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25◆长兄

住家野狼2016-9-20 22:30:35Ctrl+D 收藏本站

    大哥真是个天才,白家的木材商铺被经营的似模似样。偌大的宅院坐落于京城最繁华的那条街上,前面两个并排的独立厅堂朴实却霸气,原来却是两个经营不同品种的雅致接待处。若不是一个门匾上上书“白氏雅木”,另一个写着“白氏寿木”几个大字,定以为是个大户人家,哪想到原来是做买卖的地方?

    我在外头端详了一会儿后,轮流进入两个店铺。先去的“雅木”,厅堂内所有家具器皿都是由木头制造,大到窗框地板床榻书架桌椅,小到成套的酒瓮香犊筷子玩偶。若不看右面一架载着各式木材样品的专柜,定以为是个房间。原来这就是样板房啊!又转入隔壁的“寿木”,听名字就知道经营的是棺木。只不过店内没有横七竖八的摆放着恐怖的棺材,一排小巧类似铅笔盒大小实物缩小版。客人可以随意选购,然后定做,若是着急也可以去仓库选购成品,只不过没有定做的花式可以随意挑选,真是非常人化。

    我随爹爹他们穿过店铺步入院内。眼见处小桥一架,下面流水淙淙,果然京都比我们那要暖和一些,虽然大家还是厚厚冬衣,可是这活水上却只是岸边有些薄冰。跨过短桥,便是“玖瑶”。大哥解释道,如有大客户光临,前头店面虽有落座的地方,但怎么也有些怠慢,其实这里,也就是名为“玖瑶”的地方才是会客议事的真正所在,前面只是接待一些阿猫阿狗果然无商不奸啊,这里原来是VIP接待处。

    从玖瑶侧面的小路往内延伸才是白府主人仆众起居之所,我们一众浩浩荡荡进了正厅。爹爹二叔坐在上首,我和三哥也在下首落座,父亲二叔和三哥的影早在入宅的时候就不知所踪。大哥许久没有见过长辈,跪下磕头问安,完事后我和三哥也向大哥见礼。大哥见到三哥只是点点头,见到我露出笑容,沉稳的神情上也挂带上少许宠溺。

    大哥见到我们来了,基本并无太大情绪波动,不知他有没有搞清楚状况,爹爹是来绑他回去结婚滴!中午吃过团圆午膳后,爹爹和二叔似乎比较满意此处的分铺,居然不辞辛劳的又去查看账务。我和三哥无所事事,三哥曾提议出去逛逛街。被我否决,坐了那么久马车我屁股都要两瓣了!趴在分配的床上成大字型,三哥无奈的笑起来,伸出大掌在我腰上按摩着,缓解很多。

    话说谈开之后就不觉得多么的尴尬,反而感情却亲近不少。三哥的态度比较无波,还像以前一样,只不过看我的眼神,比从前更多了许多宠溺。好吧,我也不要杞人忧天,静观其变好了

    夜晚就寝前,爹爹还说要把他的影安排在我这里,二叔否决,说京城乃狼虎之地又新进到此,爹爹是一家之主安全状况毋庸置疑是值得警醒的,说罢要把自己的影借给我用。大哥说二叔也是家长,这样也不妥,不如用自己的。我被他们让来让去,好像自己是个麻烦,颇感到不好意思,不由瞪了三哥一眼,要不是他不让阿情跟来,何须如此麻烦?三哥微微一笑,道“今日安阳见家中有的屋子带里间,不如小妹跟我睡,她住里间,我住外间,魅和小妹也比较熟悉,照顾起来也方便些。”似乎这个提议比较合大家心意,于是在没有异议的情况下定了下来。只是我安全么?

    晚餐后,大哥着人来请我和三哥小酌。兄弟姐妹间许久不见,聊聊天叙叙旧。屋角熏着几个大火盆,室内春意昂然。我和安阳到的时候,婢女穿梭布菜摆酒,笑语盈盈香衣缭绕,安阳帮我除去雪披,抖了抖交给小婢后又脱去自己的。我到跟前一看,致小菜七八样,玉盏琼浆,新鲜果蔬。大哥没到弟弟妹妹不敢落座,就赏玩着室内装饰摆设,我和三哥正啧啧称奇,果然这京都名副其实,样样布置都是我们那里少见的。

    “这里虽是流光溢彩,致富丽,但怎也不及小妹的风月宝鉴有情趣。”三哥把玩着门旁金灿灿的纱道。

    “不是一个质感嘛,我那里是旖旎,这里却是华美。怎么比?”再说什么叫有情趣~~~~莫非我思想太复杂?

