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44◆黄雀

住家野狼2016-9-20 22:40:21Ctrl+D 收藏本站

    梦之突然渴望的呻吟一声,不知何时已经未着寸屡的下身紧贴在雅雅柔软的背上一下下磨蹭着,仿佛这样可以舒缓自己的难耐。白安阳抽出被菊门包裹的手指,拿出一个冰凉的东西在雅雅菊瓣上轻轻研磨,白雅雅知道,该来的要来了

    “三哥”白雅雅紧张的等待着那疼痛,抓着梦之手臂的小手微微蜷缩着颤抖。和三个少年此时在床上做这样的事情,那个地方怎么还会幸免?

    “宝贝不要怕,是玉势。让你撑开些,待会儿才不会那么痛”白安阳额角早就被汗水浸湿,只是语气还是那么温柔,笑容安抚。“乖,不要紧张,再放松一些。”期待着雅雅的窄小先适应这个本不及男二分之一细的东西。

    啊,被撑开了白雅雅尽量放松着身体,让那东西可以进入的顺畅一些,只是这种感觉还是疼痛居多,还好身后的梦之不断的给予一个个甜蜜的湿吻安慰着自己,虚弱的朝梦之一笑,这个家伙其实也蛮会疼人的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的话。

    “快了,宝贝,记得含住它”安阳的声音有些颤抖,然后随着他一个用力

    “啊”好痛,整冰凉的玉势全部被推了进去!

    “雅雅雅雅”白展风的分身被身下女孩幽突然收紧带来的快感弄得几乎疯狂,“宝贝,要绞断我么?啊”再也顾不得什么忍耐,白展风紧抓着女孩臀部用不可思议的速度一下下进攻着。快了展风热烫的欲龙几乎就要整没入蜜中的水声被勾调的唧唧作响,难以按捺的快感一波波堆积着,尤其是他宝贝天籁一样细软娇柔的呻吟也一声声勾引着他,他如何能不疯狂?

    “嗯嗯嗯44啊”白雅雅的腰好酸,天44的狂野让自己终于被狠狠的充实了,原来他毫无保留的蛮横是这样的感觉。“啊”展风的分身烫的惊人,随着那狠狠的顶弄连带着后庭中的玉势也不住抖动,奇异的快乐开始一波波漾了出来,酸麻感不住攀升,雅雅的头好晕,“不不要这样”雅雅无助的呢喃着,随着难耐的快感堆积,身体的疼痛早就不知所踪,余下的只剩感官的纯粹快乐。不要啊雅雅觉得自己好奇怪,开始期待着什么即时是被三哥哥哥这样玩弄,她却开始期待那绚丽的高潮

    “快乐么?小妹连这里也流下水了噢”安阳轻轻抵弄着雅雅的菊瓣,感受到了那里居然也不可思议的流出了湿濡的蜜,低低的笑了起来,看来他的宝贝快要准备好了。

    “不不是,是药”白雅雅的抗议被无视

    “老四,准备好噢”梦之不怀好意的以诱惑的声音说道,而手指越过怀中宝贝的娇躯,附上了她的小珍珠揉弄,再轻轻旋转,最后狠狠一弹

    “啊不”此刻的刺激白雅雅触电般的弓起了身躯,尖锐的疼痛与快感令人麻痹的从那一点流窜到四肢百骸,花的收缩几乎到达极致!

    “噢我的宝贝!”此刻犹如箭在弦上的白展风甜蜜又似痛苦的喘息着,再也等不了了,他宝贝的名器正要人命的收缩着!无法控制力道,的硬端毫不温柔的挤入深处,如热刀切油般深深进了密实的花,几乎入了子。展风被白雅雅死死的包裹住,好像有上万张小嘴正在不停的吸吮自己的分身,又呻吟了一声,费力的抽出再次顶入更深处

    “哥哥”此刻的白雅雅被小4带来的野蛮快感弄得神志不清,世界仿佛只剩下感官的快慰,眼神空洞迷茫,只能本能的一声声哀叫,这样的快乐,这样的绚烂,“啊”热烫的大股大股的浇灌在自己的子上,雅雅弓起身子不停的哆嗦着,被这突来的陌生激越带上了第一个高潮

    刚刚释放的展风不可思议的看着这给自己带来无比快乐的花,强烈的收放居然把不再用力的自己排出体外?然后梦之一转雅雅的方向,眼花间,白安阳那条已经等待了良久的巨大男龙已经没入了鲜艳的粉,尽管自己还在那顶尖的快乐里

    “啊”好大雅雅顾不上看自己的下身,就被这蛮横进自己体内的家伙抵在胯间。身体里还留有小4的和自己爱,润滑的不能再润滑,只是他犹如被阻住般的不能前进,花壁依旧在收缩着,让他的进入困难万分。

