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37◆风波

住家野狼2016-9-20 22:37:10Ctrl+D 收藏本站

    一大清早醒来看着床顶发呆,突然想起来小4他是真的回来了,甜甜一笑,真幸福。一骨碌爬起来叫小月拿衣服过来,刚刚换下睡衣系上里衣带子,院子里笑声响起,那几个人遍鱼贯而入。

    “雅雅个小懒虫才起来么?”小4走过来刮了下我的脸颊,又亲了一下,笑的满含宠爱。

    “是你起的比**还早。”我脸一红不甘示弱。飞快的瞟了一眼三哥和梦之,梦之来到床侧拿起衣服啧啧的翻来覆去看着,我刚要抢过被小4拦了下来。

    “他喜欢就让他拿着好了,顺便服侍你穿上岂不省事。”我奇怪的看了小4一眼,他却赖皮的又亲了那边脸蛋一下不做解释。

    “去给你们主子打点热水来,也顺便传早膳,少爷们的也端这里来。”三哥俨然此处主人似的吩咐着,小碧小月居然看也没看我分别领命而去?

    “哈,我就当当奴婢又何妨,服侍小公主穿衣服荣幸的很。”梦之妖娆一笑,从小4手中拉过我,温热的掌心紧握着我的手腕,温柔的拉起我的双臂为我穿起了内袍。

    “可是”我满脸疑惑,今天这是怎么了?莫非一会很着急要去哪里么?着急到他们亲自来这捉人?

    “可是什么呀。”小4不知从哪里找来了我的鞋袜,拿起白袜在手中捂了一会儿才推我坐下,拿起一只纤足帮我穿了起来。“雅雅的小脚趾头胖胖的真可爱。”

    “你才胖呢!”我嘟起嘴,想要抽回,他却紧抓住不放

    “四少别逗小公主,动来动去我都弄不好了。”梦之的声音在身旁响起,我一抬头就正对上他流转着笑意的凤眸,脸一热偏过头去。“小公主害羞呢么?表哥好高兴哦~~~~~~”他低低笑起无赖的说道,好闻的气息简直可以喷在脸上,可是系盘扣的灵活手指还却没有一丝凌乱。

    “喏,去梳头发,穿个鞋子要这么久么?”三哥上来,拿起梳子递给小4,着手把已被小4弄的抽抽巴巴的袜子褪下,重新又小心翼翼的拖起我的脚帮我穿起来,他并不抬头看我,仿佛正在做着一件多么天经地义的事情。

    “梳头发这个小爷在行啊,小时候不知帮她梳过过少回了。”小4脱了鞋子爬上床来,盘腿坐在我身后一下下篦着柔和的长发,指尖的轻柔那么明显,生怕拉扯到一脆弱的发丝弄疼了我。兴许是太轻,弄的我后颈一阵阵发麻。

    “疼了么?”三哥感到了我的些许颤抖抬起头温柔的看我。

    “没”我脸一红。

    “怎么可能,我轻的不能再轻了。”小4马上抗议的大呼出来,生怕冤枉了他。而梦之系好了扣子,正拿外袍出来帮我披上

    是我早晨没睡醒正在发梦迷糊着呢么?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三个男孩正说说笑笑好像做着一件很自然的事,就是帮洋娃娃换装!?虽然这个洋娃娃真真就是我,可是还是实在难以置信。我记得昨天他们还话里有话的神态异样,似乎明里暗里针锋相对,怎么今天就好的像一个人儿似的?

    不禁朝离我最近的梦之看去,他还是挂着妖娆的微笑,抬起眼帘看了我一眼,见我疑惑,嘴角一勾道“怎么小公主红唇微启是要表哥亲亲么?”没空理会他的轻佻,我转头搜寻着小4的表情。

    他见我回头,得意一笑“哈,看来雅雅是要我的亲亲才对。”说罢脑袋凑了过来,我趁机盯着他的眼睛,听见梦之如此赤裸裸的调戏他居然没有一丝生气?为什么?

