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38◆雏形

住家野狼2016-9-20 22:37:36Ctrl+D 收藏本站

    话说大哥的婚礼即使没有主角和当家的参与下,还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大家配合默契,白雅雅和小4负责部分是婚礼府内装潢,三哥负责制定流程及安排参加人员,梦之负责采办和找各种包工队,醒之负责厄,可能是打杂跑腿和传达各处指示。

    兄弟姐妹几个虽然很久没有凑得这么齐全,虽然还是少了大哥和二哥,但是几个咋咋呼呼的都到齐了,也很热闹。每天嘻嘻哈哈的都觉得自己任大如斯,需要好好表现。

    时间一丝丝过去,似乎总觉得不够用,忙的个人仰马翻,可是马上也将近好日子居然也有小事件不痛不痒的发生着。

    咱们四少也居然还有那个心情挤时间选了一个影。这次仪式没有爹爹和二叔参与,在雅雅的强烈建议下,她和安阳分别代表了。只是后头观礼的原本白家三大影卫去其二,换上了秀美的阿情和总是笑得很欠抽的魅,而显得不是那么庄重。

    那个影,厄白雅雅觉得他很硬汉啊,身高居然有190左右,真不知道这么大个头怎么隐藏在树上健硕硬朗的身体,薄薄的紧抿着的嘴唇,无论何时见到都是一副冷酷至极的表情,无波无澜的瞳孔如深潭般寒冷漆黑。监定完毕,真真是酷哥一名。迫不及待想看他脱光衣服的模样哇呵呵,白雅雅几乎快流出了口水

    白安阳好气又好笑的瞟了这个及其不安分的妹妹一眼,真是不是说什么要来的好。

    要脱了要脱了!!

    白雅雅激动的差点没站起来,双眼冒出心形的泡泡,对安阳揽在她肩膀上的手臂都无知无觉。安阳那哪是趁机揩油啊?那是怕她真蹦跶起来!魅跪坐在主子身后,憋笑几乎到达内伤琢磨着,上头脱衣裳那家伙也有今天!

    话说那新选的影子哥哥真是好定力,被这么个狼一样的家伙视奸,居然还把衣裳脱得从容不迫,连他未来主子白展风都瞥她一眼后眼角抽搐,而他却能目不斜视?强悍!

    主持仪式的老先生觉得气氛诡异端碗的手都微微颤抖,这仗势,几十年也没见过啊。却还得保持着声线平和。

    “你愿意么?无论生老病死,贫穷富贵都不离不弃?”

    “我愿意!”某影沉声道。

    以上对答纯属某妖女自己YY出来的,可以忽略不计。

    礼成后,这个定力超常的影卫,被四少取名为:魁。

    白梦之还是没有选影,或许说,他认为这里的影们都不配要求太高,追求完美,可能是处女座的,雅雅猜。

    另一个突发事件是

    当然了,我们可爱的白醒之小朋友很是喜欢自己这个职位,因为可以四处乱窜。因为去的最多的地方当然是他的雅雅那里,如果没有那个走到哪都跟着的展风哥哥就更完美了

    我们醒之虽然比较单纯,但是绝对不是傻子。最近以来不难发现,有些情况和从前不一样了,比如哥哥们对待自己的态度,他们都一致希望自己离远些,其中居然还包括自己的亲哥哥,真是既生亮何生瑜啊虽然这句话是从雅雅那里学来,表示相煎何太急的意思。厄,这句也是。

    只是,只是,醒之咬住嘴唇,他不喜欢这样啊,他只是想和哥哥们在一起,想和雅雅在一起,这样不可以么?为什么不可以?欲哭无泪啊可以肯定的是除了雅雅,大家都在排挤他!555555,他没有做什么让人讨厌的事情吧?

    “雅雅,嗯好吧,姐姐!”醒之可怜兮兮的撇撇小嘴,抬头看了雅雅,煽动几下嘴唇苦恼继续道“醒之有没有很讨厌?”

    “啊?谁说你什么了?”雅雅边吐瓜子皮边问,好不容易被批准休息一下下,谁知小醒之怎么这么哀怨

    “”某男眨巴眨巴眼睛,长长的睫毛低垂着掩住眼帘,几乎带着晶莹的泪珠,好不楚楚可怜。

    “怎么了?小乖?谁给你气受了?”雅雅好心疼啊,她的小宝贝这是怎么了?好像马上要被遗弃的小动物。

    “姐姐哥哥他们,好像很讨厌醒之呢,安阳哥哥展风哥哥对醒之都很冷淡,不像在林场时候对醒之那样亲近了还有,还有大哥,大哥总是不许醒之这个不许醒之那个,他们在一起说话的时候老是把醒之支开,不让醒之参与”越说越觉得委屈,醒之小拳头都攥起来了,强忍着不去擦快要滑下来那颗宝贵的泪珠儿,“尤其是醒之想要和雅雅一起呆着,总是不过一会儿就有人来呜呜,不是有话要对雅雅说,就是有事情交代醒之去办!!”

    雅雅强忍着才没有笑出来,原来啊,是为了这事。“小乖最乖了,不要难过,想必是最近大哥婚礼的事情忙昏了头,大家才那么反常的嘛,绝对不是排挤你呢。”雅雅温柔的为醒之拭去泪水,抚平他已经被攥出褶皱的袍子,“醒之最听话最可爱了,大家疼你还来不及呢对不对?”

