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34◆回家

住家野狼2016-9-20 22:35:14Ctrl+D 收藏本站

    话说真是春梦了无痕

    莫非最近三哥没有什么大动静,我不禁开始渴望他了??不会吧!真汗颜啊睡醒的时候已经将近吃晚饭,身上被子还是盖得好好的,身上衣服还是穿着,一切的一切都和平日没有什么差别,只是除了身上那股莫名的燥热呜呜呜,我原来是衣冠禽兽!这种事说什么也不能让三哥知道,否则他以为我多么渴望他,肯定会变本加厉!我迈下一条腿,站稳后不禁拽着床幔弓着腰喘气,天这个小小的动作居然摩擦的厉害,忍住酥麻的快感挪腾到梳妆镜前坐下,慢慢平息着体内的骚动,凝视镜中女子,眼眸湿润,面颊红润,微张的樱唇小口的喘着气,凌乱的发丝正是春睡刚起身的模样。我嘤咛一声握住发烫的脸颊,必须要和白安阳保持距离!!!我可不希望每天起来都是这幅欲求不满的德行!房门咿呀一声被推开,我从镜中刚好可以看见房门,只见白梦之的大头探了进来!啊?似乎我刚刚好像也有梦见他!崩溃什么梦啊,还3P了?莫非我穿的时候带了预知功能?怎么刚梦见他就出现了??我理了理头发赶快调整好表情,回过头去。

    “梦之哥哥?雅雅不会看错了吧?你怎么跑到京城来了?”

    “哎~~小公主这么久没见到表哥,一点都不惊喜呀让表哥情何以堪?”他闲闲的靠在门旁,看着我梳头发。

    “小妹醒来了么?睡了这么久过来喝点水。”三哥的声音从外屋传来,的确渴了,我整整衣服就被梦之扶了过去。

    “小公主太让人伤心了,想我好不容易找个理由可以过来看你,想不到你居然没有开心到扑在表哥怀里莫非,你一点都不想念表哥么?”他靠在茶几上,双臂环,绝美的脸含着笑意,眼睛似乎是开了光似的光芒大绽。

    我咕嘟嘟大口喝着温热的茶水,敷衍道“想啊,想死了。我家阿情呢?没来么?”左找找又看看,没见人影。梦之都来了,他没有理由自己在家里陪二叔啊,这就奇怪了。

    “嘿这种来接美人献殷勤的事,要是再多一个人跟来,就显不出来表哥我的相思之苦了吧。我没告诉你那小宝贝,带了工匠,自己来啦~哈~”我控制着很想瞪他一眼的欲望,抬头朝三哥这个一般时刻还比较正常的人,问道

    “接我回去?”

    “父亲没说要送我们回去。”白梦之无赖的呲呲牙,三哥瞥了白梦之一眼,又对我道“小妹,是这样。父亲和二叔在大哥那见到了雕刻的工匠,觉得花式十分繁复美,就着人送信,让家里的木工赶来相互切磋一下,提升一下技艺。又因为已和大哥敲定了婚期,大约是定在春末夏初,家里合该开始准备了,这边父亲和二叔暂时还回不去,家里那头儿只是三叔在张罗生意,怕忙不过来,就让梦之上林场找你二哥四哥他们提前回来帮忙张罗张罗,谁成想这人却跟几个工匠一起来这了”

    “嗤,说让他们回家,除了你二哥谁不归心似箭啊”三哥没说完就被他打断。只是,我本顾不得他们的暗流汹涌,二哥四哥要回来了啦?四哥要回来了?小4要回来了?天

    “梦之哥哥,你说你来 接 我 回 去 的?”我不禁再确认一次。

    “是呀,你二哥让人带话了,正在打破不知第几层神功,暂时回不来,可能要等到浩磊大婚的时候才下山;我弟弟又不管事,让他照顾自己能照顾明白就好不错了,还帮忙?你四哥自己也半大不小的,还是找安阳来主持主持大局~~至于小公主,愿意和我们回去么?在这里被几个老头儿看着也无趣的很吧”他朝我眨眨眼,第一次我觉得他说的话简直太中听了!我喜欢!

