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49◆涅槃

住家野狼2016-9-20 22:42:33Ctrl+D 收藏本站

    宽敞的马车缓缓的行驶着,无论外面是多么的喧嚣熙攘,这里面却圈成一个隔绝的世界,不被打搅,即使气氛透漏着万分的诡异。

    白雅雅靠在展风怀里已经闭起了眼睛,气息沉静,似乎是睡着了,是呀,这些日她太累了,无论身与心。

    没有人讲话,虽然这极度类似于暴风雨前的宁静。

    半晌,安阳缓缓说道“刚才见小妹的瞳色恢复了正常,醒之,这毒蛊是解了?”

    醒之没有讲话,只是圆圆的眼睛却笑意盈盈的瞄向自己的亲兄。

    “我解释了啊,只是这蛊虫是你下的,由你说出来,这两个才会安心嘛。”白梦之摊摊手掌,波光潋滟的眼眸中带着嘲讽。

    “大哥应该说了才对,这蛊厉害是厉害,就是已进入活人体内存活时间太短暂,多说也就四五个时辰嘻嘻,说这用毒的本事,我怎么比得上大哥呢?三哥来问我,怕是还有其他的疑问吧”白醒之转动着灵活的大眼,似笑非笑。

    话说这醒之的隐藏心事的本事也是如火纯青,以前在山上朝夕相处也不过觉得这孩子有些个小聪明,心思如此深沉怕是众人都没有想过的。那平日里最脆弱,最年幼,最爱哭闹,最是怕练功太苦的小人儿,如今居然在几个兄长的气场压迫下还能面不改色,嬉笑如常。即使这种场景明显是一对三的兴师问罪,那神色中的若无其事和咄咄的挑衅真是毫不掩饰。天使的外衣隐匿着恶魔的天,或许只因此时才逼迫他至绝境?

    “还能有什么?”展风冷笑一声“不外乎是你知道自己孤掌难鸣,唯一的大哥又是立场不同,眼看成了情敌,是决计不可能帮你的。只好孤注一掷,在吃补药的时候动了手脚,利用雅雅困住我们几个,当我们都中尽子蛊,身心具疲之时就是你动手的好机会。又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居然把守在外面的两个影引走,再加以制服,便可轻松带走雅雅,成其好事了。”白展风淡淡说道,琉璃般的眼眸内流转的暗火晴不定,实在瞧不出情绪。

    “哎呦,四哥还真是了解醒之的心意呢。我也没想到居然这么顺利,本以为你们其中只有一人中招”白醒之说道这里顿了一下,暧昧的眼神瞥了下三人,又继续道“谁知却是三个嘻嘻醒之也很意外呢再说,哥哥们的影会随意离开,这个我也没有料到,当初影的问题还真是让人大费脑筋,本以为只好用些迷药了事,醒之也想不到居然大家都愿意帮我。不过阿情可不是我下的手哦,不知被你们几个谁下了重手,居然昏倒地上一个晚上。嘻嘻打,我也打不过你们三个人,抢的话,连爹爹和大伯都不给我机会,只好想些别的办法咯,醒之也很无奈呢,谁要你们都排挤我。不过哥哥们找来的速度也是非常快的嘛刚刚两天呢,人家还来不及多些和雅雅相聚的时光,春宵苦短”

    白展风再也听不下去,咻的伸出手卡在醒之的脖子上,眼中情愫翳莫名。

    “闭嘴。”

    “四哥不要这么冲动,说不定雅雅会心疼的”白醒之也不躲闪,也不讨饶,只是可怜兮兮的望着三人。梦之斜倚在车窗旁笑容妩媚,仿佛被掐住喉咙要处的那人与他没有血缘关系;安阳长长的睫毛遮住眼帘瞧不清神色,只是一下下怜惜的抚雅雅丝缎般的长发,对此视而不见。见无人有相救之意,醒之只好自救“四哥轻些咳咳,真的很痛呢”被卡住脖子,声线都有些夹杂不清。

