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40◆爱意

住家野狼2016-9-20 22:38:29Ctrl+D 收藏本站

    那天大哥的洞房花烛夜真是很有看头,几个小子把大哥大嫂闹腾个够本,各种层出不穷的伎俩闹得人眼花缭乱。大哥背媳妇,又在大嫂身上寻藏起来的糖果,然后交杯酒,两人又被大伙关进摇曳暧昧的红色暖帐逼着亲吻最后大哥终于挂不住的把我们都赶了出去才算完结。

    还要听墙,险些被丢出来的烛台砸到,才都不请不愿的散了。

    春天的脚步渐进,天气也暖和起来,连树木也冒出鲜嫩的绿芽儿。然后的大事件又一次忙了个人仰马翻。当然是被期待了很久的白家五小姐的成人礼。此次劳烦的自然是新官上任的白家少夫人了。

    这件大事被白老爷提到日程上来,各人居然都按耐不住的兴奋异常,只除了态度不甚明朗的当事人。

    白雅雅听后,只有一个念头:该来的,总还是要来的。看这几天爹爹对白梦之亲切和蔼异常,不难猜出他老人家选定的女婿是谁人。当然了,这事中白安阳和白展风功不可没。

    “哎”

    “主子叹气做什么?这是小姐的大日子。”小月不甚明了自家主子的心意,每个女孩的成人礼都是比出嫁差不了多少的大事,怎的还能如此心事重重?

    如何能不心事重重?白雅雅的猜到自次定要与梦之定下亲事,那么自己和小4不得不苦笑一下,注定没有结果的事情,期待又有何用?她还绝对没有疯狂到去挑明了自己不愿意,要嫁于自己亲兄的地步。或许,待到和梦之成亲后,反正他们又不会搬出白府,如果那时候小4心意未改他们还是可以

    “咳,小公主在想些什么?怎么脸都红了?”白梦之不知何时居然出现在风月宝鉴,眼明手快的小碧早拉着小月走了,把空间留给这对即将要成为未婚夫妇的璧人。

    “梦,梦之哥哥”白雅雅一颤,完了,自己正在幻想婚后如何红杏出墙,就被未来老公抓包不仅更囧。

    “表妹是在想着礼成后大伯宣布的事情么?”白梦之好笑的瞧着白雅雅,女孩子果然还是在意这些事情的,并且说,见她这个神情对自己绝非无情,不禁有些虚软兴奋。

    “是,是啊。”白雅雅尴尬的虚应着,显然眼前这位是肯定会错了意,不过也绝对不能够解释给他听就是了。

    “前头的宾客到的差不多了,大伯和父亲叫我过来看看表妹准备的如何了?”果然,过了明路的准女婿就可以登堂入室,“表妹无需紧张,不然表哥先陪你出去走走?”白梦之不知道是不是鸭子已经煮熟了飞不了,居然开始难得的正经起来。

    “厄那就有劳表哥了。”

    “呵,小公主何须这么客气?反正以后”这妖没两句就现出原形,居然在她耳畔轻呵一口热气,握住她芊芊玉指的手指也紧了一紧。然后就被白了一眼。“呵呵”还心情大好不甚在意?帮着白雅雅抚平层叠的粉色礼服,又正了正步摇,牵着她手转出楼去。

    “表妹对大伯的安排有什么想法没有?”

    “做人儿女还能有何看法,不外乎父母之意媒妁之言罢了。听之任之而已”

    “噢?表妹不看好么?”白梦之凤眼一眯,居然有种威胁的意思。

    “表哥言重了,表哥自然是会对雅雅很好的。只是”雅雅眼神一暗。

    “只是?”

    “呵未来太庞大,谁又保得准将来会发生何事?只是有些迷茫而已,此时决定的将是我们的一生。呵,表哥不要介怀,并不是说表哥不好,而是雅雅还不能确定自己。”

    “你这丫头鲜少又这样的悲切之语。看来还是这些事情把你逼的太紧了。雅雅不要在意,即使定下亲事,距离成亲相信时间还是有一段的,再慢慢调试也不迟。呵,一下从闺女变成人妻任谁都是困惑迷茫的。”梦之此时此刻居然如此的温柔,这样开解的话语怎么看也不像从这个平时那么轻狂浪荡的妖口中说出,雅雅不禁抬头望去,心神有些恍惚。“怎么了小公主,表哥在这给你保证,即使是你成了我的妻子,也绝对不会束缚着你,想怎样就去怎样。快乐的白雅雅才是我们的白雅雅不是么?呵不要露出这样没有防备的表情嘛,我会忍不住想亲你”