    “嗯雅雅对醒之最好了。”醒之吸吸鼻子,歪着小头颅想了想,笑了出来,揽过雅雅的柔弱的身子,趴在她颈间,鼻翼间呼吸的都是她身上香甜的气息“雅雅绝对不会抛下醒之对不对?”

    白雅雅有种好窝心的感觉,这个怕被独自丢在原地的孩子啊,怎能让人不心疼?“不会的,怎么可能?”雅雅微笑着拍着怀中肩膀微微抖动的男孩,心中柔软的厉害。“傻孩子。”她叹息道。

    展风过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两个年纪相仿的少男少女亲密的抱在一起,真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展风一挑眉,懒洋洋道“雅雅,过来,四哥有事对你说。”果然见到两人背影一僵。

    白雅雅眼角微跳,还真被醒之说中了~~~~太神奇了!不过却是44找自己,怎舍得不去?“醒之乖乖噢,四哥有正事找我,回头和你聊天。我的醒之最乖了,现在非常时期嘛,一定会理解四哥的对不对?”

    “嗯醒之理解.雅雅快去吧。”醒之还埋在雅雅肩头,闷闷的道。直到被雅雅扶起来,醒之才咧开嘴角灿烂的一笑,只是眼角还挂着泪珠儿,让人怜惜。

    雅雅心疼的亲亲他脸颊,“不要难过了,等过段时间,我们又能天天在一起了。”见他微笑着点头,才放心向早等的不耐烦的小4跑去。

    “雅雅是不是把他当宠物养了?”白展风揽过她纤细的腰肢,在她刚才亲吻别的男人的唇上占有的一吻,才放开她,余光朝还跪坐在原处带着迷茫笑容的醒之一瞥,缓缓道。

    “嘻,什么事情这么着急?”雅雅伸手搂住小4的胳膊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撒娇。

    “噢?当然是很重要的事情咯?”小4大大咧咧揽过雅雅的身体靠向自己,用坚硬的膛挤压着她软绵绵的脯,见她脸颊微红,倾身在她可爱的耳畔悄声说道“好不容易偷闲,当然是亲热亲热了!”暧昧的呼吸喷在白雅雅耳廓里,雅雅嘤咛一声,小4大笑着揽着她快步去了。

    直到他们转弯走的不见,醒之才慢慢放下嘴角的笑容,稚嫩可爱的脸庞上再也面无表情。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终于在初春十分白家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未来的当家主母进门。白府四处被装点的喜气洋洋,除却冬季寒冷的素色,明媚的艳红四处可见。虽然天气还是万分的不配合,但是各人心中的暖意是怎么也关不住的。

    白府的大少爷终于回来,只是这位即将新婚大吉的准新郎无论如何看起来也不像是即将抱得美人归的样子。回府的第一件事不是看看自己的喜事准备的如何,居然是带着工匠开赴监工,制造一批皇需求的梨花椅子。真真让费心准备的雅雅大跌眼镜,还等着大哥欣慰的夸赞他们办的好呢。

    随着大家长白老爷的回家,各位小辈们也的确是收敛了不少,比如绝对不再光天化日之下再调戏他们的妹妹如果真的把她当做妹妹的话。

    喜气洋洋的那天终于来到,大家各就各位,连山上的二哥也风尘仆仆于头天晚上赶回家,只有可怜的二叔在京城看场子没办法出席。白大爷有种老怀大尉的安心,觉得后继有人,儿孙自有儿孙福啊,看,自己的孩子已经要成亲了。

    白浩磊果然是年轻有为的青年才俊,身兼新郎和大堂经理之职。毕竟白家是生意人,前来观礼的不是各大企业家族就是城里高管,一个也马虎不得。

    亲家老爷见着自己的爱婿八面玲珑应答得体也是捻须微笑,庆幸自己女儿没有所托非人,看这白家未来之主,虽不及他那几个弟弟个个来的眉目如画,俊秀非常,但也有一股子霸者的气势令他鹤立**群,再搭配上自己女儿温婉大方的闺秀风范,真真是天作之合啊天作之合。

    大家都等待着新娘的轿子出现,鞭声声炸响,火红的灯笼和大大的喜字也已经贴好。三叔也在旁边笑的合不拢嘴,梦之正穿着新袍站在旁边和他爹爹不知嘀咕些什么,这三当家瞄着站在白展风旁边说笑的白雅雅,自是怎么瞧怎么喜欢,不住点头。白安阳微笑着看着这一幕,自是明白梦之那小子在做什么。何况,这还是他亲手安排的,看来剧目正在照着剧本进行,没什么意外发生。令人不安的因素只有一个,瞄了一眼正扯着小妹袖子的白醒之,天真的神情还是和从前一样不过,还是令人有些不安,却实在是看不出苗头。

    其实,安阳已经让展风侧面旁敲侧击白雅雅的心事。到底对醒之有无别样的情绪,展风的作业完成的很完美,雅雅的心里从始至终只有老四一个,其余的醒之和梦之,又有什么区别?苦涩的一笑,呵,当然了还有自己。不免神色黯然,呼出中一口闷气,没什么,他对她,有的是时间。

    门口孩子们的嬉笑声一潮高过一潮,打断安阳的思虑。原来新嫁娘的轿子已经到了府外,安阳微微一笑,随大家迎了出去。没有忘记自己今天还有职责。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