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48◆崩溃

住家野狼2016-9-20 22:42:7Ctrl+D 收藏本站

    “爷别”一声娇媚的呼叫正在身旁不远处响起,原来是填茶的婢女正被一个男人抓住了狼吻,那女子看不清容颜,只是痴痴的笑着躲闪,也并不生气。又有几个嬉笑怒骂的女子声音加入由远及近,想是要帮这个填茶婢女脱离魔爪,只是风情浪荡的女子们即使在昏暗中看不清面孔,却入得狼群又怎么安然出得去呢?周围的人等都被此香艳的突发事件勾去,拥挤过来想要看清,或许还可以趁机揩油。

    醒之依旧屹立着不动。在这涌动的人潮中甚是古怪,只是此刻正风魔了的人们,哪有人顾及得到呢?

    “嗯”他不知是该感谢他们,还是恼他们,正因为他们的互相推挤使得醒之如箭在弦上的分身顶进了身前少女的口他有些痛苦,更想不管不顾的将她压倒身前进入她可是不能。豆大的汗珠开始压抑不住的滴沥下额头,身前的雅雅几乎软到,只是细细的娇喘着,似乎对这事故毫无反映,随着他不断愈来愈深入的顶弄,小声的呻吟颤抖着,真是任君欲索欲求的模样儿,勾引得人心痒难耐。

    醒之再也按捺不住,手掌又已袭上雅雅的肆虐,从煽情内衣中被剥露出来的娇挺的嫩,好像雅雅苗条纤细的身段上翘起著两个饱满的小丘,和臀部一样地呈现完美无缺的半球形,醒之形状优雅的五指,由下往上抄起那两个球尽情地揉弄著。

    “嗯”雅雅心里直打哆嗦。

    被少年不太温柔的揉弄部,而那揉弄的方式已并非是一种爱抚,倒不如说是蹂躏,一种年轻的发情野兽一样饥渴的蹂躏。雅雅小巧娇嫩的房,已被抚弄得饱饱满满的。醒之急切的唇由颈部一直吸到耳处,一支手继续蹂躏著双,而另外一支手也到腹下来了。

    “啊”雅雅不知是要逃避还是要他继续。滑向下腹的大手指,挤入狭谷抚弄著顶部,开始拓宽道路为隐忍的欲龙做着准备。雅雅紧紧地将两脚夹住,可是醒之的双腿在中间,羞耻的蜜唇只有无奈地忍受色情的把玩。已经更加涨的的分身乘势夹击,脉动的硕大前端紧紧顶压在水汪汪的蜜洞口磨碾。雅雅惊恐地发现,官能的防线已经在醒之情色的蹂躏下越来越薄弱。耳朵又被侵袭,身上起了甜美的快感。那被他轻吹着又爱恋吮吻的耳朵,每当他的唇一接近时,体内的邪恶欲望之花,就会燃烧起来。

    够了,够了不要再折磨她了即使是在这里,人声鼎沸的这里,也请占有她吧

    白雅雅忍耐的喘息着,儿中的蜜滴淋下来紧贴着醒之的欲龙蜿蜒下去,散发着一阵阵诱人心弦的魅人香气。

    “别忍耐了姐姐”醒之如梦般的声音响起在耳畔,像着了魔般。

    白雅雅始终坚持着支撑身体的双臂也开始不受控制的虚软,紧点着地面的两只脚尖早就无力,缓缓的落下。然而,随着此刻雅雅身体的下滑,早就等待着下面翘首以盼的分身更加的挺实,不用移动分毫,只是等待在那里,等待着雅雅身体下落,便一分分刺穿她妖艳水汪汪的花。原来,这就是醒之的目的?

