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32◆番外--魅3

住家野狼2016-9-20 22:34:12Ctrl+D 收藏本站

    “不知道为什么,雅雅那样碰哥哥,哥哥舒服的不得了。再来一次好不好,小妹?”

    附在马车顶上偷听,听见主子居然如此说,我几乎乐喷。果然是我主子,连诱拐都这么有深度!~这种匪夷所思的言论,怕是只有他怀中小妖女才会轻信。

    吃过晚饭,我瞧着主子的目光中好奇与戏谑都有。虽是回府和梦之少爷在一起后,主子的举止似乎都多了些目的,谁知这个能令主子费心思的目的,今日我才确定却是他亲妹。我定要问个明白。主子终于受不了我来回满屋子满怀怨念的晃悠问道“你想说什么?”

    “主子,五小姐”我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打断,但是为了快些得到内幕,我并不在意。虽然后来他的神情疑虑,似乎不肯正视他对自己亲妹的感情。不过已与他相随多年的我又如何看不出来呢?主子那样一个清心寡欲的人,也可以说是对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何时曾经为某事困惑过呢?若要真是无情,又怎么会费心揣摩?说实话我对主子与他妹妹之间若然发生些什么情事可期待的紧,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小妖女有趣的很,值得男子为她倾心,兄妹近亲又如何?这更能表明他们的情分亲昵纯洁,血统纯粹呢。虽然以主子的格不是这种惧怕世俗礼仪的人,但还是不禁表白道“主子所做的一切决定在魅眼中都是毋庸置疑的!在魅心里,主子有着仙人之姿仙人之智。”这话遂诈媚,却是实话,我从未见过比主子更睿智的人了。

    “呵呵,仙人?”主子眼眸蒙上一股邪气似乎觉得我在说着什么笑话,是那么的值得讽刺我无语,主子这种神态每每让我毛骨悚然,似乎总是暗示着要有什么事情发生。

    “不,不要啊”布满漆黑的床舱内暧昧横流,一声声压抑破碎的喘息娇的要命,突然觉得口干舌燥想必在她身边的主子比我更加难受上几十倍。“不啊三哥啊,不可以碰那里嗯”他碰人家哪里了?小妖女一声声脆弱可怜的叫唤着不要,叫的人抓心挠肝浑身都酥了。真是个笨蛋,不知道这样只能更加引发男人摧残欲望么?我强打起神,搜寻周围的环境,看看有无异动之处转移着那要命的桃色陷阱所扩散出来的张力。想想可笑,我自问没心没肺的一个人,今天居然被他们激起涟漪。平日里出任务比这更荡的场面也不能动我分毫,如今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兄妹乱伦才让人如此兴奋么?主子啊主子嘻嘻,你可真邪恶~挑逗亲生妹妹的滋味如何?头一次觉得做影可真TM倒霉,简直比皇的太监更可怜。太监虽然天天陪皇帝办事,可惜已经没了那玩意儿,算不得太难受吧,可是我可是个活生生健全男人~!琢磨着现在主子更是难耐万分,突觉好受了不少,还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啊哈哈哈~

    突然楼上传来响动,我轻盈的攀上二层,原来是那个小滑头王爷打算告辞,磨蹭了一会儿那小子又提到小妖女,

    “浩磊哥哥,小五儿她是不是讨厌了本王,今天才没坐多一会儿就和白家三哥哥走了。”我要命的翻了个白眼,这种可怜被遗弃的小白兔神情,居然像极了林场上白醒之那小滑头!

    “王爷多虑了,想是舍妹头一次饮如此烈酒,不胜酒力罢了。白某恭送王爷回去吧。”

    不胜酒力?你们可知她现在在楼下正做着什么?送走了玥王爷,白家大少沉吟了半晌,开始叫人过来看看他妹子情况如何。不好,想必那小妖女现在正罗衣半退的化作一滩春水瘫倒在我主子身下,这个便宜可不能让他们看去。我又轻巧返回底层。

    “嗯可,可以啊”刚刚靠近,只听小妖女压抑羞涩的低声轻喊着,话语间暗含的意思简直就是快来吧!真让人食指大动“啊”这明显是被满足后的娇吟我调整一下呼吸,发出了只有我和主子才懂的暗号,虽然打断他们郎情妾意很不好意思,但是此处虽是刺激,却不宜久留。主子当然是听到了暗号,谁成想不但没有放过小妖女,却开始变本加厉“宝贝湿的厉害,哥哥可以进去么?”第一次听见主子用如此沙哑隐忍的嗓音,说出这样色情挑逗的话语唔,湿的厉害呢我实在是听不下去,转到婢女们下楼的地方,见到她们挨个房间进去找人,不禁想随便打昏一个拖去床上算了

