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45◆本性

住家野狼2016-9-20 22:40:47Ctrl+D 收藏本站

    这,这是哪里?

    层层叠叠的轻纱床幔,是讨喜的绿色,费力的抬起沉重的颈子环顾了一下四周,绝对没有见过。

    莫非?又穿了?

    这想法另白雅雅满头黑线。

    她迟钝的脑细胞突然想起了昨天成人礼的晚宴后发生了什么,一丝红晕爬上脸庞,天她真的做出来了!和2个哥哥一个未婚夫!紧紧握住嫣红的脸蛋,没工夫细想现在在哪里,只是那场轰轰烈烈的床第盛宴就哄的一声在脑袋里炸开了花

    太,太邪恶了!

    怎么办?虽然自己YY小4很久了,也被三哥占得了不少便宜,但是并不包括这一切一起发生啊!真是昏了头,以后实在不敢细想以后将如何相处。

    或许这个穿越真是时候,如果真的穿了的话。

    “小姐,你醒了?”一个从未见过的婢女横空出现在视觉上方,或许是自己神极度不集中的缘故。这个,说实话很符合穿越定律啊醒来在床上,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丫鬟或亲戚呼啸在床边,说“你终于醒了?可急死XXX了”

    于是乎

    “是啊你,你是谁?我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现在是什么朝代?”白雅雅虚弱的一扶脑袋,苦恼道。

    “”那婢女嘴角抽搐“醒来就好,爷吩咐醒来了给小姐备膳。小姐想吃一些么?”

    “嘎?”对她的失忆完全没反应啊“哦好”雅雅转着眼珠子,她说爷,不知道是她爹还是情人老公反正吃饭的时候总会见着吧。

    小婢女看起来好像还有点武功底子,出房门的样子跟学过凌波微步似的,不简单啊不简单,或许不小心穿到了武林盟主家里。

    白雅雅郁闷的看着满桌子的小菜和清粥。为了看见那个“爷”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下得床来,却还是自己在吃饭!!

    “我说,那个谁谁,你们爷呢?”

    “小姐,奴婢叫小幽。回小姐,爷现在不在这里,他说让小姐好好养着,回头就回来看您。”小幽还是回答的毕恭毕敬。

    “养着?我我是怎么死的?啊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我是怎么昏倒的?”白雅雅一激动差点说错。

    “回小姐,您是爷带回来的,至于小姐您是怎么了,这个奴婢就不大清楚了。”小幽看着眼前神情困惑,小白兔一样张着圆溜溜眼睛好奇的少女如果她眼中的狡猾能隐藏的更深沉一些,如果她裸露出来的颈子不是布满了暧昧的吻痕的话,或许能够更令人信服一些。

    “啊?你是说,这里不是我的家?”怎么回事?白雅雅突然觉得事情有点不受控制?被帅男主捡回来的?被帅男主英雄救美回来的?还是压她没穿!

    “这个等小姐见到爷可以亲自问他。奴婢在这伺候了好几年,是从来没有见过小姐的。”

    “那这是盎然城么?什么地方?”最后一丝希望

    “回小姐,这是盎然城。绿玉园。”咔嚓,破灭了。

    “”原来她没穿啊啊啊啊!那为什么会在这里?绿玉园?没听过啊!

    呼,呼出一口热气,白雅雅泡在澡堂子里。死命的回忆,昨晚却除了各种旖旎画面并没有其他可供参考的线索,比如,她是何时来到这个地方的,或者是谁干的。所以3个W的故事绝对无从考察,举例说明就是,who? where?why?晃晃依旧不大灵光的脑袋,既然她就不到事实,只好打算等到事实来就她。

    按理来讲,此处明显是个庄园,只是出入的人口也少的可怜。更别提能于自己产生对话的了,一天下来,只有小幽一个人。别人看起来不是聋子就是哑巴,例如当进来不知名的杂役对她的问话充耳不闻。

    但是这个浴室却明显的奢华,欣慰的是就算是被绑架也没有被绑架到贫苦山区。看看这蒸蒸冒着热气的白玉池子,再看看那池边两支口中流出热水,造型古朴的青鸾。雅雅打量着四周的环境,不住的点头,只当看到池壁上吊挂着的两只环形白玉圈圈不知是干什么用途。在一对青鸾下方,两个吊挂的圆环相聚不过一米有余,莫非是怕泡澡泡太久头昏时扶着的?那也有点偏高啊坐着的人伸手本够不到嘛。

    突然,诡异的气氛慢慢攀升,雅雅本能的觉得一个冷战滑过狐疑的回头看去。

    吓,雅雅腾的站了起来!

    一个脸上带着面具的少年正无声无息的立在池畔俯视着她!谁,谁啊!