    雅雅浑身被甜美壮的进入带来一阵阵酥麻,喉咙滚动,吞咽着一声声破碎的猫儿一样的呻吟,她被他撑开了而心底却越来越冷。原来这就是他的目的!等待着自己的自投罗网等待着她疲力尽的将他纳入身体等待着她不在抗拒羞耻的承受他接受他

    他和那几个家伙果真是没有什么分别的,他们只会使用这样的手段,一步步做好陷阱来迷惑她,然后躲在暗处的或许只有冷笑,冷笑着看一个如同迷途的羔羊般可怜兮兮的少女,毫无主张毫无主意的踏进猎人们心准备的致陷阱!他们,果然没有什么区别没有分别

    “雅雅雅雅再快一些”醒之压抑着重的喘息,扶住少女纤细的腰肢,上下的帮助她款摆被心爱的女孩吞没着,进出着天,他爱死了这个感觉。什么怕被人发现的自觉,什么还有谁如此对待过她,她与他是什么身份,这些困扰早就抛飞到了九霄云外。余留的,只是浑身酥麻的感官,全心全意的感受这个女孩带给自己的感官。

    “醒之,这样不够畅快呢我们,我们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好不好?”雅雅娇媚着嗓子细声呻吟,柔柔的说道,低垂的头颅看不清表情。

    “好宝贝。”醒之早就浸在此时此刻她终于妥协了的柔顺里,不疑有他,快速抽出的分身舒爽的他一个冷战,整理好身前少女的衣衫,揽着她推开拥挤疯狂的人群,向楼上走去。

    雅雅的帽檐凌乱的遮住了表情,那眼中一闪而逝如星斗般璀璨的光芒湮没在人潮中。白雅雅柔顺的被身旁急迫渴求的男孩大力揽住,微微勾起嘴角,冷笑一下,他们终于让她知道了她转生在这个混乱不堪的家族中的目的,那么就是带着这些男孩一起下地狱。

    三个风华绝代的少年迈下马车,周围的人似乎都有些微微愣住。

    没事闲的出现一个绝色尤物,那么的确让人流下口水,但是一口气出现三个的结果,就是晃得人眼花。

    正当街上的人们与大宅门口招呼客人的小招待们,有些迷眩的偷瞧着这个摔帘子跃下马车的俊美的不可思议的白衣少年,只见这少年十七八岁上下,危险的眼眸眯起,表情也紧绷着只是嘴角似有似无的勾挑着,似乎正有隐藏不住的怒气扩散开来,偏偏却依旧有种懒洋洋的味儿。众人正啧啧称奇谁家好俊的小少爷来到这儿莫非是挑事儿来了,却被第二个下车的人转移了视线。

    这第二个少年眉目如画,朱唇不点而红艳,细长的凤眸里波光潋滟,披散的墨玉般的发丝那么随意。似乎不适,这绝美的少年适闲的从腕上摘下一拢翠色珠玉把飘逸调皮的发丝聚拢在脑后,而后“嗤”的嬉笑一声,似挑衅又似挑逗,而后妖娆的笑意就那样毫不遮掩的从唇畔荡漾出来,他身后的世界仿佛都已经因为这个微笑而变成粉红色的迷雾这是个妖。尽管样貌与前头的白衣少年不分上下,但是勾人媚术,却显然比之前那个高杆了不知多少层。

    “这里了么?”一把好听的,轻柔的像是羽毛拂过心间般的话语从垂着帘子的车内飘了出来。众人转转僵硬的颈子,原来还有第三个少年么?不知又是怎样的绝代人物?他们盼的颈儿也长了。

    这个少年掀起帘子的一霎那众人简直是失望至极的。在那白衣少年的俊秀,和那妖少年的美艳相比之下,这面白的少年显然逊色了一筹。只见他并不在意众人眼中的失望,仿佛天地间没什么能入得他的眼般极其优雅的步下马车,天蓝色的长袍不知是何材料制成,居然散着点点余晖,微风拂过,拂起那蓝袍一角,衣诀纷飞如花瓣,仿佛随时都会随风而去。

    “情炀梦之熟悉么?”这蓝衣少年又道,好看温柔的眉眼飘向那美艳少年,也如微风般拂过众人的心口,温暖而舒服。

    “来过几次。”那被称为梦之的少年随口答道,凝望了一会儿又道“里面大得很,人又多,不知如何找起。”

    “是么?我看这边也混乱的很,若是老四不介意,我们可以在这里等他们出来。可好?”蓝袍的少年温和的看向那个双臂抱在前,慵懒又不耐烦被称为老四的少年。见他没有反映又好脾气的补充道“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了。”

    “别瞪我嘛那家伙只是我弟弟,又不是我儿子再说,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梦之无辜的朝小4摊着手掌,表示实在是无可奈何,再说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可是他耶。

