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26◆诗会

住家野狼2016-9-20 22:31:7Ctrl+D 收藏本站

    早晨的时候眺望窗外,一地的银白,原来昨夜的细雪洋洋洒洒了一夜。窗子打开后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晴空万里阳光也格外媚人,灿烂的晨光刺得人眼睛微痛,我眯起眼睛呼吸着清冷的空气,腹中格外的豁达。

    “小妹袍子也不披站在这里吹冷气?”安阳推门进来,他已经穿戴好了,只是头发散乱在肩膀上,还未梳起,自有一种慵懒的气质。

    “大清早的你来偷香窃玉?”我没好气的瞟了他一眼。

    “小妹何出此言。”他在床头拿过我起夜的袄子帮我披上,随手拿过梳子为我整理乱七八糟的头发“三哥只是听见小妹房内有响动,知你起了,过来看看罢了。何况虽是香玉,三哥何时窃过?”他好笑的回答道,眉眼间是全然的盈盈笑意,仿佛心情好的不得了。

    “没有么?”我怀疑的上下的打量着他,莫非他以为我喝失忆了?

    “当然没有窃,三哥可记得是很正大光明的请过小妹示下了才对。”他又眉头一皱,颇有些苦恼的说“若然小妹不记得了的话,但是为了证实三哥清白,我也可以勉为其难的再演示一次,如何?”

    “不如何!!!”见我发飙他笑得难得爽朗,放下窗子,拉过气鼓鼓的我招呼魅把热水拿过来服侍洗脸。魅早的预备好了,端进屋子的时候笑嘻嘻的,一张娃娃脸还是那么生动的瞅着我眨眼。见他主仆二人心情都这么好,我也懒得和他们计较,扑哧笑了出来,加上天气不错也跟着心情大好。

    “等会儿小妹和我快些吃了饭,咱们出去逛逛。大哥临出门的时候着人给咱们留了话儿,说今日聚春园有夫子雅士们举行赛诗会,很是有趣,叫咱们别错过了。”他边帮我挽袖子拿毛巾边道。

    “噢?诗啊我好像不记得几首了的说”当时不知道穿来,没什么准备啊~我呼噜噜洗脸话语不清。

    “呵呵,咱们家那没这个文绉绉的风气,小妹不知。这赛诗,可不是照搬书本上的,是要现场现做。”我知道!我唯唯诺诺的点头,懒得和他解释。

    等到我和三哥吃过早饭的时候,天空又飘起了小雪,灿烂的阳光下,映的落雪晶莹剔透。我忍不住连披风帽子也不戴上,任由这洁净的雪花落在我头发上面

    三哥只是宠溺的瞧着我,直到我爬上马车,他才拂去我头发上已经变成细腻水珠的雪花我看着他专注又满是温柔的神情,他会是一个很好的情人如果,我和他的关系再如此发展下去的话OMG- -~

    话说,京城可真大,我们马车足足走了有半个小时才到达他们说的什么聚春园,而其所经之处都是那么热闹。要是搁我们家,半个小时所走的路,真真可以从我们家到城门了。

    原来聚春园却是一个类似公园的地方,此处风景极美,假山上流淌下淙淙泉水,映着岸边的冰碴格外的干净纯洁,岸边种着红梅白梅,一缕缕暗香拂面,深呼吸一口,香浸心脾。抬眼看见不远处一座廊桥上偌大的凉亭,上书“聚春汀”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内里许多人比比划划说着什么简直人声鼎沸,好不热闹。外头还停着不少私家马车,也有许多书童打扮的小厮一旁伺候,最夸张的还是旁边几米开外不少小贩,买着热茶,烤红薯,冰糖葫芦,蜜饯瓜子,甚至还有小笼包热气腾腾的把这当他们做买卖的好地方,是呢,大冬天的就这闲人最多最密集。

    三哥把马车停在略远处,牵着我徒步走去,在聚春汀下面停下来,说是大哥早在里面给我们定了位置。我欣喜~原来还有好座位。走上前去,只见一个青衣灰须的半大老头,正捏着胡子背着手似模似样拿腔作势的演讲。

    “刚才吕公子那诗像是极好的,但是现在老夫有一对子,献丑求下联。各位听好,”说罢指着天空和雪花沉吟半晌道“天上下雪不下雨,雪到地上变成雨,变成雨来多麻烦?何不老天就下雨!”说罢背过手去得意洋洋,大家都说难对难对!

