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33◆春梦

住家野狼2016-9-20 22:34:48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这一屋子的极品补药,我简直无语。难道大哥说我得了绝症马上就要挂了么?太也吓人了吧,就算我得了小小风寒也不至于拿出什么千年人参,万年灵芝吧。皇帝家的人都金贵成这样么?“你你妈生你的时候是不是把人扔了,把胎盘养大了?啊?”无厘头!

    “”他眨巴眨巴无辜的眼睛,“小五儿我”

    “哈哈哈,王爷这次可白费了心思。这么贵重的礼物,舍妹怕是无福消受了。”大哥大步迈了进来,心情大好,笑得十分不给面子。

    “王爷,民女大病初愈,身子还很疲累,看跟你说了这么一会子话就觉得气力不济”我佯装虚脱的抚了抚额角。

    “好好小五要多多休息,小王先回去了,改天再来看你。”他马上接道,还算有些眼力,又道“那这东西”

    “王爷一番美意,白某替王爷送回府去。”

    “那怎么行,是给小五补身体用的。”

    “那却之不恭了。”送了王爷出去,我眼角瞄着大哥,问道“大哥,你打哪找来这么个活神仙,若然我不是你亲妹妹,定要以为大哥是和我有仇,才这么折磨我。”

    “玥王爷虽然不分个轻重,但是人还是极好的。尤其对小妹还算颇为上心”

    “饶了我吧!”哀号出声。

    “呵,”一直在旁看好戏的三哥突然笑了出来,问道“原来小妹不喜欢殷勤的。”

    “这个也太过了吧”

    话说这两天,三哥待我十分平和,没有再来个偷袭勾引什么的。我知道他是想给我些时间,逼得太紧怕适得其反。但是想到几天前的那两次失控还是面红耳赤。若是以后真嫁给梦之醒之其中之一,不知我与他会如何相处呢?哎呀,被他们洗脑了,我居然想到嫁人的事情了!!

    吃过中饭,回到房间不禁睡意朦胧,恍惚睡去

    “嗯”梦中被三哥温柔吻住,这家伙越发的坏了,樱唇被他擒住反复吸吮,邪恶的大掌钻进被子捉住两只早就立起的小樱桃,一下轻一下重的揉捏着。他的头发滑落在我颈间,痒痒的,我晃着头颅想躲开,却被吸住耳垂儿,“嗯”痒的我哼了一声,口的两只大掌技巧的解开衣襟伸了进去三哥好讨厌啊,青天白日的跑到人家房里调戏人家!他嘴巴顺着耳朵一直添下去,麻痒的厉害,路过脖颈锁骨来到以敞开的脯上,被大力吸吮住的一瞬间,我哀叫出来“啊三哥啊”只觉身上的人一顿,却更加用力的揉弄我的脯,两边来回的吸吮着,我早被他弄的娇喘连连连下身也惹出一股蜜意。反正只是梦中,我也顾不得什么矜持抬起手臂搂住他磨蹭在我口的大头,弓起背部挺了过去安阳见我如此热情,脱下鞋子爬上床来钻进被里,身上衣物如花瓣般纷纷滑落地上,不一会我被他拨的只剩贴身小衣。松垮的内袍歪在两侧,露出两只美好的嫩和大片光洁如玉的小腹,只剩腰带还系着下半截包裹住双腿,三哥身披被子附在我身上,一只膝盖挤进我紧闭的双腿间,轻轻抵在花瓣处“嗯”我一哆嗦,好刺激。见我呻吟他更加兴奋,邪恶的膝盖一下下顶弄已然泛出水意的花,大掌还在我身上不停游走,“啊不要”不知何时他早已退去我的底裤,也收起膝盖,一只壮的手指了进去呜呜是拇指!因为它正不断摩挲着我的蜜汁,并涂抹在花瓣上,他身体下滑,添吮着我骚动不安的小腹,我细细的娇喘着,然后终于来到我的小珍珠上,先是吹了一口热气,我紧张又期待的缩了缩花他闷哼一声,在我身体中的拇指又恶意刮挠几下,我喘息的更加剧烈,趁此时,湿热的大嘴含住我的小珍珠转着圈的舔舐“啊啊啊啊不啊”我大声呻吟出声,不禁扭动着身子承受不住这样的快乐。他退出手指,空虚的感觉马上传来,我皱着眉呜咽的抗议,他低低笑起来,似乎说着什么我听不太清,好像是“贪心的小东西”他唇舌附上接替手指的位置,正勾挑着那流淌出来的汁骇然的刺激袭来,我手指进他的发丝中,不安的扭动着下身,天我正感觉到三哥滑腻的舌头不住进出我那个小洞一阵阵酥麻的快意爬上后背我难耐的绷直的脚背,禁不住修长的大腿蛇一样勾出他的,在他穿着长裤的腿上上下磨蹭着他退开唇舌“噢”的一声,又更猛烈的吸吮起来。“嗯雅雅雅雅难受啊三哥”我花中不住收缩着,因为欲望而一阵阵刺痛好希望他现在就狠狠的填满我天梦中的欢爱也是如此动人心魄么?他伸入两手指进我早就湿淋淋的小中来回抽送嘴巴却含住我的小珍珠用力吸吮,被撑开的感觉又胀又刺激,“我要啊给雅雅好不好嗯嗯”梦中的我哪顾得上矜持?浪荡的向安阳求欢,只感到他暂时离开我的花,顺势勾住我还盘在他腿上的大腿置于腰上,跪起身子,窸窸窣窣解开衣物声传来,“啊”一个不知比手指壮多少倍的火热家伙弹跳着抵在我花外,烫的我一阵阵哆嗦他扶住热烫的男研磨着我口的水渍居然发出叽叽的声音,不禁一阵阵脸颊发烫天,我一定流了好多水三哥隐忍的闷哼一声,一下下扶着欲龙轻触着我的花入口仿佛正在做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我不依不饶的扭动着下身,口中也发出呜咽的呻吟,玉腿一勾他的健腰他重重抵了过来“啊要我啊”我被刺激的一阵阵收缩,他已经进来小半个龙头了,又痛又刺激啊呜好胀

