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白雅

◆24◆困扰

住家野狼2016-9-20 22:30:4Ctrl+D 收藏本站

    我鸵鸟的窝在安阳怀里正不知如何是好,这理不清的乱麻啊。外头动静大了起来,原来说老爷传话,马上要入镇让大家准备准备,吃晚饭和投宿。我心底轻轻呼出一口气,还好赶快脱离这尴尬又暧昧的磁场。突然怪起白安阳来,他遐想他妹妹不要紧,可是弄成这样,未来还有漫长的的一天我们该如何相处?

    跳下马车我迅速扑到爹爹怀里,感觉自己还是受了委屈,爹爹没想太多乐呵呵的搂着我往客栈里走去,只是二叔回头看了三哥一眼,我一惊,二叔的眼神带着懒散不经意的犀利,他看出来了什么?我没敢回头搜寻三哥的表情。

    晚饭乏味可陈,大家都累了一天,好在晚上没有出什么状况,我躲进屋里就再也没有出现。值得一提的是,原来我今天才知道爹爹的影,原来是个女的!!当初在我喝阿情血,咳,是仪式上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女人啊,诡异。因为我的影没来爹爹安排她在我房间就寝,顺便一说这位大婶长得非常之妖艳,不知道有没有和爹爹OOXX~~~~然后我迅速就寝,无话。只是白天睡太多晚上翻来覆去比较难受。

    镜头切换,白安阳房间。

    安阳倚在床头看书,魅在房内来来回回溜达,弄的人眼花缭乱。

    最后,安阳放下书,抬头道“你想说什么?”

    终于得到肯首可以言语的魅兴高采烈的说“主子,五小姐”某影话都没有说完就被打断。

    “我就知道你要问”安阳接过某影讨好的茶水小抿了一口道“是,她是我亲生妹妹,只是不同母。”

    “魅有些不明白,这事儿在老爷那不大好办吧”某影小心翼翼挑着不大刺激的词汇。

    “谁说要父亲肯首?”

    “老爷不同意,小姐和主子怎么可能双宿双栖?”

    “又有何不可?”

    “小姐她终归要嫁人,现今的日子过得也不过是一时片刻莫非主子对小姐只是”某影大眼睛眨巴眨巴。

    “玩乐?”见某影大点其头,安阳困惑一下,说到底他对自己妹妹的情愫自己都没有理清。兄妹之情?这样说自己都想笑;男女之情?又不完全,只是看着她娇媚的样子自己胯下之物会诚实的有反应;爱情?他爱他的妹妹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当初对她有所印象除了她是他们唯一的妹妹之外,最感兴趣的莫过于老四的异动,完全的好奇,被引起兴趣而已。要说只是玩乐,自己内心却有着反对之意,仿佛这是对那小妖女的不敬,也是对自己不诚实。总之,他不想让别人看见她柔媚的样子,听见梦之讨她便宜嫉妒又气愤,这是莫非就是吃醋?听见梦之说他也可以得到她时,心脾间暖意融融跃跃欲试,即使手段那么不光明也不管不顾。总之不自觉的想宠着她,喜欢她自以为聪明诡计多端的小样子,看她为他羞红脸或被自己弄得娇喘连连等等这是爱么?

    某影看着自己主子表情晴不定,不禁瑟缩一下,他已经很久没见到主子踌躇的神态。喜欢与否一个人有这么不好决定么?还是因为他们的身份?连忙表态到“主子所做的一切决定在魅眼中都是毋庸置疑的!在魅心里,主子有着仙人之姿仙人之智。”

    “呵呵,仙人?”安阳眼眸蒙上一股邪气似乎觉得他的影在说着什么笑话,那么的值得讽刺。

    “”凭某影的呱噪,每次看见他主子这个神情的时候还是被压制的说不出话来,那种可以渺视一切的气场

    安阳没有空理会某影的突然沉默,算了,暂时想不明白又有什么关系?时间会把一切显现出来致使无处可藏。

    第二天上路,我乖乖的躺在我的那边,头冲里,他们看不清我的表情我也看不见他们的。气氛果然诡异万分,但是我假装不为所动,三哥到没什么,还是那样平和,只是那个魅打早晨看见我就开始眼睛一亮,然后是漫无终止的饱含笑意,看的我直要发飙,于是只好眼不见为净。

    昨天晚上辗转难眠,努力的琢磨着。要说梦之对我有意,我可以理解,只是三哥又跑来凑什么热闹?莫非抢着吃饭才香?第一,凭我和三哥的关系,怎么也没可能结婚;第二,他明知白梦之有意于我,还为什么要横一杠?不怕兄弟反目?第三,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可是他妹妹,他做出那样的事情到底是情不自禁还是逗弄我感到有趣?无论是哪个,代价都未免太大些。啊真乱套!奇怪的是我对安阳的所作所为并不觉得讨厌,还有些陶醉和兴奋。我们流着相同的血啊他是我亲哥哥啊想想都让人热血沸腾。我喜欢小4,这可能还谈不到爱,只是单纯的喜欢他邪气的调调,他英俊漂亮的面孔,他对我温柔又不失霸气,很男人!那三哥和他完全不同,为什么我也不排斥呢?我果然是个腐女!

