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36◆密谋

住家野狼2016-9-20 22:36:41Ctrl+D 收藏本站

    夜晚,三个英俊的少年却神色各异的或坐,或卧在一处隐秘的房间里。

    “展风,欢迎你回来。”一个妖艳非常的男孩用温柔到让人起**皮疙瘩的声音道。

    “哈~说的好像几辈子没见的样子。不就才分开几个月而已。”另一个坐在藤椅中的少年前后摇晃着椅子,嘴角的嘲弄毫不掩饰。

    “呵,几个月怕是许多事情已经浮上水面。”坐在桌边的飘逸的男孩眼神暗含笑意,优雅的挑了挑灯花。烛火噼啪作响,摇曳不定,仿佛暗示着什么。

    时间仿佛静止,许久没有人出声。这场已经无法隐忍压抑的游戏即将拉开序幕,是为了那个快让他们想念到心尖发痛的人儿啊。他们其中两个是她的血亲,从她出生的那刻起就已经丧失了角逐的资格,唯一一个有资格的却连她的心也没有触得到。

    “她注定不会是一个人的。”白安阳淡淡道。

    “有趣,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因为若是你也想得到她,嗤,怕是免不了与我们合作。”凤眸中的笑意很浓,来来回回巡视着藤椅上的少年,即使是他一个细微凝眉的神态也不放过。

    “我以为凭今天,你们应该知难而退!”轻飘飘的话语没什么重量,但其中的挑衅与笃定任是谁都听得出来,白展风揉了揉额角不经意道。

    “她喜欢你又如何?你能向她父亲,嗤也就是白四少你的父亲提亲么?”白梦之抱了抱肩膀,挑眉望去。

    “哈她喜欢我不能和我在一起,也比她不喜欢你勉强和你在一起强些”展风耸耸肩膀,怜悯的朝白梦之望去。

    “嘿,还真是为妹妹的幸福着想呢”

    “那是自然,我是她哥哥。”

    “嗤在床上的时候希望你也记得。”

    “自然是记得的,这种禁忌的甜蜜你一辈子也体会不到”

    “噢?”白梦之挑眉朝安阳望去,不怀好意问道“真的这么销魂么?”

    白展风虽是知道他是故意要挑起争端,挫自己的锐气,还是不免眼神一寒。他的雅雅究竟都招惹了些什么人?当然也包括他自己在内,都对她做了什么?偏过头去看着这个向来沉着的三哥,果然没有什么被揭破的自觉,还是淡然的好像梦之说的是别人,毫无表情。但是事情肯定不是表面的如此,按理来讲,若然今天只是梦之来找他,那么很好理解,不外乎求之不得。若是三哥也掺和进来,怕是因为,他这三哥向来不做无用功。白展风突然觉得头好痛,的确,自己喜欢雅雅,甚至可以说爱她,许多年前就是如此。但是今后会怎样,他一直没有去想,也可以说,一直不敢想。自己是她的亲兄,是直系的血缘关系,即时发现雅雅对他有情,他们又能如何?她今后是定要嫁人的,而那时,她的世界将不再有他参与,他是她的哥哥,也只是哥哥。他们禁忌的恋情从开始就注定没有结果看看白梦之,这个从前朝夕相处的少年何时也怀有这样的目的?他很想娶他的妹妹,居然可以为了得到她要求自己的合作。为什么?他怕自己争不过他的亲弟弟?呵,还真是煞费苦心,不过,他们真以为醒之还是那个柔弱的小男孩么?而,梦之对雅雅的感情究竟又到达什么程度呢?他有没有想清楚他可以迎娶任何一个女子,唯独雅雅,那么他一生将不可能再有机会享受到娥皇女英的齐人之福,因为那是绝对不会被长辈们允许的。若是这想法只是一时兴起的话,未免代价有些大。白梦之轻佻浪荡一向露在外,可是他的内心却从来没有人能够碰触得到。不过更令人费解的却是这个一向淡然笃定的三哥,雅雅身上到底流转的是什么魔力?居然魅惑的不止自己一个哥哥,连这个从小就没什么能让他渴望的三哥也动了这等心思?凭他的为人绝对不可能只是觉得有趣而已。展风收起自己的若有所思,轻轻一笑,朝自己三哥看去。

    “三哥啊,梦之现在在这里,小弟有些了解了,而你却是为了何事呢?”