    “呵”神秘少年突然笑了起来,那狰狞的面具抖动起来雅雅起了一身**皮疙瘩。

    “为什么把我带来这里?”雅雅强装镇定,即使期待正主出现,也绝对想不到是在这样的环境下。

    “酥丰盈,腰肢纤软,皮肤白皙,面容细致”正在纳闷这家伙没头没尾的念起诗来?雅雅后知后觉的是自己半身寸缕未着的立在池内供人观赏?连忙哗啦一声躲入水中,只是气势早已矮了半分。

    “你你,你谁啊你!”被侵犯少女的标准动作都是双手掩某女也没有例外。

    “呵,美是美,就是这一身的青青紫紫荡了些许美人你的男人很不温柔噢。”神秘少年声线沙哑,绝对是没有听到过的,只是身型却似曾相识。“不要一脸愤怒嘛你失踪了这么久他们还不来救你,可见呵呵,兴许正在哪里押玩别的女人噢。”神秘少年乐不可支的模样真的很欠扁。

    “你到底要怎样?”白雅雅强压下火气,她知道他是在试图激怒她。不外乎想看她失控的样子,要不就是达到某种目的,怎么能让他称心如意?

    “美人是不是不信啊还妄想着谁谁谁或者谁来救你噢?别白费心思了,这里一辈子也没人找得到!”少年说道最后一句已经不负开始的轻佻语气,声线转寒布满戾气。雅雅一个激灵,好可怕

    “你到底喂,我警告你别过来啊!!!”她还没说完,神秘少年已经跃入池中,雅雅大惊。

    氤氲的雾气蒸腾着,少年脸上的黑色狰狞面具愈加的妖魔化,雅雅不住向后退去,翘臀已经抵在池壁上,退无可退。大眼四处巡视,试图看着哪里可以逃上岸却不被抓住,可是结果很不乐观。神秘少年再度接近,看着雅雅如受惊小兔子般的紧张似乎令他情绪大好,面具底下好像是在微笑着,如瀑的发丝妖娆的披散,正在解开半身的已经湿透了的黑袍。

    “我有很多哥哥的,他们武功很厉害你乱来是要后悔的!!”雅雅强装镇定的和绑匪做最后的交流,企图挽回局面只是,效果与期许的背道而驰,神秘少年听她如此说道后,抛开衣衫的手臂一僵。

    “噢?那你的哥哥们除了武功厉害别的也厉害么?”几乎这几句话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本来浪荡的笑声,变成可怖的冷笑。雅雅ORZ~

    “”雅雅紧咬着嘴唇,英雄呢?穿越小说里的大侠呢?不是都在女主危机时刻挺身相救的么??在哪里?现在那恶魔正脱得光洁溜溜朝同样啥玩意没有的自己走了过来,还不够危险么?忍住不去看他水中若隐若现的分身,说道“你你要什么?钱?我爹爹还算个大款,虽然我看你也不像缺钱的人,但是你可以跟他要求。女人?只要你放过我我三叔可以包个青楼给你玩!环肥燕瘦任君挑选!权利?我大哥认识京中王爷,那家伙无所不能要个一官半职简直小菜一碟!武功?我二哥是绝世武林高手,我去跟他说说让他指点你个三四招保证江湖排名第一啊啊啊啊你别过来啊,求你了!”白雅雅豁出去了似的脑筋飞快转动,企图找回这人所剩无几的理智,如果他真的曾经有过什么理智的话可惜,事与愿违。

    “”某男暗腹,这事他怎么不知道?险些被她蒙混过关,“要是我只想要你,怎么办?”

    “我我有好几个相公,他们不会放过你的,如果你不放过我的话!”雅雅义正言辞的说道,利诱不成,改为恐吓,事实虽不是如此,但是鉴于他们已经把自己吃干抹净,所以相去不远。

    “哈,好得很,那也不差我一个!”神秘少年语气狠,嘿嘿的冷笑着。而具有压迫感的身躯也毫不留情的栖身上来。

    “不”雅雅躲过他索吻带着漆黑面具的嘴巴,挣扎着说道,“除非你事后弄死我,否则咱们走着瞧!啊你哪里啊!!*&……¥#%*&#@!”

    十分钟后,白雅雅终于知道那两枚白玉的吊环是做虾米用的了。因为她的双手正被绑在上面。

    雅雅脸颊绯红的咬住嘴唇,禁止被此人弄出呻吟。她的身体还没有复原,尤其是菊花,一碰还是那么痛一定裂开了。只是,这个家伙手段真的高杆,修长的双腿被迫盘在他腰间,被他一只手控制着,另一只手拿着一个不知是坚挺的布制还是其他材质制成的管子,管子一头连接在青鸾的口中,一头正冲着自己私处喷出强劲的水流,嗯温热的水不住攻击着自己的花,温和又强悍的冲刷着道,如果不是自己缩着儿的缘故,一定可以冲到更里面。白雅雅愤怒的抵抗着,扭动的身躯却令那股水流冲到了小珍珠上嗯她在心中哀号,还真是刺激。

    “怎么这么热情,对你的相公们也是如此么?”神秘少年还是那么轻佻,只是胯间的欲龙开始蠢蠢欲动。

    “少白痴了,那是我心甘情愿的。现在无论你对我做什么都是个贼的行径!”白雅雅怒吼着,只是她不知道的是,这样的火气却让她的脸庞更加潋滟欲滴。

    “哈,是么?我是贼?”神秘少年怒极反笑,“那我不做一些更贼的行径岂不是对不起这个称号?”少年丢掉水管,把早就翘首以盼的分身向眼前的粉嫩花抵了过去。

    “啊痛啊,你个混蛋!”刚被水那样冲刷,即使流出了润滑的蜜也被冲散,余留的只剩瑟瑟的触感,何况距离自己被禽兽们破身才短短一个白天时间。此时却被进入,怎么能不痛?