    说话间大哥走了进来,一身黑色衬金线滚边长袍,真像个大商贾。“噢?五妹的风月宝鉴?是新修的园子么?”说罢见我还站着,埋怨三哥道“老三真是不通情理,五妹年纪尚幼又是女儿家,怎么不让她坐下歇歇,先吃点果子?咱们兄弟妹间还顾什么虚礼。”

    “此言差矣,长幼尊卑还是需分清的好。”安阳慢慢踱到我身侧坐下,说的慢条斯理“我可记得有人还因为小时候老四不肯叫他大哥,生了一个月的气。”还有这种事呢?

    “咳,多久的事了,你还记得那么清?在么妹面前还给我抖落抖落?”大哥着人来倒酒,自己夹了筷子什么放进我碗里。“来五妹尝尝这个,这是京城郭家铺子秘制的胭脂鹅脯。”

    “多谢大哥,味道很好。”

    “不用那么拘礼,我们兄弟同在林场幼时相伴,未免与五妹接触少了些,也没尽到做哥哥的义务。现如今可得好好补偿补偿。”我目露崇拜之光,这大哥好气度,举手投足都由一股子强者风范,好强悍。“虽短短一日,但我也看出来老三待你甚是殷勤,心中大慰。哎他处处照顾你,也仿佛代了我和你其他几个哥哥劳啊。来,大哥今日见到你们心中很是高兴,多喝一些。小妹无需顾虑,这是青梅酿,酸酸甜甜,适合女儿家饮用。”我真的好喜欢大哥啊仿佛这才是我心目中哥哥的形象。回思其他几个,白梦之一点不像哥哥,像个时刻惦记偷腥的猫还差不多,表哥二字从他嘴里说出一点诚意都没有。而三哥,若是没发现他是个险的家伙之前,兴许还能给个大大的好评,可是现在~哼哼。小4呢,从来没有把他当哥哥看过。看着大哥棱角分明,五官不够俊朗却有着说不出的质感的脸庞,我心中压抑不住的濡慕之思奔腾而来,这,这才是我最有安全感的哥哥啊!

    “大哥”我眼睛闪闪发亮。

    “怎么了五妹?”他宠溺的看着我。

    “原来大哥心里是如此记挂着雅雅,我好开心。真喜欢大哥!!”我扑入大哥口,嗅着大哥身上暖洋洋的气息,几乎眼眶湿润,原来,这才是久违的兄妹之情。

    “唉,傻妹妹”大哥揽着我的肩头轻拍着,“你是大哥最小的妹妹,大哥又从未在身边照顾过你,不惦记你又惦记谁人?他们几个臭小子,除了醒之让人记挂之外,哪个需要我去担心?”把我扶起来理理我的头发继续道“明天让你三哥带你出去逛逛,虽是冬天没什么景色,但京城繁华怎么也比家里强些,买些小东小西的,也不枉白来一趟。大哥明天可能不得空,需陪同父亲大人和二叔一起去城郊的仓库盘点一下,改天大哥一定带你去看戏游湖。”

    “大哥,知否此次爹爹前来并非为了视察商铺?”谈到爹爹,我突然想起来这事了。现在见大哥亲切就想把所知一股脑的全告诉他。

    “噢?”大哥看向一直被冷落一旁的安阳。安阳自然没有什么被冷落的自觉,一直微笑的注视着我的一切小情绪。“莫非,是为了蓝家的。”原来大哥早就猜到。

    “是,”安阳小抿一口酸梅酿,又拉过我的头用拇指帮我把嘴角油渍擦掉,才道“确是如此。大哥怎么想的?要随父亲回去吗?我猜父亲的意思是二叔留在此处接管,要你回去成亲。”

    “那大哥喜欢蓝姐姐吗?”

    “喜欢?对只见过一次面的女人,说喜欢从何谈起?”大哥眼神一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传宗接代而已。”大哥又顿了顿,“此事早也如此晚也如此,无需再拖拖拉拉,早日了解就当全了父亲大人的心意,也对蓝家有所交代。”我见大哥说的潇洒,却含无奈之意。是呀,古代的婚姻多是包办的,先结婚后恋爱。叹气,做人儿女又能如何呢?