    “小妹,不要睡觉,容易着凉。要是实在想睡,过来到三哥这边来。”白安阳的动静适时响起还来?不怕藏枪走火噢!

    “不啊我不是想睡觉,就是眼睛痛,想闭一闭。”这借口够烂。

    “噢?小妹眼睛怎么了,转过来让三哥瞧瞧。”

    “不,不用了,没什么大事。”啊别理我,烦着呢!

    “眼睛不舒服怎么是小事?”说罢他已经坐到我这头来啊啊啊啊离我远一点啊!“转过来,三哥瞧瞧,临来的时候梦之给带了不少药物备不时之需。”是啊是啊,连消肿的药膏都带了!这狐狸强行扳过我的身子,我死死闭紧眼睛不打开,我本没事嘛。“小妹乖,张开眼睛三哥看看”安阳温柔好闻的呼吸轻飘飘的拂在我的脸上,手指拨拢着我额前的发丝,我别开脸,安阳手滞留在微寒的空气中他沉吟一下,“小妹,是不是昨天的事,你怪三哥鲁莽了?”我闷闷的不说话。那边传来响动,估计又是魅这小滑头看事情不对头,溜了。

    “小妹”三哥叹气一口,“是三哥不好,三哥三哥昨天也也不知为什么那么鲁莽。也不怪小妹生我的气。”语气自怨自艾,还很爱承认错误。“只是,三哥很喜欢跟小妹在一起。”很喜欢在一起和没事亲亲不一样吧老大!见我还不答话,他继续“小妹已经讨厌三哥了是吧。三哥”这小语气,我张开眼睛看他,安阳睫毛抖动着,似乎眼睑湿润,一副做错了事被嫌弃的可怜模样。

    “小妹没有讨厌三哥”我认命。

    “呵,小妹无需安慰我了。”他苦笑出来“小妹心地善良不忍见我内心谴责但是我知道自己的行为这行为”他漂亮的眼睛惹上一层自哀自怜之意,眉头微蹙,淡淡苦笑的嘴角含讽,一切是那么的凄凉啊

    “三哥别那么自责”因为昨天的吻我也蛮享受不过,天,看他现在这副样子,好像我才是那个害人。

    “不自责?小妹真会说笑,虽然在冲动下,但是做了这样卑鄙下流让人不耻行径,小妹怎还会喜欢我小妹,小妹为了自身的清誉,还是还是离三哥远一些吧。”他说的痛苦万分连美丽的手指也紧握成拳,重重砸在车壁上,仿佛做了一个多么痛心疾首的决定呐。

    “三哥实在无须如此,小妹没有讨厌三哥。”我坐起来拉下他的拳头,还是心疼他有没有受伤,还好车璧软得很,只是泛红。

    “难道小妹,不生气吗?”他垂下眼帘,摆明不抱任何希望。

    “哎”我无奈,“小妹没有觉得很生气,只是只是这样不知如何自处罢了,”

    “真的?那小妹还会向从前一样喜欢三哥吗?”他问的小心翼翼,眼睛深深的看着我,脆弱的不堪一击,仿佛我说出否定答案就会把他推进自责的深渊

    “可可能吧。”让我怎么说呢?我从前很喜欢他吗?只是不排斥不讨厌罢了唔好吧,或许还是有一些喜欢的~

    “没关系。”他咻的紧紧抱住我。“只要小妹愿意给三哥机会,三哥就会很高兴。”他脸庞陷入我的秀发中深深的呼吸亲吻着,然后慢慢抬起身子,拿散发着光芒的眼睛看着我,“小妹现在心里放不开不要紧,我会再让小妹喜欢我的。”喜欢我三字念的略有停顿,饱含深情。我傻眼,貌似这种表白不应该出现在我和他之间吧趁我没回过神,他用唇瓣轻轻碰触我的脸颊,纯洁的要命。

    我彻底汗水了话说到了最后这厮也没为自己的不伦行径忏悔并保证日后不再犯,竟弄成个表白??听起来似乎挺纯洁,可是配合上他的为人似乎又不对劲得很啊!

    “至于如何相处,小妹无需心,交给三哥就好。”

    “”

评论列表: