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28◆揭穿

住家野狼2016-9-20 22:32:6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白府,安阳把雅雅交给魅来照顾,被浩磊请到小厅去了。白浩磊慢慢的品着茶只看着他不讲话,安阳只是浅浅的微笑,半晌打破沉默道

    “大哥找我来没有话要说么?若然没有,三弟到是有些。”白浩磊做出有话请讲的手势,安阳继续道“皇亲国戚自然是好的,有权又有钱,对我们白家就更有好处。只是一来小妹的婚事父亲和三叔早有定夺,二来这半路找来又不知知底,怕是小妹将来受气。既然是王爷,府中兴许早有几个宠妾,就是没有谁又包的准将来呢?让小妹去跟别的女子争风吃醋?以她的心未必受得了。再然我们家虽是有些个殷实,但再如何也只是一商贾之家,无权无势,在他们皇族权臣眼里又算得了什么?这样无依无靠的,小妹的日子未免不好过了些。”安阳话语柔和,但平日无甚波澜的眼神,此刻却略显凝重。

    “依你之意,谁人是合适人选?”大哥着杯盖撇着茶杯中的浮沫,问的懒洋洋的。

    “自然是梦之。”

    “哦?”大哥抬起眼帘瞥了他一眼笑道“没有私心么?”

    白安阳呵呵的笑起来,流光溢彩的眸子里也带出笑意“私心,那自然是有的了。大哥也好奇么?”

    “好奇?还真是有点,但那个,毕竟是我么妹。”沉吟的话语一转,目光灼灼的盯着这个向来没什么事能够使他上心的三弟道“这回该说说了吧,刚才船舱内你都做了什么?”

    “噢?大哥这话问的奇怪,孤男寡女同处一昏暗小小房间,此内又刚好有张床你说还能做些什么?”安阳神情正经,若然室内还有第三人,大家都绝猜不到这种意有所指,暧昧轻佻的话能是从露出这样表情人的嘴里说出来的。

    “你少给我打马虎眼,小妹的成人礼未举行,我不信你能无知到破她身子这种地步?”

    “唉大哥啊,说道这个,有时我甚至怀疑咱们父亲大人迟迟不为小妹举行成人礼是不是故意折磨咱们来着?只能看着不能吃”

    “咱们?”浩磊眉头一皱又道“白安阳你注意一下言辞,你是人人眼中冒着仙气的斯文人,怎么口出之言如此浪荡轻佻?”

    “是,三弟受教。”白安阳又低低的笑起来。

    “你说咱们又是何意?”

    “自然是除我之外,遐想小妹的人还大有人在。”

    “白梦之么?还有谁人?”白浩磊非常不满这狡猾的三弟故意吊人胃口。

    “大哥猜的是。除了梦之还其他人在,据我所知,老四也不安分的很。”

    “老四和五妹从小一起,自是感情非同一般,你是不是会错了意?”白浩磊沉吟道。

    “不是就最好了,就怕老四早已情深种,而小妹又乐意奉陪了。”安阳想了一下又道“哦,还有小妹的影,但不是问题。”

    “影?那不打紧,只要五妹愿意,她成亲后自可和他亲近。只是你们莫要忘记,醒之每日在山上也兴兴念念的也是她。”

    “小妹若是嫁给他哥哥,只怕就会绝了他的念想了吧。”安阳有些不确定。

    “真是混杂不清。家里有个女娃,感情儿都是给你们几匹狼预备的。”白浩磊皱眉想了一想,道“你有没有想过,白雅雅是你亲妹,你对她动这样的心思,将来在她面前如何自处?将来对她夫君又如何交代?你这辈子还娶亲是不娶?”

    “没看你三弟我正在处处努力么?还好今日已经确定她还不排斥。若然妹夫是梦之,想他早有心理准备,至于将来娶妻与否,小妹若能接受我们,娶妻也是给父亲的交代,就是不娶也没什么大不了,白家男丁兴旺,有大哥二哥的来开枝散叶也没什么关系。”安阳淡淡笑道,似乎在憧憬着可以预见的未来。

    “你想的倒是长远。你和梦之早有密议?”白浩磊油然而生一种无力感,这几个弟弟心思莫测,他们既然已经有所协议,想来么妹双拳难敌四掌,又是年轻烂漫,这几个妖孽个个美艳无双,迟早要被他们变为囊中之物,勾引了去。

    “密议倒是还谈不上,只是梦之若要抱得美人归,有我们的助力怕是更牢靠些,大家心知肚明罢了。”

    “你们有没有问过五妹的意思?她可否是喜爱梦之的?若是她喜欢的是别人又当如何?”

