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42◆情蛊

住家野狼2016-9-20 22:39:21Ctrl+D 收藏本站

    (同学们期待已久的第一次哇呵呵呵呵嗷嗷~~无敌混乱)

    “梦之?”小4挑眉看着白梦之,这家伙的神色不对。好像是出了什么事一样。

    “没什么,小公主累了。我们回吧。”白梦之语气还是那么轻松,只不过眼中却没有了笑意,微眯的凤眸朝正厅一瞥。

    安阳也不多问,只是和小4一起加快了步伐。

    回到风月宝鉴,白梦之迟疑了一下把白雅雅交给了阿情照顾。小4和安阳知道他是有话要说,都跟了过去。

    “什么?”

    “中蛊?”

    看着两个家伙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梦之也觉得头痛无比。“没错,是蛊。刚才小公主晕倒就是因为蛊虫破壳而出,现在已经进入了她的内脏,很难肯定躲在哪里。”梦之撩了撩微长的头发,有些迟疑,“从她瞳孔的颜色判断这蛊并不是什么伤命的东西如果是想的那样的话,这蛊虫存活的时间倒是短的很不过”

    “怎么说?”听说没有生命之忧白安阳放下心来。

    “你别吞吞吐吐的行么?”小4急道。

    “如果没错的话,这是情蛊。这种蛊虫,本体就是母蛊,本没有子蛊!中蛊的人本不是服食母蛊的人,而是中了子蛊的人!”梦之觉得头痛欲裂,说的话也颠三倒四只不过,到底是谁干的?

    “什么?没有子蛊怎么还会有人中子蛊?”

    “因为这情蛊,牵系子蛊的是情。母蛊在谁身上不过是轻度迷魂药而已,但是对他有情的人怕是”

    “啊~~~~~~”一声娇软的呼叫从房内响起。屋外三个少年不禁目眦欲裂,没想到发作的这么快!推开房门一看,正是阿情正在吸吮白雅雅的脯,桃红的外袍被扔在地上

    “唔”梦之一记手刀劈在阿情后颈,阿情软倒在白雅雅身上白梦之强忍着想扑上去的冲动,把阿情拖了下来。他知道,这是子蛊发作了子蛊离母蛊愈近就愈受控制。“老四,她是你的了。”说罢,梦之却连脚趾怎也移动不了半步,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床上衣衫散乱横陈的玉体。

    白雅雅,突然张开紫色的眸子,对着他妖娆的一笑,抬起白皙腻滑的柔荑朝自己勾着手指,说:梦之哥哥雅雅很想你呢,来呀

    梦之闭起眼睛,不,他知道这只是幻觉而已。中了子蛊的人会觉得母蛊的持有者是在挑逗勾引着他,这只是雕虫小技!!!不能够屈服!!!

    可是

    “嗯”白雅雅觉得头昏昏沉沉的,是谁,是谁在舔她的脖子?啊,好痒白雅雅觉得腿上一凉,鞋袜都被褪下白皙的脚趾和小腿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但是马上就有湿热的东西包裹住她们,一点点都不觉得冷。“444?”是小4!白雅雅闻到了熟悉的味道,肩胛上一阵阵的麻痒,小4清爽的头发伏在她脸颊上。“啊44?”一只颤抖着的大掌罩上了她的脯,在顶端的小红莓上揉捏,小4轻巧的解开她的衣衫,脸庞埋在被他双掌聚拢了的丰盈之间磨蹭,灼热的呼吸烫着白雅雅的心口。

    “雅雅雅雅我终于要得到你了么?”小4不住的落下一个个湿热的吻,颤抖着含住了一边的粉红蓓蕾,舌头卷住了来吸吮。

    “嗯44啊”白雅雅脸颊绯红,不住的扭动着身体,他是她的哥哥,尽管这件事情似乎迟早是要发生,但是羞啊。白雅雅想抬起手臂推开他的大头,谁知手臂却不能动弹分毫,张开眼睛抬头一看,不禁一怔,只见白梦之魅惑的脸蛋横空倒着出现在她脸上方,抓住她的两只娇小的手腕固定在她头上,也就是他的腰腹间?这,这是什么情况?他为什么会和44一起在这里??

    “嘿,宝贝,早说了想在你清醒的情况下和你欢爱呢”随即湿润美好的嘴唇附上了她的,也把她一连串即将出口的叫喊吸进了嘴里。

    这妖孽越吻气息越重,白雅雅张开眼睛正好见到他的喉结滚动,他腾出一只手来抚着她裸露在空气当中如凝脂般的肩膀,另一只手却擒住她的双腕渐渐拉伸,罩在他胯间的硬热之上随着白雅雅颤抖的触碰身体,他浓重的叹息出来。

    “唔”她被梦之灼热却温柔的吻弄得喘不过气来,脯儿也不住喘息着,费力的想多多吸取他唇畔旁稀薄的氧气,“呜”谁知尖一痛,那是被小4咬住。

    “我的宝贝好热情噢。”小4两掌分别抓住身下可人儿圆润欲滴的嫩,正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不住贴近自己,小4湿润的唇瓣轮流吸吮她们,两只小小蓓蕾被逗弄的愈发晶亮挺立起来。“看起来还是那么可口”说罢含住一只拿舌头一圈圈环绕,另一边也没有被忘记的用拇指与食指时轻时重的揉搓