    “噢,小妹,放松天,你怎么还这么紧?”安阳苦恼的闷哼着,稍微抽出一下又努力的想要顶入的更深,只是那如石磨般要命的紧缚夹得他分毫不能动弹。“放松,乖”终于明白展风口中的名器是怎么一回事,原来他们宝贝的小是罕见的豆腐石磨!尽管软嫩如豆腐,内壁的收缩却如石磨般坚韧。

    “我,三哥我控制不了啊啊”随着安阳一下下用力的入,雅雅觉得自己简直要被弄坏了,可是高潮却并没有因为这更大的家伙进入有丝毫的迟疑甚至因为紧接着小4之后又被三哥的强大占有而来的更加猛烈那是一种将死的快感,几乎令她窒息。

    “真要被你搞疯小妹,忍耐一下。”安阳顾不得拭擦从额头滴沥下来的汗水,两手箍紧女孩的腰身,退出最后的一下狠狠的旋转着入了进去,毫不留情的整莫入“嗯真紧!”死亡般的快感从胯间那一点攀爬上后背,安阳被白雅雅弄得魂不守舍,口中再也控制不住的痛苦又似快乐的呻吟出来,“啊你真”顾不得身下女孩是否已经准备好迎接自己的硕大,安阳开始本能的抽送,每一下都到达最深处,每一次摩擦所带来的快乐都深入骨髓他的妹妹,他的爱啊他在占有她。

    “啊啊太深了三哥嗯”白雅雅神智早就涣散,忙着呻吟来不及闭合的小嘴留下晶莹口水,这个超长的高潮由两个哥哥带来,并且仍然在继续。下身完全的火热触感,想起马车上自己感受到的那大无比的东西正在自己娇小的嫩中进进出出,天他的进出野蛮的带动了自己的花壁,随着他每一次的抽出软嫩紧缚他的内壁都几乎快被带出外强烈的高潮仍然在继续,要命的快乐几乎让她昏迷。“不太大了”

    “呵,小公主在讨好你三哥么?”白梦之双手揉捏着她的嫩,轻轻一提让她落座在自己胯间。而对面的安阳好像知道他要做什么的样子一边抽送一边握住雅雅的纤腰,梦之空出一只手来到了那个神秘的菊花,在洞口一下下按压帮助那玉势滑动的更加剧烈,身上的女孩又因为这刺激居然颤抖起来。“宝贝乖噢,把它排出来给哥哥好么?”梦之嗓音柔媚迷离诱惑着,让人不自觉的听从他。那已经湿热的不像话的玉势啪的一声掉在了他手中,梦之马上入一手指接替位置,“小公主这里都这样湿了噢准备好迎接哥哥了没有?”口贴着怀中宝贝早就汗湿了的背脊,轻轻安抚着

    “梦之哥哥不,不要”白雅雅好怕可是儿中的安阳所带来的快感,让她说出口拒绝的话语柔腻暧昧,更像是个邀请。

    “乖,小公主已经准备号好了不会很痛的。”梦之又轻轻一提,雅雅的菊门已经低在他那跳动的分身上了

    “雅雅放松否则梦之怎进得去?”白展风刚刚释放过的欲望,却因为此时他的宝贝正要被两个男人玩弄,这种靡的场面又坚挺了起来。即使现在的自己应该嫉妒的发疯

    “44唔”话语被小4吃进口中,双也被他时轻时重的玩弄起来,而此时的三哥又是一个用力的挺入,雅雅后仰头颅,长发也飞舞起来,水草般纠缠在梦之白皙的皮肤上她已经无心思顾虑其他的事情,这种快乐真的欲仙欲死,完全的沉溺在感官中。

    “宝贝乖一些,要来了”这时梦之的语调难得的慎重其事,只是沙哑仍旧泄露了他的渴望

    “嗯”雅雅好痛,和刚刚花被打开的疼痛不一样,这次更加的深沉尖锐。“好痛哥”想扭着腰躲开,只是在自己体内的两人都痛苦的呻吟起来

    “噢,宝贝乖让梦之进去。”

    “啊小公主!”梦之不受控制的用力收紧手指,被他紧握的丰臀留下一片嫣红,他已经等了太久了,久到欲望几乎快要麻痹。伸入他的公主体内的顶端硬部即使仅仅是这一些,但是澎湃的渴望如出闸的野兽般再也无法忍耐,他要她!即使是如此不完整的她!他还是要她!“嗯好女孩!”湿滑是最好的礼物,因为他可以进入她,尽管如此野蛮。他的公主可能会很痛苦,但是很抱歉,他已经无法再为她忍耐!他的宝贝!

