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47◆妄为

住家野狼2016-9-20 22:41:41Ctrl+D 收藏本站

    “”雅雅咬着牙偷偷瞄向四周,发现紧密栖息在四周人们还是狂热的盯着台上的女郎们猛瞧,非常投入,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里的诡异,松了一口气。

    “醒之唔”转过头去刚想冲他讲讲道理,却被他缠绵的吻住,他用宽大的袖子掩住自己的手,却偷偷的攀上了雅雅的口,握住了一只绵“唔”不要啊,好多人在。可是雅雅什么都说不出口,只能被他急切莽撞的揉捏着。扭动着身子抵抗,却像是对他做出激烈的反映,而且也磨蹭着臀瓣后的男分身,进退不得。

    欲哭无泪啊,希望这小家伙儿只是一时的兽大发,占一些便宜就算了。

    “姐姐的身体好软噢”白醒之呼吸有些急促的抵在她已然嫣红一片的脸颊边沙哑戏谑道,手上的力道丝毫没有放松,搜寻着雅雅前挺立起来的红莓,隔着衣衫捉住一只,轻轻的画着圈。

    “别”雅雅抬起玉手按住他不安分的手指,细细的娇喘讨饶,眉头轻蹙,不知是在埋怨他不分场合的挑逗自己,还是怨愤自己居然不害羞的有了感觉。“嗯不.”她咬紧嘴唇,感觉到醒之指尖突然按在自己那点突起上大力的一按自己衣衫下的想必已经凹陷下去天,身体开始变得奇怪,浑身燥热。

    “姐姐的反映真可爱,让人爱不释手了噢。”白醒之的语气依然天真无邪,声音软绵绵的,低头看着身前小女人的美眸都眯了起来,想是在做着抵抗,也忍受着此时自己带给她的隐秘快乐。其实他自己也很快乐呢,但是还想更快乐一些。

    “醒,醒之天,你做什么?”白雅雅惊呼,翘臀用力向后抵去,企图阻止他调皮的手指探入他们之间那点点缝隙,更加侵犯着自己。只是,不凑巧的,却把醒之的手夹紧在臀儿上,他的热铁似乎也更近了些,一跳一跳的。怎么办?这时候怎么办才好?白雅雅咬着嘴唇,表情却有着说不出的柔媚和无助。

    抬头看去,前头人声鼎沸间透漏出的缝隙。女郎们身上的衣衫越来越稀少,几乎和开始那一个看齐。一个身材高挑,长得很像吉普赛艳女的女郎造型诱惑的定立在中央,身上的衣服勉强称得上完整,脚旁还匍匐着几个不住扭动的同伴,起伏着企图撕裂她的衣衫,台下男人们的叫嚣助威着,想是让她们加快速度,剥得那最美的艳女个干净。那女郎面容带着讽刺的妩媚,看起来高傲至极,偏偏却做出挑逗荡的姿态,逗得人心痒难耐。爷们儿们只有狠命的砸银子,才能如愿以偿。

    只听噗的一声,全场灯光尽暗,只余几处摇摇曳曳的烛火忽明忽灭,暗影中那女郎的衣衫一件件缓慢的被人除去男人们几乎狂乱,通红着眼睛大声的打着口哨,舞动着身体,扯开汗湿的领口,一声声下流的浪话儿也冲出口去

    此时此刻白雅雅被醒之磨蹭的浑身燥热,薄汗也透了出来,突然下身一凉,原来是在黑暗中下摆被人掀起,紧接着一只危险的手掌探入,挤进她紧紧闭合的幼直双腿间她惊慌的想要再次夹紧,却把几恶劣的手指夹在腿间,那手指调整了一下方向,一个用力几乎埋进了花蕊中去

    “噢姐姐没穿小裤裤果然很你猜现在醒之放进去的是什么呢?”白醒之前后轻轻耸动着下身,胯下的分身忍不住开始顶弄她娇美柔嫩的翘臀。被紧紧夹住的手指困难的想要探入她的身体却勾引出潺潺的花蜜。按住她口的手掌在萌动的昏暗掩饰下再不用顾及,挑开一只盘扣,小鱼般滑进了身前不住躲闪的少女衣衫内,毫不困难的捉住一只酥,开始大力的揉弄。醒之觉得自己的心魔终于被挑了起来,在碰触她身体的一霎那,再也不想控制自己他好想她。“嗯姐姐的身体怎么这样软啊姐姐也舒服么?”

    “”白雅雅死命的咬住嘴唇,她想告诉他住手,可是又怕自己一出声,首先喊出的不是尖叫便是呻吟。指尖轻挑,湿热柔嫩的花瓣被迫羞耻地绽放。糙的指肚摩擦嫩,指甲轻刮嫩壁。花瓣被恣情地玩弄,蜜唇被屈辱地拉起,揉捏。不顾廉耻的攻击全面展开,上下的两处敏感区域都被人制住,真让她不知该救援那里要来的好些。唯一的去处就是俯身趴向身前的桌子,才可以脱离他的掌控,只是身后站着个男人,自己若是这样的造型更是像极了交欢的姿势,引来别人的侧目。怎么办?这里还有好多人可是醒之他一时间,雅雅的头脑好像停止了转动,不知道怎样反抗背后的侵袭。因此而近乎完全赤裸的臀峰,无辜地向已全面占领著它的入侵者显示著丰盈和弹力。

