的味道浑身就酥软了起来,让他想起了那天那天他是怎么用热铁般的分身进出眼前少女那紧窄的儿的好想再来一次“雅雅”说着带着梦呓般的神情,俯身便要吻上那露出的一小块温香的皮肤

    “嘘”雅雅伸出一只软嫩的柔荑,食指点在少年薄唇之上,潮湿的大眼妩媚极了,“小4不乖呢,要玩亲亲了么?”轻飘飘的话儿羽毛般扫过他的心尖儿

    “是啊”展风有些目眩神迷,诱人的宝贝就在眼前,他都能感受得到她呼吸的温热,好想狠狠的吻住她,叫她不准泄露这样魅惑的气息。

    “嘻嘻不准呢。”白雅雅轻轻推开他的大头,推开被子坐起身来,只着抹睡裙的上身便露了出来。

    嫩粉色的绸缎紧紧裹住她前两颗诱人犯罪的浑圆,在清晨微凉的空气中连顶端的小樱桃都挺立了起来,纤细的蜂腰盈盈一握,扭动着想要下得床来,再度被推到一旁的被子下两条雪白幼直的腿儿微曲着,短短的睡裙堪堪在双腿之间遮挡出一片甜蜜的影,仿佛只要主人稍有动作,就会露出些什么来

    这种美景一般男人都无法忍耐,又叫那个刚刚尝得甜头却被破隐忍个把个月的的家伙如何?他明明知道她的脯儿多么柔软,她的肌肤多么丰盈有弹,她的味道多么的香甜,她被自己碰触时反映多么诱人,连那腿间湿濡的花蜜都是那么芬芳要他怎么忍得了?

    “嗯.小4你做什么?”女孩的娇呼那么酥软,还带着难耐的喘息,这怎么能让人觉得是在拒绝?

    “雅雅,我想爱你”少年叹息般的呻吟着,猛地将她压在床榻上,双手捧着女孩的两肋,用唇舌拱掉不怎么负责任的抹,两颗小巧饱满的房便荡漾了出来,“噢”白展风叹息着,急迫的含住一只,大力的吸吮着,另一边的美被他用拇指按住翘立的樱桃,来回的碾磨揉弄,女孩终于哀叫出来

    “啊44”白雅雅弓起身子,大口的喘着气,44的爱潮是来的那么突然和凶猛,他带来的火焰会吞噬着淹没她

    “好久没吃它味道还是那么甜”展风砸吧了一下唇舌,又埋入双中。

    “嗯别”白雅雅按住少年四处惹起火苗儿的大掌,微微的喘着气,诱人的红唇微启,轻轻的抖动着,“44啊”没等她讲完,展风将一只膝盖入她紧闭的双腿中,分开它们又向上一顶,一下下揉弄着她已经略有湿意的腿跟私密处,“嗯不”雅雅开始觉得全身都酸软无力,整个人只能被身上这个带着邪气的俊美少年摆布。她甚至都有一种错觉,他是她的世界,他是她的主宰他即将为她决定一切可是,不

    “啊”拒绝推搡的纤细手腕被扣在头上,雅雅无力的扭动着腰肢,水蛇一样迷人,赤裸的双峰如果冻般荡漾,大片的散乱头发遮住唇畔诡异的笑容,她懂得如何能让男人更疯狂“不不要”口中吟哦着吐出拒绝的话儿,却只能让人更想去征服。

    “别怕,宝贝”白展风瞳孔漫出危险的神色,俯身噙住一颗鲜艳的珠儿,惹得身下敏感的宝贝轻轻颤抖,她是他的。

    “四哥,我还是怕”时候差不多了,这个造型也很好。

    “别怕,有我。”少年埋首在那柔软鲜嫩的波里含糊道。

    “四哥带我离开这里吧雅雅,雅雅不喜欢”少女可怜的哀声道,嗓音脆弱的惹人怜爱。

    “雅雅不喜欢什么?”白展风抬起头,紧盯着女孩的表情,他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悲伤。是不是他一直在忽略她的感觉,这样的结果或许不是她想要的?

    “”雅雅咬住了花瓣一样的嘴唇,又掀动了一下,终于什么也没有说出口,只是那满是哀伤的表情几乎湮没了他。

    “你本不要嫁”展风迟疑的说出口,却被柔软的小手堵住了嘴巴。

    “没什么爹爹们已经决定了的事情”少女湿润到几乎含泪的双眸那么无奈的看着他“再也休提。”她终是苦涩的笑了出来

    “雅雅!”展风的心狂跳着,看,他到底做了什么?他的爱人在痛苦着,只因为他为了私欲而一手促成的好事!这算什么?他的宝贝不应该被这样对待的。“雅,是我的错,要我带你走么?”展风爱恋的看着她,低声道。他叹息,原来他是可以这样做的,他一个人的雅雅。

    “啊!”雅雅惊叫着,喜悦弥漫眼眶,突然,又暗淡下来“别,别说傻话了这里是我们的家啊”

    “那又如何?只要有你的地方,何处都是家。那就不要嫁给梦之了,我带你走”白展风像是打定主意般,用力一咬雅雅的头,拨开可爱的亵裤,手指探到花瓣处,轻轻刺探。

    “嗯别”雅雅抓住身旁的床单弓身颤抖着,她的44怎么总是说来就来啊那凛的手指夹紧了小核欺负,一个扭动,身子一酸“嗯”雅雅咬住唇瓣,媚眼如丝似嗔未嗔的横了一眼小4,让他心口一酥,感受到花中一股爱湿润开来,沾湿了手指

    “老四一大清早好兴致啊”突兀的森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展风一僵回头看去,原来是梦之双臂环斜倚在梨木屏风上,不知看了多久,听去了多少。

    雅雅微微的笑起来阿情的动作还是瞒利索的梦之进来的时机也刚刚好噢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