    “走吧,去那里等一下好了。难得她出来玩一次,我们也别坏了她兴致。”说罢也不理另外两人,那蓝衫少年大步向对面的茶馆走去,转头的一瞬间,眼眸中不知是倒映着昏黄的日光还是其他流转的什么,居然璀璨的不可思议,像是满眼的星辉一般,摄人心魄。

    众人倒吸一口气,都觉得自他立在自己身前就感到奇怪的感觉不再奇怪,原来啊这个人的神彩像极了书画上的仙人,温文尔雅的,大气浑厚的,主宰着一切却不将任何事情放在心上。

    展风跟着安阳去了,再不理剩下的梦之。梦之也不在意,勾着笑容回头看着书写着熟悉“情炀”二字的硕大牌匾,里面靡的乐声隐约传来,还有一阵阵男子放肆的笑声,不知他的小公主身在其中何处呢?身旁又是谁人呢?凤眼一眯,长而卷的睫毛掩盖了翳,留给人们瞻仰的还是一片活色生香。

    醒之你终于明示是要参一腿了么?即使你知道她已经是你亲哥哥的了?

    三人在茶社又多等了大半个时辰,甘冽的茶水也换过几壶。展风斜倚在窗前紧盯着情炀的大门,安阳依旧波澜不惊平和的不动声色,梦之表情诡异不知在想些个什么。

    安阳突然眉头一簇,侧耳过去,然后又呷了一口茶水,缓缓道“魅传来消息,小妹和醒之从后门出去了。”展风眉头一挑,站了起来。

    “嗤,魅这次打探的及时,老四可以饶恕他和魁那天不知为什么跑到后院却被人轻松制住,玩忽职守之责了么?”梦之轻佻的笑着,脚步却丝毫没有减慢的随着两人快步朝情炀走去。

    映入眼帘的画面,连好脾气的安阳都不仅为之稍稍色变,虽然早猜到结果不容乐观。

    只见白雅雅脸颊微红的被醒之紧紧打横抱在怀中,娇艳的小脸埋在他颈间,而醒之却是一脸幸福笑的甜蜜蜜的,低头正不知和她说着什么话,神色亲昵。

    “呦让哥哥们好找,你们两个也太顽皮了。”梦之神色危险的瞧着这对年纪相若的璧人,冲口而出的话语带着不容忽视的酸意。

    “大哥,三哥四哥来了来的好快呢。”醒之无辜的眨眨眼睛,怀抱着雅雅的手臂却没有丝毫的放松。

    白展风话也不多说,抢过身前意欲接过雅雅,怎奈醒之不放手,两人僵持不下。白展风眉头一挑,不无威胁的冲白雅雅道“过来。”声音柔而缓,却有着某种决绝,眼角都不扫醒之,完全无视他。

    “好”雅雅神色丝毫没有被抓住出墙的慌张,居然荡漾出来的是明媚的笑意,玉容潋滟,含春多情,酥麻的扫过三人神色各异的脸庞,仿佛要朝几日不见的他们说些个什么,却什么也没说,柔顺的朝白展风伸出手臂。

    醒之一怔,怀中可儿已跌入他人怀抱。

    “都杵着干什么?回家吧。”雅雅懒洋洋的勾着小4的脖子,笑吟吟的说道,仿佛只是出去玩了一圈很累了的样子,什么也没法发生过。

    白展风珍惜的抱着失而复得的宝贝,邪气的眼睛眯起,企图望入她眼睛深处,却无从探索。梦之眼珠一转,以为雅雅是心向着他们的,却又说不上那里不对劲。醒之更是惊异,刚刚自己还和雅雅柔情蜜意的如鱼得水,怎么刚见着他们几个,雅雅似乎把刚才火辣缠绵的欢爱一笔勾销了?

    安阳眉头微蹙,觉得事情有些不在控制之内,却抓不到头绪,淡淡道“都回吧”

    白雅雅窝在小4的口隐藏着冷笑,盼望着接他们回去的几人,日后不要后悔莫及,呵事情开始变得有趣了呢。还是雅雅始终是要长大了哪怕是被逼迫着的。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只是莫问是缘还是劫。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