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39◆婚礼

住家野狼2016-9-20 22:38:2Ctrl+D 收藏本站

    白雅雅和白安阳跟在白浩磊身后,这个任务可能相当于现代的伴娘伴郎吧。三哥是陪大哥四处招呼客人,而自己是从新嫂的娘家嬷嬷手中接过嫂子的手臂,搀扶着进府,而后再陪伴嫂子换装。

    从头上着红花的喜婆手中接过这个只见过一次的嫂子,雅雅心中并不无叹息,无爱的婚姻啊,或许婚后的生活中可以继续谈恋爱。古代与现代婚姻的不同在于,后者先恋爱再结婚,前者先结婚再恋爱。

    典礼的套路还是老一套,踢轿门,跨火盆,拜天地,入洞房。

    因为我还没有举行成人礼,所以被归类到没有成年那一拨去,无权参与大宴宾客的酒席。只好尽职尽责的陪着嫂子进了洞房。

    偌大的房间被装扮的富丽堂皇,门口早有丫头们成排的站立,待新嫂被我扶入房内,乌压压跪了一屋子,高声喏道“给少夫人请安。”

    “辛苦了,都起来吧,赏。”嫂子平静的说道,果然是不一般的大家闺秀,没有娇羞的唯唯诺诺,没有言辞不适应的闪烁。

    早有新嫂陪房的婢女拿出一串串赏钱分发,仆妇侍女们虽然口中说着“不敢不敢”却个个喜上眉梢,不难推断从此以后传出少夫人宽待下人大方得体之说。大哥娶得这个有范儿的大嫂,雅雅其实挺欣慰的。

    新嫂扑哧一笑,柔和的说道,“别都傻站着了,大眼瞪小眼的,都下去歇着吧,一会儿有得忙。小妹陪我说说话儿可好?等他们还得有段时候才来闹腾。”

    “是,夫人。”婢女们和婆子喜娘都出去了侯在门外,小碧听说挪过椅子,我也欣然坐了下来。早听说新郎在外头招待酒席,新娘盖着盖头在房里坐着闷得慌,又不准吃东西,果然如此。

    “大嫂好,雅雅先给您行个礼。”我嘻嘻的笑起来,虽然她看不见还是福了下去。

    “扑哧,你这丫头是个鬼灵。前两年早听咱们铺子里的师傅说亲家府里的小小姐真真折磨人,总弄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让师傅们裁剪,白家的面子又怠慢不得,只好自己苦恼。”嫂子抬起宽大的袖子掩住盖头下的红唇,笑了起来。连旁边侍候的陪嫁丫鬟也有些撑不住,显然是听说了不少丰功伟业。

    “嫂子笑话我不是,要说嫂子家里的师傅也狡猾得很,老人家自己不爱来听我啰嗦,就派个小徒弟出山,让他敷应着我,自己躲清闲去了。”我也半开着玩笑,假意微嗔。

    “哎呦,小妹这话可就冤枉咱们家小鹿了。那孩子聪明着呢,怎么能说敷应?老师傅可舍不得派他出去接活儿了,对你呀,还是头一遭呢。”原沁蓝忍着笑意答道。

    “嫂子这话还是说给别人听吧,舍不得派出去?我看是嫂子家的生意接的都是大户人家的,着个毛头小公子出去,恐怕那些个难缠的老爷夫人不买帐吧。”我转动着眼珠,咯咯笑了起来。

    “五小姐好厉的一张嘴,我们小姐都被您堵住了。”那陪嫁丫头嘻嘻笑了起来,“小姐早说过白家的5小姐聪明秀气,是个难得的妙人儿,今日得以一见,果然如此。原本家里姐妹很多,我们小姐还能说说笑笑的,老爷夫人闻得这头儿都是公子还怕闷坏了小姐,看来这下不用愁了。”这丫头都能带嫂子说话,看来是及其受宠的。白雅雅不仅细细打量了起来,眉清目秀的,没有一丝妖媚之气,只是年纪有些个大,怕是二十出头。

    “这位姐姐看起来端庄大方,果然嫂子调教的人儿都有大家风范。比咱们小碧这疯丫头可不强了去了?”我瞧着一脸无辜的小碧,扑哧笑了,“改天把你送嫂子手里也调教调教,兴许就给板过来了呢?”