    “算了老四”安阳缓缓道,“终也不是办法。”最后居然少见的叹了口气。是呀,都是兄弟,又能如何?他们又有什么资格责怪醒之?他们又与他有什么分别?不过是一样的人,想的一件事罢了。

    天气逐渐暖和起来,春季已经来了。院内的枝条都冒出芽儿,远处看着一片嫩黄。白雅雅坐在廊上,身上淡粉色织着樱花图案的纱裙,宽大飘逸的下摆飘荡出悬空于水畔的廊庭,越发显得人儿体态纤细,风姿绰约。身旁陪伴着小碧小月,谁都没有舍得出声,仿佛在享受这难得的静谧。

    这种时候越来越多了起来,小碧想,那源自主子自成人礼后无故消失了两天之后。白家的人都表面上与从前一样,父慈子孝的,只是暗潮汹涌的厉害。

    那日,她和小月被安阳少爷遣回风月楼,隐隐觉得不妥,却没办法抗拒少爷的命令。到底发生了何事无从知晓。第二天主子就不见了,尽管她们心急如焚,白家大人们却没有追究主子的失踪,风淡云轻的便压了下去。后来仿佛越好了似的,老爷随同大少爷和少夫人去了京城,二老爷不知同柳师傅云游去了何处,二少爷也早早回了林场,家中只剩三老爷主事。

    剩下的小少爷们更奇怪,四少爷和醒之少爷也回了林场不到一月,于前些天又莫名其妙的返回白家,明明他们的课业还没有结束啊。而主子对几位少爷的态度不复以往的热络,一直都是淡淡的,不表示特别的亲昵也不排斥。平日很少外出,连用餐都在园里。开始还有梦之少爷四少三少晚间的时候来看主子,都说不了几句话的功夫就走了,近来也不常来了。醒之少爷还是天天来风月园乱晃,神色间还是那么兴高采烈,可是在同主子说笑的时候却不免有一丝怅然转瞬即逝而,阿情却越来越不多话了,虽然往常也少言寡语,但是这段日子更是变本加厉,有一次小月进去侍候的时候,居然见他依偎在主子下首红了眼圈儿这,到底是发生了何事?问主子本问不出个所以然来,郁闷啊咦?那是

    “主子,梦之少爷来了。”小碧眼尖的看到来人正是白梦之,俯在雅雅耳边道。

    “嗯”雅雅虚应着,眼角都不抬“你和小月下去吧。”

    “是。主子。”小碧瞟了正风情万种走过来的白梦之,不知是何感觉。

    梦之陪在雅雅身畔,本来那满腹的话儿突然间不知道说什么要好,踌躇一下,终于颓然的坐在了旁边。

    白雅雅觉得好笑,这家伙还是那个永远四处卖弄风骚的白梦之么?

    “梦之哥哥”雅雅软软的叫道,没回头也没动,依然保持着托腮的姿态。

    “呵”在这样好的天气里,见她明艳美好的侧脸,婴儿一般莹白透彻的皮肤透出一股可爱的粉红色,小巧饱满的樱唇弧度微微上扬,又这样好听这样软腻的喊着自己的名字,梦之突然就痴住了,就看着她怎么也舍不得移开眼。似乎能不能与她说什么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哪怕依旧冷淡防备着自己,哪怕她从来没有爱上自己,只要此刻待在她身旁,就比什么都要好。

    口暖洋洋的,梦之还不清楚这种感觉叫做幸福。生平第一个爱上一个人啊,不知要怎么讨好她,不知该说什么,不知手应该往哪里放,不知该拿她怎么办,在本来以为的嫉妒的好奇与欲罢不能的欲望里,哪知何时已经无知无觉的开出了一朵妖娆花朵,那样的可爱,那样的芬芳,原来这就叫爱情。

