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27◆夜游

住家野狼2016-9-20 22:31:33Ctrl+D 收藏本站

    晚上大哥回来的很晚,大家伙都快要用晚膳了。见到大哥孤影单行的回到家,我们都好奇父亲大人和二叔呢?原来大哥的木匠新开发的雕刻工艺很是新潮,他们打算一起和工匠研究研究再回来,都是工作狂啊。

    大哥回到家里就要我和三哥穿上厚厚的衣服赶快和他走,我俩虽然狐疑,但还是乖乖照办。马车行到江边,我们改乘水路,这是要去哪里啊?现在虽是冬天,凌江却还是水流的急切,码头旁一艘大楼船摇摇曳曳好不威风,灯火通明映照的附近水域都昏黄潋滟一片,船上各个木廊上的白纱随风飞舞,在这浓重的夜色里显得妖气四溢。船头高高挑起一面黑底白字双面绣旗,上头写着古体的“白”。

    “哇,好威风的船,是我们家的吗?”不顾寒风我的心依旧被震撼着,有钱真好!

    “是。京城就兴这些有的没的不能当饭吃的玩意。”大哥嗤笑一声,“五妹,老三,上去了。”说罢披风一甩率先就着扶梯登了上去。我和三哥紧随其后,看着船上的仆众接踵而出,纷纷向我们行礼“请主子,三爷,小姐安”大哥不理会他们,也不叫起身。我也狐假虎威的脖子扬高走路,大场面啊。唔江面的风果然好硬,这一会儿已经吹的我耳朵发红,不得不低下头藏进温暖披风的毛领里。三哥在身后低低笑了起来。不理他。

    “五妹,老三,你们随意一些。今晚有个节目,大哥带你们去观赏观赏。”大哥脱下外袍往旁边小婢女手里一扔,吩咐道“火盆再烧旺些,烫酒来。”我琢磨,大哥当什么商人啊,就凭这气势,应该干个黑道大哥才对!

    “是。”其实小婢们早就烫好了酒,只差端上来而已,职业素质非常完美。没用人吩咐一桌子热气腾腾早就准备好了的晚膳就被逐一端了出来。这头也有人服侍我和三哥更衣洗手。金色的盆子,旁搭白色软帕,水里还浸着柠檬片,只是洗手而已真奢侈啊,在我们家都是洗好手再去吃饭滴突然觉得自己变成个土老帽~!斜眼看三哥,还是那么有风度,一样一样使用的有章有法,没有被这镇住,果然留过洋的不一般啊。(人家这几年话说也各地见识过,家里就你一个土老帽。)

    “咱家这船,一般都是招呼城里的大爷们用的。夏天五妹你没来过,江面水波荡漾,伴有渔女的清音,香鼎烹茶,旁边游弋着欢场的雕镂画舫,远眺风景如画,近看也热闹非凡啊。”大哥乐呵呵的说道,拿过婢女奉上的手炉递给我“等今年盛夏,必然要带五妹游玩一番。”我眼睛发亮京城的生活真惬意啊。

    “大哥说,今天有节目?”安阳抿了一抿酒杯,又对我说“这是上好的五龙酿,烈得很,小妹慢些喝,这和你常喝的桂花酿不同。暖身子极有效,但是这酒后劲十足。”我乖乖点头。

    “老三还是那么细心体贴,只是五妹是自家妹子,将来还是有他夫君疼她。老三在体贴妹子之余是不是也该为自己物色个什么千金闺秀的了。”大哥拿着酒杯笑容暧昧,眯缝着盛满光的眼眸打趣着三哥。

    “大哥担心我为时尚早,不知我的好嫂嫂至今现在何处呢?”安阳也不差,应对如流,谁要能口头讨得他便宜还是不易。只是三哥也是要结亲的呀我口突然一闷,这是什么原因?

