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31◆番外--魅2

住家野狼2016-9-20 22:33:43Ctrl+D 收藏本站

    说来可笑的很,我只是看了他一眼,一眼就被折服了。

    说实在的,淡蓝那种颜色真的很配他。他整个人站在那里,仿佛是一幅画,再不然就是一种香氛,那样飘渺那样虚无,不真切的厉害。我不禁揉揉眼睛,怕这仅是我的幻觉,怕眼睛一眨咻的不见了。这个男孩有着仙子一样的气质。偏偏眉眼妖娆潋滟,流转的是淡淡的笑意,或许还有些别的,说不清楚那是种感觉,当他放出这样气场的时候,感觉你沦落掉了,心甘情愿为他做任何事情。

    跟着他许久后才发现,原来当初相遇的时候他年纪尚幼,还学不会隐藏气息,所以那时候给人的感觉才会如此复杂矛盾。多年以后,当他出现在人前,那种诡异的妖气已经全然隐遁不见留给人敬仰的,只剩一片清平。

    话说当时我见到这位白家的三少爷,完全认识不到以上的情况,觉得他浑身散发的气息是如此的熟悉,熟悉到我会把他与三岁记忆中那个柔弱少年重合。明明他们没有一个地方长得相似,明明年纪也差了好多,明明他们一个生活在天堂,一个生活在地狱,明明他们的气质是一个天使一个恶魔但是那种柔软到一触即碎的笑意,那种眼角眉梢妖娆的淡然我觉得我呆了呆。不敢相信记忆中那个一直折磨缠绕我的破碎身影愿意再次给我机会,我打定了注意,这次绝不能让他再那样抛下我走掉。想想好笑,不知我是否是天生薄情的厉害,对残忍杀掉我全家的凶徒没有一丝愤恨,居然崇拜的厉害,还想什么也不顾的追随了去

    我冲还在犹豫的那家伙风骚一笑,这个机会是我的。见我起身,那帮跟班明显大松一口气。我不无遗憾的琢磨着,你们运气好的很啊。

    跟着主人后才发现,这个与我同年的少年并不如传闻的那样孱弱。当你以为他是平和的白鹤,谁知他却是那狡黠的狐狸,些许的放松兴许就会万劫不复。这种奇怪的认知并不影响我对他的忠诚,并且连带而出的却是那久违的兴奋。他不愿杀人,并不是那可笑的什么慈悲,而是若要这人不值得死,他不屑理睬,若然此人的的确确该死,他纵有千万种死法可以解决,却仍让他活着,痛不欲生的活着,直到这人终于决定改过自新,他会非常好脾气非常和蔼慈善的问他

    “后悔了么?”

    “是,悔了。”

    “是不是晚了?”

    “是,但是我愿穷我一生弥补。”

    “那你一定已经知道你错在了哪里。”

    “是,杀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能把伤痛撕裂的越大。”

    “嗯你确然已经懂得了。只是,你还未对你的所作付出代价。”

    “代价?我这么久的悔悟痛苦还不算代价么?”

    “你的代价对于死者一钱不值。”

    “你什么意思?想怎么样?”

    “呵呵,我不想怎样,只不过你该亲自向人家道歉才对。”

    “去灵位前忏悔?我已经悄悄去过了。”

    “不,去地狱。”

    “为什么?我,我已经悔过自新了!”

    “呵呵,魅”

    “在~~”

    “送他去吧。”

    “你你们你说过,杀人解决不了问题!!”