    “停手,醒之够了!”雅雅全身僵直,死命地夹紧修长柔嫩的双腿。

    就在这时,背后的醒之突然稍微离开了她的身体,紧握雅雅的左手也放开了她。雅雅轻轻呼出一口气,幸好他还是有所顾忌的。

    “嘻嘻”醒之却在她耳旁笑出了声音,身体同时再次从背後贴压住白雅雅的背臀,她立刻感觉到一个坚硬灼热的东西,强硬地顶上自己的丰臀,并探索著自己的完全没有衣衫遮掩的臀沟。

    雅雅开始觉得醒之好过分,怎么能如此不顾及她的脸皮?这里是什么地方?雅雅脸颊开始发烧一样的热辣,那坚挺灼热的尖端,已经挤入雅雅的臀沟。醒之的小腹,也已经紧紧地从後面压在她丰盈感的双臀上。雅雅立刻知道,背后的醒之小恶魔,正开始用他的分身品尝她。

    刚才他放开她,原来,是去拉开裤子,掏出了他的分身!现在,他正用那东西从背后顶住了她。和他交涉是铁定没有结果的,那么如果叫起来,被众人看到如此难堪的场面……只是想到这里,雅雅的脸就变得火一样烫。如果扭动身体,还可能被他认为是在享受这种触感,雅雅想不出抗拒的办法。

    “姐姐好像湿掉了呢醒之好开心噢。”这家伙低低在雅雅耳旁笑起来,轻咬她的耳垂,把火热缠绵的呼吸喷进她的耳孔,右手从前端撩起雅雅衣衫下摆,探进内里。手指挤入柔若无骨的蜜唇的窄处,指尖轻轻挑起花露,示威般地在紧窄幽谷四处涂抹。每一下好像都涂抹在白雅雅已经要崩溃的羞耻心上。

    雅雅的蜜唇被一瓣瓣轻抚,又被荡的手指不客气地向外张开,中指指尖袭击珍珠般的蒂,碾磨捏搓,要逼无辜的少女暴露深藏的疯狂。她婴儿一般剔透的脸颊已经如同煮熟的虾子,两条修长的双腿也开始虚软,雅雅死死地撑在桌面上,双眼紧闭,咬牙抵抗一波波快感的冲击。

    强自坚持的掩饰遮不住袍内的真实,两片柔弱的蜜唇已经被亵玩得肿胀变大,娇嫩欲滴的花蕾不堪狂蜂浪蝶的调引,充血而翘立,花蜜不断渗出,宛如饱受雨露的滋润。可惜甜蜜的噩梦仍在继续,醒之开始缓慢但坚定的在她两腿间进进出出,她紧紧闭合的双腿正提供着腿交的服务,雅雅被烫到了似的赶快分开双腿,而醒之趁此间隙强行入了一条腿,而分身距离娇艳的花蕊更加逼近。雅雅已知上了这家伙的当了,可是再如何紧闭双腿也已经无补于事

    白雅雅狼狈地咬著牙,尽量调整重的呼吸,可是甜美的冲击无可逃避,醒之又入一条腿,两腿猛地分开,白雅雅差点惊呼出声,自己几乎被顶在他胯间,做好了交欢的姿势,只余下脚尖还能轻触到地面!觊觎已久的大火热从后面挺进达到口“啊”雅雅压抑不住的惊恐低呼。

    “嘘想要观众么?”醒之的声线开始沙哑,暗含不住的欲望流淌下来,他受惊的小白兔噢怎么让人能够不渴望?

    “求求你”雅雅结结巴巴无力的请求,只是那凶器丝毫不容喘息,缓慢而不容抗拒地开始抽动于那紧窄的方寸幽瑟之地。火烫的坚挺摩擦花唇,分身硬部鲜明的角刮擦嫩。前後的抽动中,尖端轻触饱满翘立的花蕾,花蕾被坚硬火热的触感不由自主地颤动。彷佛坠入寒冷的冰窖,雅雅的思考力越来越迟钝,相反地感觉越发清晰。像有火焰从身体的内部开始燃烧。“醒之这个恶魔当著这么多人的面……竟敢这么下流地玩我……而我甚至连他的表情都看不见”白雅雅昏昏沉沉暗想,只是禁不住的紧窄的幽谷前欲龙肆虐,娇已有溪潮暗涌。

    白醒之在这个暧昧横流的歌舞场中,在这个四处都是拥挤的陌生男人的叫嚣中,公然的对白雅雅,他亲兄的未婚妻子给予神上和体上的引诱亵玩。雅雅全身的禁地同时被亵地攻击,整个人被炽热的男感官所吞噬。她的全身被羞耻,屈辱和欢愉的电流所包围,如果还有什么矜持剩下的话也几乎全面崩溃。单凭软绵绵的手臂支撑桌子已经无法撑起身体,站立都感到困难,白雅雅虚脱般的倚靠著醒之的身体,才勉强不倒下去。

    突然,身旁的人潮几近疯狂的呐喊和扭动,雅雅困难的抬眼朝台上看去,那个最美的艳女此刻衣衫早已不知去向,在昏暗中只看得清倒映的剪影,她略略侧身过去,甚至看得清她正挺立到颤抖如豆的峰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