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43◆蜜糖

住家野狼2016-9-20 22:39:49Ctrl+D 收藏本站

    “魁”蹲在风月宝鉴外头的两人正听着屋内一阵阵少女难耐的娇喘,和少年们梦一样的挑逗话语。魅的关节已经紧握到泛白,身旁的魁还是酷酷的面无表情,魅很想移动一下身体,何耐本办不到。梦少说这是子蛊发作?莫非自己对屋里那个小妖女也??重的喘息一声,克制着自己不要按照那蛊惑的感觉行动,真的冲进屋内。先不说主子会不会原谅自己,就是自己这关他也过不了。

    “”魁看着身旁的魅脸颊开始泛起不自然的潮红,身体微微颤抖,连呼出的气体都是灼热的,而屋内的情也卷缩着身体昏迷着这是什么状况?他们是影,怎么也中了情蛊?对小姐有情??情就罢了,他是小姐的影。可是连魅“你中了子蛊?”低沉的嗓音在这个灵动的黑夜中显得那么的协调,仿佛即使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语也是符合逻辑的。

    “呵呵,看来是的帮我!”无奈的闭起已经因为动情开始水汪汪的圆眼,魅低笑出来。

    “离开这里?”魁有一些疑虑。虽然在白府应该没什么危险,但是此时屋内的主子和几位少爷小姐都在的时候,本无心关心其他,连情也没有任何行动能力。仅有的三个影有两个中了子蛊,他可以带着魅放心的走开么?然而放着魅不管的话,万一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话,后果更是不堪设想。魁首次进入了人生两难的选择题。

    没办法,心一横,负起已经虚软的魅施展着轻功离开。大不了把魅放到远离这里的地方在快速潜回来。真是好毒的蛊呵。

    “魁,这是秘密对么?”

    “,是秘密。”

    “呵呵真可靠啊。”

    “一向如此。”

    “”白雅雅咬牙忍耐,真是有够混乱,难道人生的第一次是4P?崩溃了!!先不说此时此刻这三个美艳少年肯不肯放手,就是自己,也已经被挑起了汹涌的情潮,理智正面临着彻底的瓦解。“嗯”那两条东西正一起摩擦着自己敏感的花入口,这样的刺激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视觉上的,都让她无法摒弃,天

    “小公主好能忍噢,明明水淌的已经像小溪咯,还不肯屈服么?”,梦之轻轻摇晃着怀里明艳的小宝贝,让她漂亮湿润得不像话的小更加磨蹭安阳和小4的男龙。呵呵,两条亢奋的宝枪一起抵在口,这种享受和刺激问世间还有哪个女人能够尝试得到?“宝贝呀,到底是要你三哥的呢?还是要你四哥的呢?”

    “呵呵”安阳看了身旁已经有些目眩神迷的老四,扶起硕大的昂扬一下下轻触面前女孩的小珍珠,又轻轻拍打画着圈儿。感到因为如此,他娇艳的宝贝已经隐忍的颤抖起来。

    “雅雅,雅雅”小4把自己的欲龙往前微微一送,灼热的抵住湿透了的花心,扶着它一圈圈的研磨扭转,却弄出了更多更汹涌的蜜意。身前的女孩娇娆的扭动着,晶亮的红唇微启吟哦,已然变成深紫色的眸子半眯着,表情又痛苦又享受好荡的女孩。小4不禁觉得小腹胀痛的厉害,相比三哥和梦之也绝对比自己好不到哪里去。“要四哥么”原来自己早因为欲望而嗓音沙哑。“噢”突然的紧致包围让小4叹息出声,原来梦之把雅雅的翘臀向前送了一下小4稍微撤出这甜蜜的禁地,抓着女孩细幼的大腿,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紧接着安阳接了上去,比小4还要硕大的硬挺抵了进去。梦之配合着缓缓前后摆动雅雅。“小妹,还是想要三哥呢?”安阳因为这些迷乱的刺激,眼神里此时此刻流转的彻底变成妖气,纯洁的天使早就不复存在,他活着的目的仿佛就是为了引诱这个少女下地狱。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不要再折磨我了嗯嗯”白雅雅呻吟的嘶声力竭,这是她生活了这世上十几年最甜蜜最痛苦的一个时辰。妖娆邪恶的未婚夫,媚惑温柔的三哥,她的爱人小4。他们带给她的是怎样一个靡禁忌的世界啊随便是谁,快一点吧“四,四哥啊”她屈服了,她还是屈服了,屈服在他们编织的邪恶陷阱里。

