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46◆情炀

住家野狼2016-9-20 22:41:15Ctrl+D 收藏本站

    白雅雅实在想不明白这个腹黑小哥哥的把戏。怎么好意想带她出去放风?但是怎么也强过在家里受他的蹂躏!现在的雅雅不得不承认,不是自己瞎了眼睛,就是这位功力太深厚,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只见白醒之翻出一套灰色的衣衫和配套的儒帽鞋袜,见她狐疑,醒之着手帮她脱起了衣服。

    “不!”白雅雅死命的抱着肩膀,脸庞红彤彤的,禁止这个禽兽再次侵犯自己。

    “姐姐在跟我开玩笑么?”醒之眨着无辜的眼睛上下扫着她“姐姐以为醒之要是想要,这样挡得住么~?姐姐一定是在侮辱醒之的智慧噢,要不就是质疑醒之的力量呢~该罚么?”他食指弯曲敲打着自己的额头,表情认真好学但是不知为何,白雅雅还是起了一身**皮疙瘩!

    “”这个恶魔!!

    “姐姐咬着嘴唇看着醒之这个样子好感呢。”白醒之困惑的舔舔嘴唇,“姐姐原来不喜欢出去玩,喜欢和醒之呆在家里噢”

    “不”白雅雅恐怖的后退,不要啊,昨天发生的事情仍旧历历在目,血淋淋的前车之鉴。可是仍被这个小恶魔轻松扑倒在软趴趴的床上。

    “呵呵呵呵,”那家伙闷闷的埋在白雅雅柔嫩的肩颈处笑出声来“我的雅雅怎么这么可爱呐~”

    不用怀疑,没错,白雅雅真的穿了男装。穿越小说每个女猪必做之事~

    “情炀”炙热的情意可以用来烘烤的意思么?

    雅雅站在熙攘的街上,抬头凝望这个硕大牌匾上居然旖旎到不可思议的名字,微微怔住。

    “呵,这是咱们这非常有名的歌舞场,想是雅雅没有来过吧。”醒之略略偏偏头颅,抓着雅雅细嫩手指的大掌紧了紧。“听说今天有新玩意儿呢,我们去看看吧。”他是好奇宝宝。

    “”雅雅直到现在还是无法适应白醒之的天真,就像是本来以为湖水是清澈无鱼的,结果不小心掉进去后发现水底居然住着好些张牙舞爪怪兽,从此以后再见到这片水域无论是多么平静透明,波光潋滟都无法排除那种诡异时刻暗含危险的感觉。“嗯”在得到醒之显得可爱的质疑表情后,雅雅心不在焉的答应着。

    “听哥哥说,这里头的表演热辣得很,所以闺秀夫人们是不会来的,久而久之,情炀就成了半个风月场所雅雅你说,大哥这么清楚,是不是经常来噢?”醒之无辜的眨眨眼睛,只是眉宇中的戏谑分毫不少。

    “”白雅雅很想瞪他一眼,什么意思?现在开始让她质疑未来老公的忠诚了呗?可惜,不凑巧得很,除了唏嘘一下外,雅雅并没有觉得怎么难过或是吃醋。

    不理他不理他。

    只不过白梦之那日在阳光明媚的庭院中对自己说话时的媚眼如丝的表情突然划过心间他说:呵不要露出这样没有防备的表情嘛,我会忍不住想吻你

    “雅雅总是不理醒之呢醒之其实很可爱的嘛。”白醒之哀怨的撅了撅嘴,又开心起来说“我们不要去包厢好了,大厅人多才热闹”说罢喜滋滋的牵着雅雅的手迈进楼内,东绕西绕的越过浩瀚的人潮。这里果然好热闹,原来男子们无论什么时代都是喜爱这些赤裸裸的诱惑。