    “嗤,我一猜你小子就鬼,非得拉扯上我给你做筏子。告诉你吧,今日父亲问我此事,我已经应承下来,开春就回去。这下看你们几个还有什么好说的。”低低的笑开来,干燥有力的大掌漫不经心的摇晃着珐琅杯。

    “那能说的还真就多了,比如”安阳唇畔含笑,眼神略挑,一笑止住又道“再说,大哥就算成婚,那不是还有二哥呢么,轮到安阳还早得很。”我托腮微笑看着他们两个打擂台,这种气氛好难得,兄弟间嬉笑淡骂和乐融融,家常的很。

    “那要真的还早的很才好。”大哥却看了我一眼,又问婢女“到了没有呢?”

    “回主子,快到了,前头已经看到了玥王爷的座船了。”

    “玥王爷都来了么?真是给足白家面子。”

    “莫非这个‘节目’是大哥安排下的?”安阳淡笑着。

    “这不是老三和五妹来了么?要不谁人寒冬腊月搞什么热闹,趁机也叫上一些素日有来往的爷们,全当解闷。他们可得承我家小五儿的情啊。”我冲大哥甜蜜一笑,大哥拉起我的手道“玥王爷来的正好,一会儿我给你介绍介绍,你们年纪相当,一准儿谈得来。这玥小王爷风趣的紧,我们小五儿先瞧瞧吧。”玥小王爷?我本以为王爷都是些老头子原来这位还很年轻。一抬头发现大哥和三哥正在用眼神交流感情,都笑着,只是三哥平日温和的笑容里却多了一些戾气,大哥眉头一挑别过头去。

    “怕是巧了,这小王爷今日我和小妹兴许已经见着了。”三哥淡淡道。见着了?突然恍然,今日是见着一个自称姓琉的嘛,莫非真这么巧?

    “噢?今日玥王爷也去聚春园了?”大哥很感兴趣的问。

    “正是,有位皇家的年轻公子爷想请我和小妹一叙。”把相识的经过简单说了一下,只是没说我那什么先生不如吃屎的典故。“于是安阳想,和皇家惹上关系未免还是麻烦些,不如躲开的好,那位小爷也只是好奇罢了,形不成什么大故事。惦记两天也就罢了。”

    “呵呵,这事我看以玥王爷的格是不能如此就善罢甘休了。”大哥转转拇指上的扳指寻思着。

    说罢楼船开进一处港湾,背风的很,婢女拿过我们的披风服侍穿上后也打开侧面的几扇大门,清冷的空气灌入,拂的门旁白纱飞扬。我看对面有一更大的船只,甲板很高,居然只比我们的双层楼船矮上半层,却更加灯火通明,橘黄的风灯在微风的吹拂下摇曳生姿,映下一片片忽明忽暗的影。船的后面一副白色高耸布幕充当着背景,人影映照在上面拉的细长,这是水面上的舞台吗?

    人声鼎沸,不止对面船舶和我们的,原来四周七七八八还横着许多,看来是应邀而来的一些京城权贵。不禁好奇看去,旁边就是一艘亮紫色的楼船,不甚大却致异常,紫色船身纱幔,金色船栏,穿梭在上的是衣着款款的侍女。这一定是那个玥小王爷的座船了。再远眺,大小船只不一,无不致气派,叹气,真该带阿情也来瞧瞧。

    “五妹看着新鲜,其实这并不如陆上看着舒服。舞船拘束窄小,怎比的了戏园子里宽敞。不过这里的爷都讲究个情趣罢了,甚是劳民伤财。”大哥似乎对这些卖弄玩意儿嗤之以鼻。只不过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罢了,也算工作需要。不过我才不管,新鲜有趣就行了。

    “寒冬腊月大敞着门窗凉的很,小妹若是冷了,过来三哥这里吧。”安阳伸出手,我迟疑一下附手上去,当着大哥的面再如何他也不能太明目张胆。他好笑的看着我,拢了拢我鬓边头发贴在我耳边低声道“小妹最近胆子似乎小的很,在这里,还怕三哥吃了你不成?”他言语暧昧,听着那个“吃”字,我脸颊一热,横了他一眼,他却浅笑着不以为意。再抬头的时候看见大哥正含笑一直瞧着我们,我一慌,安阳握着我的手紧了紧。