    得到了答案,三个少年反倒不再心急。梦之放下雅雅,腰间抽出一小盒致的膏扔给小4。打开之后异香扑鼻,他挖了一大块送进白雅雅甜腻的花,手指在里面仔细的涂遍,“雅雅乖,现在不要夹四哥噢,四哥给你抹药,这样等一下就不会那么痛嗯真小。”小4抽出湿淋淋的手指后已经满头大汗,连炙热的昂扬顶端都流出了一滴晶莹的体可以见得这小妖女的魅力。

    安阳接过药膏,也挖出一大块抵进雅雅的后庭药膏一接触人体温热的体温马上变成透明的流质,安阳费力的又多弄一些在雅雅的菊花中,这样等一下才不会那么痛感到雅雅不适的扭动,安抚的亲了亲她可爱的脚趾头。

    “老三”梦之叫住安阳,意有所指。

    “嗯”安阳答应着,可是手却离不开身下诱人的凝脂

    “这是老四的。”梦之想走开,可是看着腿上这被靡浸的感宝贝却怎么也动不了

    “呵,别白费力气了,这是蛊。”安阳努力了一会不见效果,只好无奈的笑了。“你帮帮老四。”看来当情蛊发作的时候子蛊想要妄图离开母蛊真是天方夜谈,能够不扑上去就是很理智了。原来情蛊的可怕之处在于能够把人们心底埋藏的魔全部引出来啊

    梦之又抱起雅雅,把她的蜜冲向老四。暧昧横生的凤眸暗含着挑衅与冷酷。

    小4视而不见白梦之所流露出来止不住的杀气,轻轻抚着这具朝思暮想的娇躯,不禁激动到头皮发麻她,这个折磨了许多年的女孩,和他流淌着一样血缘他的妹妹,就要属于他了啊。

    “嗯”白雅雅开始神志不清,下腹火烧火燎的感觉从花和后庭往外透出,啊好难过,他们用的一定是春药!雅雅磨蹭着身后梦之的脖颈,通过皮肤的触碰似乎能够好受一些。梦之一口含住她的樱唇,激烈的吮吻。雅雅的柔荑向后勾住梦之的头,纤细的十指入他柔软的头发之中“呜梦之哥哥,雅雅很难受啊”她紧贴着梦之的唇瓣呢喃道。

    “宝贝,梦之哥哥比你更难受呢。”梦之抱着她腿弯处的手指不禁一用力,留下两片红红的痕迹。

    梦之的亲吻更令得白雅雅浑身发软,花底一麻,一股汁哗的一下顺着白皙的臀部流淌下去,淋漓在床榻上这场面荡的让对面的小4和安阳口干舌燥。

    “老四,你还等什么?”安阳勾起一缕花汁吞进口中,神色迷醉妖艳

    早就翘首以盼的男龙终于毫无顾虑的抵了过去,娇的湿润几乎滑不留手。小4眼神一眯,嘴角勾了起来,邪气的展示着风情“雅雅,张大眼睛看着。你的第一个男人,是四哥。”

    “噢”小4一个挺入,分开紧致的花肌理,利刃般毫不留情的打开甬道,那层销魂的薄膜一透,破了开去

    “唔”还是好痛,白雅雅紧紧的握着安阳的手臂,口中痛苦的呻吟被梦之吸进口中,安阳亲吻着她的淑,梦之轻抚着她的背脊,都试图缓解她的疼痛,分散注意力。雅雅费力的包裹着小4的分身,那是他在她身体里面了啊想到这里心里一软,放松下来,没关系,这是小4呢。

    相反小4肯定没有雅雅般放松心态,热铁上的紧缚湿热,如同一个催命符般要命,天她好小他记得刚刚入的时候她娇小粉嫩的花瓣都几乎绷直曾经用一手指探入都那样的费事,可是现在是怎么包裹住自己的大啊噢,怎么办?好想动一动,就动一动可不可以?就动一下他的雅雅还痛么?就一下!

    小4稍微退出一下,甬道前端马上闭合再推开那层层叠叠的阻碍啊,费力的又达到了深处,虽然仅仅只是入了男龙的一半而已他的妹妹让他好舒服,无与伦比的满足。小4喘着气,邪气的眼眸愈加危险的眯起,额头上也滴下清澈的汗珠儿,砸在她身上,形成妖艳的水痕。“我们的宝贝,是名器呢”层层叠叠的吸吮着欲龙,又紧又密。

    听小4如此沙哑着说道,梦之和安阳不禁都咽了咽口水。名器啊,可遇不可求呢,不知他们的小心肝儿是那种名器?好想亲自感受一下下。想罢更加刺激着身下的宝贝。雅雅喊痛的声音变小许多,沒再痛得颤抖抵抗,小4知道是药效起了作用,於是立刻使出九浅一深的技巧,开始调教妹妹的蜜。