    “你想的,也是我想的。只是这样而已。”平和的语气听不出一丝丝情绪,只是眼睛中的坚定在场的两人都以看清。

    “哦?你爱她么?”眉头略挑盯住他的表情,白展风不确定,不确定他的心思。

    “很爱。”沉吟了许久,久到谁都以为他不会回答了的时候,白安阳终是淡淡的一笑,说了出来。

    白展风心里一震,但是面上嘴角却是轻撇,“我若是现在说‘好’,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嗤,如此幼稚的问题,四少也问得出口么?”白梦之勾了勾嘴角偏头看向窗外肃杀的夜色,浓郁压抑的暗示着此时诡秘的气氛,而他的眼中也再也没有了嘲弄轻佻之意,居然有一丝丝可以称之为落寞的东西流淌在内。“自然是白雅雅是我的娘子,而你们两个禽兽不如的哥哥也将成为她的入幕之宾。当然如何让她心甘情愿的为你们宽衣解带就各凭本事了。”凤眼微眯笑意又漾了出来,嗤笑一声继续道“啊,这么一说,我怎么觉得吃亏了的是我呢?我可以现在改主意么?雅雅我自己去求,你们都给我离远些!”说道最后一句梦之声线转寒,眸子中流出浓厚的戾气,而眼珠一晃又消失不见“哈,好像不行呢。你们一个是白家说话一向有人愿意听有智谋的三少,一个是小公主魂牵梦系的小四哥哥都分量很重呢。”两个人都没有讲话,各自有着各自的心思。只是安阳依旧淡定自若的喝着变温的茶水,展风却勾挑着嘴角干脆闭起眼睛。

    “禽兽不如?这个你倒是说的贴切。三个男人在此时此刻密谋的却是怎么心平气和的瓜分自家妹子。”展风轻笑,又晃起了摇椅,“不知雅雅该是高兴于自己的魅力,还是悲哀着嘲讽自家的糜烂。”展风张开眼睛,深邃的目光似讽刺又似悲凉注视着此处两个少年的表情。

    “即使如此,也不必互相推脱指责,都心系一个女子,合该让她幸福快乐才是。既然至此,就当是我们亏欠了她吧。梦之我希望你是真心喜爱她的,莫要把对我们的情绪转嫁在她身上,因为那什么可笑的嫉妒。”白安阳难得的收起笑意,淡淡一瞥,暗含着警告。

    “三少就此放下心吧,费尽心思得到的,又怎会不珍惜呢?嗤说来好笑的很,你以为我是虚情假意么?我可以假情到不在意如此重要的终身大事,只是为了陪你们玩玩?”

    “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我想你的弟弟或许更愿意呢?”白展风懒洋洋的一笑。

    “回吧。”白安阳起身,顿了顿又道“既然都心中有数了,你们也不要太急了,莫要忘记小妹的成人礼还尚未举行,行事也有些分寸。”说罢去了。

    “嗤”

    白展风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为什么会如此轻易就答应了他们荒谬的提议。若是今晚之前,他定是会说自己对雅雅的心意有多么的纯洁,多么的痛苦。只是此时此刻呢?心中那本来一直深深藏着的欲望之眼已然得以苏醒,原来是见到了他们所给予邪恶的光明!找到了能与她一直在一起的理由,尽管这理由有那么的悲哀,那么的荒诞不羁疾步朝雅雅的院子走去,他不想再对她做什么,只是想悄悄的看看,悄悄的看看她在做些什么,看看她此刻纯洁到毫不知情的笑容,是安慰自己刚刚做出了出卖她的决定?还是更加深沉的让那心底的疼痛得以来得更猛烈些?他想不通他可怜的雅雅呵,他无辜的妹妹呵,是不是太美好的东西都让人止不住的拥有着想去更加摧残毁灭的欲望呢?而今,呵,轻哼出来的是对自己的蔑视原来,原来一旦知道能够得到她的理由,自己本就没有想到要去放手那自己又与白安阳和白梦之有什么区别呢?

    看着此时此刻跪坐在床沿笑语嫣然的雅雅,床下是乖乖盘腿席地而坐的她的影,情。雅雅伸出手轻轻抚着阿情柔和的头发,而那小子嘴角流露出的也是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呵,这温馨的一幕不知为何并不碍眼了是呀,既然自己已经放弃了对她纯洁的守护,又有什么资格再去嫉妒呢?阿情突然像是感到了他的靠近,朝他站立的方向投来警醒的一瞥,雅雅问他怎么了,他马上瞬间收起带着冷意的眼眸,转过头去又是晶亮到几乎含泪的眸子望着他的主人,微笑着说道“没什么。”脸却微侧,眼角又一扫而过。

    展风淡淡的失落,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啊就在眼前。结果终于回到她身边才发现,除了她对他的情意尚在外,许多事情已经物是人非。想保护她的人,又何止自己一个?慢慢踱着步伐,一串串落在雪地中的是浅浅的痕迹抬头望向格外凄美的月亮,浅浅一笑曾经的那些纯粹的爱啊原来它们早已化作泡沫,逐渐失踪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