    我刚要落座,惊得脚步踉跄,原来是左脚拌右脚,三哥及时扶住我,然后挑眉问我怎么了。我目瞪口呆的望着那个老夫子这几句烂词居然让他讲的抑扬顿挫这,就是诗会??跟我想象的完全不同啊!什么文人墨客夫子雅士,就这死水平啊!我抬头表情古怪的看着三哥,小声说

    “三哥啊,这个对子小妹倒是有个现成下联就说给你听就好。但是你给我保证不准乐出声来。”三哥睨了我一眼,就猜到我有鬼点子,略微一点头,我正儿八经的轻声道“夫子吃饭不吃屎”刚说一句三哥还好,旁边坐位一个带着雪笠坐没坐相的家伙先喷了出来,我横了一眼过去,那人发现我转头也把头转过去,右手微握成拳抵在唇边肩膀却一顿抖,可惜这人的雪笠压的太低看不清长相,不知道是哪个捣蛋鬼。我继续道“夫子吃饭不吃屎,饭到肚里变成屎,变成屎来多麻烦?不如夫子就吃屎!”三哥神情古怪的看了我一眼,转过头去端起茶水假装呷下掩饰表情,都不笑太不给面子了!

    半晌,“夫子对子意境深远,但我家公子已得一对。”旁边一把稚嫩童声响起,我一看,我侧后面立着一个俊俏红衣小书童。啊~~~好可爱啊。

    “噢?请问贵公子是哪位?可否上前让老夫领对?”那老夫子果然好奇。

    “不必,公子已写在纸上,现在小人替公子念出,请夫子示下?”小宝贝不卑不亢却彬彬礼的很。

    “好说好说,小公子请”老夫子显然也挺喜爱他,又好奇是什么下联。

    “好,小人念了。”小书童展开纸张,本来满是傲气的脸上一惊,越看越涨的通红,抓着纸张的小手紧了紧,眼神不安的来回转悠,踌躇着小声道“爷这”

    “让你念你就念,哪那么多废话?”我身旁带雪笠那家伙调整了一下坐姿,也就是把左脚翘着的二郎腿换成右脚的。他是小家伙公子?那么小家伙手里拿的莫非?我嘴角毫不矜持的咧开,露出白牙,这若是当场当那夫子面念出来,实在太刺激了。

    “嗯夫子吃饭不吃屎”小书童小声但清脆道。

    “噗!!”全场喷茶。

    “饭到肚里变成屎”小书童脸皮都要胀破了。

    “哐当!!”全场茶杯掉落在地。

    “变成屎来多麻烦?不如夫子就吃屎!”小书童简直豁出去了,大声一口气喊了出来!

    “”全场都很安静大家都被惊呆了我要乐的不行,太太有才,太有勇气了!!我不敢笑出声来,趴在三哥怀里,咬住他的衣服笑的肩膀一抽一抽的,眼泪都出来了。三哥拍着我的后背帮我顺气。

    “好对啊好对!”首先一人打破沉默.

    “虽然不甚雅,但是对工工整。”某路人乙也发表意见。

    “堪称佳对啊.”路人丙。

    “只是,这个嗯,屎字太也不雅,若改成‘糟’呢”路人丁建议。

    “你家公子好文采,老夫甘拜下风。”夫子脸皮一阵红一阵白表情也晴不定。

    “好说,好说。”旁边的坏蛋懒洋洋的朝老头儿摆摆手。场面开始混乱,有人说青出于蓝胜于蓝啊,一浪推一浪啊,现在的后生可畏啊。又有人嬉笑着说对的好对的好,夫子以后可以改吃屎了

    我实在是服了,怪不得大哥说这赛诗会“很是有趣”!三哥看场面实在有点不像话,揽着我准备回去。出了人群,他点着我的鼻子居然能够温柔的横了我一眼,说“捣蛋!”我还是有些兴奋劲儿没缓过来,回去一定讲给三叔听,对了,不知刚才魅离的远不远,有没有听见?他们两个都有恶劣的凑热闹因子,一定会和我一样兴奋。这安阳道行太深,情绪掌控太好,一点都不配合,迟早憋到内伤!