    “噢,老三!!”他低吼出来。咦?三哥叫老三什么意思?

    白安阳推门而入的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乱的场景。

    少女脸颊绯红衣衫不整的躺在床榻上,露着诱人的白玉脯,两朵小小红梅挺立在雪峰上腰间松垮的系着不负责任的腰带,因为身上的袒露的只剩这跟腰带,袍子的下摆滑落在两侧,女孩白嫩的玉腿大张,正盘在跪在她双腿间少年的腰上,两只美丽的小手正死死抓着身下的床单安阳走近一看倒抽一口气,那美艳无双湿淋淋的花正费力的包裹住少年身下热铁的硬端一小部分,两人连接处水四溢,沾湿了床单安阳只觉小腹一热,恨不得现在在她身体中的人是自己

    “你又用药?”睨了一眼浑身是汗绝美的少年。

    “只是迷香啦!让她暂时醒不过来,只含一点点春药成分。”少年委屈道,仍旧被身下女孩紧致的道一下下收缩的浑身发麻。

    “尝到苦头了?”见他隐忍的厉害,安阳问道。

    “好了老三,是是是我一来不该用这么下流的手段我只是想念她的紧嘛”又眼珠一转媚笑横生道“你刚才听见没有,她口口声声可叫的是三哥噢不知到你对人家做过什么噢,宝贝真要命啊”少年忍不住略微挺动了身子,只见花瓣居然被顶进去一些“天她好小!老三你看,我若是就这么冲进去,一定会把她可怜的花瓣挤进去的啊不要缩了啊”少年忍耐的捏住少女的大腿控制着自己不要真的冲入这甜蜜的禁地。

    “还玩?”白梦之看着这靡的景象下腹一阵阵骚动,尤其他身下的女孩是白雅雅

    “那你还不帮忙?”

    白安阳拉开女孩紧吸在少年腰间的幼嫩双腿,抱住腿弯轻轻向上一提,离开了少年欲望的控制。少年闷哼重的一声,女孩没有阻挡的花顿时泻下更丰厚的花蜜“呜呜三哥”女孩柔软的声音正在颈间,白安阳心尖儿一酥,深深注视着她绯红的面容,爱怜的朝女孩的樱唇吻去他的宝贝呵,在别的男人怀里还喊出自己的名字么?

    “嗤,我的心灵可受伤了”那妖前后套弄着自己的欲龙安慰道。

    “你这迷香可有解药?”

    “迷香而已,又不是毒药哪来的什么解药。”

    “那么你的血放来给她喝一些。”这妖孽的血是非常宝贵的解毒药引。

    “喂喂,安阳啊你讲也不讲道理?我的血混合春药只有让药效更猛烈的道理,早说了小公主又没中毒!”

    “那弄成这样怎么办?”

    “不怎么办,这迷香不过一时片刻,又不伤身体没什么大不了的。”

    “”白安阳无奈原来和他比起来,自己是多么的理智,多么的值得夸赞啊安阳放下女孩到床上,拉好衣服遮住无限的春光,再拿过帕子拭擦着女孩花瓣处的水泽,只是每一下的碰触都能引来女孩的一声娇啼,咽一下口水安阳抹抹额上的薄汗不禁瞟了跪坐旁边那人一眼,干的好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