    回到白府,主子就被大少叫去盘问。凭那个明商人眼神的犀利,主子环抱小妖女出去时,如此的靡的气氛他怎么会瞎了眼睛的看不出来?只是我被交代的照顾小妖女,实在是不能跟去看看他们说些什么了。

    手臂上承受着这轻飘飘香嫩嫩的甜蜜重量,不禁感到是个烫手的山芋。这是主子的亲妹,也是他的女人,我可千万不要对她产生什么遐想才好!遂三步并作两步闯入她的房间,轻轻把她放在床榻上,想转身出去又觉不妥,犹豫一下叹了口气,回身帮她把被子细细盖好,拉开窗棂,跃了出去。我翘着二郎腿坐在她窗口的树干上守着,有些郁闷,为什么各位影都不喜欢走门,只喜欢走窗户呢?没人定下这个规矩啊?莫非这样比较酷么?我就这样东拉西扯的瞎琢磨,决计不去想些比这更费心思更不好解释的事情比如,咳咳,打住!哎呀,为什么喜欢走窗户呢?真让人费解呐~

    那晚的疯狂过后,主子与小妖女相安无事的诡异。不说没有限制级画面了吧,连平日的亲亲也少了很多。我看着主子当她面谈笑风生还是那个温柔体贴的好情郎,咳,是好哥哥!背后却常常皱眉不展,知他心中有事,不忍详询。不用问我也知道,怕是还是小妖女过不了最后那关。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他们都已经几乎坦诚相见了,还有什么好踌躇犹豫的呢?主子好说,简直心心念念的就是她,哪怕人家说是要天上的月亮,就算杀人把地垫起来也是要去摘下来的(- -~这只是你的想法吧安阳什么时候那么暴力?)。只是小妖女到底在犹豫什么呢?真想去把她摇醒,这个素日里飘逸到谁也不配与之亲近的男子,为了得到你居然忍心将心爱女子嫁做他人妇,在乎你的心情不愿强你做任何事,宁可自己难受也要在你面前不露愁容的地步了,可知他有多么的在意你?你你都知道么?

    陪在主子旁边,我俩各有各的思绪~~我“唉”的叹气出声,却把主子弄得啼笑皆非

    “魅,你叹气?我没听错吧?真是少见的很。”

    “主子别笑话我,魅还不是为你愁么?”我哀怨的瞄了他一眼,我这为你愤愤不平呢,还笑话我??真没良心啊!

    “噢?”主子挑挑眉毛,一脸心平气和。

    “还不是五小姐,真真折磨人!我要是主子你,干脆打昏了私奔算了,还费那事干嘛?嫁什么白梦之?找个没人认识你们的地方过活,多么惬意。”

    “呵呵,你这家伙向来这么肆意妄为。私奔?亏你说的出来。”他低低笑起来。假讪!明明觉得这注意好得不得了!“我倒是无所谓了,就怕就怕小妹她还放不下”我才要说什么,前面来人回报,说是玥王爷来了。又来了?这玥王爷这几天不知道折腾多少回了,一次没有见着小姐,还真是坚持不懈啊不禁看向主子,没什么表情,只不过眼里透出来的眼波冷了几分,嘻嘻别人看不出来我怎么会也看不出来呢?

    终究躲着不是个事儿,小姐知道后无奈只好道,请玥王爷过来吧。小姐和主子准备招呼这不请自来的客人,我隐遁下去准备看好戏。虽然这玥王爷长的不错,只是行为举止未免太也过格。

    “民女参见王爷,王爷金安万福。”小姐低眉顺眼道。主子还是坐着品茶,不发出一声。这玥王爷好像也本没看着主子,直奔小姐而去。

    “小五儿,听浩磊哥哥说你那天在船上受了风寒,身体一直不适。本王记挂的很,每日前来探望又不得见着,真真是折磨人。”说罢还做起了西子捧心状看似受了多么巨大的伤害又道“小五儿啊,我这去翻遍了父王的药斋,把这千年人参,寒山雪莲,万年灵芝都带来了你看看你用得上什么,怎么样也要把身子调养好。”说罢挥挥手,跟在后头一队婢女穿流而入,浩浩荡荡的站了一排,齐刷刷打开所捧红绒锦盒我翻了个大白眼,这小子泡妞下血本儿啊!他当小姐不久人世了?

    只见小妖女张大嘴巴,手中还拿着茶杯,神色古怪的看着玥王爷,结结巴巴道“你你妈生你的时候是不是把人扔了,把胎盘养大了?啊?”把把把胎盘养大了?眼看着主子手臂一抖,险些茶泼了出来我也身形一晃,差点没跌下去一屋子鸦雀无声门外突然爆笑出声是大少来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