    “这位公子小姐留步,”后面叫唤着,原来是那个红衣服小书童,我见他跑的急切,头上两个小发髻都一颤一颤的煞是可爱。“公子小姐留步,我家公子想请二位小叙片刻。”他滴流圆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看着我和三哥。我抬头看着不远处一辆亮紫色马车上帘子半开,隐约车内一个人影。抿嘴一笑,架子可不小啊,如此着书童请人,我和三哥要是就这么过去了,才是没面子。我不讲话,这种出门在外的时候决定权还是交给男人的好。

    “噢?多谢贵公子抬爱,在下和舍妹还有急事在身。就此不便叨扰,还望见谅。小公子请回。”三哥这种清丽脱俗的气质和和煦的笑容,在不了解他本的人面前还是非常管用滴。瞧这小家伙看的有些傻眼。三哥牵起我向我们马车走去。我还回过头冲那小家伙一眨眼,他突然缓过神来。

    “喂我家公子姓琉!”琉?皇亲国戚耶。我和三哥转过头去,那小家伙突然有种得意和傲然的表情。我真想翻白眼~

    谁知三哥站定抱拳对他道“多谢小公子告知,在下若然途经‘尤’府定当前去叨扰拜会,别过。”我几乎笑出来,三哥真会打马虎眼。若是知道是皇家的人不去显然是不敬怠慢,若然听错了,他们又能把我们如何呢?

    “什么?尤?不是是琉啊琉!!”我和三哥已经上了马车,还听见微弱的呼喊真可怜。

    作者有话说

    小作在此向一直追文的各位腐女一鞠躬!你们的支持是我写字的动力。

    话说,《雅雅》这文是去年9月份开始写的,那时候前13章写在某网站的个人日记当中,至今没有公开过。今年8月份没事闲着,因为经常在JJ上看文,所以注册了作者上传上来,此乃《雅雅》的雏形~

    小作没有写文案,也没有告诉任何人这有篇辣文(说实话,各位亲爱的从何得知至今小作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为什么呢?),甚至一句话简介写的也是“可能是个万年坑慎入”,因为基本没有打算更新。直到某天,在小作已经几乎把这文忘记了的时候,在小作经常看书的群里居然看见有位姐妹说“推荐JJ上的《乙女白雅》”!!!当时我犹如被雷击中,风中凌乱~~都是缘分呐上来一看几乎泪扑~还有这么多留言!!!从此开始了我的勤奋耕耘生涯。

    咳,小作是位穿越一女N男的NP乱伦H文的狂热爱好者,其中最爱的就是兄妹乱伦。所以当初想写的时候没有犹豫的一定就是NP兄妹。所以对于各位的评论,“把爹爹也收了吧”“二叔也不错”“还有大哥”“三哥好腹黑噢,但是我喜欢”等等~~看完之后,一边笑得花枝乱颤一边嘿嘿道“这帮腐女”,其实真是深得我心~~抱抱~~

    其实小作是个爱好广泛又没有常的家伙。比如游戏,小说,漫画,音乐,电影,厨艺等等等等但是基本上这些在一段时间内就会小循环一小周天,某时候只看小说,某时候只看电影,或者某时候疯狂下载MP3,再或者狂热的迷恋上某个游戏(其实现在,每天晚上小作都上浩方玩魔兽RPG地图的游戏,但是白天还是勤勤恳恳的写字多么感人肺腑),说了这么多的意思是,要是万一万一哪天小作突然不更新了大家不要以为我突然出车祸就穿越了~~就可能是那什么了吧~

    但是暂时还没有这个冲动,请各位放心。

    说说咱们的文吧,开篇的时候,其实小作的确有意让雅雅小朋友收了爹爹和二叔,但是写着写着就放弃了这个意图,因为,人数实在是太多了我觉得6个是极限,按照一天一个开工的话还能过上个礼拜天~如果可怜的某女每天都被OOXX~~会不会太惨了?而且,美男们正值青春年少,容易冲动啊~~这么憋屈人家太不人道了。所以,现在是一女5男的设定,白安阳,白展风,白梦之,白醒之和阿情。如果有可能的话,还有一个虚位待留,以备不时之需~但是小作尽量不让她要(某雅:为什么?我就知道你嫉妒我!),咳,我们继续。至于大家都非常之感兴趣的,谁是第一个捏?嘿嘿嘿~~请容许小作卖个关子~你觉得是谁捏?

    另外,小作心目中喜欢的男人都是强势的,有安全感的,这样女生才可以小鸟依人,每天生活在宠爱之中,天塌下来都知道有他在。所以不免我们雅雅在这帮古人面前显得弱势一些。整天被他们逗来逗去的,小幅度反抗折腾,但是束缚也都是甜蜜的束缚。~~当然了也没什么机会指点江山。至于卖弄诗词歌赋也俗烂的很,除非有点必要,否则就不让她出口成章了。(如果万一小作日后批准她卖弄点什么大伙也表PIA飞我~~~~)

    好啦~~今天看大家伙的留言笑了一个早晨,现在书归正传~~~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