    “大清早的闹什么?”在小4快要吻到我的刹那,三哥的大掌挡在我唇上。小4微撅的嘴巴就啾在三哥的手背上。

    “三哥你恶心啊”小4懒洋洋的唇瓣,另一只胳膊后撑着床榻,盘着腿的坐姿居然还是那么帅气。

    “三哥也嫌你恶心。”三哥风度偏偏的甩甩手掌,拉起我站好,帮我衣服褶皱抚平。见小4吃瘪我撑不住笑了出来。

    “嘿,你们兄弟俩都挺恶心就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了。”梦之话没说完就听见门口传来噼里啪啦的脚步声。我们回头看去,却是醒之撅着嘴小跑进来。

    “哥哥们欺负醒之呢,一大早跑去吃饭居然一个人也没看见,问了在那伺候的人才知道,原来雅雅和哥哥们在这吃,都没有人告诉醒之呢?”不知是气得还是跑的,醒之整个白嫩的脸蛋居然都变得红红的,小小的拳头紧握,另一只胳膊抬起手指指着我们,这是严重的控诉。

    三哥和小4很有默契的一声不吭,但眼睛都已经瞟向梦之。我心里闷笑,回答这种匪夷所思的问题当然全要仰仗醒之的亲兄咯。

    “一大早的大叫什么?”他看见门口立着的小碧端着呼呼冒着热气的脸盆,挥手叫她端进来,又对着气鼓鼓的醒之道“不就是早饭,哪里吃不一样?”

    “怎么一样,你们在一起都没有人理醒之雅雅偏心得很!”啊?矛头怎么指向我了又。

    “他们来了我才知道的啊~~~~”我无辜的眨巴眨巴眼睛,表示你都看见了,我是除你之外倒数第二个知情人。

    “那也不可以这样!都是大哥展风哥哥安阳哥哥的错!!!!”醒之一声声指控,只是没有人应答他,大家都很忙的样子。

    “快洗脸吧。”小4跨下烟床来,跟着已经拉着我朝脸盆走去的三哥过来。梦之已然在试着水的温度。

    “刚刚好,不烫,小公主快过来吧。”梦之招手。

    “头发刚梳好,不要系起来了,我抓着吧。”梦之拿着手巾垫在我前,我弯腰洗脸,小4身后帮忙捉住大把的青丝,防止他们滑入水盆中。

    “早膳来了没有?”三哥沉声问着小碧。

    果然都很忙

    “回三少爷话,小月已经去传了,应该就快到了。”小碧立在一旁目不斜视恭恭敬敬道。

    “嗯,告诉他们把醒之少爷的也一同端过来吧。”

    “是。”

    我接过梦之递过的帕子擦着脸,抽空看了眼醒之的表情,小可怜满脸通红的愤怒,口不住起伏着喘着气,直到三哥说出以上话语,他才一呆,有些平息。像是他来兴师问罪来的急,都不曾记得吩咐把他饭一同传到这里来。我忍着笑意,醒之宝贝好可怜。显然三哥小4和梦之达成默契,而他被排挤了

    “醒之不要气啦,我们一同吃饭。”我朝他笑道,他嘴一扁,难受的几乎要哭出来。他走过来拉住我的胳膊,委屈的喊着

    “雅雅哥哥们都欺负醒之。”

    “回各位少爷,早膳已经到了,摆在风月楼了,连同醒之少爷的一起。”小月进来福道,正不知此处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气氛诡异?