    “嗯乖啊,宝贝,让我进去”神秘少年听到身前的少女呼痛,本来的暴戾突然不可思议的柔和下来,居然出声安慰。

    “做梦啊你出去!!”只是白雅雅此时此刻怎想得到这些?感官完全被疼痛和被陌生人进入的耻辱占据。“啊”上身突然被托高,突出的绵已经被少年吸住。少年急切的想要大口吸吮眼前美丽的红莓,奈何面具的阻隔不够畅快,一伸手撕掉了面具的下半部分,露出了鼻子以下的面容。白雅雅来不及细琢磨看着眼熟,就已经被他大力的吸住,尖锐的快感传来不禁拱起身体“啊放开!”

    神秘少年完全顾不得女孩说着什么,一边啃食口中的甜蜜,胯部也开始一下下深入,试图进入的更深刻。“唔好舒服!”少年嘶哑着说道,“啊,雅雅,让我再进去些”少年显然经验及其不丰富,频率也很混乱,但是却带着初经人事的猛撞。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他居然带给雅雅一种被强者强行占有的羞耻快感,雅雅依旧排斥着他,只是花内的爱一如既往的流淌了出来“你开始湿掉了么?嗯嗯好滑,雅雅,再流一些”少年几乎痴狂,和心爱女孩交欢的畅快一滴不漏的充满心脾。而雅雅除了感受到越来燥热敏感外,还察觉了似乎有什么不对头?

    “不啊我不要你”嗯讨厌,虽然是被强行占有,可是快乐还是如流沙般丝丝渗了出来。

    “我要你,宝贝,我要你!”少年和开始的冷酷暴躁完全不同,完全沉溺在这快乐当中。少年口手并用的爱抚身前的女孩,他的宝贝好漂亮,即使口中说出的是拒绝的话语,可是配合她此刻娇媚承欢的表情,怎么看都是口是心非。少年抓紧她的纤腰,进入的更加凶猛,几乎把雅雅钉在池壁。

    他埋在少女的颈间,情不自禁的留下一个个湿濡艳红的吻痕,下身也不住的冲刺,女孩好像已经开始有了感觉,随着他每一下的深入都轻哼出来,花壁的收缩也越来越有力度紧紧的吸吮让他疯狂!“嗯雅雅,你夹的我好舒服天你好”少年的神智越来越不受控制,心中脑中早就没了除怀中少女以外的其他,已经彻底沉沦了,沉沦在她身体当中。

    随着神秘少年一声声叫着自己的名字,雅雅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左手的绑在吊环上的丝带已经随着他激烈的耸动而松掉,用力一挣,手臂回复自由。雅雅毫不犹豫的抽手拿掉了神秘少年的面具她一愣。

    “醒,醒之?”

    “雅雅,再叫一次我的名字嗯”显然我们醒之小朋友不在意被揭穿,他更注意的是此时此刻正在雅雅身体中抽送的自己。

    “醒之?”雅雅不可思议的又重复一次。她想破了头,也绝对想不到,在这种情况下遇见的人居然是醒之?可以是任何人,但是怎么会是醒之?她天真的醒之?她乖宝贝醒之?被她占便宜叫着姐姐的醒之?她时而快乐时而哀怨的小醒之?

    “雅雅真乖,没有念错名字呢嗯女孩的身体原来这么紧?我好舒服”醒之含住她微张的红唇,上下两张小嘴都没有放过。初次变成男人的少年,还学不会忍耐,随着越来越浓厚的喘息,终于在雅雅体内释放了自己“啊雅雅,爱”滚烫的就像是释放不完似的,一股股冲刷着女孩的花只是女孩还是没有从震惊中回复过来。

    “醒之?真的是你么?”雅雅傻傻的问她的腿还挂在他的腰间,任由他们的交合处流出大股白色的,一切已经成了定局,只是某女还是觉得犹如身在雾中。

    “呵呵”白醒之怀抱着雅雅,把头颅埋藏在她颈间,吐掉口中令自己声线改变不舒适的硬核,低低笑道“我的雅雅好傻噢。怎么办?雅雅的滋味这么甜美,醒之已经放不开手了呢如果哥哥再排挤我的话,就把雅雅藏起来好了,任他们谁也找不到,你说好不好?”男孩眼中流露出来的,除了甜蜜的笑意还有不容忽视的决绝,只是白雅雅并没有看到。

    原来,这才是他的本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