    “人都来齐没有?即使没有,王爷都到了怎好枯等,开始吧。”说罢吩咐过去,只见对面船舶异常鼎沸,想是告诉大家可以开场了。一会儿就都静了下来,一声声古筝响起,果然意境非凡。大哥却站起来道“老三五妹先看着,我去各处打个晃便回来。”知道大哥要去忙,便乖乖称是。

    婢女们换酒换的勤快,保证入口都是热热的却不至于很烫,我就着三哥的杯子喝了一大口,从喉咙一直烧到胃中,口感真像二锅头。安阳一直看着我,待我喝完也就着我刚才的唇印一饮而尽,完后还舔舔唇瓣。我想起来马车上和昨夜的吻来,不仅脸颊微红,不知是羞得还是酒意。三哥见我如此,闷闷笑起来鼻尖顶着我的耳珠气息喷在颈间小声道“小妹每次喝了酒都春意盎然的很,眼睛也水蒙蒙的,真想天天把你灌醉然后”

    我嗔了他一眼道“想得美!”他呵呵笑起来。

    “小妹你算是沦落了,你对三哥越来越像对待情郎不过这个变化三哥高兴的很。”抓着我手腕的手指伸入袖内撕摩着我的皮肤。我一惊,似乎正是如此。是我越来越习惯他的相伴和亲近了吗?这样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下层突然传来人声打算我的心思。

    “白家三哥与五小姐在楼上吗?”这声音耳熟的很。“浩磊说今天小王所遇的神仙人物便在楼上,小王就不请自来了。”说话间流玥已进了屋。“啊,这二位便是白家三哥与白小妹了。可还记得小王?今日让小王好找。”说罢这位居然还摆出了懊恼后悔的表情。

    “草民请玥王爷安。”三哥说虽如此说却没有起来行礼之意,那小王爷也不甚在意。见我起来要福身连忙过来一把拉住我的手腕说不必不必,似乎没什么架子。

    “白小妹可是浩磊哥哥的心头爱,小王怎敢受你的虚礼?还怕浩磊一生气下回玩乐不带小王呢。”这人大眼睛圆圆亮亮,脸颊白皙更胜女子,长相十分讨喜俊美,只是身型尚幼,比较阿情看起来大不了多少,一身酱紫长袍外披银色貂绒领披风,头上一颗大大东珠镶嵌在颤巍巍的红缨上,更显得面若银盆。

    “玥王爷说笑了,王爷虽大度看不上这虚礼,只是民见君的敬服之意还是不好废的,若然旁人瞅着不像,不说王爷你大度体谅民意,怕是会排遣民女山野草民不分尊卑乱了君臣了。”说罢微微一福身道“民女请王爷安,王爷金安万福。”

    “白家小五真是言辞锋利,小王说不过你。更让小王想起今日聚春园小五一个对联,另人捧腹。真真是个绝顶聪明又不拘小节的妙人儿。”这玥王爷说话言语生动,又配合这夸张的表情动作演义,也十分有趣。若然魅能现身人前的话,怕是与他非常合得来。

    “王爷这么说,定是在取笑民女鄙野蛮了。”我淡笑着抿着口酒,用手帕拿起一只切好的草莓放入口中。

    “非也非也,小五何苦歪曲小王之意,小王虽不常常身处那闷出鸟来的皇内,但是从未见过像小五这样有趣的人物。若然小五两位兄长和白老爷肯割爱,真想小五能多陪陪小王说说话,好让小王能够多得五小姐的妙言妙语。”说罢居然起身朝我一鞠躬。

    “玥王爷怕是要失望,舍妹只是探亲到此,不日便要返回北方老家,实在难成王爷美意,还望王爷海涵。”三哥缓缓歉然道,不过我实在听不出他哪里有抱歉之意。

    “那可真是大大的失望,小王小王”说着不忍,居然好像我是他认识多年的好友需远行一样,看似就要滴下泪来。看他的表情我不仅没有感动,而且一口酒差点喷出来,真爱演啊他。

    “玥王爷不必如此,想必京城的奇人异事多不胜数,舍妹只是天真烂漫口无遮拦,何须如此挂怀?”三哥轻声细语的安慰着,真是做戏做全套啊,厉害!