    “雅雅,不用难过。只是妻房而已,日后大哥有喜爱的女子,大可收了偏房便是。若是门庭相当,娶平妻也不是不可以。”安阳淡淡道。是了,我怎么就忘记这里都是三妻四妾的。稍微的悲哀,莫非我今后也只是某人的妻妾之一?我正兔死狐悲的感伤,没有见到大哥向安阳投去不赞同的一瞥,那意思是何苦如此说,惹得小妹唏嘘?白安阳微微一笑,不甚在意。其实他的目的恐怕若是梦之在座才能理解一二吧。这只是对白雅雅的暗示罢了,先让她感到恐慌,才会对嫁到外面去诸多迟疑。那么需要顾及的便是只剩两个人选了,梦之还是醒之。但是如何让她选梦之,估计老四那关若是也过得基本就成定论了,若是雅雅真的对白展风的感情有那么深厚的话。

    “五妹,你与大哥怎可同日而语?父亲大人与两位叔叔会眼睛雪亮的为你寻得真心疼爱你的如意郎君的。”大哥拍拍我的头。我微嗔了大哥一眼,不禁脸颊飞红,讨厌啊,我有表现的那么明显么?好像我很着急嫁人一样!

    “呵呵,大哥说的是呀。我们小妹的夫君,必定都是真心爱你的。”都?我迟疑一下,莫非晚宴那天说的醒之青梅竹马一事,也被三哥记在心中?

    这头白浩磊自是疑惑一闪而过,瞥了这向来说话暗含玄机的三弟一眼。刚才自己说到“老三待你甚是殷勤”的时候,这小子脸上赧意一闪而逝,此中细由值得推敲。然后话题一带便过去了。

    话说这青梅酿却是好喝的很,只不过果酒容易上头。虽然意识清醒,只不过这身体却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三哥又送我回去,想起上次事件不禁心里一激灵不会吧别又来了。所以我努力装作清醒的样子,有一搭没一搭的在他臂弯里讲着话,潜台词是“喂,老娘清醒的很,不许乱动歪脑筋!”

    “小妹今日莫非要发酒疯么?怎么咵噪的很?”安阳无奈的摇摇头。

    “喂,我哪里话多?明明是你那个小魅魅才咵噪好不!”远处树枝哗啦啦一声大响某影身形不稳。“我以后都不要喝酒了,每次都被你抱来抱去的!”

    “哦?小妹不喜欢三哥照顾你么?”他声线平缓。

    “拜托啊哥哥,你那哪里是照顾?明明是揩油好么?”糟糕,酒上脑,我怎么给讲出去了!

    “揩油?何意?”呼还好古人并不懂的现代词汇。

    “没什么了,呵呵呵”

    “小妹乖一些好吗?三哥帮你换寝衣。”安阳无奈的坐在床头拿着衣服看着我。

    “不,不要。”我跪坐在床里,不肯靠近“你把衣服放这里,我可以自己换”

    “你上次不是有说‘三哥是小妹的亲哥哥,又不会对我有什么邪念,小妹相信三哥。’的吗?”记可真好!

    “”

    “还是小妹还是觉得三哥很讨厌,连照顾你也不配。”他低下眼睛,神色一暗

    “”又来了!“三哥,小妹没有讨厌你。只是一码归一码,男女有别啊。”

    “哦?我是你亲哥,这也没什么关系。”我实在忍无可忍。

    “白安阳,你给我出去!”我从牙缝里挤出来。

    “那小妹可以给个晚安吻么?”这家伙脾气好的很啊,被骂被赶都毫无怨言,居然还能站的如此稳当,好像他都这样妥协我不答应简直不通情理!“很晚了,三哥也想休息。小妹?”居然还是我的错了,耽误他休息!没天理了!!

    “好啦,你快些!喂”突然被他栖近抵在墙上,抓住我的双腕扣住,满是香甜酒气的舌头滑了进来,反复纠缠我的。我偏偏头却躲不开,只好把头往上扬起,可是他的吻却落在我绷直的颈间。他边舔吻轻啄,边口齿不清的说“小妹真热情啊”我*&%¥&*……

    “喂,三哥啊你够了吧。”我有些气闷,这家伙真是缠人的厉害!防不胜防!

    “怎么可能够,但是今天先算了。”他抓住我的手指凑到唇边轻吻,又逐一吸吮了一下指尖,麻的厉害,我用力抽回。“喏,小妹这是给你的惩罚噢!”他点住我的红唇,目光情欲未退。

    “虾米?惩罚?”

    “没错。以后记住,不可以说男人‘快’。”说罢,眼神一挑笑意便漾了出来,整个人又显得是那么风度翩翩。转身出去又帮我把房门带好。

    快?我眼角抽搐-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