    白醒之牵着白雅雅的手往里窜去,两个清秀漂亮小少年之间亲密还是惹来了眼尖人等的侧目,他们一个阳光可爱,一个清秀腼腆,又神态亲昵,其实还是很容易想歪。不过见其二人年纪太轻,若是女子是该避嫌,不过既是少年郎之间的热络也还说的说去。只见他们到了人最多的去处,那个身高稍微高一些的少年和气的要与人同桌而坐,那个腼腆的少年面容虽然始终保持冷若冰霜,可是秋水般的大眼还是好奇的四处看去。

    突然四下的喧嚣安静下来,各人也都归坐。一个妖娆的女郎款款走上被装饰的万分奢华的舞台,她只是微笑颔首并不讲话,顾盼生情的媚眼四处毫无顾忌的抛洒向硕大的厅堂里,而下面如身在蒸笼里的男人们也都露出了魂授于色的表情,只差没有留下口水。

    其实那个女子并不是顶美,额头宽了一些,嘴唇也略厚,只是唇峰微扬显得并不是那么容易驯服,加上夸张大胆的服饰与整个人散发出来的野的风情,在这个保守的时代里出来这么一个妖姬,想要诱惑谁人就显得不是那么困难了,只看她就发现情炀不红火是实在没有道理的。

    “嘻这个娘子便是大名鼎鼎的小茹儿咯,情炀里面镇场子的非她莫属。”醒之火热的唇瓣几乎贴着雅雅的耳珠道,声音暧昧难当,喷得白雅雅一阵酥麻。

    “这么些人,坐过去些。”雅雅如上好瓷器一般白皙透彻的脸颊顿时漾出了一层粉色赧意,她白了他一眼,将他推开些。

    醒之也只是笑嘻嘻的不甚在意,目露痴迷的侧脸瞧着眼前虽是穿着男装却还是在不经意间显露出女儿娇态的雅雅,他多么希望每天都可以这么近的和她呆在一起,紧握着她美好纤细的手指,嗅着她的香甜气息,若是还能做些其他的就更完美了“呵”

    雅雅偏过头去奇怪的看着醒之,只见这家伙不知正在想些个什么,虽是瞧着自己,却眼神没有聚焦,唇畔也微笑的甜蜜突然一个冷战爬过,她有一种不是很美妙友好的预感。

    “各位爷还是到得那么早,小茹儿要各位久等真是罪该万死”这美人没说两句话就咯咯的笑了个花枝乱颤,偏偏下头那些爷们儿还就吃这套,“今个儿,各位爷可是来着了西域的舞娘们早晨到的,现在已经梳妆打扮妥当侯在那儿专等着伺候爷儿们了嘻嘻,这些姑娘可跟咱们往常的那些丫头们不一样可野着呢,各位爷可得看好了自己传宗接代的家伙式儿,别看着看着就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跑到台上来了嘻嘻”一声声笑骂嬉闹都荤了起来,这小茹儿也是面不改色的对答如流,这气氛,真是暗喻横流即使还什么都没开始呢。

    白雅雅有些目瞪口呆,话说现代的公共场合好像也只有在人少的地方才敢这么口不遮拦,再糜烂荡的场所,大家也都还得乖乖立起牌坊这,这可真是够大胆,还还真刺激、真怀念不知道是因为感到惊异还是有趣久违,居然开始眼眸发亮!

    醒之看着身旁的少女,有些苦恼。本意带她来这里是放松一下紧绷的情绪,以后的日子兴许能够更加如鱼得水;再来就是报复一下,让他对她的心意这么久了,她都没有感觉么?随便人家安排!谁知,见她的表情居然不单单是震惊和害羞,居然还掺杂着兴奋!!这是什么道理?这是闺秀么?不禁眼角微跳,都是那几个东西教坏了!居然调教出来个外表清纯可人而内心其实是个妖?