    “唔”不要啊,白雅雅在心里哀嚎,自己被弄得好奇怪,为什么小4会和白梦之一起?在床上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白梦之不是自己的未婚夫么?怎么会允许自己的未婚妻被别的男人这样亵玩?那个人还是她的亲哥哥?好混乱啊可是欢愉却没有因为这样的诸多疑问而来得缓慢或稍作迟疑。

    啊梦之已经放过她的樱唇,舔过她一侧的耳珠,这样的酥麻让她轻轻颤抖,而小4也已经交出一只棉的控制权,白梦之马上接手,不同于小4的热烈,梦之的纠缠轻而柔,却让人更加渴望“啊不啊”梦之继续倾身向前,身体横在白雅雅上空,挑逗的唇舌含住那只珠,捉住她双腕的手掌用力,使得雅雅的手更加隔着丝薄的裤子贴近他的昂扬,并缓缓的揉动着

    此时此刻,白雅雅两只的娇嫩的房正被两个男人的唇舌纠缠着手腕被扣住在了男人的胯间。

    她大口的吸着这暧昧横流的空气,头还是昏沉沉的,抬眼处是白梦之坚实的口,一只红色茱萸正横在自己眼前,白雅雅没有多想的,抬起下巴狠狠咬住

    “嗯”白梦之一哼,瞬间加大了吸吮力度,惹的白雅雅叫喊着弓起身子来。也把她的双手伸进了自己的裤子,那白嫩小手柔软的触感袭来,令自己的昂扬更加的热烫“噢”

    “小妹湿了噢好多水。”

    什么?白雅雅又吃了一惊,还有第三个人?为什么好像听到了三哥熟悉的声音?“嗯”接着双腿间传来了痒痒的触感,是有发丝划过。两条白皙的大腿已经被轻柔的打开,即使她挣扎,对于掌控她的男人来讲也像是烦人的小蚊子般轻易就可以镇压,双腿被迫大张成羞人的角度,裙子早就被掀起露出丝质的粉红内裤,两边的带子无辜的挂在臀侧,让人很想亲手拆开呵

    “已经被小妹的汁弄湿了噢~~~哥哥帮你取下来吧,好么?”白安阳修长的手指用折磨人的速度勾刮着湿漉漉的小裤裤,不时在花底压按一下,却惹出了更多的蜜

    “不啊”白雅雅喘息着轻呼,小碧小月都在哪里?为什么没有人在?

    “可是,已经湿掉了呢”白安阳无辜的说道,可是手上的动作却越来越放肆,连呼吸也喷在她双腿间“要不哥哥帮你舔干净看看可不可以,好不好?”他声音温柔而含着挑逗,感的一塌糊涂。

    “小公主倒抽了一口气噢,安阳”白梦之低低的笑起来,稍微撤离尖的嘴唇勾起了一道银丝

    “不要,不要好不好”她脆弱的叫唤着,可是本没有人考虑她的意见。

    “是么”白安阳不怀好意的瞟了一眼正贪婪吸吮的白梦之,笑了起来。没有丝毫预警,他花瓣般美丽的唇瓣隔着亵裤贴上了白雅雅的私处。

    “啊”她颤抖着。

    安阳双手死死扣住她的两条白皙的大腿,俯身趴在她的双腿之间,舌头探出轻轻滑动在那条细缝处,天,安阳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好快这是,这是雅雅最私密的地方,现在就在眼前他隔着那可爱的小裤裤一小口一小口的亲吻膜拜,并不想马上拆开他能感到身下的人儿的紧绷,想必是害怕了吧,噢可以想象得到的是雅雅的花现在也一定是抽的死紧,想到自己的手指曾探入那小小的洞那柔软的洞那那湿滑紧致并且会轻轻颤抖的洞这样致命的引诱来自他的亲生妹妹呵安阳马上探出舌尖,隔着柔软的丝绸用力的连亵裤也顶入她的花,唔好紧好紧

    “嗯不不啊”白雅雅浑身紧绷,咬住唇瓣,禁止更多的呻吟溢出口去,啊,三哥现在正在吸吮那里啊为什么啊欢愉袭来,一波波从下腹酥麻直至后背,臀瓣被托住,双腿也自然的曲起,使得三哥的舌头更加探进去嗯嗯,好刺激啊雅雅弓起腰,后背露出的缝隙马上被小4伸手探入,那邪恶的手指一路轻轻抚,越过曲线美好的粉背翘臀,直接没入小裤裤内的股沟雅雅浑身一颤,小4的手指已经来到了菊门,正在轻轻按压“四哥”雅雅哆嗦着想伸手阻止他,却碰到了梦之热烫的男,梦之轻哼咬住她的尖,伸手带动她的手上下揉搓他难耐的昂扬

    “”她咬住嘴唇忍受着甜蜜的折磨。安阳的舌头在内裤边缘处滑动着,时而探进去一些,时而又退出去雅雅矛盾的要死,真是不知道是希望他快一些吻她,还是不要他这样对自己仿佛是知道自己的心事似的,白安阳在她最难耐的时候退了开去,轻轻吮吻她大腿部,烙下一个个鲜艳的吻痕,拇指在口轻揉“呜呜三哥啊”受不了了

    “雅雅想要你三哥做什么呀?”小4拨弄着已经胀大挺立的尖邪邪的问道。一只手指顺着大腿内侧悄悄的爬进内裤里,突然指尖微触那突起的小珍珠,邪恶的说“这样么?”