    梦之的亲吻带着香甜柠檬的味道,不知为什么白雅雅并没有抗拒,兴许是他少见的温柔,也许是他绝艳的俊彦。当时听来觉得不可思议的话语,直到许久以后白雅雅才知道,那样的承诺是多么的难以说出口,又是需要多么强大的爱意来支持才能真正办得到不过当时,雅雅不知道,兴许,连梦之自己也没有意识得到。

    盎然城有名的嬷嬷前来做礼,大户人家的小姐成人礼,不知道参加过多少回了。侍女用红绒的托盘端着器皿和用具跟在旁边。

    嬷嬷掀开托盘上摆放瑶磁瓮的盖子,里头居然是赫然一只艳红艳红的壁虎?嬷嬷拿起银质的纤细匕首,手法纯属的割在其脖颈上,鲜红几乎到达妖艳的血流淌出来,小家伙挣扎几下就咽了气,然后旁边侍女早将石杵递上,嬷嬷深入瓮中将其捣碎,浓厚的血腥味飘了出来。白雅雅皱眉,然而其他人还是含笑观看,显然这稀松平常甚是常见。

    在众目睽睽之下白雅雅的袖口被小碧小月卷起,露出纤细白皙无暇的少女小臂,在坐的几位小公子眼睛终于从雅雅的脸庞上移至这里,然后被这片凝脂吸引开始目不斜视。

    其实也不能怪人家色急,这时代的女子衣裳一般包裹的及严,而能暴露部分的一生也就只这一次,就是在成人礼上被嬷嬷画上守砂,以示贞洁而已。

    嬷嬷用极细的毛笔沾着被捣烂的喂过7斤朱砂壁虎残骸,先拿白绢拭去泥泞部分,再在白雅雅的小臂上开始绘画。每个作礼嬷嬷都是绘画的行家,从前的时候画什么东西全屏嬷嬷心情,而现在则是看你家给的银子够不够丰厚,若是多些便是牡丹,芍药,芙蓉什么的,要是少了或者没给,那肯定就是不知名的小花小草寥寥几笔。其实无论画什么,除了自己和新婚那夜的夫君,还有谁看得到呢?

    雅雅看了半天,实在不知这画的是虾米就觉得挺复杂的,一层又一层。不过想着这是那壁虎的血绘成,衬托在自己白皙的皮肤上,居然有一种妖艳残酷的美感。

    待到此事完成,成人礼的重头戏部分基本可以了。其实也简单的很,不外乎告诉全城的老百姓这个女娃还是雏儿,不信你们看,连朱砂画上都没有消失,所以请大家放心娶回家而已。

    紧接着,爹爹又发表一顿成人感言。然后三叔出来参一脚,接着梦之上场跪倒在地,恳求他未来岳父肯把女儿下嫁。爹爹又装模作样一会,然后同意,三叔带着梦之表示感谢,两家联姻,完成。

    这场秀一气呵成,掐时记点,把在坐宾客看的一个愣一个愣的,本不上话,原本那几家带着儿子来的,尤其觉得郁闷。敢情这么个相亲大会压没他们什么事?那还发什么请帖啊,太形式主义了。

    结束了?就这么结束了?原来这就是成人礼噢。原本准备的午间大宴宾客,本没几个人参加,基本都气跑了凡是留下的,都是些生意来往的人家,客气客气给点面子也就散了。

    白雅雅还觉得犹如身在梦中,这这都什么呀?

    然而和她反映绝对相反的人儿却有三个。

    白梦之,白安阳和白展风。

    这哥叄儿都有些兴奋异常,趁着晚宴前躲在某处隐秘地点嘀嘀咕咕。

    “呵呵”白梦之突然间显得没有从前聪明了。

    “”白展风有些鄙视他。怎么?抱得美人归就这么兴奋?

    “行了都,现在都是一家人了,以后大家要好好相处。”安阳也有些语无伦次,本来也不是两家人啊。

    “哪天?”梦之赧然的问,“我有些等不及了,居然现在光是想想就有了反映”

    “”

    “”展风和安阳诡异的看着白梦之的表情,这个永远轻佻的家伙居然还有种表情叫做脸红?太不可思议了!

    “今晚好不好?老三老四?”完全无视两人无语的样子,梦之又提议道。

    “呵呵,好”安阳保持着面容的平静,只是内心的澎湃爱火却能把人淹没。

    “第一次是我的噢!”小4斜眼瞟着两人,这是他应得的“这个没得商量。”

    “”

    “理应如此。”安阳微笑道。“呵,晚宴要开始了,回吧。待会儿席上都控制点儿啊。”

    三个都有些飘飘然的家伙重新回到了灯火通明的去处。没有注意到后窗的墙底下还盘坐着一个人。

    这人在灵动的黑夜中看不清表情,也半天没有动弹直到主厅飘来了乐器的声音,才恍惚间站了起来,停顿了一会儿,怀中早就准备好了的一个致小药丸,苦涩的说道“呵还是要到你出场了”说罢,大步去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