    “主子就会挖苦人,小碧哪里不好嘛。”小碧撅着嘴,有些不爱理我。小月站在门旁挑着灯花儿,闻听也撑不住笑了出来。

    “五小姐可别折刹了秋菊,我哪配您叫声姐姐。”秋菊闻言冲我一福身,又冲小碧道“快别信你家主子的,她哪能舍得下你?”

    “你们几个就别打擂台了。调皮的丫头。”嫂子摇摇头看着我们笑闹。

    闲话间话题终于转到大哥身上,自家大哥当然还是得自己夸。

    “嫂子其实大哥人看起来非常冷静自若,好像很酷的样子,其实呢蛮好相处的,他既然娶了大嫂一定会真心疼爱你的。嘻嘻我猜啊,假以时日,白府就要添丁了。”

    “狡猾的丫头,三句就没了正经。”嫂子优雅的呸了一声笑骂道,不知她躲在红盖头里的俏脸有没有飞红。我和小碧两个嘿嘿的笑起来。“小妹今年已经一十四岁,女儿红事来了没有?”嫂子很会转移话题。

    “小姐十二那年就来了。”小碧抢着回答道。

    “就你嘴快。”我白了她一眼,小碧却得意的冲我笑笑。

    “噢?那为什么公爹大人还没有给小妹举行过成人礼?岂不是让咱们盎然城的公子哥们大失所望?这么一位天姿国色的美人却无缘相见?”果然这是永恒不变的话题,无论是闺蜜间还是那帮公子少爷。

    “嫂子言重了。爹爹的心思雅雅怎能揣摩得到?怕是爹爹以为雅雅还不成熟的很,不好意思拿出去丢他老人家的脸面。”我无所谓的笑笑,觉得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毕竟还没老的没人要。

    “呵呵,怕是公爹大人已经有了内定人选到时礼成之日就是小妹定亲之时噢。”我和小碧听说后,对看一眼。果然连这个新进门的嫂子都想得到,看来我俩那时候的猜测八九不离十了。只是眼前嫂子不会比我们更清楚那个“内定人选”会是何人。

    “哎呦嫂子,刚说我三句没了正经,我看嫂子也差不多。”我假意嗔道。

    “小妹多虑了,这是终身大事,怎么成了不正经了?”原沁蓝闷笑道,好容易见她吃瘪。

    “哼哼哼,正经得很啊这当然正经了,所以结亲的人怀个小娃娃也就更正经了呢。嫂子,妹子的小侄子还靠你和大哥多多努力了呦~~~~”我坏坏的说道,屋里三个丫头早就乐的上气不接下气,只有大嫂看不清表情,半晌

    “你个小妮子”果然是恨得牙痒痒的声音,大家越发笑的没了样儿。

    “五小姐,外头派人传话,说有人找,正在园子里头候着呢。”门口的嬷嬷传话。

    “知道了。”白雅雅抱歉的说了一声,只好走出了喜房,怕是醒之那头不见了又找来了吧,雅雅笑着,这家伙最近总是那么缠人。

    谁知,到了外头发现这个背影很是眼熟,但绝计不是家里这几头。雅雅一个激灵,糟,大哥的婚礼,怎么把这家伙给忘了?来人听到脚步声,转过身子,果然一脸哀怨。

    “小五,我来了浩磊哥哥没有告诉你么?都不见小五出来看小王一眼”那家伙又摆出熟悉的自怨自艾的神情,委屈的很。果然这还能是谁?当然是玥小王爷了。

    “民女参见王爷。”没办法只好行礼。白雅雅低垂的睫毛掩盖了眼中那丝丝的不耐烦。

    “小五好生客气。令小王情何以堪?莫非我俩还不够熟识么?怎的老搞这些个繁文缛节?”流玥趁机拉着雅雅的手把她扶起。雅雅微微挣扎怎奈这家伙本没打算放手,只好笑着和他虚应,只听他又道“个多月没见小五可不要和小王生分了才好。京中无趣得很,自打小五走了,再也找不出一个像你这样的可儿,可把小王苦闷坏了。此次巴巴赶来参加浩磊哥哥的婚礼,大半还是为了你,雅雅可不能弃我于不顾,做那些个无情无义的事噢。”流玥兴许真是憋屈坏了,逮着机会就开始口若悬河,也不会看个眼色,人家闺女到底愿意不愿意?