    “醒之,这小茹儿可真是个妙人儿”白雅雅掩住红唇,低低笑着,仿佛暂时忘记了自己被绑票的事实,也忘记了自己是怎么被几个哥哥引诱着得到。

    “再怎么可人,也没有雅雅姐姐可人儿噢~”白醒之讨好的凑近她的颈间磨蹭,而雅雅专注的瞧着那小茹儿的每一个神态没有在意他说什么,还像从前那样反手拍拍他的脸蛋。醒之抓住她滑腻的小手,轻轻放在唇边细细吮吻。

    “好了好了各位爷老是瞧着小茹儿是不是瞧腻了,咱们换新鲜的吧”小茹儿说罢抛了一个微嗔的媚眼,抬起巴掌拍了拍,二十几个穿着火红纱织衣裳,光脚蒙面身型窈窕的女郎鱼贯而入,一阵阵环佩玉翠的叮咚脆响,原来是女郎们手脚上都绑着一串串小铃铛。

    “姑娘们的面纱和衣裳可都是活动的,爷们打的赏越多,这衣裳就越少噢”小茹儿的声音含着媚笑飘出了厅堂只余下台上女郎们纱稠里透过灯火显现出来若隐若现的光致致。

    低迷的外域风情的的音乐响起,舞女们开始摇曳起舞大厅内的温度再一次攀升一个等级。终于有人不满于现状,开始掏银子,随着红色大案上的银子越堆越高,连最后一个女郎也抛开了面纱和披风,她们蛇一样摆动着腰肢,透明的薄纱包裹着她们动人年轻的体媚眼如丝,笑容挑逗。

    “嘻这是情炀最火辣的表演了,雅雅。从前的尺度绝对没有这个大虽然我实在是没来过几次。”当醒之再次得到雅雅的一个大白眼后,笑嘻嘻的搂过她,贴近了她脸庞道“所以,今天带你来是非常正确的,是不是姐姐喜欢么?”

    “还不错!”雅雅目光晶亮到几乎呈现琉璃般的光泽,天这种夜店的感觉好久没有感受到了,她觉得血即将沸腾。

    周围传来欢呼,人们开始不受控制的纷纷起立,雅雅也跟着站起费力的透过空隙才看清楚,原来大案上的银子第一波已被收走,第二波很快堆了起来,而其中一个女郎为了答谢看客的盛情,居然就地一滚,身上的薄纱竟然不知所踪,上身掩体的只余下口紧密排列的长长流苏掩,下身紧身的丝裤在小腿处延伸成大大的喇叭筒描绘出修长美腿的形状,那口的流苏随着她每一次舞动都跟着起伏,在场的人包括雅雅都紧盯着那里的春光,只盼她什么时候能够不小心露出饱满的。

    在场的人们几近疯狂,若不是早知这是歌舞场不是妓院,怕是都能够扑到台上去了哪容得上头那帮妖在哪里搔首弄姿的卖弄风骚~~雅雅邪恶的想,撑在桌上的双拳有些握紧。

    “姐姐,很兴奋么?”醒之不知何时站在她的身后,双手撑在她身前的桌子上,顿时把娇柔的雅雅圈在膛里。“姐姐是女人,也对她们感兴趣么?”醒之笑嘻嘻的问道,只是唇瓣却开始轻添雅雅纤细的颈子。

    “呵呵很怀念”她想起来了现代夜店的钢管舞。

    “噢?”醒之怎想的到?还以为是那几个哥哥要求她也如此过!眼睛危险的眯起,好啊,这事他怎么都不知道??那帮混蛋!

    “嗯?”雅雅觉得脖子好痒,扭着身子开始躲避,却发现身后什么东西开始不安分的立了起来!昏倒醒之看表演已经有了反映么?白雅雅再也无心看着别人再加银子企图把每个女郎都变的那么凉快了

    “呵雅雅终于发现了噢”醒之咧开了嘴角,玄色的眼眸滴溜一转,勾住身前少女的腰身贴向自己,用手一提把她抵在了桌子上,胯间的凶器隔着两人的衣衫推进了雅雅的臀缝中

    “醒,醒之这是公共场所啊”终于想了起来,身后这头可不是善茬儿危险的紧呢!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