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29◆叹息

住家野狼2016-9-20 22:32:49Ctrl+D 收藏本站

    “不,三哥放开我!”我忍住难耐的欲望大喊出声,我不要啊!事情怎么会变成这种模样?我使劲全身的力气挣扎着,却使得蜜中的手指更加深入,摩擦的厉害!“啊放开啊啊啊”身体激越的欢愉与内心挫败的羞耻成强烈对比,不禁花收缩的死紧,想要把这邪恶的手指排出体外,三哥还想继续抽动,却被绞得动弹不得。他痛苦的呻吟一声,不禁猛地捏紧我的珠,手指用力向里面顶去,几乎碰到那层薄膜,“啊不啊”蓓蕾上的疼痛与刺激让我拱起腰,无辜的花瓣本阻挡不了这样蛮横的进攻,潺潺的花汁早就随着他每一次的推入顺着白嫩的大腿流下我双腿不住哆嗦着,这样绚烂的快乐几乎令我迷失,迷失在他强势又温柔的情欲里。我咬紧唇瓣,强迫自己寻找回来那所剩不多的理智,“三哥”我喘息着厉害,“请你放开我”他仿佛已经听不到般熟视无睹,更用拇指压着小珍珠用力一扭,“啊啊啊”强烈的快感排山倒海般袭来,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刺激我大声呻吟出来,我带着羞耻的恨意头一偏,狠狠咬在他仍然环抱住我部的上臂上

    “嗯“他闷哼出声,咻的握紧我的玉,趁他在我体内的手指一松,我用力挥开他环抱,向已经变温了的浴桶里跌去

    身后的他还在剧烈的喘息,我趴在桶沿欲哭无泪。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这具刚刚十四岁的躯体为什么每次都被这如玉般的少年轻易勾挑出这样的欲望?是我天生就如此荡么?这样的快慰是我承受不起的!

    “宝贝对不起。”他呻吟沙哑,似乎有些回过神来,热烫的手掌探来。

    我侧侧肩膀躲开,闷闷道“三哥你想要我的命么?”这样的话问出口,我眼泪几乎在眼眶中打转。

    “宝贝,是你想要我的命。”他叹了一口气,转到我身前来,隔着浴桶蹲在我面前,想要我的脸,谁知我偏头侧开,他只好改理理我耳旁凌乱的发丝。见我眼圈发红,他爱恋的亲亲我的头发,又叹气出来“是不是因为我是三哥?”他无头无尾的问了出来,奇怪的是我居然听得懂,我默默摇摇头“那是为何?”他双手捧住我的脸清亮的目光盯住我,见他眼眸中滚动的是未退的情欲,不禁发窘,见躲闪不开他的控制,只得垂下眼帘

    “这样太也太也乱”说出这句我脸蛋腾的红了,“这好像是三哥在在玩弄我,雅雅不喜欢!”这样说出口,突觉委屈的很,眼泪如断线的珍珠般刷刷的往下掉。三哥见我哭了,马上慌了手脚,抬起衣袖想要帮我擦拭,却发现袖子早在刚才的激情中湿掉,只有越擦越湿的道理。只好捧着我的脸颊轻轻吻掉一颗颗晶莹的泪珠。

    “宝贝,不要哭了,你哭的哥哥心里直拧劲儿了”有人安慰我却哭的更凶了,呜咽出声。将这些天受的委屈,爹爹每天好忙本没有空搭理我,大哥居然给我找了个格不伦不类的相公人选还理所当然,又三番四次被眼前这个徒登子欺负轻薄,居然居然还被他用一手指送上那巅峰我的自尊心啊!委屈一股脑的爆发出来,几乎快要嚎啕大哭,用力拍打着他的口,让我丢脸的家伙。三哥一呆,不顾我张牙舞爪,抓着我不住折腾的小爪,拉下来轻吻着放在口,又一遍遍亲吻我的脸庞,轻声念道着“宝贝乖,哥哥的宝贝最乖了,哥哥最疼宝贝了。”又轻轻叹了一口气,一下子把我从水里捞了出来,我被惊的忘记哭泣张大眼睛看着他,他又轻吻了下我的额头道“水冷了。”又拉过屏风上的睡袍把我包起。