    他慢慢把热烫退到了蜜唇附近,又慢慢的深入,直到欲龙无法进入,才又退了出来。浅浅的在蜜口摩擦了几下,又慢慢更深入蜜,就这么来来回回浅浅的抽又慢慢深入,梦之和安阳也同时玩弄起她的房,舌头则刺激着雅雅的尖。

    “嗯嗯哥哥”雅雅感受着三个哥哥带给自己既是疼痛又是欢愉。尤其是花当中的44,灼热的触感啊,仿佛自己可以感受得出他的形状强烈的熟悉酸麻从蜜散向全身,雅雅双手紧握着安阳的手臂,忍受着那种从蜜延伸出来的酸麻感。小4稍稍扭动了屁股,让硬部在里面画了一个圈,雅雅立刻全身颤抖了起來,小4再慢慢抽出了跳动的昂扬,大量的花汁也同时被掏了出來,雅雅自己都感到大量蜜流过她的股间,和着鲜艳的红色血迹。

    看着此时此刻在眼前娇媚横生的宝贝,小4的眼眸微眯,他的雅雅太要命,晶亮红润的唇瓣被梦之辗转吸吮,而早就挺立胀大的淑被安阳大口的含在口中,和着晶亮的津。雅雅眉头微蹙,扑扇的睫毛微微的抖动着,仿佛脆弱的一触即碎,可是婴儿般细嫩的脸颊却泛着激情中的潋滟红晕。他们的交合处早被泛滥如潮的爱浸的泥泞不堪,那无辜的花瓣泛出嫣红的色泽,紧致的不像话的蜜洞正一口口困难的吞吐着自己的昂扬小4抓着身下宝贝白皙的臀瓣,一个用力又顶进去一些此刻自己的分身已经进入了2/3,越是进入她越是被她紧紧绞住,那湿热又柔软的包围啊一阵阵酸麻的颤抖着从腰上袭来小4停下不住的喘气,平息着身体里早就澎湃着欲望,忍着不要真的把这难耐的欲望喷薄出来,只是看着此刻乱不堪的场面,每一次忍耐都是折磨。

    “嗯”雅雅此刻早就不甚清醒了,身体的空虚被小4填满,痛楚不知是不是因药物的原因,早变得那么可有可无,慢慢取代的是一阵阵的热浪。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正在与人交欢的自己还觉得不够不够呢?好想被更强大的感觉占有,不要不要对她温柔,揉碎她,帮助她“啊44,重一些好么?”支离破碎的似是呻吟又似请求溢出红唇,白雅雅迷离的看着此时身上的少年因为隐忍已经几乎狰狞的面孔叹息道。

    “宝贝怎么了?你四哥这么讨好你还是难受么?”白安阳放开口中的甜蜜,拨了拨她被汗水濡湿的发丝。灵活的长指却向着怀中宝贝的下身探去,没入了软嫩的股沟。

    “嗯”菊花瓣被他按住的一霎那,白雅雅哼了出来。“三哥做,做什么?”白雅雅努力清醒着神智,此时此刻她还不明白安阳的意图真不是穿来的了,不是吧太过分了,两个地方要一起经历第一次么?在他控制的手指上扭动着臀瓣企图逃离这样的掌握,只是怎逃的脱?

    “嗯雅雅真是不乖,四哥已经很难过了,还闹?”白展风紧握着宝贝臀瓣的手指禁不住的收缩着,在被情欲催成嫩粉色的凝脂上留下一个殷红的指痕。眉头皱起,禁不住撤出自己的分身又旋转着挺了进去,只不过还是被白雅雅紧缚在刚才的位置他的宝贝太紧了,好想不管不顾的硬冲进去,可是更怕到时候自己禁不住那致命的感觉提前缴枪,他的自尊心怎么允许?

    “嗤,老四真是过分,忍不住就释放吧反正等一下小公主的药还有别人可以接着解嘛”白梦之舔舔身前可人儿的唇畔,妖媚的凤眼里流转的风情几乎叫人窒息。看着白展风少见的如此紧绷的表情真是幸灾乐祸。

    “呜”白雅雅浑身的敏感点都被哥哥们挑逗着,只感觉身体一阵阵的发烫,没有丝毫的力气,后庭被三哥的手指已经探进一截,正在轻轻刮弄,而前面花中的44好像配合三哥的手指一样也只是浅浅的挺弄着,凛跳动的分身无时无刻不在勾动着自己嫩壁的酥麻,她觉得自己一定是要死了,被这样的甜蜜折磨死的“哥哥嗯嗯不要,不要再折磨我了求你们”求饶的话语如羽毛般让人心痒难耐的滑过三人早就几近疯狂的心脏,怀中女孩子在求他们,脆弱的哀求,哀求他们占有她,给她快乐怎能不让人食指大动?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