    “唉~~~~~~~感时花落泪,恨别鸟惊心啊。”脸庞呈45°角华丽丽的上扬

    “咳……”我被呛着。果然还是跟家人在一起比较舒心惬意,跟这不熟的人聊天,每句话都要文绉绉的不说,还要小心翼翼。闷。

    “呦,玥王爷已经过来了?怎么着白某的妹子魅力这么大么?”说话间,大哥已经回来。

    “啊,浩磊哥哥快来评评理,小王好不容易认识个有趣的人儿,却是好花不常开,不日就要回家了?”这小子捶顿足的好像苦恼不堪。

    “玥王爷果然重情义得很。若要长久相伴也不是没有法子,只不过这却要请示白某家父的意思了”大哥暧昧一笑,意有所指。我心中烦闷,又来?这话题每隔几天就要被拿出来说道说道么?莫非我已经是老姑娘了怎么着,人人都关心起我的婚事来。

    “啊,浩磊哥哥的提议果然不错,只是不知令尊脾气如何?怎生相处才好?”- -~他还真上道。

    “大哥似乎忘了,小妹还未行过成人之礼,到时再议也不为晚。”三哥嘴畔含着淡淡笑意,声线不紧不慢,只是这笑意却没有传达至眼底。

    “什么?小五尚未行过成人礼?”小王爷又好奇道。我头有些痛,能不能麻烦这几位不要当我面讨论这个话题!

    “雅雅兴是酒喝的有些多头痛的很,王爷恕罪,还请让雅雅自行休息。”我依然控制着表情笑的亲切甜蜜。

    “玥王爷,大哥,我扶小妹去楼下歇歇。王爷请便,草民斗胆告退。”说罢三哥扶着我的肩出了门。

    刚出了门口,安阳也不管他们还能不能看见,打横抱起我大步往下层厢房走去。我把脸贴在他的颈间。

    “三哥”我闷闷的叫着他,心里烦闷的要命。他低头吻吻我的脸颊,我却寻着他的唇瓣贴上去,急切的吸吮着他的嘴唇。

    搞什么啊,我白雅雅莫非就那么着急要嫁人么?家里爹爹三叔没事提醒就罢了,梦之三哥来凑热闹也就算了,怎么才到京城两天大哥连人家儿都帮我挑好了!王爷又如何?很稀罕么?怎么没有人想问问我的意思?问问他们女儿他们妹妹到底喜欢谁呀,到底想嫁给谁?

    三哥挑开最近的一扇门,身型移进去脚跟勾踢把门带上,掌风微送熄灭火烛,室内昏暗一片

    他抱我来到床上,把我放在床上便附了上来,直到此时他都没有离开我的唇瓣。他的重力倾来,更加深这个吻,亲吻的方式不是火热却是温柔到小心翼翼,可是我却觉得不够,此时此刻我需要却是被揉碎才能排遣中气闷。我嘤咛一声,扭动着身子表示抗议,他以为我不愿刚要离开,我抬高手臂,宽松的袖子便滑下来,滑腻的柔荑蛇一样勾住他的脖子,他呼吸一促,舌尖热辣的探索接踵而来。我扬起下巴配合着他,对他探进口腔的舌头一下下的吸吮勾挑,那频率像极了欢爱时