    “过去吧。”三哥率先走了出去,我拽着醒之紧随其后。

    果然虽是将近初春时分,清晨的空气还是清冷的厉害,呼吸出的都是白气。几只树间鸟儿一声声轻啼叫的甚是悦耳,远处的腊梅也飘来徐徐暗香,深吸一口,香澈心脾。前头三哥步伐沉着,淡蓝衣袂如风轻扬,时而回过头来朝我微微一笑,不禁想起在京城的时候与他的一些故事,脸颊爬上红霞,头低了下去。

    醒之偏头看我,疑惑的问道“雅雅,怎么脸红了?”我脚步一个踉跄,被他拉住,谁知前头三哥却闷笑出来。我斜斜瞥了醒之一眼,没事揭穿我做社么?本来这些个妖孽中就属这只最是无害,想不到居然这么无辜的出卖我。

    说话间到了风月楼,等着的婆子远远见我们来早向里头传了话,没等到门口早有服侍的婢女打起厚厚的门帘,等我们进去。

    吃饭的时候,小4和梦之还有一句没一句的拌着嘴,三哥只是意定神闲的吃着东西,俨然一派大哥二哥不在我最大的神态,颇有家长之风。梦之虽是与三哥同年,只是心过于随,并没有什么自持身份的自觉。

    “现在已近春初,大哥的婚事既然定下,家里也合该准备准备。现下大哥与父亲二叔尚在京城,待要回来,至少也得月余。而家里的营生铺子又全靠三叔主持大局,也脱不开身。父亲们的意思是,我们几个闲人揽了这个差事,略尽绵意。”三哥一席话说的道理通透,梦之与小4早知这层意思,那个即将大婚之人又是自己兄长,哪有反对之理?连同醒之与我在内又各个都是爱热闹之人,只有拍脯保证完成任务。

    “然既如此,现下需要做的事也不少。新房未装饰,礼服未制,黄道吉日也未选好,况且尚有宾客未敲定,新嫂未通传。”三哥啰啰嗦嗦说了一堆,语速尚且不乱,又想的周到,细枝末节的兴许也会遗漏,所以大家也纷纷表态,连醒之也掺和进去一起讨论。我看着他们说的热闹也在一旁微笑,想着若是提议先来个牧师主持,白纱花球,人人西装革履手持香槟那一定惊世骇俗。不禁想象若是三哥梦之小4梦之人人穿着西装又是什么景象?这么一联想,婚礼男主角居然是4个神态不一的少年身穿白色西装而被他们牵着的新娘人选正是自己!!我一呆,回过神来,莫非我真真被他们洗脑傻掉了?怎么平白无事幻想起自己的婚礼来了?而且新郎却是四个三哥梦之小4也就罢了,怎么还有醒之?

    摇摇头,一定是他总是纠缠在我身边,见得多了才至于如此。一定是。

    自我安慰完毕眼神也慢慢聚焦,谁成想却见到他们几个不知何时停下讨论一起目光灼灼的看着我。??

    “怎,怎么了?”我疑惑的问,来回看着他们几个。旁边的醒之眼神无辜好奇,三哥若有所思,梦之笑的暧昧,小4见我看他朝我一挑眉。

    “小公主先是粉面含春笑的很是诡异,似乎在打着什么坏主意;后又目露痴迷之意,脸颊微红;然后面露惊愕之容,想是警醒;最后表情晴不定镇定了好一会才抬起头来。”我见梦之说的跟安了摄像头似的,不仅目瞪口呆!这这人太诡异了观察这么仔细做什么?

    “雅雅想到了什么?”小4手臂支在桌子上手掌托着下颌眯着眼睛问道。

    “没想什么啊见你们讨论婚礼,不过是想到大哥的婚礼罢了。”我怎么肯和他们讲真话?

    “大哥?”梦之安阳异口同声问道,他两个古怪的对视一眼,却不是看我。

    “在京城的时候?”小4见他们如此,突然无力的靠向椅背,揉揉额头说道。

    “应该没有!”三哥沉吟了半晌说道,又舒展开眉头道“没有,没有机会有。”他们这是打的什么哑谜?

    “噢”小4和梦之同时呼出一口气,大有放心之态。

    我和醒之面面相觑,实在不知他们耍的这是什么把戏。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