    “呵呵,梦之哥哥怎么不讲话?笨嘴笨舌的怎么都不像你了呢。”白雅雅咯咯的笑着,娇媚的横了一眼身旁虽是神态略显狼狈却依然那么风华绝代的少年。

    “表哥在表妹面前不是一直笨嘴笨舌的么?”梦之掩饰过尴尬的神态,又魅惑众生的笑了起来,拉过雅雅纤细如青葱,柔腻如脂玉的手指细细把玩着。好不容易这么些天来他的公主才对他露出一个真心的笑脸,梦之突然有种雨过天晴的美好感觉,真让人感动。

    “雅雅是在想,梦之哥哥虽是按照二伯的意思向雅雅提了亲,不知是真心呢?还是为了应付长辈,不得已而为之?”雅雅眼眸一荡,连梦之的心也跟着翻动一下,她还是柔柔的妩媚,实在瞧不出问这话的情绪。

    “表妹多虑了。”白醒之几乎立刻想大喊冤枉啊,自己费劲心思才成为她的未婚夫,怎么可能是应付长辈?“自是表哥真心仰慕喜爱表妹,父亲和大伯可怜我的心意才促成此等美事,怎会如表妹所说是不得已而为之呢?”

    “噢?仰慕喜爱?这么说来,是雅雅冤枉了梦之哥哥了”

    “自然是冤枉的。”

    “那么梦之哥哥爱雅雅么?”白雅雅转过身来,温柔的望着眼前这个实在是比花还要娇艳百倍的少年,声音甜蜜而蛊惑,潋滟的眸子几乎从他眼睛窥探至他的内心。

    “”梦之突然怔住,不知该如何作答。即使“当然爱呀,我是多么爱你你还不清楚么?”这种平日里对其他姑娘说过不下千百次的话儿就在嘴边,也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他懊恼的差点给自己俩个嘴巴!在犹豫什么啊?这种问题被问的还少了么?怎么就不能和平日里一样说出那些让女孩子们心花怒放的甜言蜜语?

    因为梦之知道,今天问他的人是白雅雅,他觉得这和以往是不同的,可是为什么不同?只因为这个少女是他未来的娘子?梦之隐约觉得最大的原因绝对不是这个。

    “雅雅鲁莽了么?让梦之哥哥为难抱歉的很就当雅雅从未问过吧。”白雅雅微微一笑,淡淡的转过头去,显得那么风淡云轻,即使她语气中的失望还是不小心泄露了出来。

    梦之的情绪全被挑起,只觉得绝对不能让她这样想,头脑一热,再来不及过多思索,因为他感觉到错过了现在,他可能会由此失去这个女孩。即使她将来还是他的娘子,可是心或许将会远去。他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白梦之大掌忽的扣住身前女孩的后脑将她的小脸儿转过来,略微鲁的将唇瓣附上去,不管她是否轻轻的挣动,都辗转的吸吮住那甜蜜的如樱花一般的嘴唇。这个吻持久而缠绵,味道一如那晚一样美妙,梦之觉得心儿都酸了起来,那样的满足。她是那样惹人怜爱,如何能也对她轻易说出亵渎的浪话儿呢?他爱她么?原来自己这样的慌乱和不知所措是因为爱她呵可是这个感觉真的不坏。看着此刻这少女明媚的眼眸,因为亲吻而正微微颤抖的睫毛,梦之心里从未这样柔软过,他说,

    “爱你,早就爱你,现在才来问么?”既然爱,那么就是爱了,梦之托起她的脸庞爱怜的用拇指抚她柔美的唇瓣,多谢他的女孩帮他理清头绪。

    原来曾经那些嫉恨和愤怒,都是因为自己爱啊

    “真的么?”

    “真的不能再真了,我的公主。”

    “嘻”

    白雅雅从白梦之手臂旁边隐约看见远处的樱花树下立着个天蓝色的身影,风儿拂起他的头发,在明媚三月的漫天花雨里显得那么绰约那么孤单。不知立了多久,又看了多久呢?雅雅柔顺的依偎进梦之怀中,睫毛垂下眼帘,嘴弯勾起笑容,别急一个也逃不掉呢。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