    “我不是在解决问题,我只不过是在做个了结罢了。”

    “哈,主子他可比我话还多呢。”我薄薄的柳叶刀轻盈的划过他的喉咙,不太深也不太浅,不太轻也不太重。只是刚好他的意识可以清醒的感受到自己的血干涸枯竭然后,死亡。

    “这次控制很好,血没有溅在衣服上。走了。”

    “嘻嘻,主子说的嘛,我的刀法是快打的路子,最完美的莫过于‘刀身划过只见红色的细痕,半晌,血才会喷薄而出’,那时候我们早就躲远些了,即使伤在脖颈这种血流旺盛的地方,也不会弄脏衣服了。全听主子教诲呀。”我笑得诈媚,他不过是淡淡笑笑“只不过魅还是喜欢那种亲自感受血喷而出的激情噢生命最后的激情~”他摇摇头似是无可奈何的很,走了开去。我也快步追上却隐没在树林里,远远望去,还是他一个人孤影单行的飘然。

    记得那年主子和林场的少爷们回家过中秋,百无聊赖的又回到这个记忆不甚美妙的白府。曾经我是那无迹可寻的影,咳,虽然现在也是。不过我还是玩了个花样,装扮成贴身小厮混进主厅。这种平日无事的玩乐主子多不会计较,也只是笑笑,不甚在意。只是那个真正的小厮似乎对我颇多意见,暗恨我抢了他的差事,因为有我,主子平日里已经少用人服侍,我能上手的就都帮忙了。怎么说我两个这辈子的关系,可比那亲兄弟还值得信任呢。我冲这小厮呲呲白牙,我郁闷的发现这家伙并不怕我还白了我一眼?不禁联想到,我若伸手掐住他脖子缩紧的一瞬间再这样笑,他会不会后悔了呢?正当打着鬼主意,主子叫我“魅。”我深深舌头,整整帽子不再胡闹,这是主子在警告我呢。

    几乎打着哈欠,看着各种小幼女的表演,这场给白家大少爷的相亲宴啊无聊透顶。在我快睡着了的时候身前走过一个粉白色的小小身影,顿时香甜自身边划过,不禁神一振,又见她似模似样的摆好造型,素手附在琴弦上稚嫩的脸蛋却摆起大人般的神情,不禁很想捧腹。后又听她唱到“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不禁有些呆住,此时此景,这样的清亮的声音诉说着这样的柔肠不禁细细打量这女孩的面容,巴掌大的清秀脸蛋红扑扑的,大大的秋水眸子眼波荡漾,小小的樱唇粉嫩晶亮,最引人注意的却是那种混合的成熟与幼稚的气韵,明明就是一个半大孩子,只是走路说话的姿态那么笃定,唱歌的表情居然含着情意?这个不是绝美,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女孩有点意思~~不禁向主子瞟去,也不知是谁家的闺女,希望大少爷没有看中她,配咱们三少到合适的很嘛。不禁瞧瞧向主子凑过去问

    “主子,这谁家的丫头,大少爷配她太也老牛啃嫩草,不如咱们要了去,给你预备个媳妇先。”我自认说的是很轻佻,却决不至于出格,谁知主子回过头来古怪的看了我一眼,说了句让我半天没反应过来的话:她是我妹妹。

    后来主子他妹妹,咳,也就是白家的五小姐的师傅问她刚才唱的是什么,听过又问是不是还有下文,我不禁屏住呼吸偷听着。那软软的声音飘然传到耳旁“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还如当初不相识。”显然主子也听到了,他惊讶的转过头去看她,不知是何表情。我是个本来与诗词歌赋沾不上边的人,后来跟了主子才慢慢沾染了些,但是也决计没有听过这首。想那女娃小小年纪,如何得知相思二字,又如何能写出这样缠绵悱恻的词句来,不知是谁人所作,她又从何处听闻,是否真正懂得其中的情意呢?

    呵呵,说来好笑,这仅仅是我对于这个白家五小姐的第一个印象。这次中秋归家也很快落下帷幕,本以为事情至此就要结束决计想象不到这便是主子一生的伏笔。那个小妖女,我至今在心里只称她小妖女,当面喊出的才是五小姐。那个小妖女单纯的样貌,偶尔闪出转瞬即逝的聪慧的眼眸,感得莫名其妙的风韵,都将混合成一种毒药,一种致使人万劫不复的毒药。主子最终沦陷,而其他人能否幸免,却要仰仗运气。叹气,若是第一次相见冒危险杀掉她,会不会这一切一干人等的人生,就会归位回正轨呢?

    呵呵,多想也是无意,反正事以至此。再说 ,也蛮有趣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