    “是呀,雅雅跟三哥和梦之哥哥回去!什么时候走?”我心中雀跃许久不见了呢有6,7年了

    “我怕爹爹那头忙不过来,尽快。”梦之和安阳平和的对视一眼后,淡淡道。

    “嗯!嗯!”我大力拍着白梦之肩头,“大表哥,没看出来,很有担当么~真男人!”这家伙今天怎么看怎么顺眼,真想抱着啃两口~“三叔好可怜的,要尽快噢~~啊,肚子饿了,吃饭去先。”我心情大好,率先大摇大摆走出房门,哎?忘穿外衣了,刚想回去拿,呼啦什么东西一大片罩在我的头上,压偏了发髻!我费力钻出来一看,是我的外袍。嗯,很好很及时,不过“魅!!!你是影卫,不是鬼!!你亲自递给我会死么????”扑啦啦,几只乌鸦很配合的飞过

    “怕是你猜得对,她定是要回去的。只是不知是为了老四还是醒之。”

    “呵,多想无益,到时候就能确定了”

    “若要是醒之”

    “怎么,你要让给他?”

    “怎么可能?若是醒之,怕是麻烦些了呢呵呵”

    “呵,兄弟之争”

    “喂~别说的好像你们兄弟之间不争似的行么?”

    “”

    “哈第一次见你居然被我噎的说不出来话~承让承认。”

    “呵,你说会不会等咱们一到家,那两个已经等在门口了呢?”

    “嗯按我来之前的时间,怕是我到这里,他们就到家了。”

    “”

    “”

    “呵,还是多想无益,见招拆招吧。如果有可能的话,别让你家醒之跟着添乱了。”

    “我还想让你那四弟离她远点儿呢!”

    坐上了马车,第一天我那叫一个兴奋,一直唱啊!要是空间够大,我估计就是连唱带跳了。

    “Only you can take me取西经~~~Only you能杀妖鬼怪~~~Only you能保护我! 唔驶比的蚌蟹dap我! 只有你甘劲 就是Only you ~~~~O~O~O~O~Only you~~~~~~~~~~”三哥只是温柔的笑看着我,白梦嘴角抽搐只看窗外不看我吃午饭的时候看见魅,他开始敬畏我

    第二天,心情脱离亢奋阶段,开始枯燥急迫闹心。抓过白梦之按在腿上拔白头发,翻来覆去找不到,只好拔了一些黑色的!

    第三天,想着中午就能到家,居然开始紧张坐立不安,早饭也食不知味。拿出镜子一顿照,总觉得自己不够完美。突然觉得郁闷,为什么不能再漂亮一些呢?让人看一眼魂儿都丢了,岂不是很省事?旁边坐着个比自己更漂亮的家伙,不禁目露恶毒之光作为一个男人长得比花还娇艳,是不是不想让女人活了?

    “表妹啊,你为了见他居然这么费心思么?”白梦之哀怨的看着我,我脸刷的红了

    “你已经不正常两天了,今天才安静下来,是不是琢磨着一会能见到他紧张呢?”他又贴近了问。我像个被拆穿心事的小媳妇般扭扭捏捏结结巴巴的抗议

    “表哥好嫉妒噢~表妹太偏心!”他凤目微眯,紧抓住我的两只小爪,灼灼的目光紧盯着我。我低下头,不敢看他被揭穿啦~好羞人!!他不无醋意又道,“醒之真是好福气呢!”啊?

    “啊?醒之?”话题突然转到了虾米?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他。谁知他只是偏过头去笑意盈盈的看着三哥,三哥也莫名其妙的冲他点了点头,瞟了我无风无浪的一眼后,闭上了眼睛。而梦之也放开我的手,两手抱的后靠车壁闭目养神起来。

    虾米?什么情况?我还维持着被梦之捉住手时的动作顿住,三哥和梦之搞什么?怎么弄得我像脑袋突然短路一样跟不上他们的思路了?然后后知后觉的我突然想抽自己俩嘴巴!这俩人分明的联合起来套问我想见的人到底是谁!!!啊~~~~~哀嚎,我斗不过他们啊啊啊啊!~呜呜小4救我。

    似乎听到了我的感召,马车一晃突然停下,车夫“喁喁”的吆喝着马匹。只听车夫诧异的大叫“四少爷!”我一听,腾的跳了起来一把掀起门帘。我一呆。

    漫天飞雪的纯白世界,一个白衣少年立在眼前。被风拂起的发丝滑过俊秀的脸庞,眼角眉梢皆是笑意,我呼吸一滞,就这么仍保持着掀起车帘的姿势看着他。六年了吧,不,或许更久一些,我已经有那么久没有看到他了。似有千言万语想要对他说,偏偏一句也想不起来。他慢慢抬起手臂冲我展平,我着了魔似的把手指附在他温热的手心上,他用力一拉,我跌入他熟悉的膛。

    “雅”他轻柔的呼唤似是叹息般划过耳畔突的举起我腋窝带着我飞快的转了一圈。银白的大地上都是他清澈的笑声,和着我的。我的小4啊,你终是回来了,我好想你。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