    “大哥不用多虑,小妹她自小养在深闺,接触的男人少之又少,不外乎家里这几个。何况她对于梦之醒之并无什么不同,若是醒之更青梅竹马一些,开分这么这些年,加上怕是等到小妹婚配他还在林场不能下山,可怜的很。再说凭梦之的手段,只要小妹不是兴兴念念的就是醒之,也无什么大碍。”安阳神色一晃,颇有些吃味,道“怕是我们小妹兴兴念念却的是旁人”

    “哦?”

    “呵”安阳苦笑道“怕是小妹心里的人却是老四。”

    “”白浩磊突然不知说些什么来的好。这几年在京都,没少听闻大家大业的丑事,这种近亲相奸的事情,都不算什么特别,越是显赫人家越是常有,最糜烂的莫过于皇室。只是这种家里同辈几乎全员出动的还是鲜有听说。沉吟半晌道“你们的心思切莫让父亲大人知晓”否则怕是后患无穷。

    “三弟省得”安阳眉头一皱,怕是二叔已经瞧出些许睨端“三哥有一事请求大哥帮忙。”

    “说来听听。”

    “大哥可否言明父亲,待你成婚之后,就为小妹举行成人礼,小妹年纪已到,甚至现在已经略显晚了一些。”一丝赧意滑过安阳白皙的面颊。

    “嗤,”浩磊好笑的瞧着他,这个向来任何场合不会色变城府极深的弟弟,此时此刻居然在害羞“怎么?忍不得了?”

    “大哥不用笑话我,是小妹太美好,忍不得的何止我一个?”

    “想来我们俊秀洒脱的白安阳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想自动委身的就不计其数。谁知他苦恼的却是不知如何才能得到自家妹子”浩磊一点不给面子的大声笑了出来。“好,这个忙关系到我几个弟弟的福,说什么也得帮得。”

    “如此便多谢大哥了。”浩磊一挥手,表示不必多言。“另外那玥王爷要是再动什么心思,还要烦请大哥帮忙挡挡。”

    “既知你们心思,小妹又无意于他,理当如此。”

    突然门外屋传来响动,想是三哥回来了。其实我早就醒了,一直没有出声。我和他不仅脸颊燥热,嘤咛一声藏进被子,我和他做了那样的事啊。突然脚步声渐近房间门被推开,我赶紧躺好,闭上眼睛。脚步声止在门口,只听三哥轻声道

    “抬进来就好,轻一些。”

    “是。”几个声音不甚清脆的年长仆妇答应着。

    “行了,出去吧。”三哥又道。不一会屋里人走光,门又被关起来。我虽闭着眼睛,脸上的燥热却骗不了人,双手在被内也攥的死紧,此时此刻,面对偷情男主角我真不知如何面对,羞啊

    三哥来到床前,俯身气息贴近,柔软的嘴唇碰上我的,辗转轻吻了一会儿,轻柔的笑声传来“睫毛直抖,小妹还装么?”见他拆穿,我张开眼睛微嗔了他一眼,把头缩到被子里去。“快出来,洗澡水已经准备好了,刚才船上出了一身热汗,还不洗洗?等水凉么?”他见我如此好笑的拉着被子。

    “我自己洗,你先出去。”窝在被里闷闷道。

    “好,三哥先出去,用品衣物都摆在桶边了。”

    半晌没了声响,我探出头来一看,果然人已经不在了。屏风后头露出浴桶一角,正呼呼冒着白气,我把头发用簪子别起,退掉衣衫,跨了进去。呼出一口气,真是舒服。置身内里琢磨着原本以为自己还是有些定力,谁成想在他手里还是被弄的溃不成军,想起他羞人的手指和那是疯狂的快感,依旧敏感的花里又渗出些许蜜意。我双手握住发烫的双颊,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小妹在想什么?脸这么红?莫不是想到刚刚与三哥在船上”突然声音在身后传来,我一惊不仅回头看去。只见安阳只着里衣靠在屏风上俯视着我。

    “你你你怎么进来了?”我迅速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呼,还好水平面够高,堪堪遮挡住脯,只露出肩膀,水中花瓣甚多,也看不清水里的身躯。

    “小妹刚刚是让三哥‘先出去’,三哥已经先出去了,小妹并没说不许回来。”他跟我玩语言游戏!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不讲理的人。