    “啊痛不!!”雅雅倒吸一口气,被撕裂的感觉传来,令她没办法继续品尝安阳所带来的高潮余韵,因为梦之已经进入了那从未有人碰触的禁地。天,好痛比破身痛苦数倍。

    “放心雅雅,梦之会再忍一会儿。”小4怜惜的擦擦她的眼泪,亲吻她紧咬着的唇瓣安慰着。

    “四哥”雅雅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发出的嗓音几乎呜咽坏梦之,她真的好痛。

    “乖适应一下就好了”展风俯身亲吻她坚硬如豆的尖,辗转的吸吮勾挑,试图令女孩重燃爱火。另一边的白安阳也开始揉弄她的小珍珠,男龙进出的那样柔和啊

    “嗯,哥”白雅雅渐渐的被这温柔的对待可以忽略那菊花中的痛楚,尽管她都能感受到身后的梦之肌紧绷的不像话,噶的呼吸就在耳旁,但是还坚持着不动弹分毫。只是那药的力度却也慢慢的再度侵蚀着雅雅,儿中的酸麻再度攀上,连后庭也因为被撑开开始火烧火燎酸软的难受。“呜呜”轻轻扭动着腰肢,雅雅因疼痛而带来的的理智再度瓦解

    “我的公主”白梦之叹息着,狂热的吸吮她优美如天鹅般的脖颈,胯间的欲望因为女孩的磨蹭而无法继续隐忍,开始小幅度的浅浅抽送这应该比那潋滟娇更紧致的触感令人疯狂。女孩的呜咽带着痛苦,表情也脆弱的一触即碎,只是这更加想让人蹂躏的美好啊叫他如何再得到后放手?一手抓住她小巧的房,一手掰开她滑腻的大腿,另这女孩的姿势更加荡。前的安阳进出着看不出情绪,只是眼眸从未有过的柔和,只是那壮的男却与他的眼神背道而驰,深深的抽送。而自己甚至能隔着那中间的壁垒感受到安阳进出的力道,并配合他的频率和速度他们一前一后的在女孩身体两个洞里,而女孩的呻吟开始逐渐狂野起来,勾魂的要命

    “啊啊啊哥你们啊不啊”白雅雅本能的甩动着头颅,承受着这两种不同的进攻,而身体被两人紧紧固定住不能移动分毫,两种力道配合的那么完美,总是一个在退出,一个却在进入!异样的快乐逐渐来临,实在分不清是谁给予的,她看不清两人的表情,却能感受两人的凶猛不啊开始变得奇怪了,居然开始喜欢这样的感觉被狠狠占有的感觉啊!

    “我的公主,你好”梦之久久的忍耐直到现在被菊瓣如此的紧缚,身体内的兴奋开始不受控制,实在是太紧了他猜这比花紧致不止一倍天,自己正被她狠狠的吸吮着,他爱死这样的感觉了,几乎就要攀上高峰。“噢天生的妖女”

    “嗯嗯唔”展风扳过雅雅的头颅把这惹人的呻吟全部吞入口中,蛮横的吻着她,她熟悉的味道啊,这个吻的热烈简直让她窒息。而下身也被三哥和梦之愈加剧烈的抽着,她感到自己开始颤抖,当安阳再次旋转着进娇的时候她看到了绚烂的色彩“唔嗯嗯嗯三哥”道内不受控制的极度收缩,因为第二个高潮已经来了

    “啊宝贝”强烈的紧致夹的梦之头皮发麻,闷哼着又抽送了几下 ,关一松,浓厚的白泄了出来不住的喘着气。

    雅雅身上现在只剩一人,随着梦之的退出,安阳低吼一声把她按到在床榻上,以最原始的姿势毫无顾忌的快速抽送“宝贝你高潮了么”安阳后背甚至攀起了冷战,他知道自己快要到了极限那么宝贝要等他啊,“等我再一下下宝贝,我们一起”毫不怜惜的顶弄着身下的儿,在她一缩一缩层层叠叠的吸吮下又抽了几十下,终于低吼着释放了自己

    “啊.三哥三哥啊”热烫的强劲的喷洒在深处,雅雅被烫的一哆嗦,突然意识不清居然晕了过去~

    “呵她累坏了。”安阳伏在没了反映的人儿身上闷笑着。

    “是呀,喂饱三头禽兽还不会累么?”展风的嗓音依旧低迷沙哑

    “嘿,谁说喂饱了”梦之笑的不怀好意,身手碰触着滑腻的凝脂爱不释手。

    “是啊”

    夜,还很长只是等待他们的是?

    说清晨不太确切,应该是凌晨因为月亮才刚刚泛白,清冷的空气很清新,风月宝鉴还是那么安静安静到几乎忽视了还有影这种生物的存在只是,真的存在么?在哪里?

    “呵迷香看来都不用了呢~”某人轻飘飘推开了房门一进一出的工夫怀里已经多了个人,是美人。“哈,他们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噢姐姐看起来好可怜噢但是醒之会疼你的”一个吻落在她布满嫣红吻痕的手臂上他的出现和消失一样无迹可寻,似乎幻觉一样只是白雅雅却真实的不见了!

    话说,他们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是黄雀?显而易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