    我一只手抓住披在身上睡袍的领口,一只手扶住桶沿上稳定着身体,白皙的两只小脚踩在他的一只大脚上,我红着鼻头微微抽涕,低头看着这这样狼狈时刻仍是温柔到风度翩翩的俊秀少年只见他腾出两只手来用棉质的睡袍裹着我拭擦身上的水珠我瞪大眼睛,这色鬼又隔着睡袍把人家的身体遍了!擦到小腿的时候,他在我身前蹲下,一晃一晃的睡袍微微露出幼直并拢的双腿,我脸一红刚想抿起睡袍把这春光挡住,谁知却被他轻轻撩起,他头的高度正及我小腹,一口热气扑向我的私处,他他他吻了过来!我惊得臀部向后挪想要躲开,却被身后的浴桶抵住,他如影随形的栖了过来,勾住我的大腿张口含住白皙的贝,我几乎嘤咛出声,却死咬着嘴唇禁止它溢出口,他湿吻两三下后探出色情的舌尖伸进细缝中缓缓滑动几下随后退了开去。我狠狠的瞪着他,脯不住起伏,花瓣上的柔软酥麻触感还在。谁知他抬头看向我的神色无辜,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瓣看着这家伙的表情,真是想恨也恨不起来。

    “宝贝可真甜,三哥还想吃。”见我涨红脸蛋马上就要发飙,他闷笑出声,一把抱起我走向床榻。我一慌抓紧睡袍,谁知他安安稳稳的把我放入被子里,再帮我严严实实的盖起来,在被子内帮我解下已经发潮的睡袍,不知是有意或是无意,手指刮过我的珠再看他正经认真的表情,又生气不起来。他也上床来,只不过躺在被外,手肘撑在枕头上,手掌托着头,我闭上眼睛不理他。

    “小妹,三哥为今天的孟浪跟你道歉。”我睫毛微抖。“唉就怪三哥贪心的很。得到小妹甜蜜的樱唇,就想着小妹粉嫩的娇是何触感;得到了小妹的酥,就想知道小妹可爱的美有多么的热情;手指被小妹能够要人命的紧窄牢牢吸住的时候又想尝尝那流出的蜜是什么味道更想能把更大的东西放进去的时候是何感觉”我满脸通红的瞪大眼睛看着他,这人这人是在道歉????哪有人这样道歉的????

    “呵”他见我如此表情狡黠一笑,用充满诱惑沙哑的声音继续道“小妹先睡吧,三哥回去了。不然跟小妹躺在一张床上时时刻刻想的都是小妹被中未着寸屡白嫩无暇的身子,三哥口干舌燥的厉害真想马上变身为野兽把你扑倒然后生吞入腹”说话间,他抓出我的手,逐一手指湿润的吸吮,酥麻的感觉袭来,从指尖居然能延伸到下腹又听着他说着这样羞人的浪话,不禁脸颊泛红,身子燥热“小妹睡吧,乖”说罢又吻吻我的樱唇,我呜咽一声,他却转身离去。

    讨厌啊!哪有人这样的!我怎么睡得着?

    魅见主子从小姐房内出来,额上头发被汗水贴住,白色里衣前袖口濡湿大片,脸颊微红,平日清冷平淡的眼睛此时此刻妖气四溢,流转的情愫几乎暗红。主子一手抚着着小腹,一手平展着让他换下里衣,眉头紧皱着,嘴角却漾出笑意。

    “主子”魅沉吟着。

    “嗯?”

    “主子这样很伤身体的”

    “我知道。”

    “就算不动小姐身子,也有很多其他方法可以解决”魅的眼神闪烁跳耀。

    “我知道,”安阳睨了他一样,道“只是那个是我妹妹,不是其他女子,怎可迫她做那些事?”

    “”那就自己遭罪啊这对男人来讲多来几次真能要人老命。魅无奈,主子是爱惨了小姐。

    “唉”安阳叹气出来,想起白雅雅虽是为他手段诱惑,但那折服的只是情欲的美味。她内心的挣扎任谁都瞧的出来,不禁黯然伤神,即使强硬得到了她的身体,只怕却离她的心更远了怕是让她心甘情愿的迎合,很难。“呵”又不禁微笑,无论是被情欲诱惑也好,是真心喜爱自己也好,起码现在她对他能够像是一个女人对待男人,而不是妹妹对待哥哥了。

    “”魅郁闷的望向主子一会苦恼一会微笑的神情,小姐呀你可知道这个平日多么笃定多么自制的男人现今为了你都要疯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