    “那我现在说可不可以?”我无力道。

    “不可以。”他微微一笑双手撑在桶边,从背后居高临下看着我扬起的头,“现在神仙看见小妹这幅酥半露面颊含春的诱人模样也不会出去的,何况是想你想到身体发痛的三哥我呢?”听见他说身体发痛,我脸颊又一烫。他慢慢俯身下来擒住我的唇瓣,不知什么原因我没有躲开,那是种期待又怕受伤害的心情。他在含住我的粉唇辗转吸吮了一会,又慢慢滑下耳,香颈直到锁骨,我被他亲的身体发软,不得不抬起手臂抓着桶沿防止身体下滑,他甜蜜的吻又落在我的手臂上我身子还敏感的厉害,不禁轻轻颤抖着。他一只邪恶的大掌偷偷越过我的肩膀伸入水中抓住我的一侧绵我倒抽一口气轻轻哀叫起来

    “不要啊三哥”

    “小妹的声音好听的紧,再多说一些。”他侧吻我的脸颊,叹道。

    “”我闭着眼睛紧咬着嘴唇不肯发出一声。他用力一捏手中的凝脂,我“啊”的一声呼痛出来,他低低笑起来,又手指勾挑着我的蓓蕾来回画着圈,原来我的珠是我的敏感点啊,我仰起头向后却躺在他的肩膀上,在他颈间微微喘息着,他偏头火热的亲吻我的唇瓣,另一只大掌也寻着我水中那半边绵,两边一起揉捏起来。“唔”我的呻吟被他堵在口中,挺起部更向他手中送去。想起身后这样玩弄我的人竟是我的亲哥哥,不禁又羞又兴奋,不知若是小4这样对我又当如何?

    “宝贝不专心呢,三哥弄得宝贝不舒服么?”他微微撤离我已然红肿的樱唇,连起一道暧昧的银丝,他用舌头勾挑过去,微眯的眼睛欲潮汹涌,舔舐着我下巴上留下的津声音诱惑道“那宝贝要不要和哥哥玩些刺激的?”

    “不”没等我说完他一手握住我的房,一手勾住我的纤腰把我提起,我惊呼出声,臀瓣坐在桶沿,双腿还在水里,背部被他紧紧搂在火热的口,身上的水珠已然把他丝薄的里衣沾湿,那同样火热的男正抵在我的腰上。

    “小妹的身体真是美艳诱人,还是第一次看到,让哥哥爱不释手。”我身子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只是被这样欲望强烈的男人抱住不仅不觉得寒冷,还被烫的直颤。我低头向自己看去,身上水光潋滟,还帖服着几瓣原本水中的玫瑰,一直没有生长毛发的下身无辜的暴露着,纤腰被男人的臂膀牢牢的握在怀里,一边的玉已被他在手中揉捏的泛红。

    “呜呜呜三哥,不要啊”我哀叫出声,这这这太也乱不安的扭动身子,希望他能放下我。

    “宝贝乖一些,别动”三哥气息不稳,本来抓着我脯的大掌毫无预警的向下身抚去。四指挤进我紧紧闭合的双腿间,拇指在小珍珠附近搜寻着

    “啊不啊”我头高高扬起,幅度太大以至于发簪都甩落在地上,满头的青丝如瀑布般洒落下来,落在他的肩后我的前。

    “宝贝你真美好。叫我怎么放得下!”他不断亲吻我的耳,腿间的手指拨开花瓣,居然毫不费力的探进一截。我大力喘息着,他也闷哼出声,咯在我后腰上的硬物又增大几分,他调整一下气息,开始浅浅抽送手指,腰上的手臂已经横揽住两只酥,正在大力的揉弄其中一只

    “三哥啊停啊,停下来嗯”我娇喘的语不成句,澎湃的欲望全被挑起,不仅略微分开修长的双腿更加便于他的抽送。

    “小妹的身体可比小妹的小嘴诚实”三哥此时此刻居然还有心情调侃我。“宝贝怎么这样湿还这样紧?是太兴奋了么?”他困难的一下下探入我的身体,我羞涩的偏过头,正看见旁边的铜镜中迎出来的画面一呆

    只着里衣的英俊少年身前抱着一个全裸的女孩,低头啃食着她香颈间的甜蜜,右手当环抱着女孩的嫩大力揉弄的变形,左手色情的伸入女孩的两腿间,正一下下抽着,女孩偏着头媚眼如丝的轻轻喘息呻吟不,这靡画面中被男人玩弄的女孩正是自己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