    “嗯嗯不啊啊”天

    “不是啊”小4困惑的眨眨眼,“三哥你说应该怎样呢?”小4表情无辜的要命,可是手指却不停歇的揉弄着可怜的小珍珠

    “呵呵,小妹可能是想这样。”安阳也把一只手指探入那阻隔禁地的小裤裤,轻轻一个刺探,已经陷入了甜蜜温暖的花马上就被身下这浑身上下变成粉红色的小妖女死死的吸住”嗯“

    “三三哥”啊,被进来了

    “是吗?雅雅想要三哥那样还是四哥这样噢?”说罢小4加快手上的力度自己也开始抑制不住的喘气

    “是呀,小妹,到底怎样对呢?”安阳也缓缓抽动目光中的情欲流动使得本来就漆黑一片的瞳孔更如深潭。

    “呜呜呜呜”啊,好刺激好舒服,白雅雅小口小口的吸着气,娇嫩的私处被这两个少年弄的水止不住的流淌出来啊啊他们,他们在

    “小公主不说话,是因为看不见吧”梦之松开一直钳制着的皓腕,媚惑的声音贴着耳边传来,一把扶起她的上半身,“这样呢?是不是可以看得见你的两个哥哥正在做什么呢?”他低低的笑着,让雅雅靠在自己的口上,眼前靡的画面另梦之凤眸微闪

    “啊,不”因为身体被移动,花中的手指更加的探入,又快速的拔出,摩擦的厉害,张开眼睛看到的更令人吃惊。自己湿了一大片的裤裤歪在一旁,三哥的手指正在自己的花蕊中浅浅的进出,四哥一圈圈的勾勒着自己敏感的花蒂,而身后的未婚夫捉住她两只棉捏的变了形状,变成粉红色的从他指缝中透出天啊,这样的自己好荡啊,被哥哥们,被哥哥们他们

    呜呜呜,可是一点不意外的,好舒服

    这三个美少年,一个个都是脸颊通红,气息紊乱。梦之的长发早就散乱,衣襟敞开着,跳动的男一下下轻轻顶弄雅雅的背脊,暂时缓解难耐的欲望。梦之好矛盾啊,他不知道其他两人是借着中蛊的由头,来引诱雅雅,还是真的是情难自禁。因为自己熟知这个蛊毒,所以尚算有些理智老四怎么做都无所谓,因为早就商定好了今天的雅雅是属于他的唔,心口一痛,梦之咬住雅雅的脖子,不能想,不能想,如果这样想的话蛊毒会发作的更肆无忌惮

    “啊”脖子一痛,但是此时此刻的白雅雅怎会在乎,痛楚带来的只不过是更加狂野的刺激。“四哥,三哥嗯”雅雅难耐又期待的呻吟出来,因为小4正俯身凑近自己的私处,他嘴唇碰触到小珍珠的一瞬间,雅雅觉得自己一阵阵的痉挛“啊44,44”白雅雅眯起妖艳的紫眸弓起脯,脖子后仰在了白梦之的肩头,双掌撑在了他的大腿上尖利的指甲因为刺激几乎刺进了梦之的腿。

    “宝贝的小被你两个哥哥伺候的舒服不舒服,嗯?”梦之咬着怀中此时此刻能够要人命妖女的耳垂问。

    “舒服啊”雅雅更加昏沉,身体也更加的敏感。

    “那,宝贝想不想要更大的东西把你填满呢?”梦之凤眸里闪烁的是燃烧的火焰,拉扯住手中的一对小樱桃,狠狠一弹

    “啊啊啊,要啊要啊”又痛又刺激

    “宝贝想要谁的呢?”更加迷离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突然一阵阵羞怯,白雅雅死死闭起眼睛咬住唇瓣不肯说出任凭梦之怎么勾引只是呻吟闷哼着承受。梦之妖娆一笑像抱小孩撒尿一样抱起她,双手勾住她的腿弯处“做做什么?”不得不打开眼睛,却眼睁睁看着自己那毫无用途的内裤已经被扔到一边其他的衣服也如花瓣般纷纷散落,其中还有他们的?

    “”三哥和小4两具亮眼的少年躯体已经摆在眼前了三哥白皙,小4古铜都是那么的健硕,尤其是身后这一位心跳好快的妖热辣的口。白雅雅已经脸颊通红一片,那么即将发生什么呢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