    “宝贝,不要玩火。”安阳声音沙哑,温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脸上,黑暗中晶亮眼睛微眯的雾气蒙蒙。我拉下他的头,才刚嘴巴附上,他闷哼一声用力擒住我的樱唇,重重咬噬着,虽然疼痛,但此刻的我怎会在乎?我用力推倒他顺势一滚骑上他的小腹,回敬他的鲁,他嘴巴痛的闷哼出来,我手心握着他的双颊抬起脸,早已散乱的发丝滑过他的脸庞颈间,身下是三哥早就胀大的硬男,正一跳一跳隔着衣物抵在我的花处。

    我此刻看不清他极美的面孔和深邃的表情,却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情意与欲望。

    “三哥。”

    “宝贝”

    “三哥,雅雅真的必须要嫁人了吗?是不是多待一刻都不可以?”我问的认真。

    “宝贝三哥希望你永远不要嫁人。”他答的却不甚认真。

    “嗤,你这家伙自私的很,为了一己私欲妨碍妹妹终身大事。”我几乎被逗笑。故意前后挪动一下翘臀磨蹭他的昂扬。他鼻子里哼的一声,似快乐又似痛苦。

    “小妖女,你以为你难过三哥就好受么?什么终身大事,你快乐才是最打紧的事。”他双手握住我的纤腰,气息紊乱,忍不住开始抓着我来回大力按向自己最渴望的那一点磨蹭着。

    “噢?那小妹现在一点都不难受,不知三哥难受不难受呢?”说罢隔着衣衫找到他前突起位置,用指尖一圈圈的画着圆。他胯下的坚挺早就胀到大的不能再大,突然用力一顶我已渗出蜜意的花,我“嗯”的一声呻吟出来,好麻噢被他这么一弄我还哪有心思自怨自艾别的事情?

    “三哥是很难受,小妹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三哥不那么难受么?”他拉下我的身子服帖在他身上,添着我的耳珠道“还有宝贝不要这样叫,宝贝叫得那么媚人,三哥只会更难受”我被他弄的浑身发软,半边身子都麻了。

    “三哥啊不要”天被含住的耳朵这半边身子都不听使唤了。

    “那求饶给三哥听。”他又是如此说道,温热的气息喷入耳内,我简直要疯掉。

    “三哥啊求求你”我简直不相信自己能发出这么软腻的声音,脸颊一红,话出口才发现又上了当求求他什么啊!好像是在求欢啊

    “噢,宝贝你可真要命”他突然搂住我一个翻身,把我反压在身下,因为如此,花外的硬挺又狠狠的顶弄了一下,我酥麻的浑身一颤两人都闷哼出声,欲望原来如此美味。他下巴搁在我脯下方微微磨蹭着道“小妹,三哥可不可以碰下这里?”

    虽然穿着衣服,但是我还是觉得右被他口中气息喷的发麻。我赶紧摇了摇头,他又道“三哥不解开衣服。”我略微迟疑下,没有出声。“小妹是默许呢?还是在思考呢?”他已经趁机牙齿隔着衣服咬住珠,又用嘴唇夹紧欺负。

    “嗯”我咬住嘴唇,阻止更多的尖叫溢出口,可是身子却已经诚实的拱起。电流般的快感从那一点迅速传遍全身,我简直快要轻轻颤抖,赶紧抓住床单,急急的喘着气。

    “宝贝呀,三哥是不是可以碰这里了呢?”他居然还问,他他他都已经做了还来问我做什么?见我还不出声,他边一遍遍的问着“可不可以”下面的硬物边一下下轻轻顶弄,我几乎快被弄疯,细细的呻吟终于再也忍不住

    “嗯嗯嗯可,可以啊”我羞的闭上眼睛不肯看他,非要人家说出口来。

    “小妹真通情理唔”他大口的含住,这触感!太强烈我几乎都能感觉出他口腔与舌头描绘的形状,张开眼睛一看,原来,不知何时他已经解开我的外袍里衣,隔着薄薄的纱质内衣大口含住我的大半只绵吸吮着他口中的津已经把我的内衣弄湿