    敢情所有人都尊敬他身份是王爷,年纪小长得又讨喜,还没有什么王爷的架子,打出生起就人人疼爱巴结,浑不知世间不是所有人都买他的帐,难道说还有人讨厌他?更是不知让他从何说起了?

    “玥王爷万勿如此,民女承受不起。”白雅雅又是用力想抽出手指,但是此人抓的及其牢固,又不能对着王爷破口大骂徒登子,也不能喊救命非礼,真真不知如何是好。看着王爷身后连阿情都无声无息的现了身形,打算出手,雅雅冲他使了个眼色,表示不要如此,阿情站了好一会儿才消失不见。雅雅叹了一口气,咬着嘴唇眯起眼睛压下火气,低眉顺眼道“玥王爷,雅雅只是稀松平常的小女子一名,实在没有什么值得王爷如此挂心,王爷如此待我,岂不是折刹民女?”

    “小五,浩磊哥哥那时候的意思小王明白,其实此次前来若然雅雅肯点头,小王愿向未来的岳父大人提及我俩之事”流玥言辞诚恳,不顾眼前少女脸色越来越黑还在自说自话,就被打断。

    “玥王爷,请问‘我俩之事’是何事啊?”白雅雅此时的好脾气居然有些咬牙切齿。

    “自然是小王心系于你,问问岳丈大人肯不肯割爱将你下嫁,还请小五和岳丈放心,雅雅绝对是小王正妃。”少年诚恳的态度真诚的要命,虽然有人绝对不会领情。

    “”雅雅咬咬嘴唇,隐忍的说道“王爷你多虑了”不过眼前此人显然心不在焉。

    “小五,小王小王小王可以亲亲你么?”流玥此时此景,站在空气微凉的空气中,看着手中拉着的少女俏脸微红(气的),杏眼含情(误会),连手中细柔的手指都欣喜的细细颤抖(怒的),手指拂过她樱花一样柔软的嘴唇,她怎么舍得咬它?应该是拿来亲吻的才对

    “玥王爷”白雅雅惊恐的后仰身子,绝对想不到这家伙说着说着话就乱发情??然而还没等自己破口大骂,眼花间自己的手指就脱离的流玥的掌控,身子也一轻被带到某人怀中,欣喜的一抬头,是醒之。

    “醒之你来的正唔?”唇瓣被火热的触感附上,辗转的被吸吮,绝对称不上温柔和善。没等她来得及挣扎又被放开。

    “雅雅是我的!我的!!不许你欺负她!还想亲她?没门!只有醒之才能亲!”醒之涨红了小脸儿转过头去,冲一脸目瞪口呆的流玥叫嚣。

    雅雅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两个小鬼头差不多大小,以为再抢玩具么?白了醒之一眼,对着玥王爷一福身道“玥王爷请原谅舍兄年幼莽撞,得罪之处还望海涵。况且王爷如此行径实在于理不合,民女告退。”雅雅又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醒之,翻了个白眼转回屋去,真是懒得理他们。

    “!!”玥小王爷瞪大眼看着沉着脸自称醒之的家伙,与刚才在小五面前绝对不相同的表情出现在他脸上。刚才更像是孩子赌气,现在却是晚娘脸孔,还沉着告诉他:离她远一点!

    看着这于自己年纪相仿的小子头也不回的走了,流玥心里的还在哀号这是什么世道啊?这么可怕的小孩?

    而醒之转过身的一瞬间却甜蜜的笑起来,嘻他终于得到了她的吻,尽管是在这种情况下,尽管她本就没当真,尽管自己还演了一出戏但是只要结果,是怎么得到的谁在乎?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