    “嗯啊三哥不要”这被大力吸吮的快感几乎使我崩溃花底一松,大股爱淌出我忍不住颤抖着,仰起头弓背把房更向他口中送去

    “雅雅,宝贝”他也伏在我口喘息着抓着我腰身火热的大掌颤抖着。

    船舱里这时一阵脚步声急促混乱,隐约有听着“五小姐,三少”之类的话语,我知道可能是流玥走了,大哥正派人找我们呢。我抬起软软的手臂推推三哥的脸,示意他快些起来,不要被发现了我两个现在这副模样。

    “小妹怕了么?”三哥邪魅的笑起来,“怕被大哥捉奸在床么?”这混蛋。

    “喂别唔”他又吻住我,含住我舌头吸吮着。

    “嘘不想被发现就别吵,让哥哥再亲亲就带你出去。”他一只手托住我的后脑一只手揉捏着刚刚被他欺负过的娇,他掌心火热,烫的我心尖直颤。他咻的把我抱起,自己面朝外坐在床边,让我正对着他跨坐在腰上,刚坐下去那一瞬间花心正对着他挺立的昂扬,我“嗯”的一声被顶撞的软到在他肩头,啊,要死了我几乎被他弄得魂不守舍!他把我的呻吟尽数吞进嘴里,若不是有我们的衣物相隔,刚才那个角度,他一定能够深深的进花中去,想想就让人受不了。现在我几乎是被他顶在胯间,花的濡湿能够把他长裤打湿若是衣裤够薄的话,我想他甚至能感到我花的收缩

    远处的人声渐近,几乎就快要到达隔壁我心里一急,又不敢再出声相询。我咬了下他还在缠在我嘴巴里的舌头。谁知他撩起我的长裙,滑溜的手指钻进我的底裤内我吓得花一缩,不要啊嘈杂声响渐近,船舱内的声音几乎清晰于耳,下身邪恶的手指已经探到口他在我耳旁道“宝贝湿的要命,三哥可以进去么?”手指在花瓣上游移着,勾挑着潺潺的水意,麻痒的难耐,我用力摇着头,因为外头婢女们仆众已经在敲隔壁房门“宝贝?真的不要?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啊他拇指恶意按压勾刮着我的小珍珠我全身哆嗦着狠狠咬住他的肩膀狠命摇头快意收缩的下身的又涌出一股蜜汁“真的不可以噢?小妹他们似乎马上就要进来了”外面的说话声音简直就在门外!!他却一副不急不慢不答应就不放过我的恶略神态。

    “三哥可以么?”他浑身都是汗意也隐忍的厉害食指蜷起用凛的关节耐心的一下下浅浅顶弄着花入口“宝贝可不可以?”我喘息的厉害,揪住他的衣襟,张大已经迷离的眼睛看向他,点头!就着已经水泛滥到不能再泛滥的润滑,他手指一下入,马上被死死的包裹住,三哥痛苦的叹道“噢你真小”而我被瞬间充满的快感弄得浑身绷紧,眼睛张大才要喊出口的呻吟被他全部吃尽嘴里,一直隐忍压抑的快感和偷情的刺激接踵而至,感到下身一阵快意收缩,奔腾的汹涌爱喷洒在他湿淋淋的手掌上我顾不上害羞,因为激越绚烂的高潮已经来临他浅浅笑道“真要被你弄疯”我被三哥仅仅入一手指甚至连抽送都没有,就推上了高潮,此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要命的令人窒息的快乐来临和着心理的极度紧张,我昏了过去。

    浩磊见到盖着披风的小妹被安阳抱着从楼下走上来。小妹睡得正香甜,刮刮她的脸蛋,果然是喝醉了,脸还那么烫。

    “安阳,今日大哥是不是太急了,吓着小妹了?”白浩磊看着安阳此刻格外妖异到潋滟的眸色有些奇怪。

    “怎么会?这还要多谢你”安阳眼角明媚一笑,抱着佳人去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